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这潭水倒底有多深?

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这潭水倒底有多深?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慕容惊鸿却是静静地负手凭窗远眺,窗外,七八颗星天边,半月悬在眼前,夜风掠过,林朩一片摇曳,出阵阵自然的音波节律,令这月夜空山更添了几分幽寂,让人浮躁的心绪归于宁静。81中文网

    这云岚城他也是第一次踏足,却是与描述中的廻然相去甚远,看上去像是一座新近落成不久的城市,却是他所见过的最美,最富有詩情画义的园林之城,想象中的世处仙境,只怕也莫过于此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一位怎样惊才艳艳的人,设计勾勒出这样一幅美仑美奂的蓝图,并将之变成了真实无虚的存在,让人流连不忍离去。这一切不得不令人深思,其包含着太多重要的信息……

    至于这婚约中的对象,他也只是匆匆见过一面,那一瞬,天地为之色暗,唯见一朵幽莲吐蕊绽放,惊为天人,这才有这桩婚约,他之前已有了一房正室,且又匆匆过了数年,却仍是日夜魂牵梦萦,挥之不弃。

    然而,这彩虹晶脉的出现,却是让这桩婚约变成了一种掌控云岚城的特殊手段,让其成为一座咐庸之城,可谓是兵不血刃,即不落人口实,又没有违反中央大6潜规则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真有想象谋划中的那么简单吗?从踏入这座城市的一刻起,心中就浮起一种莫名的不安之感,此行似乎隐藏着许多未知的变数,这也是他临时改变主意,没有直接前往城主府的原因。

    "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"那位殷老揉着太阳穴,惊叹不已地出声道:"十来味如此普通的药材,居然能炼制出堪比七品的丹药来,甚至有过之而无及。至少,老夫绝对的做不到,只怕连九品丹王也未必有此能耐?"

    慕容惊鸿闻言也大感惊诧回转来,望着一脸郁闷沮丧的殷老;"有这种事?一位小小五品丹师炼制的丹药,怎可能令一位八品丹宗……"

    "哼!你也信?这种掩人耳目的手段,又岂能瞒过老夫!"那位殷老面带不屑冷哼道。

    "听殷老的意思,这些丹药并非是那位五品丹师所炼制,而是另有其人?"以慕容惊鸿所掌握的信息情报,这云岚城中的确有一位七品丹师的存在,但,仅此而已,在八品丹宗的面前却同样有如蝼蚁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七品与八品是一道分水岭,有若天坠鸿沟般的难以跨越,彼此间的差距大到不可以里计。更何况只是一些三至五品丹药,怎会让一位八品丹宗如此震惊,震撼?

    "隔行如山,少城主在这方面自然知之甚少。"那位殷老一脸肃然地道:"事实上,天下万物殊途同归,所谓大繁至简,武道修至高深极致,飞花摘叶皆可伤敌,甚至一道眼神,一絲气息都可在瞬间杀人于无形。"

    "的确如此!"慕容惊鸿深有同感的点点头,他如今已拥有半步乾坤境的修为,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,却不知这丹道一途到了至高的层面,又是如何大繁至简?

    那位殷老幽叹了一声;"丹道本是一个大量烧金币的职业,越是高品的丹药,所需的药材越珍贵稀有,每一株药都价值连城,甚有价无市,所以才会显得如此珍贵难觅。然而……"

    殷老伸手捻起一枚丹药,手有些微微颤;"这枚五品丹药只用十八味十分普通的药材,市面上随处可见,其中最贵的也绝不会过三百金币,也就是说,这枚丹药的成本还不到一万金币。令人感到震撼的是它的品质,居然直追八品丹药的药效,可谓是一件匪夷所思的逆天奇迹,别说是老夫望尘莫及,就算丹王,丹帝在此,只怕也会生出和老夫同样的震撼。"

    嘶!殷老的这席话称之为震耳聩也实不为过,慕容惊鸿深吸了口气,他的城府本就颇深,遇事往往惊而不乱,所以,很快的便迅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岚城这潭水倒底有多深,不过才初来乍到,已现了许多不寻常的迹象,却又似若雾里看花般的摸不着边际,一切似乎都是一种捕风捉影的假设和猜测,或许是这次的使命过余沉重,大脑神经绷得紧,难免会将一些微不足道现象无限的扩大。

    且不说飞霞城的强大,又岂是小小的云岚城可比,更何况背后还立着一尊大神;云烟联盟!中央大6的绝对霸主,无可撼动!

    就算这一亩三分地中藏着龙,卧着虎,又何惧有之,他慕容惊鸿要做事,神挡杀神,没人可以阻拦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位少城主还真是沉得住气,直到三日之后才出现在城主府的会客厅中,在这期间曾暗中降尊走访了数家在云岚城中颇有份量的大势力,并许下了高,大,空的承诺。

    当然,面对这位飞霞城的少城主,自然不会有人傻乎乎的去顶撞开罪,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表示出一百万分的支持态度,至于这些态度是真是假,是否能对城主府产生影响和压力,那就不得而知了,一切最终还是得取决于当事人本身的态度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会客厅,看上去颇为简朴,除了必须倶备的设置外,几乎没什么多余的摆设。

    慕容惊鸿和那位殷老,面对着一杯散着淡淡清香的热茶,几碟精致的点心和瓜果,已等了小片刻,茶凉了,却仍未见那位城主大人现身,说是去视察一处重要的工地,已派人赶过去通报了,应该很快就到。

    "哼!竟敢在我们少主面前摆架子,简直不知死活!"两位随行而来的护卫,禁不住恼怒出声,嗓门如雷,似乎一点不怕被人听到,足见其平时嚣张霸道惯了。

    "不必如此无礼!"慕容惊鸿很有风度地淡笑道:"我等之前并未事先预约,等上片刻也无妨。"

    "那倒是!"那位殷老品了一口凉茶;"不错!上品的"云雾碧雪"茶,这可是中央大6的十大名茶之一,足见对方将我们视为了上宾。"

    "这云岚城能有多大?已等了这许久,分明是存心想扫我们少主的面子。若知道这狗屁城主在那里,我非将这廝揪来不可。"另一位护卫直恨得牙痒痒的怒声道。

    "呵呵,怎敢劳烦大驾!少城主远道而来,老朽未曾亲迎已是汗颜,还让诸位久候,更是报歉不已!"会客厅外,符沧海满脸堆着歉意的笑容走了进来,在他的身后,跟着一个气质儒雅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"符伯父见笑了!小侄来得唐突,该说报歉应是小侄才是!"慕容惊鸿起身有礼有节的执了一个晚辈,自然该给未来的岳丈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"这位是……"符沧海见那位殷老一脸倨傲的端坐着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"哦!这是殷老,八品丹宗,这次要炼制"火龙丹",就全仰仗殷老了。"慕容惊鸿的确是个很有心机的人,在做介绍的同时也自然而然道出了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"啊!原来是丹宗大人光临,老朽当真诚惶城恐。"符沧海故作震撼地躬身施了一礼,以表尊崇之意,做戏须做全套,心中却是冷笑不已,有这位6公子在身边,还感觉不到一点惊惶不安之状。

    "火龙果是否已寻到?"那位殷老直奔主题冷声道:"老夫很忙,时间可是金贵得很!"

    "蒙上苍庇佑,小女历尽艰险终寻得三枚火龙果归来。不知是否够用?"符沧海说话间,便从蓄物戒中取出三枚拳头大小,火红如血的果实,小心異異递到那位殷老手中。

    "不错!的确是火龙果。"那位殷老仔细地辨识了一番,像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;"能够在龙狮兽的地界中取得这火龙果,看来小女定非等之辈。"

    "这个……俱体情形老朽并不知晓,小女也并未言及。真有如此恐怖?"符沧海惊颤地问道,露出一副后怕的神情。

    "比你想象的更可怕,至少还从没人从那里走出来过,真不知她是如何获得的?"那位殷老透出不可思议的神色;"有了火龙果作药引,火龙丹三日后便能炼制成功!你就放心的等着小女出阁吧!"

    "这个……丹宗大人,这火龙丹当真能治愈我家老祖吗?"符沧海脸上的神色一肃,带着几分质疑的出声道,之前的惊惶敬畏之状荡然无存,一股城主应有的气势威压逸散出来。

    嗯!前恭后倨,这是什么状况,竟敢用这种语气对一位八品丹宗说话,就连飞霞城主都对此老敬重有加,不敢稍有怠慢。

    慕容惊鸿大感意外地皱了皱眉,那种莫名的隐隐不安之感又浮了起来,但见那位殷老的花白胡微微抖动,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阴沉,完全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"你是在质疑老夫?"那位殷老像是在压制着恼怒的情绪,冷厉出声。

    "不敢!但,这火龙丹关系着老祖的安危,以及小女一生的婚嫁大事,本城主不得不慎之又慎,如有冒犯不敬之处,也是不得以之事,还望大度包容!"符沧海并未被对方的气势所慑,仍是不卑不亢的姿态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