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针锋相对的碰撞

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针锋相对的碰撞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"更何况,丹宗大人并未见过我家老祖的状况,也没有仔细诊断过伤势病情,竟在千里之外断言,说是唯有火龙丹方能治愈老祖的伤病,致使小女为了这火龙果九死一生,险些命丧异地它乡。Ω 81Δ中文 网事到如今,丹宗大人是否能给本城主一个明确的说法,否则,这火龙丹再珍贵又有何用,不炼制也罢。"

    符沧海所言可谓是句句在情在理,且态度坚定而异常强硬,如不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还真些说不过去,歪理正理,好歹也得有个说法不是,更何况还是在别人的一亩三分地上。

    "呵呵!城主之威果然够抖!"那位殷老一脸不屑地撇了撇嘴;"只不过,在老夫的面前有用吗?你这番掷地有声的说辞,只怕是找错了对象,你与老夫之间可曾有过交道?老夫只是受飞霞城主所托,炼制一枚八品火龙丹而已,至于是否能治愈你家老祖的伤病,完全不再老夫考虑的范内。"

    "丹宗大人此话未免有些欠妥!"符沧海似乎早已料到对方会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,并已准备好了反驳的说辞;"却不知这火龙丹一说,出自何人之口?"

    "那又如何?老夫只是根据症状推断出来的结论,这是丹道方面的高深问题,你有资格与老夫探讨吗?"那位殷老一脸傲岸的抚须冷哼;"所以,在这里,老夫的说出的话便是至高无上的权威之说,没人可以轻易质疑!"

    "那也未必!"符沧海身边的那位儒雅年轻人,突然出声道:"你老在说这话时,是否想过自己在这几日中,潜心探究的那些低品丹药?还敢如此自视清高的目中无人吗?"

    "这……你怎会知道?"那位殷老无比震惊的死盯着眼前这个云淡风清的年轻人,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惊人之处,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震撼无比。

    "一个八品初阶的丹宗,居然买了一大堆低品丹药回去,不是脑子突然短路了,必是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,我应该没有说错吧?"年轻人带着一絲戏虐的言道:"你老还敢认为指鹿为马之说,也是无上权威吗?"

    "你小子是什么人?怎会知道老夫的丹道品级?"那位殷老这下真的被惊到了,满脸透不可思议的惊颤之色。

    "呵呵,我知道的远比你老想象中的要多得多!"年轻人讳莫如深的笑道:"如我猜得不错话,你老应该是刚参加完丹宗大赛归来,只不过,遗憾的是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,而后,又希望能拜在某位丹王的座下,由于各种原因,终不能如愿以偿,俗话说,宁**……"

    "住嘴!简直不是人!"那位殷老眉倒竖,咆哮出声,连一旁的慕容惊鸿也听得一脸惊色连连,这才认真打谅起这个其貌不掦,除了儒雅一点之外,平凡得丢到人堆中都难轻易找到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年轻人,却令人生一种不容小视,甚至很危险的感觉。这位少城主惊归惊,却十分沉得住气,一直像个旁观者般的始终保持着缄默,关注着事态的展,思索着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"你老息怒!"年轻人的涵养似乎很好,仍是一脸淡笑的言道:"做人应该有道德底线,尤其是丹道一途,更是关系着生死之事,只有黑,白,绝不允许灰色地带出现。然而,你老连伤者都没见着,仅仅只凭着听来的症状,便武断妄下定论,岂不是在草间人命。"

    "你小子算个什么东西?竟敢口无遮栏的教训一位八品丹宗,简直就是罪无可恕!"那位殷老虽是怒意纵横,却也不得不承认,这小子话听上去也有几分道理,于是神情稍霁的言道:"不过,为了慎重起见,老夫不妨亲自前去给伤者诊断一下,再作定论!"

    这位殷老并没求任何人的意见,而那位少城主也没表示异议,至于那位老祖的伤病是否能治愈,似乎和婚约没有太多的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因为这婚约本就一桩你情我愿的公平交易,鉴定婚约协议上写得明明白白,以一枚八品丹药的珍贵代价,换取符紫燕下嫁飞霞城的少城主;慕容惊鸿!

    然而,这婚约协议中并没有言明,是否须治愈符家老祖的伤病方才生效,所以,这协议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,这对双方而言都一个陷阱,一把双刃剑。

    深秋季节,云淡天高,光照虽然炽烈,却没有那种灼人肌肤的温度。一栋楼阁顶层的房间内,房内显得颇为古朴而典雅,从其间的佈局摆设来看,应该是一间书房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外斜照进来,一位满头霜白的老者斜卧在一张软榻之上,面呈灰白之色,眼眶凹陷,神光焕散而暗淡,嘴唇泛青,看上去给人一种行将就木的感觉。不用猜都知道,此人定是那位符府中久患缠身的老祖了。

    一位中年模样的男子正在为其诊脉,眉头深皱,神情充满了一副思索状;"怎么会这样?连少爷的九品大还丹也只能控制住病情的恶化,令寒毒无法侵入脏腑,却始终不能驱逐体外……"

    "聂兄弟,不必为老夫的身子犯愁,老夫自服下了你的那枚丹药,至少己摆脱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,已经是很知足了。"老祖略微地挪动了一下枯瘦如柴的身体,嗓音嘶哑地出声道:"所谓生死有命,强求不来,实在不愿再这般拖累家族了。"

    老祖口中这位聂兄弟,便是九品丹王:聂青山!

    闻言却是挤出一絲苦涩的笑,充满了沮丧,自嘲的意味,身为堂堂的一代丹王,居然面对区区寒毒,耗尽心思也仍是束手无策,实在是愧对丹王这个称号,想想都有些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少爷像是早已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,所以,只是交待稳住病势恶化即可,并未提及能否治愈,难道……算了!少爷行事向来讳莫如深,定然早安排好了后手,我等只须尊命行事,多挣点积分,方能得到少爷的点拨。

    老祖与这位聂兄弟已相处了多日,摆脱了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煎熬,心中却是感激不尽,以他百年岁月的见识,自然知道面前之人绝非平凡之辈,只不过,对方不说,他也不会去问,如果知道这位对他关怀倍至的是什么人,不知是否还淡定得起来。

    "嗯?今日怎会一下来了这许多人?"聂丹王立起身来走到窗边朝下望去,庭院中一下拥进了六个人,除了少爷和家主符沧海之外,其余的四人都未曾见过。

    这处深宅庭院是老祖的养息之地,这些年来几乎被列为了禁地,突然之间出现了这许多人,连老祖浑浊暗淡眸光中也露出了一抹惊色。

    "唉!这一天倒底还是来了!"老祖低叹了一声,虽然伤病缠身,常年卧榻,心神却是清明无比,丹药换婚约的事,本就是在与虎谋皮,怎可能会有什么好结果,他也是清醒之后才知道此事,欲要阻拦已是即成事实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"老祖怎知道来的是什么人?"老祖的一声叹息,聂丹王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,关于紫燕婚约之事,他也知之甚详,不过,何以见得来者就一会是飞霞城的人?

    "老夫身残,脑子却是完好无损,这点判断应该还不会错!"老祖挤出一絲苦笑,不再说下去,垂下眼皮,静待着来人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几乎没怎么听见上楼的步履声,卧房门便被轻缓的推开,进来的只有四人……

    "少……"聂丹王正要对符沧海身边的那年轻人施礼,却见对方暗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心领神会的低头退过一边。

    "老祖!飞霞城的少城主来,还特地带来了一位八品丹宗,为老祖诊病。"符沧海俯身在老祖的耳畔轻声地言道,见其仍闭着眼,并无回应。

    "老祖一直都是这样,清醒的时候不多,经常处于昏沉状态。"符沧海解释道:"丹宗大人不必有所顾忌,尽管静心诊治就是,需要什么但说无妨!"

    那位殷老丹宗一进屋,眼光视线便被退过一旁,低头肃立的中年男子给吸住了;看上去怎会这般眼熟?简直与那位丹宗第一人,如今已晋级为丹王的聂青山如此相似?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,他在丹师城中也只是远远的见过几次,根本没资格近距离接触,那可是自己心中崇敬的偶像,怎可能沦落为一介侍从。

    不过,真的太像了!险些没惊得躬身拜下大礼,那位殷老丹宗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番,这才回过神来,恢复了冷傲的姿态。

    望着床榻之上的那副枯瘦如柴的身形,面呈死灰之色,眼眶凹陷,嘴唇青中泛乌,看上去只比死人多了口气而已。

    那位殷老丹宗禁不搖了摇头,面对这垂垂待毙之人,以他的丹道之术,自认根本无力回天,唯有尽点人亊,象征性的把了一阵脉,却现体内寒气虽重,脏腑的生机仍然异常活跃,心中虽然充满了惊疑和迷惑,同时也暗中欣喜的确定自己之前的推论是正确无误的,只要清除体内郁集的阴寒之气,便可迅地恢复如常,而这"火龙丹"却是最佳的不二选择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