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章好优美的杀器!

正文 第七百章好优美的杀器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剑,二剑,三剑……紫燕手中长剑含怒而,飞斩出一道道耀眼长虹,符万里却是扛一剑退两步,剑势若开山重锤,直震得整个膀臂麻,一脸通红,青筋鼓涨,手中之剑几欲拿捏不住。81Δ中文Δ网

    "滚!"符万里毅然咬破舌尖,含血喷出一声惊怒暴喝,聚力挥剑狂斩,企图荡开这对方穷追不舍的霸道剑势。

    殊不知,紫燕突然地收回剑势,直令符万里倾尽全力的一剑,一下斩在空处,整个顿时失控地扑跌出去,耳中同时传来一声娇喝;落英纷飞!

    语音环绕,唯见紫燕优雅的在空中划出一剑,四周的光线一下消失了,下一刻,符万里抬起眼来,但见漫天尽是飘飘洒洒的落英,似若片片飞蝶展动着轻灵的蝉翼,翩翩旋舞。

    "这……"符万里像是一下忘了自己身在何处,禁不住惊诧地伸手接住一片旋舞而下的落英,噗!落英方自沾手,掌心突兀地破裂开来,一股殷红如泉喷射,鲜血飞溅!

    啊!符万里唤出一声悲呼,骇然现这梦幻般唯美的落英,竟然是锋利如刃的杀器,悄无声息的伤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天啦!这千百片满天漫卷落英,犹似蝶舞旋飞,出嗡嗡地颤响,呼吸间便形成了一个盈红如血的罗网,将符万里的整个人笼罩在其中,

    盈红的落英飞地旋动着,如此优雅,飘逸,灵动的落英,却充满了凛然无比的杀气,每片落英都闪射着森寒的幽光,有如刀光剑芒般的锐利,每次旋转划动都会带出一片血光,一朵绽放的血花。

    一旦触碰到女人的底线,无论心境修为多高都会瞬间失控,一个小小的破虚境中阶,本在紫燕的眼里就连小爬虫都算不上,根本不值得动怒,怪只怪符万里一不小心削去了她鬓间的一缕青絲,如不是在极度的震怒中还存着一絲清明,只怕高台之上此时已多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多少要受些的了。事实上,紫燕也十分郁闷,即不能杀人,又不能出手大重,将对方给弄残了,于是便想到了欧阳明月的落英绝学,此时正好派上用埸。

    面对漫空旋舞的落英,,符万里再也不敢稍有分毫的托大,侧身微退二步,手中长剑瞬间舞出一片剑网,层层叠叠的封住了无数落英的攻击。

    犀利如刃的落英被对方剑势一阻,骤然一滞,随即纷纷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落英无情!

    紫燕见对方淡黄色的长衫已染满了血痕,仍没一点臣服认输的觉悟,微皱了皱眉,手腕一抖,一束剑光飞射而出,剑锋轻颤间,六片飞旋的落英斗然绽射,空气仿佛静止,唯见薄如蝉翼的落英极地飞旋。

    符万里但觉四周落英的攻势稍缓微弱,心头不由一喜,双手握剑暴出一声大吼;"给我破!"一剑应声夹着雷霆之势,劈空斩落。

    剑芒如虹,挡者分崩离析,旋飞的落英尽数被凌厉的剑气狂暴地搅碎。

    符万里正欲趁势破茧而出,殊不知, 六片落英碎裂的同时,纷洒的碎片却又聚合为一,颤悠悠地突然在符万里身前绽放开来,而后轻柔多情印在他空门大敞胸口之上。

    花辨一落,符万里"噗"地喷出一口鲜血,落英碎片聚合的刹那,他便巳大觉不妙,但雷霆一剑倾力击出,自身巳然毫不设防,惊觉不妙时再想回防巳势所不能,唯有眼睁睁地看着那花瓣趁虚而入的印在胸上。

    小小一瓣落英而已,却蓄含强劲无比的威力,温柔多情地紧贴在胸口,却是无情地突破了护体的玄力气罩,重创了内腑。

    落英无情!这才是"道是有情却无情",有情中蓄藏着无情,这一个"情"字恰恰就是致命的杀机

    紫燕温婉地一笑,再次优雅地挥出一剑;风卷落英!

    符万里惊魂未定,又见满目皆是落英,片片轻灵颤动的落英都是杀人的利器。这些优雅的利器仿佛拥有生命般的灵动有序,前后左右的旋舞着,每片嗡嗡颤响的落英,每次优雅地划过对方彪悍健硕的身体都会带走一抹鲜红的血光,传出一阵凄厉的的惨呼惊嚎。

    适才的一瓣落英且巳令自己受创喷血,如今置身于这落英杀界之中,岂非要被这些可怖的落英分尸。

    无数嗡嗡颤响的蝉翼声,落在符万里耳边有如九天惊雷炸响:“再顽抗,杀无赦!”

    他并不惧死,若被人一片片割下全身皮肉,流尽最后一滴血……符万里没敢继续往下想,坚韧的心志这一刻彻底崩盘毫不犹豫地扔下手中的长剑"我认输!"

    一切都生得快,呼吸间,符万里巳是浑身衣衫破碎,皮开肉绽鲜血淋淋,每道伤痕深可见骨,无数的血光飞闪,无数鲜红的血花绽放,勾画出一副无尽凄美的画面,望之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"住手!"高台上的一众裁判,包括聂氏在内,骇然中,齐齐声喝阻,纷纷欲待上前施救,却被一股无形气劲所阻,五位乾坤境尊者竟然无法向前挺进分毫,心中的震撼程度简直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望着一瓣飞旋的落英,急地划过符万里裸露在外的胸部,一蓬血光迸射,整个胸前的皮肉瞬间破裂开来,森森白骨在残阳的斜照下显得异常醒目,恐怖……

    “好优美的杀器!”符万里的眼中堆满了无尽的惊骇,这才真正意识三年前的那个小姑娘,已成长到令人仰视的高度,自己在对方眼里反成了蝼蚁般的存在,不由得一声悲凉的叹息,而后两眼一翻,轰然仰天朝后倒下。

    "燕儿……你怎能……"聂氏见到这一幕,惊颤的出声喝斥。

    "娘放心!我知道大赛的规则,出手自然有分寸,不会给人留下话柄。"紫燕掸了掸衣衫,整理了一下鬓,轻柔地言道,而后抬手弹出几道指风,封住了符万里胸前的几处穴脉,撕裂的伤口顿时止住了溢血。这才转过身朝台下莲步盈盈地行去,一副随风摆柳的娇姿,没人会将她与那位之前的暴力女联系在一起,好一个温婉典雅的女子。

    再看她清风拂柳般离去的身影,那轻盈的步履,踩在坚实的地面上,仿佛踏在柔软如绵的草坪上,那么轻柔,飘浮,灵动,却没人再敢忽视这样一个朴实无华的对手。这叫做反朴归真,回归本来,真正的顶级强者。

    台上的四位裁判俱是瞪大着眼,合不拢口,满脸透出无比的震撼,震惊!

    唯有聂氏没露出这般夸张的神情,自家女儿的底自然要比外人知道得多,此刻望着那具血淋淋的身体,却不知这位大公子符万里是否还在喘气,祈祷着千万别死在这高台上,否则,麻烦麻大了。

    聂氏第一时间冲到符万里身前,先俯身探了探鼻息,心跳,人虽晕了过去,脉搏呼吸却是十分匀称正常,充满了生命的活力,可以确定没什么生死之忧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虽是伤痕无数,尤其是胸前裂开的伤口,看上去血肉翻卷,深可见骨,并未伤及到任何筋脉骨络,都只是一些皮肉之伤而已,稍稍调理便能很快恢复。

    "呼!没事,还鲜活着呢?"聂氏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这才出声宣布道。

    "啧啧!这手段也太狠了,人都弄成了这样,居然还会没一事!"一位裁判验过伤,惊嘘不已的叹道。

    "浑身上下至少有百道伤痕,却没有一处伤筋动骨,都浅浅的皮肉之伤,这需要如何精准的拿揑和掌控?至少我根本无法做到!"

    "这个……聂夫人,这紫燕如此年纪便有这般惊人的表现,却不知她如今是何等修为境界?"

    "是啊!之前我等俱被一股无形的劲气所阻,倾尽全力都无法稍稍挺进分毫,试问云岚城中有谁做得?"

    "不错!这高台之上再无旁人,除了你那小女儿紫燕外,实在想不出还会有谁?"四位裁判围着聂氏,言来语往,大有逼宫之势。

    "切!我也与诸位一样,方才见到突然回归的燕儿,怎可能知道这许多?"聂氏故作迷茫的摇着头;"一个小丫头片子,再强又能强到那里去?都别在这里胡猜乱想的了。还不尽快宣布最终的比赛结果!"

    装,继续装!几位都是人老成精的傢伙,岂会相信这连鬼都不信的唐塞之言。

    霸道强悍了百年的城主府居然败了,这绝对是个惊爆全城的轰动性消息,更令人震撼的是挑落这尊庞然大物的,居然会是最弱小不堪的城北一脉,这个事实,简直令人难以置信,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城北一脉突然崛起,只能理解为藏得太深了,直到今日方显真容。与此同时,紫燕的突然强势回归,外界不知,却在符氏的五脉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。因为,这直接关系到云岚城和飞霞城之间的关系,如果处理不慎,稍有差池,很可能会给整个云岚城带来不可估量的祸端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