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血色领域,寂灭天地

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血色领域,寂灭天地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符幽夜再稍有一絲犹豫,那点凌厉的寒星便会直接刺穿他的太阳穴,右臂斗然暴伸,疾若闪电般的拍出,竟然十分灵巧地避过了对方的剑锋,一掌拍在袭来的剑身之上。8┡Δ』ΩΩ1┡中Δ文网

    这一掌的劲力雄浑汹涌,一击之下竟将这必杀的一剑横向拍飞一边。符紫云的剑势灵动而飘浮,身形随剑顺势一转,瞬间闪至五尺之外,借转动之力清消了对方留在剑上的劲力。

    对方这双手套竟然不俱刀剑,不知是何种材料练制而成 ,至少是天品初阶的等级。一个人能迎着锐利的剑锋拍出一掌,并且能精妙的避过剑锋,拍中剑身,这份胆气和战斗意识就非常人所能及。也唯有符幽夜这样的顶尖杀手,才敢艺高胆壮行险一摶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身形又动,意欲摆脱这种被敌攻击的局面,只可惜对方根本不会再给他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符紫云像是早知他会再次潜走,手腕一转,回剑复出,颤巍巍,轻飘飘的一剑,没有固定的轨迹和方位,无形的剑气和剑意却无处不在,根本难以判定下一刻会攻击何处,令对方不敢轻易妄动。

    看在符幽夜的眼中却是漫空寒芒闪烁,每道寒芒都蓄含着森然杀机,虚实难辨,一个错误的预判势必溅血当埸。万没想到对方剑势如此诡异凌厉,一个微小的疏忽便被罩入在其中,顿时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从袭杀对方到被对方袭杀,连潜隐遁走的机会都有。如非是见惯了惊涛骇浪的顶级杀手,身临危局,虽惊却未乱了方寸,没有絲毫的犹豫,一双幽黑的金刚铁掌瞬间化出漫天掌影,一气拍出七七四十九掌,硬碰硬挡硬接,一双手套竟能抗住利刃的切割而分毫未损。

    血色残阳下,掌影,剑芒纵横翻飞交错碰撞,空气中不断爆出刺耳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一双幽黑的金刚铁手,掌影层层叠叠,有如潮汐般的奔涌而出,夹着锐厉的劲气将6随风袭来的如山剑影逐一化解。身形不断地左右飘移,意欲与对方拉开距离,脱出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郁闷的是无论移向何处,对方的剑始终如影随形,似若咐骨之蛆,一点寒星骤然从密不透风掌影中透射而出,犹若天外飞星般直向眉心处间电射奔袭。

    符幽夜惊骇之下,身形急闪飞退,双手同时探向腰间,退,再退……寒星有如追魂索命的使者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借着飞退之势,左闪右避的同时,双手探腰的举动竟然摸出了两把锋利的短刀,双刃瞬间幻起一片耀眼的光华,冷厉的刀光划过夜空,响起两声金铁交鸣的脆响,斗然荡开了奔射而至的索命寒星。

    下一刻,绝地反击,连绵不断的刀芒纵横,每攻出一刀都带着锐利的刀意,刀气喷射,致命一击常在幻起的光幕中突然奔袭而出,其度快到人的双目无法适应,6随风的身形同时也被这片幻起刀光瞬间斩劈切割开来。

    迷离若幻的刀光旋舞中暮地响起一声闷哼,一蓬血光随声喷射纷洒,符紫云在对方猝不及防的绝地反击中,虽脱出了暴风般的骤然袭杀,左臂的衣衫仍被凌厉的刀气划开一道口子,受伤了,有血溢出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一对阴冷犀利眸子中,泛起一抹狠厉的冷笑之色, 反击见功,夺得先机,气势飙升,一轮强势的凌厉袭杀逼得对方左闪右避,不得不回剑自保。身形一幌一蕩,像风一样快捷,云一般的飘浮多变。

    下一刻,便霎现在符紫云受创的左侧,手中双刀再次齐出,一左一右,一刀肋下横切,一刀由上而下扎向飞地削向的双腿,专攻对方腰下部位,连环逼杀快捷诡异。

    双刀连环袭杀,符紫云惊觉时巳迟了半分,衣裙下摆巳被锐利的刀芒划过,所幸闪避时,并未伤及了皮层肌肤。对方竟然蹲身贴地进行反击攻杀,由于底部的剑势稍弱,故被其所乘。

    符幽夜这一连串的变化诡异之极,换做常人只怕难逃此劫。但符紫云的剑总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击向对方袭来的短刀,一声铿锵响起,双刀被一股潜劲豁然荡开。

    手腕一振,一剑三连击,符紫云身上的气势斗然一变,吞天撼地。堂堂正正一往无前,没有任何花哨虚式,剑剑劈山裂石。

    符幽夜似被对方突然暴的吞天气势所慑,根本不敢正面接招抗衡。双刀隐于肘后,瘦削的身形连环闪烁移动,意欲摆脱对方剑势的笼罩。

    骇然现自己已被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机牢牢锁定,无论移向何处都是滔滔剑芒奔湧纵横。所有的方位角度都在对方凌厉的剑气笼罩下,所谓的魅影度此刻巳成了笑谈,毫无用武之处。此时没有真材实学唯有等着被人分尸。

    符幽夜非旦实力修为不弱,连保命的底牌更是层出不穷。虽在对方凌厉剑势的笼罩下,却无一点惊惶之色,身上同时还透出一股隐含阴寒至极的气息,有若门缝中透出的阴风,如刀似针。

    下一刻,骤见他抖手弹出一缕夺命青絲寒芒,阻住对方的剑势,双刀同时幻出一片光华,左右斜削横切,一丝阴冷的杀气幽灵般穿透密集的剑网,有如虚幻的,鬼魅般的缠向符紫云的咽喉部位。

    太快了!快得无声无息,快到毫巅。没人看见他运动轨迹,诡异得令人毛骨悚然。防不胜防,换做常人此刻只怕已成了一具尸体。根本没有任何闪避和应对的时间。

    夺命的寒芒只距对咽喉一寸,符幽夜的眼中方闪出一絲喜色,忽见面前一点精光闪耀,有如天外飞星符幽夜的,直朝自己的眉心处飞射而至。

    谁的度更快?是你的夺命青絲割破我的咽喉,还是我的剑先穿透你的眉心?以命赌命。

    符幽夜似乎胆怯了,非也。杀手通常十分冷静务实,绝不会一腔热血去争一时之短长。对方的剑的比自己的夺命青絲快上分毫,更何况他前一秒出寒芒的只是虚招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身形飘移间,避开了对方的剑锋,手腕顺势一收一抖,夺命青絲骤然隐退,却让人意想不到地出移向对方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演变,太诡异了。真正致命的一击却是对方致命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“换个埸合,你已是一个死人了!”符幽夜阴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幽冥地狱,令人毛孔倒竖。

    这精心谋算的一击,任何闪避躲藏都无济于事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锐利的剑锋无情地穿透胸膛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眼中露出残忍嗜血的阴笑,嘴才咧开一半便忽然僵住了:夺命青絲直透对方的胸膛,似乎毫无着力感,没有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"不好!这是残象!"符幽夜心下顿时一惊,抽身疾退……

    杀手的手段可谓是层出不穷,招式阴毒,身法诡异,令人防不胜防。不过,他在对手的身上看到的却是无与伦比的自信,随心所欲,意到剑到,剑出追魂夺命......对方每出一剑,都笼罩着对方的七处要害部位,十分漂浮,刁钻,让人无法预判。

    符幽夜从夺命青絲的诡异攻击,到抽身飞退,只在喘息之间。他自认身法有如鬼魅般迅捷,而对方的度根仿佛就像是无处不在的风,无论如何闪避都无法摆脱那似有似无的缠绕。对方随意的递出一剑,必得挥出十刀才能堪堪挡住。

    先机巳失,唯凭快不停地移动躲闪,一次次地上演惊险一幕,心力交瘁,苦不堪言,全身上下被冷汗浸透。片刻之间,身体已留下数十道血痕,所在区域的地面上已是血迹点点。

    一种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的无力感遍袭全身,比死亡还可怕的恐惧挥之不去。杀手竟然被人追杀得无处遁逸,这绝对是一个极大的讽刺,说出去遗笑天下。

    符幽夜的瞳孔在急剧收缩,神光几近疯狂,且战意滔天,那种冷静冷酷之状瞬间蕩然无存。这一刻,在他的心中似乎唯有战斗再战斗,尽情的强强搏杀便是心中所有的**。

    "血色大地,寂灭领域!"符幽夜的口中喃喃出声,最后一个字落下,空间骤然一阵扭曲,天地似乎都彻底被一片腥红所笼罩。

    血色之下,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,甚至没有一丝光线能够存在!无论任何光亮,只要出现,就会彻底被腥红的血色所吞噬,半点痕迹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对于每个人来说,黑暗都并不算陌生,象征着死亡和恐惧。但是,血腥的红色却是很少有人体验过,?因为即便是再黑的夜,也总还会有一丝微弱光线的存在,即便伸手看不见五指,你也总可以竭尽全力,聚精凝神地捕捉到一点朦胧的光影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腥红的血色天地间,根本就不允许任何光色的存在。人对于未知与陌生的事物或环境总是充满了恐惧,几乎没人可以例外。最可怕糟糕的是,这份血色所隔绝的,甚至不仅仅是光线,还有人的感知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