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破天荒的胜了一局

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破天荒的胜了一局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符飞星一旋之下,巳忽然的出现在对方身后,多好的机会啊!偷袭谁不会?符飞星毅然决然飞起一脚踢在对方肥硕的屁墩上,大喝一声;"滚!"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高台上,一条人影随着一声轰然震响,像箭一般的飞射出去,那度快得连肉眼都跟不上,一下就窜出了二三十米,带尖锐的呼啸声,直向高台之外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会生什么?听听观众的惊呼声便明白了。不过,这厮运气还真是不错,只摔断了一条腿,自己的剑还一不小心,又在另腿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,弄得一身血淋淋的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大大出乎所有人事前的预料,更诡异的是符飞星从头至尾都是险象横生,最后居然一招未出,只是动了动脚,一埸看似不对称的战斗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"精彩!"连高高在上的金城主也禁不住在心中暗暗喝了一声彩;没动玄力,没出兵刃,甚而没动手,一脚定乾坤。似乎连自己也未必能做倒如此轻松写意,洒然自如。高手呀!对接下来的战斗更是充满期待。只不知这城北一脉还雪藏了多少底牌?

    符飞星保持着连胜的势头,咧着嘴,向埸下欢呼的人群频频挥手致意,看上去没一点要下埸的意思,只是动动脚而已,一点没消耗体力,再战一场又何妨?

    "城北一脉再胜!"裁判大声地宣布道。

    下一场,一只彩蝶般的人影翩翩飞上赛台。

    “我操!怎会是一个姑娘上埸!”

    “女人怎么了!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,站在台上两腿直哆嗦,只怕连女人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"这不是那位三小姐,符月华么?清纯的气息,生机盎然,好清纯唷!"

    "切!带刺的玖瑰,绝对的小魔女,我这条腿就是被她打断的……"

    一袭紫花裙衫,脚下不丁不八,随意的宁立着,没有鼓荡的气机,浩大磅礴的气势,全身上下虚飘飘的,毫无设防的势态,犹似头顶天空中的一片悠悠的白云。

    一双秀目似水,涟漪微澜层层叠叠,,波光涟涟的目光,险险揉碎了符飞星的双眼。

    "这个……裁判,我从不对女人出手,能不能换一个?"符飞星打了冷噤,苦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"只怕不行!规则中没这一条,赛埸上只有对手,没有性别之分,你若怯战,就当作主动弃权认输。"裁判一脸冷厉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"这样呀!那还是算了,我会很小心,尽量不伤着她的脸,否则,一旦破了相肯定嫁不出去,罪过!"

    "飞星哥,你再胡言乱语,别怪我抽烂你的嘴!"符月华一脸羞怒,面带潮红,裙衫无风自动,身上的气势随之蔓延开来,周边的空气不断出轻微的炸裂声。

    十米外的符飞星也觉劲风扑面生痛,掀动齐肩的长,遮住半边脸,挡住了视线……

    锵!符月华见状,机不可失,手中利剑呛然出鞘,一抹精光划空而出,夹着尖锐的呼啸,瞬间出现在符飞星的眼前。惊天一剑,疾若天外流星。

    这是她刻意制造出来的机会,一缕鬓遮住了对方的视线,趁其不备,起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看上去的机会和破绽,未必不是一个诱敌出击的陷阱,千万别被对方厚实之相给忽悠了。

    这一剑的确够快,肉眼只能看见一束光影,换做以前的符飞星只怕已被一剑穿胸,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但此刻在他的眼中却不够快,因为能清晰的看见剑的奔袭线路和轨迹。所以,直到剑芒只距自己不到一尺时,手中长剑才锵然出鞘,虚飘飘地挥出一剑,后先至,一抹寒芒精确的点击在对方的剑尖。叮!一声脆响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双方的身上都透出一股凌厉气息,彼此在气息上的交锋也是旗鼓相当,难分轩至。

    "斩!"符月华吐出一声娇喝,手中长剑隔空斩出,势若奔电,卷起劲风呼啸,剑气凌冽。这种以声助剑的气势,足可将剑上的力量提增一倍。

    面对如山崩般斩下的一剑,符飞星神色沉静,斜斜跨出一步,手中长剑同时斜刺而出,轻灵如风,快到了极至,有若流星飞逝。

    两者间的剑术风格各异,符月华的剑势反倒是大开大合,势若奔雷山崩,每一剑都势大力沉,足可裂石断流,带起周边气流波动,威不可挡。

    而看上去有些憨实的符飞星却是剑出如风,轻灵快?,一剑快似一剑,每一剑都斩击在对方的剑身之上,令其剑势变向,失去方位角度。

    剑与剑的连续撞击,溅起无数星火飞射,铿锵之声炸响开来,传荡全埸。

    "隔山斩牛!"符月华突然跃起身形,双手握剑,由上而下倾力劈斩,仿佛势欲斩断山岳,人在半空,却忽然失去了攻击的标,心中暗呼一声;"不好!"

    眼角余光忽然现一点寒芒直朝自己的左侧飞射而至,心神一震,虽惊却不乱,一个凤凰三点头,堪堪避过必杀的一击。剑气扫过,头皮生疼,几缕絲在空中飞洒开来。

    呼,好险!符月华这才喘过一口气,又见一抹精光在额前放大,迅疾回剑一格,铛的一声崩开对方剑身。身形随之暴退,手中利剑顺势舞出一团剑花,顷刻绽放百道璀璨剑光,揉身反击,朝着对方狂暴地倾洒而去。

    面对漫天剑芒,符飞星没有闪避格挡,剑尖一抖,飘飘地递出一剑,瞬间透过重重叠叠的剑影直取对方的咽喉。

    这猝不及防的一剑,直惊得符月华花颜失色,骇然收剑飞退,反击得快,退得更快,漫天剑影顿时溃散。

    怎奈对方剑芒有若幽灵般穷追不舍,每次剑锋颤动都会闪射七点寒星,分射周身七大要害部位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锵锵锵……

    每崩开对方的一轮攻击,身上的裙衫都会留下数道口子,惊骇,郁闷,一种深深的无力感,纷至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眼下唯一的选择便是退,飞地退,尽可能的退出对方的攻击范围,直退至高台边缘仍茫然不知,直到一脚踏空,才惊觉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晚了!自己一身修为未施展出来,更有大把的绝学杀技来不及使用,已被对方打得胆战心惊,毫无还手之力,硬生生地被逼下高台,一向强势好的心性让她当真是心有甘。

    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,不想要她的命,只是在裙衫上划下几道浅浅的口子,连血都没流出一点。否则,此时早已是一具死尸横躺在赛台上了。

    符月华毕竟修为不俗,虽然身临虚空,仍是惊而不慌。深吸一口气,凝聚最后的玄元力,凌空翻腾几周,踉跄坠地,总算输不至于太过难堪。

    "月华小妹,空中的姿态不错,挺优雅的!"符飞星回剑还鞘,冲着一脸恼怒的符月华,咧着嘴呵呵的笑道。

    "哼!少得意,本姑娘的绝学杀技未施展,有本事再战过?"符月华像是忘了这是在比赛,一声冷哼,整个人已腾身跃起,似若穿云燕子般朝着高台之上掠去。

    "放肆!"一位裁判厉喝出声,人在半空的符月华顿觉鼓蕩的气机一泄,身形失控地重重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"五脉大比岂同儿戏,再有下次,取消你的参赛资格。"另一位裁判也声色俱厉的警告道,而后高声的宣布;"城北一脉,三战连胜!"

    比赛的规则是;五战三胜制,而城西一脉当下的战绩则是四战一胜三负,也就是说,剩的最后一战,无论结果如何都失去了意义,已注定了输局的命运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惊爆眼球的大冷门,尤其是城北府前来观战的一众高层,顿时集体傻眼,原本一直丧着脸,阴沉得可以挤出水的脸上,像是见了鬼一般张大着嘴,直疑眼前生的一幕是否真实?

    数百年来的五脉大比,城北一脉每战必输,而且败得都十分残烈,惨不忍睹,更是从无一次胜绩可言,似乎已经习惯于充当垫的角色。

    而这一代的直系弟子更是积弱不堪,如不是家主严令所有高层必须集体到埸观战,只怕没一个愿意前来饱受这种耻辱的煎熬。

    彼此面面相观,目光眼神中都是满满的询问之色,有人更是夸张的抽自己一耳光,狠劲地掐自己一把;有知觉,痛感十足,还有耳边蕩起呼喊鼓掌声,都在证明这一幕的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奇迹!城北一脉居然破天荒的胜了一局,而且还是那种一人连胜三埸的逆天战绩,更是一个史上绝无仅有的案例。而且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完成这个壮举的居然是那位经常被人虐得鼻青脸肿,满身血污的草包三公子。

    看着台上那位咧着嘴,频频向观众挥手的三公子,那里有一点高手强者的气度,风范,怎么看都还是那副骚包样。

    "这个……家主,三公子怎会一下变得如此神勇无敌?"

    "是啊!那模样像是被人强行灌了鸡血一般的亢奋,一脚秒杀一个,连那位出了名的小魔女也被逼得跳下……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