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碧水领域,星河倒卷

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碧水领域,星河倒卷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无论是谁,只要妄图把精神散开去感之周围的一切,都会立刻被这血色,无情的吞噬,换句话说,在此刻,唯一能够帮助你判断的,便仅仅只有声音与气息。Ω81  『中Δ文  网一旦失去了感知的帮助,除了非常熟悉的人,你甚至无法从气息与声音上辨认出对方的身份!

    血色骤临的第一时间,符紫云便立刻变幻了自己的方位。只有立刻变幻方位,将固有的印象彻底打乱,才能真正隐藏在血色之中,让对方不易现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眼中透出一丝冷然的傲笑,在自己这"血色领域"中,任何人的一举一动自然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这无尽的血色天地本就是他一手缔造的,尽管对方在不断的变动方位,仍能精确无误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这血色的世界中,符幽夜可以清晰地看清对方所在的方位,他自信只要自己收声敛息,在这无尽的血色环境中,对方根本现不了自己的存在,他却完全可以无声无息地靠近对方,骤然出致命的一击 。

    但,一个杀手特有的直觉和对于危险的最敏锐感知,却令他凭添了一絲刺骨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尤其当对方停止移动身形,也不再频繁交换方位,忽然的安静下来,完全没一点惊惶和无措的表现,这种反常的状态,反倒让符幽夜有些沉不住气了,像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掠向对方,手中的刀换成了一把剑,在无尽的血色中,所有的光泽都被完全的吞噬,没有一絲光泄漏。飘忽的一剑,无论是出剑的角度还是变招的度,都已经完全越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,似乎在这样的战斗之中,整个人巳彻底的融入了血色之中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每一击都是轻飘飘的,似乎混不着力,但对于搏杀中的两人来说,失去了视觉的辅助,唯一能够帮助他们判断,变招的,便只有剑锋交击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要在这种情况下,跟上对方的节奏,乃至于战胜对方,就必须通过瞬间交锋的空隙,来判断对方的剑势。寂灭的血色世界中唯有剑气呼啸,以及不断暴出的"铿锵"金属撞击声。

    双方的每一次出手,都是一次试探的过程,拼的就是谁对剑道的把握更为纯粹,更为敏锐。两人出剑的度却是越来越快。越的流畅,血色收敛了剑光,也就失去了所有华丽的表象,可偏偏,这才是真正最华丽的剑道争锋。

    有血,和周边的色彩一样红,从搏杀中的两人身上缓缓溢出,以伤换伤。没谁能占到便宜,然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却又似乎还是有差别的。

    "竟能在我的领域中有如此表现,当真令人始料未及。如果仅仅只是这样,最后倒下的仍然会是你!”符幽夜阴冷的声音在血色的虚无中飘响,淡漠却充满了自信和力量,而这种自信和骄傲,却并无半分勉强。

    虽然看似是持平的局面, 但实际上,胜利的天平却已经悄然向着符幽夜的方向偏转了,至少目前他本人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在如此特殊的领域中搏杀交锋,如果换了其他人,哪怕是无畏死拼,纵算能够凭借强悍的意志,支撑到最后的一刻,结果也不会有多少胜算!还是在他人制造的"血色领域"中战斗,实在是一件可悲而很没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剑心如已心,杀手的剑,冷酷,凶厉,没在任何观赏性的花哨虚招,剑剑致命。甚至可以忍受非人的疼痛,以伤来换对方的命,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和凝滞,只要他还活着,手中的剑,就不会停滞,因为他本就是来杀手,取人性命的杀手。

    "如果我说在这个领域中,我与你有着相同的能力,你相信吗?你还认为自巳有绝对的把握战胜我吗?" 符紫云语调平静的开口,并没有丝毫的不安之状,似乎只是在诉说一件理所当然存在的事实,不参杂丝毫多余的情绪。

    一瞬间,符幽夜闻言,心猛地一沉。彼此经过了一番险象环生的摶杀,到了这种境地,无论是他还是对方都不可能说谎!

    他之前开口,是想打击对方的信心,却不料,反而因为这一句话,影响到了自己的信心。他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,本可以当作底牌,给自己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。究竟凭什么敢有这样的自信,但却隐约能够感觉的到,这绝对不是谎言。

    对方口吻与他相同,同样充满了自信,甚而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而这样的自信,自然也不会是无所由来。

    符紫云并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,只是在下一瞬间,变幻了剑势。仅仅是几个吐息之间,符幽夜便顿时感觉到压力倍增,隐约已经有一种无法控制剑势的感觉,原本势均力敌的情况,在刹那之间崩溃。

    无论符幽夜在血色的领域中怎么出剑,怎么出招换式,用尽诡异刁钻的手段,符紫云的剑似乎都精准无比的打断他的剑招,就好像,整个人都透明的暴露在了对方面前一般,根本没有丝毫可以遮掩的地方。

    "怎么会这样?"一刹那间,他就明白了对方这种自信的来源。自己的剑势,竟然真的已经完全被看穿了,甚而包括自己的思想意图,似乎都在对方的预判中,提前在那里等着自己主动撞上去挨剑。

    骇然惊觉间,符幽夜不加思索的随意连续变幻剑招,甚至是之前根本就没有施展过的剑招,然而,诡异的是,即便是这完全陌生的剑招,似乎也完全在对方的预知和控制之下,根本没能带起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剑本无招,一旦任何形成了固定套路的剑招,即便再精妙,也总有被看穿的的时候,都有破绽所在,无论如何随心所欲的变换招式,都依然无法摆脱那种烙印在骨子里的熟悉剑套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杀手剑道算不上最精妙,却最诡异致命,常常出现在不可思议的角度,令人无法回防的死角,可谓是最有效率的杀人剑道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符紫云在之前的搏奕中,也被对方的剑道在身上留下几道口子。在没有完全熟悉之前,还看不出差距来,一旦等彻底熟悉了他的剑势,这种差距就一览无余了。

    以精粹而论,符紫云修习的6随风的飘渺剑道,实在要比他精妙高得太多。这种飘渺奕剑之术!对于剑势的判断敏锐之极!这种敏锐,早就已经融入了她的灵魂之中。

    彼此在血色世界中的敏锐和感知是对等的,双方都沒有任何优势可言,但在实力修为上,以及在惊心动魄的搏杀中,符幽夜却是都巳完全落入了下风,对方每一剑,他都须挥动数剑方能抵御住,最后都会在身上留下一道新的剑痕,鲜血喷溅而出的声音,在寂灭之中显得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败!一步败,便是步步败,短短不到片刻的时间,战局就已经彻底崩溃了。刺骨的危机感,让他嗅到了真正致命的危险,死亡的气息正在一步步向着自己逼近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属于杀手对于危险最敏锐的感知,他们从来不会忽视质疑这种潜在的直觉,通常都会在第一时间立即采取应对的手段。

    符幽夜也不例外,手中的剑骤然炸裂开来,变成了数百上千道锐利的腥红血芒,盘旋在四周,瞬间激射开去,层层叠叠,覆盖一切。

    他深信在自己的"血色领域"中,虽未必能至对方于死地,重创还是有可能的。但,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,他都不会轻易言败。

    至少,自己所出的"血色千刃杀!"可以暂时化解对方的攻势,拥有足够的时间从容夺回先机,一念谋定而动,身形闪动间,正欲动致命的反击,骤觉整个领域空间一阵摇曳扭曲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一抹绚丽光华在无尽的血色世界中腾空而起,血色领域竟骇然地撕裂开来,裂缝中,一滴碧色晶莹水珠,灿若星辰般的闪烁震颤着,瞬间牵动出漫空碧蓝水滴,成千上万,仿佛星河流转,从天际深处流淌而出,喷薄滚荡,倾刻将无尽血色天地洗涮得一碧如水。

    符紫云一身裙衫染血,显然已受了不轻的伤,此时却一脸圣洁,挥手间,一剑冲霄,彩光流转环绕。这一剑玄妙华丽到了极致,千万碧光水滴汇聚成璀璨夺目的星河,美得几乎令人窒息,无法想像这一剑的滂渤浩大,贯穿天地,自然也能贯穿星河。

    从一剑裂空到领域破碎,星河倒泄,这一切只生在呼吸之间。随着剑势的牵动,星河为之旋动,重新聚成一座碧水星光剑阵……

    "碧水领域,星河倒卷!"符幽夜震撼得眼球都险些惊落出来,若非亲眼所见,若非自己真实不虚的陷入了这碧水星光剑阵中,任谁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这瞬间的变化,纵算悍不惧死的杀手,也不由得眼皮狂跳,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,令他的头皮麻。

    杀手从不惧死,从出道的那一刻便已有了死的觉悟。但如被人一寸寸的尸解,那是比死更可怕的"恐惧?",是人,永远无法越"恐惧"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