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有没有第三条路?

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有没有第三条路?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符万里反复地探测过6随风的体内,的确感觉不到一个武者应有玄力波动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,在他的眼里弱小得犹如蝼蚁般的存在,似乎弹指间就可将其粉碎。8 『Δ1 中文  网

    可是真会有这么简单吗?人在局中,通常都会有眼如盲,更容易忽视了一些最基本的常识,换个时间地域,或许没人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。但有些错一生都不能犯,因为那代价大得只有用"命"来抵偿。

    所以,符万里迟疑着一直没有出手,只是用气机锁定对方,事实上,他自认为已将6随风牢牢地掌控,成了一个随时都可以出手击杀的人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池塘水面上的云无影已被五名血衣卫团团围住,五道杀气凛然的精光,同时从五个不同的角度骤然奔袭而来。

    云无影也同时长剑出鞘,划空带出一道紫电剑光,中途便与几名连手攻击的血衣卫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剑之间,兵刃传出一阵铿锵碰响,五道血衣人影俱皆喷血倒飞而去,云无影随势将剑横着一抹,一名血衣人影的头颅瞬间离开了身躯,血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四名血衣卫亳不关心身上的伤情,眼神一片冷漠,再度挥刃围杀过来,人人只攻不守,悍不畏死,以身为盾,你刺我一剑,势必还你一刀,死死将对方困在中央。

    风云剑势!

    剑动风云起,倾刻便将几人一起卷入叠叠层层的剑势之中。云无影根本就没想放过这些难缠凶狠的血衣人,不管是谁派来的,一律杀无赦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四名血衣人几乎同时被风云剑势撕裂,鲜血迸射。由于这些血衣人以伤换伤摶命的杀伐,云影的身上同时也多多少少留下数道伤痕。

    花海间的一众血衣卫见状,正欲集体腾身而起,对池塘水面的云无影展开彻底的围杀,殊不知,花海前突然又多出了两道娇小的人影,准确的说,应该是两个年不满双十的小丫头;是青凤和古蓝星这两个小魔女。

    两个小魔女乍一现身,四周的空气像是一下变得沉重起来,一股淡淡的莫名威压,远在花海中央的一众血衣卫顿觉絲絲杀气袭体,肌肤隐隐生痛,纷纷放出气势进行抗衡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随意地一站,单凭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就能杀人于无形,可怕的气息威压连绵不绝地四下滚蕩开来,水纹涟漪般一**地朝着花海间的一众血衣卫奔涌而去……

    血衣包裹下,看不见这些人此时神情,但见人人双目外突,血袍猎猎鼓蕩,状似十分费劲吃力样子。如再照此继续抗衡下去,没人会怀疑是否会被这强悍无比的气息生生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呛,呛,呛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兵刃出鞘之声划破庭院内的空寂,二十四人的兵刃几乎在同一时间出鞘,二十四道弦目耀眼的精光横空劈斩,漫空的刀光剑影四射飞溅,眼前的花海枝叶飞洒,瞬间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下一刻,人影闪烁间,两个小丫头巳被围在中央,二十四道兵锋直指,杀气森森凛然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两个小魔女的脸上看不出一絲不安和惊惶,皆是双手环抱胸前,安静而简单,全身上下透出一种无形无色的风姿,孤傲而独立。这不是做出来的姿态,平静的眼神中透出一种无尽的自信。

    看在所有人的眼中,这种极度的平静十分令人忌禅,似乎蓄含着火山迸前意韵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杀气越来越浓烈,挤压中不断出轻微的絲絲裂响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血衣卫中像是有人承受不住这种气息的挤压,口中爆出一声轻喝,二十四人同时应声踏岀一步,刹那间,漫空电光闪亮交错,风雷滚荡,二十四道兵刃从四面八方,各个不同的方位角度,斩,劈,削,切,刺,雷霆万倾,出手便是生死摶杀,不留余地后路。绝不可令对方稍有回息的余地,否则下一刻倒下的一定是他们这群人。

    枪若银蛇奔刺,剑如长虹划空,刀出劈山断流。滚滚洪流席卷,绵绵不断的惊涛拍空,一股股一往无前,以命摶命的汹涌气势,天河倒悬般的朝着两女狂袭而去,绝不容对方有半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"小星儿,还在等什么?这道大餐你若不吃,本凤儿可就不客气了!"青凤仍环抱着双手,戏虐地出声道,一点没将这群血衣杀手死士当回事,直接让给古蓝星练手,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了。

    "多谢凤儿成全!"古蓝星展颜一笑,而后很优雅地挥动了一下手臂,双手在空中交叉转换着手势,结了一个看上去十分玄奥的手印。不同于惊天动地的暴性武学,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杀机漫延开来,天地间暮地一片迷蒙,水雾弥漫,一波一波的金色水纹涟漪,潮夕般的四下滚荡开来,倾刻间,反卷八方,金色的水纹涟漪骤然掀起巨浪狂涛,呼吸间已将奔杀而至一众血衣卫尽数呑噬淹没。

    天地间一片金浪滚蕩,苍茫无际,人在其中沉浮跌荡,渺若沙粒水滴……

    "这是……域,金系空间!"血衣卫中有人骇然惊呼,这小丫头竟然会是乾坤境尊者,难怪会如此淡定,从容,完全一派有恃无恐,波澜不惊的姿态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群悍不畏死的杀手死士,也不敢与一位乾坤境尊者斗狠叫板,简直不知死字如何写。只不过,一切似乎都太迟了,夜色清辉下,一片金色弥漫,一众血衣卫被包裹在其中,无声无息,像是完全与外界隔离了一般,根本看不清其间生了什么?

    这飞燕庭中竟然有乾坤境尊者存在,这个现太令人震撼了,符万里顿时感到势态大为不妙,惊颤之余,大脑仍不失清明,知道当下已不能再依靠那些血衣卫了,唯有出手擒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作为人质,方有可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一念生起,不再有絲毫的犹豫迟疑,一股森然杀气瞬间透体而出,五指箕张如爪,轰然对着一桌之隔的6随风当胸爆袭而去,这一爪足可穿墙裂石,血肉之躯一旦被抓实,轻则皮开肉绽,重则掏心挖肺。

    一尺三寸,6随风的神色间仍是平静如水,嘴角微微掦起,透出一絲若有若无的淡笑,像是带着一种戏虐的意味。

    嗯!这足可穿墙裂石的一爪,似若抓在一块坚硬如铁的金属上,如钩的五爪再难寸进分毫,手指尖反倒传出一阵锥心的刺痛,心头顿时浮起一种危险的感觉,立即意识到自己又被对方这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给忽悠了:"不好!"

    一声惊呼出声,知道已失去了唯一翻盘的机会,此时不走更待何时?难不成要等对方腾出手来活剥了自己。身形随之飞退而出的窜出小亭,虚空滑步,几个起落便朝着庭院外狂掠而去。

    "大公子留步,这是要去那里?"一道淡淡的语音仿佛从天际深处透出。

    淡淡的语音像是充满了某种磁性和魔力,直令飞掠走的符万里生生止住奔行的身形,一脸尽是骇然之色,双目中透出极度的惊颤。不是他不想走,而是人悬虚空中,却是再无法向前迈不出一步,一股强大得令人颤栗窒息的气机牢牢锁住了他,浑身上下巳然是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接着便看见一个身形肥硕的胖子,一张憨实的脸,嘴角挂着一抹人畜无害的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"做人怎么可以这般无耻,抛下正在以命相搏的属下,自己却厚颜的脚下抹油悄然开溜。"这胖子竟像片云一般飘在了符万里的面前,阻住了他前奔的去路。

    "你……"符万里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一堆肥肉般的胖子,怎可能有如此飘浮灵动的身法,而且,不知用什么手段将自己困在这虚空之中?用尽浑身解数仍难摆这股绵柔气息的制约,他可没忘记自己是一个半步破虚境的强者,在云岚城的年轻一辈中也算是手屈一指人物,而此时此刻却似一只待宰的猎物,而这猎人更是一个年轻得一塌糊涂的胖子,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"你的眼前横着两条路,一是供出幕后的指使人,画下口供证词,可以获得一具完整的尸身。二是倾刻间被分解成碎未粉粒,随风漫空飞洒。"眼前这个胖子的语音仍是淡淡的,就连谈到死亡的方式都显得那么随意,就像在讨论豆子是进碾房,还是……

    "有没有第三条路?"傻子都听得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,选那条道都是直通黄泉路的高通道,符万里的心一下沉到谷底,没想到自己精心谋划的猎杀行动,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,自己反倒像是一只蠢不可及的猎物,一步步地踏进对方预设的陷阱。

    "你相信活人能守住秘密?至少我不相信!"那胖子掀掀嘴角,十分世故地一笑,看在符万里的眼中却是如此的狰狞可怖,似乎巳从这笑中看到了死亡的阴影。

    "我可以下毒誓,只要能活着,再也不与你城北一脉作对。"符万里颤抖地出声道,在死亡的边沿徘徊,一切武者的自尊傲骨荡然无存,没有什么比活着更有价值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