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两败俱伤,没有赢家!

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两败俱伤,没有赢家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刚以移形换位的身法,险险的避过足以致命的一脚,顿觉四周的空间瞬间绷紧,山崩地陷般的形成了一座山岳牢笼,令人生出上天无路的恐怖感。8』1中┡ 』文网

    换着平时,这"山岳牢笼"根本束缚不了自己,怎奈此时的体内巳是空空荡荡,纵算能勉强凝聚一絲玄力,又如何破得开这重重峰岳的碾压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每粒微尘都似如千斤巨岩般沉重,整个身躯像是要陷入尘土中,想要动弹一下都甚感艰难。山岳牢笼不断地在向内收缩碾压,似欲将对方的身躯碾成碎沫……与此同时,符沧浪的身形在炽烈的阳光下,突然化成一道如水般的气流消散开来,下一刻,便瞬间出现在了二哥符飞月的身后,正欲出诡异的致命一击,殊不知,等着他的是一道璀璨的剑光。

    口中有血抑制不住地向外溢出,神情间充满了悲愤的不甘和无尽的绝望,甚而连呼吸都感觉越来越不暢,眼前的天地在倒旋,意识巳开始逐渐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符沧浪见状,禁不住仰天狂笑,笑得无比的开心暢快;"符飞月,无论你成长到何种程度,蝼蚁终归是蝼蚁,这"山岳牢笼"会将你的每节骨头碾碎。"

    "小子猖狂!"一道虚浮的语音突然在他的耳边荡起,直令人感觉头皮一下麻。

    "谁?"符沧浪骇然间,隐见一只晶莹透亮的纤纤手臂,仿佛从星空云层间探出,缓缓插入重重峰岳之中,看在他的眼中,仿佛像是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剑,可怕的锋芒纵横无匹,所到之处,重重峰岳尽被犁出一条条长长的裂缝,随之纷纷龟裂开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空气在可怕的挤压和撞击力下,形成了闪亮的涟漪波纹,四下扩展开来,生生将周边的坚硬地面掀起一层,漫空黄尘石屑四下飞揚四溅。

    "什么人?"符沧浪怒目园睁,暴喝出声,举目四下环顾,高台之上除五位裁判,以及有些摇摇欲倒的二哥符飞月之外,再无多余的人存在,见鬼了!

    之前的所闻所见难不成会是幻觉,符沧浪眼中的瞳孔微微一缩,闪过一抹迷惑之色,

    此刻的二哥符飞月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唯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,迅地将一枚丹药塞入口中,丹药入口即化,满嘴生香,大脑这才顿然一清。

    烈阳光照下自然不会"见鬼",之前的那只晶莹透亮的纤纤手臂,来自看台角落的那只凤,并非因为看见符飞月面临险境而出手,而是完全看不惯符沧浪的那副嚣张的嘴脸。一旁小魔女古蓝星也深有同感,只不过被那只凤抢先了一步。

    以青凤生死境圣者的手段,全埸千万双眼睛睁大眼也看不见,包括高台之上的五位裁判也毫不知觉,皆认为是二哥符飞月潜力迸,绝处逢生。

    符沧浪也是刹那的迷惑而已,身上的气息狂飙,手中的龙头大刀斜指对方,闪射着褐黄色的杀气锋芒,。

    另一只空着左手,食中二指突然并起,指尖浮现出一抹幽光,隔空飞射向十米之外,心神方定二哥符飞月。

    又是毫无大家风度的卑劣的偷袭!直看得埸下的无数人十分无语的摇摇头,引以为耻。

    然而,在他的字典里没有"偷袭"一说,虚虚实实本就是自己的风格,只问结果,手段过程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"这……"一抹飘浮不定的幽芒,如梦似幻,虚实难辨,瞬息间便改变了几个攻击的方位角度,二哥符飞月惊觉时,指芒幽光巳骇然迫近了面门,幽芒闪射,充满了冷冽浸骨的杀气。

    噗!下意识地作出反应,幽光划过面额,留下一道血痕,殊不知真正变化杀招还在后面,在二哥符飞月闪避的同时,符沧浪五指一曲一弹,五道幽芒如箭,从指尖喷射而出,分击对方胸前的五处要害剖位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此番像是有了防备,手腕一震,飞地舞出一串剑花,瞬间荡开来五道袭来的如箭指芒。

    飞星逐月!

    反击,二哥符飞月人在途中,一道如雪的剑光已飞斩而出。

    一剑如棱,这一剑来得太快,太突然,符沧浪唯有退,人在退途之中同样不失时机的弹出一指幽芒,隔空击奔射而来的剑光。

    指芒剑光在空中碰撞,爆出"波"的一声轻微炸响,同时阻碍了对方的反击之势。

    噗的一声,袖口被撕开一道长长的口子,符沧浪骇然地飘移开去,很少有人能在他"水光幻影"的身法面前,如此轻松写意地展开攻击,像是能精准的预知自己的攻击线路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分析探究, 整个人再次化为如水气流环绕在对方的四周,一眼望去,只能现一条条模糊的水影流光,根本难以辨别出人影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突然斜斜地跨出一步,身形一个大回旋,手中长剑划出一道圆弧光华,光华中闪动着一溜血红飞溅。

    符沧浪的大腿部上现出一条浅浅的血痕,咬着牙,硬是没痛叫出声来。"水光幻影"身法施展到了极限,台上都是如水的气流在旋动,虚虚实实,再也难辨真假。

    像是突然坠入一片水波的旋流中,二哥符飞月直觉有眼如盲,心神顿感一阵晃忽,但见漫空幽光如箭闪射,根本避无可避,整个人像是陷入一个泥潭之中,呼吸间,便被有数十道幽芒射中了身体,换个人,只怕巳成了百孔千疮的尸体。

    尽管有玄力护力,还是见了血,身上有几处被指风划过的血痕。

    双方战到此时,这个结果,符沧浪不再感到惊诧,神色一肃,一股炽烈如火的气息散开来,一双眼眸中像是蕴含着火山喷薄的意境,似欲将对方彻底的融化。手中握着的龙头大刀上有暗红色的火焰缭绕喷射。

    刀裂山岳!

    一刀当先破空斩出,气势夺人,刀在途中,划出一道血红的线条,缕缕火焰螺纹四下激射,炽热的的温度仿佛连空气也一并点燃,更添了几分霸道的威势。

    刀未至,喷射的火焰螺纹巳飞地朝着对方的立身之处狂袭而去……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呑下丹药之后,像是已恢复了战力,嘴角冷傲地掦了掦,五指箕张,当空抓向疾射而来的火焰螺纹。这招分光捉影一出,漫空火焰顿灭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刀锋骤然微颤,瞬间化出三道赤血色的刀光,一刀更比一刀凌厉狂暴,三道仿佛流星燃烧般的火焰流芒,飞地奔斩的对方的上中下三盘,令人生出一种无处闪避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沒一点想闪避躲让的意思,刀芒近身的刹那,但闻一声长剑出鞘的轻响,眼前骤见一片如雪的剑光翻飞纵横,直令狂暴的火焰刀芒倒卷,难以寸进分毫。

    三道火焰刀势在如雪剑气的震荡下,一絲絲的破碎开来,随即分崩于无形,云散烟消。

    符沧浪的三刀连击之势被轻易化解,目中的精光一缩,深吸了口气,玄力灌注于刀体,瞬间人刀合一,携带着一往无回的霸天气势奔斩而出;斩天一击!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见状,轻皱了一下眉,似对这一刀的威势颇为忌惮,手中长剑一颤一抖,一道眩目的惊电同时划空而出;独孤一剑!

    这又是云无涯的绝学,一剑出,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这一剑的剑势之中,带着"独孤"的意志,破尽天下招式。前方的空气一阵震荡,大地空间随之一阵模糊的扭曲……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地面的碎石翻卷飞溅,符沧浪手持龙头大刀倒射回去,嘴角溢出一抹血絲。

    处于倒射姿态中的符沧浪,手中大刀在虚空一抖一颤,幻出一团烈焰,随之汇聚于刀锋之上,度快到了极致,仿佛一道血红色的闪电,呼吸间巳奔射到二哥符飞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刀来得太过突然,匪夷所思,没想到对方竟然可以在身处倒射的姿态中,还能出奇不意地出这霸气无比的惊天一刀,果然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烈焰刀芒与如雪剑气再次撞击在一起,纵横翻腾,缠绕搏杀,浩荡的气劲旋流幅射开来……

    轰!如同两颗巨大的陨石轰然碰撞,一股红白交织的冲击波,形成环状般的四下扩散开来,蘑菇云般的冲天而起,仿佛将这方空间捅出了一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可怕气流冲击波,几乎在同时将两个始作俑者的身体掀飞出去,轻得像似一片飘飞的落叶一般。环形的冲击波一圈又一圈地幅射开来,连绵不绝地冲击着倒飞而出的两人,眼前的景物急的掠过,高台的上空洒下一蓬血雨,却不知是留下的,或许两人皆有。

    "平局!"五位裁判几乎同时出声宣布道,因为两人的身影已像两颗飞逝的陨石,早已脱离开了高台,双双险些坠落在观众席上,你没有输,我也没赢!两败俱伤,没有赢家!

    这也是开赛以来的第一个平局,这种状况很少会出现,双方像是都拼尽了全力,这个结果虽有些惨烈,彼此却也能接受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