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这是演戏还是比武?

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这是演戏还是比武?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真不知该说他是狂妄自大,还是脑子残废?”四公子摇着头道;"不让你吃苦头,流点血,只怕会永远活在自己的梦里不会醒。8『1中文Δ』网”

    话落,耍了一个漂亮的剑花,随即跨步向前朝暴然刺出一剑,快若流星赶月,转瞬即到,森寒的剑芒带着一声轻鸣骤然及身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像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剑,吓了一跳,脚下一个踉跄,身体歪斜,却无巧不巧地躲过了锐利的剑锋,竟然神奇的毫无损,让人都为之捏了把冷汗。

    “啪!”高台忽然响起一道清脆的耳光声。

    四公子一剑刺空,满以为是对方运气好,一个踉跄也能躲过自己迅猛一剑。此念刚过,便觉右面额猛遭重击,身子也随着不由自主的原地打了几个转,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,顿时就肿起了老高一块。

    “谁,是谁在偷袭?”四公子捂着脸,四下张望,高台并无闲人,唯有符飞月仍傻傻地站在那里,满脸惊吓之色。

    满心迷惑的四公了左看右想,都不会相信之前是对方出的手。脸上滚烫滚烫的十分难受,心中顿然怒火沸腾,全身玄力暴涨开来,看样子已动了怒意杀机。

    手中注满了玄力长剑嗡嗡震响,一脚踏向地面,身形疾风闪电般的掠向符飞月,似欲将对方斩杀当场。

    裂山断流!

    锐利的剑锋沿途一路飞地劈斩,度快得只剩下一片剑芒锋影,一道道耀眼的精光闪电般纵横交错,将符飞月前后左右的空间彻底封死,退无可退,闪避无门,唯有死撑硬抗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切!花花哨哨,中看不中用,这是演戏还是比武呀?”二哥符飞月撇了撇嘴,语带讥笑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殊不知话音刚落,整个人巳被对方的无数剑芒瞬间撕裂,搅碎,满眼尽是衣衫的碎屑漫空掦起。

    “完了!终于弄出人命来了!”

    “咦!人都被剑气撕碎,怎没见鲜血飞溅?”场下有脑子清楚的人出质疑,顿时惹来一片热议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漫天剑气锋芒消散,空气中又传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那位四公子眼见对方被自己一招"裂山断流"劈斩得不成人形,心下方自一喜,忽然又觉自己的左面额脸再遭猛击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轰!整个人也随着这一下痛击,直接向后飞跌出去,砰的一声扑跌在数十米之外。四公子捂着火辣辣的脸,撑着身形,但觉大脑晕乎乎,天地倒悬,眼前繁星满天。恍然迷蒙中,只见一道人影在前方移动……

    怎会这样?难不成自己之前疯狂劈斩的是空气?心中一骇,大脑倒是清醒了不少。伸手摸了摸疼痛着的脸,像是又肿起了老高。

    “哇!这还是那位英武不凡的四公子么?”

    “一眨眼的功夫怎就变成了一个猪头?”

    “太丢人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!四公子的英姿看上去还不够雄壮!”说这话的是二哥符飞月,朝前踏出一步,瞬间出现在这位四公子面前。

    啪啪啪......空气中响起一串鞭炮声,但见四公子的头在随着响声的节奏飞快地左右摇摆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却只是静静立在他面前,没人看见他出手。但,他的确是出手了,至少埸下还是有人看见了一片很淡很虚的掌影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后,二哥符飞月掸了掸衣衫,潇洒地向台下挥挥手,而后朝着裁判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笑容太阴森了,让人感觉毛骨悚然。”

    “太残忍了,可怜的四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脸像是比原来大上了好几倍。”

    砰!可怜的四公子在一片论论声中直挺挺仰面倒地,看上去已是人事不醒,或许是在装死,无颜面对埸下观众。

    四公子在观众一片唏嘘声中,被人抬了下去,眼角有泪悄然流下,只是没人看见,看上去真的很悲催。

    "可恶!简直欺人太甚!"

    埸下观众才从那幕经典的变猪头游戏中回过神来,一道高大健硕的身形已轰然落在高台中央,那气势大有点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意味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也不由得朝着对方伸出一根大拇指;"符三公子,冲着你这般视死如归的气度,我会让你尽情施展平生绝学来,别怪我没给你一展风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!狮子搏兔都须用全力,你不是兔,我更不会小视于你。”那位符三公子说话间一股浩瀚强大的气息已从身上弥漫开来,玄婴境巅峰的玄力瞬间迸,厚重如山般的气势滚滚朝前碾压,双目中猛地炸开浓烈的战意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没弄出对方那么大的动静来,任由对方狂暴的气劲奔袭而至,直到近身三尺才倏然爆出一股气势。

    巨烈的碰撞,令那位符三公子的身躯猛然一颤,噔噔噔地向后退了数步,脸色微显苍白。二哥符飞月的身形却有若巨岩般纹丝未动,仍是一脸淡笑。

    符三公子一上来就凝聚全力,意欲一举震慑对方,没想到对方的气势,有如惊涛骇浪般将自己厚重如山的气势击溃,致使全身气息翻腾不巳。

    锵!符三公子的长剑骤然出鞘,随着一声狂吼;剑动山河!

    一道耀眼的剑光划空绽射,暴风狂流般的剑气纵横交错,闪电轰雷般的瞬间将二哥符飞月罩入密集的剑影中。

    每一道剑气都充满了凛冽的杀气,每一剑的力量都完美的组合在一起,只要对方稍有疏忽,瞬间便会被强劲的剑芒碎尸。

    但只见二哥符飞月东倒西摇的身影,在密集的剑网中慌乱的上蹿下跳,看似笨拙的身躯每每都能从那微不可见的剑网缝隙间穿过。

    埸面看似惊险万分,实则毫无损,人在剑网中却仍游刃有余,有若闲庭信步般的自在。这是胖子欧阳无忌暗中传授的“凌波微步”身法。

    符三公子一气挥出数百剑,脸色已略显苍白。对方明明置身剑网之中,却是视若无物,看似晃晃蕩蕩,硬是连衣角都没碰到一片,而自己玄力的消耗几已见底,刺目的剑芒也逐渐开始暗淡,剑网的缝隙在不断地扩大,照此下去,不消片刻,强大的攻势必会自行瓦解。

    吼!二哥符飞月此刻见对方气势明显衰弱,突然暴出一声大喝,竟然又是那胖子的绝学;达摩狮子吼!直疑这二哥是否已在私下拜了师?

    强大的声波震蕩如雷轰鸣,音波中蕴含的气劲狂暴地冲击剑网,空气中不断传出一连串震耳炸响,漫天剑影顿然崩散。

    巨大的反冲力直震得那位符三公子手臂麻,手中长剑险些脱手而飞。骇然中,急忙收势疾退。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这时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大剑,重达百斤,挥手就朝着借势暴退的符三公子狂劈而出。

    一剑紧接一剑,没有任何花招,大开大合,连绵不绝。磅礴的气势有若天河倒悬,一道道剑流有如排山倒海般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剑气锋芒牢牢锁定仓惶闪避的符三公子,迫使对方退避不能,唯有挺剑硬抗一条路。霸道,强横,不给对方任何选择。

    锵!两剑轰然相撞,火星飞溅,尖锐的金属撞击声刺耳欲裂。

    轰!一脸苦相的符三公子唯有咬牙挥剑硬抗,一触之下,整个身躯被狂暴的气劲掀飞出十来米,犹似狂风卷落叶般朝高台之下飞坠落。

    所幸台下人群中有人眼明手快,跨步朝前堪堪接住被震击得七荤八素的符三公子。否则,这一跌是死是活还真是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好意思!一时没掌控好力道,险些让你符公子成了冤魂。惭愧!”二哥符飞月收起大剑,咧着嘴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这差距也太大了,根本不像是一个层面的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符三公子太弱,而是对手太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城北一脉,怎一下冒出了这许多高手来?不会又要上演一人连战三埸的桥段吧?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可能,你看他这副模样,像是没一点要下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符三公子被人侥幸救下,身体并未受多大伤害。听见埸下众人议论,低垂着头满脸涨得通红,这才意识到彼此间的差距有多大,直恨这城北一脉藏得太深了。

    "你如何看?"金城主对着端坐一旁的符万里,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;“城北一脉隐忍上百年,终于按奈不住了,没想到这一辈竟会如此强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的确有些出人意料,连孩儿也看不透这符飞月的修为,难不成也拥有破虚境的实力?”符万里说这话,连自己都有些被惊到了,如真是这样,城主府的优势便一下被弱化了。

    "这种可能性不大!以你上乘的资质,这个年龄段如没有七品"破婴丹"支持,根本不可能到达这种境界。"金城主所言非虚,符万里也是服下"破婴丹"之后,这才强行晋级到破虚境的层面。

    "不过,仍然不可掉以轻心,狮子搏兔都须尽力,更何况对方非虎即狼,看得出之前的战斗连一半实力都没使出来,还有那位未出战的符紫云,更是不知深浅,想必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