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惊艳登埸

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惊艳登埸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星河倒卷,万千碧水星辰倾泄而下,点点旋动不定的星光,看似璀璨绚丽夺目,实则,在身陷其中的符幽夜一眼中,却是碧水星光如剑,每一滴水珠都散勾魂夺命的森然杀气,随时都能爆出雷霆万钧的力道,只要这片水域星光的撑控者愿意,倾刻间便可将自己彻底撕成碎屑,灰飞烟灭。81中文网

    无数水滴似若星辰般在他的周边盘旋环绕,闪射着冰凉浸骨的光泽,令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,如针刺刀割般的生痛。

    "我败了!"扔下了手中的剑,符幽夜终于低下冷傲的头,轻声咀嚼这几个字,眼眸中露出一丝灰败之色,叹息了一声道,往昔的辉煌如逝水东去,黯然失去了所有的光彩。;"动手吧!我虽为人所不耻的杀手,却也有一份属于杀手的尊严,希望能死得不要太难看"

    "为什么?这只是一埸点到即止的比赛而己,你即已认输,战斗也同时结束。"符紫云还剑如鞘,伸手抹去嘴角溢出的血渍,身形禁不住一阵摇晃,这一战真的赢得很艰辛,称之为两败俱伤的惨胜之局,也实不为过。

    如果符幽夜再能坚挺住一会,只怕先支持不住的反倒是对方。只不过,符紫云的表现十分优秀,尽管已是浑身浴血,心志却胜过了身为杀手符幽夜,所以,她成了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当符幽夜浑身血迹斑斑的身形,半蹲半跪的出现在高台上,符紫云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以她眼下的身体状态只不过是在强挺着,根本无法再支撑接下来的两埸战斗,如果符万里出战,只怕连对方的一招都接不住,便会败下阵来,不由得一脸忧色的将目光投向端坐在裁判席上的聂氏,似在向其讨要接下来的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"你已尽力了!别强撑着,快下去疗伤吧!"聂氏的神态语气十平静,她自然知道城北府的水有多深,战到这个份上几乎已无人可用,然而,在她的脸上却看不见一点心急如焚的忧色,反倒隐隐透出一絲讳莫如深的笑意,显得那么从容,淡定。

    "这……可是……"一向冰雪聪明的符紫云一时之间也迷惘不已,她这一下去,也就意味着城北彻底的放弃最后的争夺,几乎与自动认输没多大分别。但,聂氏的态度异常的果决,坚定,完全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气。

    城北一脉的区域内,二哥符飞月和三哥符飞星都战过了一埸,且都受了不轻的伤,就算想带伤再次出战,按比赛的规则,一旦下埸便不能再次复出。

    大姐符紫云虽胜了一埸,却也是惨胜,已无法继续出战,唯剩下两位堂姐,堂弟,在这种终极对决的战斗中根本没资格登埸,上去了也只有单方面被虐的份。

    之前的一切谋划和安排都被意想不到的临埸变数给彻底的搅乱了,两平一胜的局面将城北府一下拖下了谷底,似乎巳到山穷水尽的绝望境地。

    然而,到底还是低估了城主城雪藏的实力,出埸的选手竟然一个比一个更强,甚而不惜暴露血衣卫这个神秘恐怖的存在,同时也在向世人证明城主府的强大,云岚城未来的主宰非城主府莫属。

    此刻的高台之上红影一闪,居然又出现了一个血衣劲装的年轻人,看上去很面生,但裁判席并未表示出任何异议,说明已确定了此人的嫡系弟子身份。

    符五寸,一个听上去十分怪异的名字,只不过,他的身形体态很快便让人明白了这个名字的含意。

    这副身形与常人有着太多的不同之处,古人有双手过膝之说,这个符五寸的双手却是神奇地长过膝下五寸有余。整个人看上去很酷,因为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流露,只有一个"字冷",即使在炽烈的炎阳下也会让人想起严冬的飞雪,禁不住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城北府的区域内久久仍不见有选手登埸,埸下的观众巳开始不耐的出阵阵唏嘘声,表现出十分不满的情绪。

    裁判已开始在报数,如在十息之内城北府一方仍无人登埸,便会被视为自动认输,直接宣布城主府直接胜出。

    十,九,八,七……三,二……裁判深吸了一口气,正欲宣布比赛的结果,却是张大着嘴,最后一个数像是被卡在了喉咙里,硬是没出声来。

    因为高台之上不知什么时候,突然多了一个人,就像凭空生出来的一般,或是她本来就一直站在那里。一袭紫色裙衫裹体,三千青絲如墨,两弯淡眉如新月。削肩長项,一袭紫裙衫裹体,纤不露骨。多一分则肥,少一分则瘦,温润丰盈双目开合间,似若璀璨星辰闪烁,顾盼生辉。

    裁判席上的所有人都充满了极度的震惊之色,都是禁不住的一下立起身来,除聂氏仍是一脸的平静端坐着,嘴角露出一抹略带玩味的淡笑,像是早就知道会出现这一幕情节。

    "各位长辈,需要验明身份吗?"语音温婉轻柔,不带一絲烟火气,直看得一众裁判木然地连连搖头,无疑是认可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"小妹!这是小妹!"三哥符飞星骇然地惊呼出声,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大姐符紫云闻声望向高台,揉了揉眼,疑似幻觉,但,这紫色裙衫的女子,她真的是太熟悉了,一双蓄满了绝望的眼眸顿时一亮,继而又随之暗淡了下来,嘴唇微微颤抖地喃喃道:"是燕儿,她真的回来了!可是……她怎会突然出现在高台上?能行么?"

    紫燕的突然出现,令城北府众人一阵惊喜雀跃,然而,当他们清醒的意识到方才回归的紫燕,此刻正站在终极决战的高台上,面对的还是一位拥有破虚境修为的血衣卫杀手,所有人的心顿时都沉了下来,忐忑惊颤的为她捏着汗。

    符五寸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诧,他很小便被送入了血衣卫中进行特训,对眼前的紫燕也只有一个依稀模糊的印象,并非因为她的出现感到惊诧,而是他根本就没看见对方是怎样出现的?只要是俱有生命灵性活物,没人能在十米之内避过他的感之。只凭这一点,足以让他将危险的级别提升到最高度。

    只见他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双手套,小心異異地套在双手之上,手套的表层透出一层蒙蒙的青辉,空气中骤然散出一种淡淡的异香,令人心智忽觉一阵迷离幌然。

    "幽兰香!"十米之外的紫燕轻轻地耸了耸琼鼻,嗅了嗅,却并未呈现出异样的神态;"能令人出现短暂迷离幌然,便有足够的时间一刀割开人的咽喉,洞穿人的心脏。难怪血衣卫杀人很少会失手,着实令人防不胜防。"

    "竟然可以不受异香的引响,的确有些出乎意料。你即已知道我的身份,当知杀手的手段数不胜数,明里暗里的结果都只有一种,达成目的即是王者。"符五寸的话听上去十分冷血,站在他的角度和位置,却是无可厚非的至理明言。

    "杀手一旦走岀阴影,优势便荡然无存。你认为自己还有几成获胜的机会?"紫燕淡淡地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"三成!"符五寸凝重地出声,杀手通常很少打妄言,自欺欺人的人都会死得很快,很惨。

    "败亡的机率占七成?这也低调得太假了。"符五寸的回答当真令紫燕小小的意外一把。

    "相反,我巳经是十分的高估了自己的手段和能力了。杀手十去九不归,因为他们往往连半成的胜算都没有,我竟然敢说有三成,的确是有些夸张了。"符五寸符五寸出一副自我反省的模样,检讨地道。

    "那你认为此战,我又有几成胜算?知己知彼才有一战之力,不是么?"紫燕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"三成!同样是高估了你的实力和手段。"符五寸微眯着眼,眼眸中透出一份警惕。

    "嗯?此话怎讲?"紫燕一时之间还真听明白对方的话中意思;"三成对三成,不就是胜负的机率各占一半了?"

    "我说了这许多,巳犯了杀手的大忌,你不想说点自己的看法?"符五寸反问道。

    "唉!这本属于个人的**,念在你如此坦诚的份上,勉为其难地透露些。"紫燕压低语音,故作隐秘地道:"你也太过高估自己的能耐了……"话落,一道寒虹划空而出,对杀手讲道义,谈君子礼节,岂非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阴人者最惧被人所阴,戒备心通常都非常强,符五寸自然也不例外,对此似早巳有所防备,右臂斗然暴伸,疾若闪电般的拍出,竟然十分灵巧地避过了对方的剑锋,一掌拍在袭来的剑身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掌也像是巳蓄势巳久,劲力雄浑汹涌,一击之下竟将紫燕手中的长剑横向拍飞一边。

    紫燕的剑势灵动而飘浮,身形随剑顺势一转,瞬间闪至五尺之外,借转动之力清消了对方留在剑上的劲力。对方这双手套竟然不俱刀剑,不知是何种材料练制而成 ,至少是地阶上品的等级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