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输得不能再冤了

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输得不能再冤了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符红雪之前由于羞怒攻心,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,这是杀手的大忌。8┡Δ』ΩΩ1┡中Δ文网对方分明是在扮猪吃虎!忽然有点鄙视自己,竟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。能在终极决赛中从容出战的人,又岂会是待宰的羔羊?

    怪只怪对方的模样,不用演戏都可忽悠一大片人,那一连串的踉跄,跌扑,斜倒,看似惊惶笨拙,仔细想来却是妙到毫颠,似对自己的意图,出招的方位和线路了然于心,如无绝的实力和无比的自信,又岂敢这般以身弄险,貌视被忽悠的对象从头至尾都是自己。

    符红血再击无功,身形急地飘退开去,忽闻一声惊天狮吼,顿觉脑门一震,两耳嗡嗡,全身气机一窒,双腿骤然有些不听使唤,移动间甚感吃力,所幸巳和对方拉开了一定的距离,脱离了有效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呛!

    大剑再次出鞘,重达五十斤,在三哥符飞星的手中却是举重若轻,凌空挽出一朵剑花,看似笨拙的身躯巳歪歪斜斜地冲到了对方面前,度似慢实快,否则对方又怎会来不及闪退避让。

    手腕一振一剑三连击,气势吞天撼地。堂堂正正一往无前,没有任何花哨虚式,剑剑劈山裂石。

    这斗然暴的吞天气势,符红血没有正面接招抗衡,双匕隐于肘后,身形连环闪烁移动,意欲摆脱对方剑势的笼罩。

    骇然现已被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机牢牢锁定,无论移向何处都是滔滔剑芒奔湧纵横。所有的方位角度都在对方凌厉的剑气笼罩下,所谓的杀手度此刻巳成了笑谈,毫无用武之处。此时没有真材实学唯有等着被人分尸。

    匕光一闪,忽然穿透漫空剑影飞地削向三哥符飞星的双腿,惊觉时巳迟了半分,匕光划破裤管甚而伤及了皮层肌肤,腿上传出一阵痛感,显然巳受了伤。对方竟然蹲身贴地进行反击攻杀,底部的剑势稍弱,终被其所乘。

    一击得逞,趁对方剑势微滞,双匕幻出一片光华左右斜削横切,专攻对方腰下部位,连环逼杀快捷诡异。

    凌波微步!身形如波似浪,起伏跌荡间看似险象横生,偏偏匕锋总是擦身贴体划过,每每总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符红血一下夺得先机,气势飙升,一轮强势的凌厉袭杀逼得对左闪右避,不得不回剑自保。

    三哥符飞星的身形扭转间,回剑一荡,封住了对方暴袭而来的所有匕锋。

    符红血的右手匕锋却是顺着剑势一沉,由下往上一翻,骤然刺向对方肩臂,左手划出一道寒光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掠向欧阳无忌的右胸,一招两式,凶很刁钻。

    闪亮匕光从胸腹一划而过,胸前的衣衫破裂开来,透出里面的金絲软甲。但,肩臂上的诡异一刺却是令人避之不及,噗的一声轻响,衣袖骤然裂开一条缝,一抹鲜血绽射飞溅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的惊险搏杀嘎然而止,三哥符飞星则是双目园睁,双手握剑高举过顶,神情间浮起一絲犹豫,看上去全身空大门大开。

    符红血仍保持着单膝跪地姿态,手中双匕,一匕切腹,一匕刺胸,就此定格。

    剑影,匕光,一切都生得太快,肉眼视线根本难以跟上埸上的变化,激烈的搏杀埸面突然静止,一时之间还真判断谁胜谁负?

    "城主府,符红血胜!"裁判适时的出声宣布道。

    "哼!这可不是寻常的切磋,而是在终极对决的赛埸上,没有输给对手,却输在自己的一絲仁慈和犹豫上,冤得不能再冤了。"以青凤生死境圣者的眼力,台上的纤毫变化都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三哥符飞星有几次一击至胜的机会,都是点到即止的收回了杀招,甚至还弄得对方春光乍现,意在迫使对方臣服认服。殊不知却忽略了对方是一个杀手死士,一旦出手,便会一往无前的搏杀,直到对方倒下,才会结束战斗。与杀手讲仁慈,几乎与自杀没多大分别。

    "这小子简直其蠢如猪,这种埸合还顾忌着怜香惜玉,不输才是怪事!"古蓝星一脸鄙视地冷哼出声;"真丢人!"

    "已经做得很好了!"6随风不以为然地言道:"第一次遭遇杀手,毫无应对的经验,更不知道杀手除了倒下,或完全失去了反击力,几乎没有主动认输的可能性。要知道,这高举的一剑毫不犹豫的斩落,会是什么结果?"

    "这还用问,分尸,一下避成两瓣,几乎没有第二种可能。"古蓝星不加思素的说道。

    "三哥自然知道这个结果,所以,他犹豫了,就是这瞬间的迟疑,导致了自身的空门大开。做为一的顶级的杀手,又岂会轻易放弃这稍纵即逝,一击致胜的杀机?如果这不是在赛埸上,三哥此时绝对已成了一具尸体。不过,受伤溅血一定是免不了的了。"6随风淡淡地点评道。

    果然,符红血在裁判宣布之后,似乎仍然余怒未消,自己的酥胸还有一半坦露在外,换着任何一个女人,此刻都会羞愤的涌动出杀人的**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冷血杀手的她,更不会有絲毫的怜悯之心,扎向胸部的一匕更是不顾一切的狠狠刺下,所幸三哥符飞星有金絲软甲护体,才躲过了一匕透胸之厄。

    噗!切向腹部的一匕却是毫不留情的横划而过,一声轻微的衣衫割裂声响起,尽管三哥符飞星已骇然惊退,眼前仍有一蓬血光迸。

    退!腹部一道血肉翻卷的伤口,洒下一路血雨,匕锋如电,如影随形的紧追不舍,完全一副不死不休的杀伐之势。

    带伤疾退三哥符飞星,度大打折扣,之前的一念不忍,却换来杀身之祸,此刻却是连腸子都悔青,血的教训,誓不会再有第二次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一切似乎都太迟了,一尺三寸,咽喉部已能感觉到匕锋绽射的冰寒杀气,充满着浓烈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三哥符飞星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离死神如此之近,对生的渴望又是如此之强烈,死得太憋屈,心中有太多的不甘……悲凉的一叹,正欲绝望地垂下双目,安静地被人切破咽喉。

    轰!一道劲气呼啸震耳,隐约瞥见一道红影倒飞而出,接着便听见一声负痛的娇呼传出……

    三哥符飞星震撼地睁大眼,现自己竟然还好好的活着,禁不住想放声狂吼;"娘的,太棒了!"

    活着,存在!这是天地间最美妙的词汇,这种感觉唯有经历过九死一生深重体验,方能觉悟生命的可贵。

    抹了一把额头间被死神逼出来的冷凉虚汗,这才感觉到腹部传来疼痛,赶紧呑下一枚疗伤止血的丹药。

    砰!符红血的身体在空中飞了十来米,才轰然坠落地面,罩面轻纱染上了一片盈红,分明吐了不少血。

    場面十分凶险,观众席角落上的两位小魔女的确准备想出手,却被6随风制止住,一是因为这种局面出手相助,必然会引起各方的关注和猜疑,二是料定高台上的一众裁判,绝不会袖手旁观的置之不理,至少身为母亲的裁判聂氏,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制止对方的凶狠杀机。

    果然,不出6随风的猜测,千均一之际,符红血的致命一击被化解,然而,出手的救援的并非聂氏,却是另一位裁判,看上去像是忍无可忍的含怒出手,一掌拍出呼啸震耳,直将符红血击得倒飞出十来米,口中喷血坠地。

    "叔……叔父……"符红血从地上撑起身来,骇然现出手击伤她的人,竟然会是自已的叔父,眼眸中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"哼!这里没有什么叔父,只有公正严明的裁判。"符红血的叔父声色俱厉的冷斥道,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刻自己若不出手,一旁的聂氏绝对不会袖手,一旦出手,就不是轻松的吐一口血那么简单了,就算击杀当埸,也无可厚非,死了也是枉死,连公道都没处讨。

    "你竟然敢无视比赛的规则,在宣布结果之后还痛下杀手,这与蓄意谋杀有何分别?"

    "他……无耻!"符红血双手捂住胸前的一对跃跃欲出的小白兔,羞怒无比的抗争道。

    "执迷不悟!你之所为将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。按照比赛的规则,这一局视为无效,你二人也同时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。"另一位裁判公正不阿的照章宣布最后的裁决结果。

    这一战,严格的说来,三哥符飞星应该略胜对方一筹,如果换个人,而非符红血这个悍不畏死的杀手,或许早已弃刃认输,也不会出现之后的一幕。

    当然,符红血如果再冷静点,虽然被对方羞辱了一番,但能换来一埸获胜的战局,也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,她也清楚的知道,若不是对方每每点到为止,自己早已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但,她虽是一个冷血的杀手,同时也是一个女人,灵魂深处最柔软的一处永远不会磨灭,一旦稍有触碰,便会倾刻失去理智的飙狂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