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山坳深处有人家

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山坳深处有人家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姜姓统领别说是反击了,就连自保都显得手忙脚乱,对方每出一剑都令姜姓统领感到毛骨悚然,冷汗直冒,惊得左右狂跳,裸露着的上身不断地被刬开一道道浅浅的口子,有血汩汩渗出。

    姜姓统领从霸气纵横的主动攻击,到气喘吁吁,左支右绌,再到一刀又一刀笨拙的格挡招架,整个过程的转换只在几个呼吸之间。

    这那里还是顶级强者间搏杀战斗,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单方面虐杀埸面,只要对方愿意,姜姓统领分分钟都可能会倾刻变成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姜姓统领内心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,至始至终都一直认为,对方如此年轻,即便修为再不凡,也绝不可能越自己,只是在武技和身法的运用上或许精湛一些。所谓一力降十会,万不得已之时,可用自身强大的修为实力镇压对方。

    但,历经了一番惊险万分的搏杀,不得不承认,自己在武技和身法的变化上都略逊对方一筹,没想到竟连自以为傲的强悍实力,也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已没有时间往下想,对方一剑平平递出,大繁至简,看似十分简单的一剑,竟让人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感觉,仿佛无论如何躲闪,都逃不出这一剑的厄运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倾尽了绝学杀技,仍奈何不了对方,整个摶杀的过程中,至少有数次可以一招毙命的机会,却只是象征性划破一点皮肉。虽不明白对方为何只伤不杀?

    此时,眼角的余光恰好瞥见自己的那位同伴葛统领,已被另一个黑衣蒙面人轻松的摆平,生死未知?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此行的使命,心中顿时一凛,逃之一念顿生,忍着被对方在自己身上再次拉开一道血槽的同时,手腕一抖,长刀放弃格挡之势,斜削对方握剑的手腕。你刺中我的刹那,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切下你的手腕。

    眨眼间,双方电光火石般的变幻数十种剑招刀式,诡异的是,双方的刀与剑在数十次的变幻交锋中,竟未出一声撞击之声,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演绎着惊心动魄的搏杀。

    姜姓统领悍不畏死的战法,完全使出两败俱伤的招式,迫使虎一不得不中途瞬变剑招,也因此从绝境挣脱出来,赢得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搏命一击之下,借着巨大的反震之力,整个人在空中一个倒翻,快若流星般的趁势飞逸而去……

    虎一意外地没有展开追击,反倒还剑入鞘,面罩下的眼眸中露出一抹戏虐的笑意,像是一点不意对方的逃逸。

    "玩够了没有?居然还让人给溜了,真丢人!"龙一抛玩着两枚刚掳来蓄物戒,出言讥笑道:"这厮的煞气幻道的确诡异难缠,换着我也得费一番功夫,不过,怎么不至让人给跑了。"

    "切!你没见对方完全使出两败俱伤的招式,杀又杀不得,只好让他逃了。"虎一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砰!虎一刚叹完气,空中便坠下一物,重重的轰然砸落地面,骇然竟是那位去而复返的姜姓大统领,整个人将地面砸出了一深坑。

    "你们……"姜姓统领在坑中勉力地撑了撑身,露出一张满面灰土的脸,而后两眼一翻便晕死了过去。这时,荒野山道四周的林木间,一下涌现出十来个黑衣蒙面人,难怪虎一不担心有人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姜姓大统领的手指上同样戴着两枚蓄物戒,被龙一逐一的取了下来。这次行动看似十分顺利和轻松,实则很幸苦,整整花了近一月功夫,视线从未离开过这一行人的行踪……直到现在才算是完美收关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倒卖行动,由四大统领分别各带三名精英护卫,一组前往流云城,一组则是飞虹城。龙一他们打劫的是前往流云城的一组人,而凤一则负责打刼另一组前往飞虹城的人,却不知是否也进行得顺利?

    由云岚城到飞虹城,彼此相距一千三百里路,纵有交通工具再快也需走上数日时间,在途中势必会留宿一两晚。

    暮云四合,斜月天边,荒岭山道间传出一阵细碎的马蹄声,划破了空山沉寂。清凉的月色下,五人五骑行进在九曲十八弯的山道上,看上去显得十分疲惫。

    拐过最后一道弯口,从一处高坡顶望下去,不远处的下方隐透出几许散落的星火,山坳深处有人家,大约有五几十户,由于坐落在沟坎林木间,相互又隔得比较远,所以,灯火看上去尤其稀落。

    坡底的山道旁有一个院落,里面亮着灯火,门头上用竹杆挂着一幅"来福客棧"的布条,已显很有些陈旧。

    五人牵着马顺着坡底的山道,像是轻车熟路的来到这家客棧门前,擂鼓般的敲击着还算结的院落大门。

    "谁啊!敲得这么狠,被鬼追了?"院内传出一道清丽的嗓音,报怨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嘎吱!大门开了一条缝,露出一张村姑模样的脸旦,十七八岁,看上去倒也乖巧可人,一双水淋淋的大眼,快地点了一下人头:"五位,只有三间屋,得挤挤!"

    "嗯!那位大嫂呢?前几次来怎没见过你?"五人中的一位脸上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子,带着一絲警惕地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"我姑两口子回娘家去了,硬拉了我姐妹几人来顶几天,放心,又不是第一次扛这事了。"村姑口齿伶俐地言道;"过了这个村,前途荒野茫茫,时有妖兽出没……"

    "小丫头话真多!我们饿了,快去准备吃的。"另一位身形健硕的男子,浑身上下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,皱着眉头有些不耐地出声道:"记着,别忘了给这些马喂料!"说完,便直接大咧咧的推门径自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五人牵马进入院落,十分警觉地四下扫视,正如那位村姑所说,客栈中有七八个年龄相妨的姑娘在前前后后的忙碌着,正屋的大厅中,还有两桌客人正在用餐,看上去有商人,佣兵,冒险者,应该都是前来打尖住宿之人。

    五人在一张空桌上围坐下来,一位姑娘已将一壶凉茶送了上来;"各位大爷,先喝杯凉茶解解渴,去去疺!今日的野味有火冠鸡,雪耳兔……还有"百里飘香"酒,不过,是兑了一半水的"百里飘香",所以价格也不是很贵!"

    "小丫头倒也诚实,那就先上两坛,野味有什么全上。动作快点!"络腮胡的中年男子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面,眼光却留意着另两桌用餐的客人。

    "都悠着点喝,小心无大错!"另一位身形健硕的男子,谨慎的出声提示道。

    "白统……我们都仔细的留意过,这些人看上去都是普通佣兵,冒险者和商人,那些村姑更是不谙武道的山里人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"其中一位彪形汉子有些不以为然地道。

    "这家客栈我们前后已入住了好几次,并无什么不妥之处,而且这些日子都够幸苦的了,此行的使命已算园满完成,大家也可适当的放松一下。"那位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像是确定此间并无什么危险,神情也显得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言谈间,各色野味已很快地摆满了一桌,两坛掺过水的"百里飘香"酒也上桌,尽管如此,仍是酒香四溢,勾动着腹内的酒虫,禁不住让人大碗海饮,片刻之间,两坛己见底,桌上已是碗盘狼籍,仍在不停让上酒。

    真正的"百里飘香"酒,可是滴酒寸金,这般喝法非倾家荡产不可,虽说是兑了水的"百里飘香"酒,却也是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行人自进来之后,就大咧咧的什么也不问,只管大口肉大碗酒吃得暢快淋漓,前后已上了三次莱,十坛洒,兴头像是越喝也高。

    "丫头,再来两坛!"络腮胡的中年男子一脸潮红,酒气熏人的大声呼喝道。

    "等等!"村姑叫住正欲送酒的人,微皱了皱眉;"这个……大爷,我等山野小店,全靠借债做点买卖,聊以维持生计,你们这般豪饮狂吃,小店实在是有些担待不起了,是不是先将之前的费用结算一下,再接着往下吃喝。否则……"

    "呵呵!丫头放心,我等都是有身份的人,怎可能恃强凌弱的大吃霸王餐?"另一位身形健硕的男子,一直喝得很有节制,始终保持着颇为清明的神志,说话间取出一张金卡,曲指一弹,在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弧线,缓缓地朝着柜台后的村姑面前。

    村姑脸上的表情显得尤为平静,对这一手虚空摄物之技没表现出任何惊讶之色,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接住金卡,向内查探了一下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;"大爷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一万金币,只怕连这些野味的帐都不够付,更别说是这些"百里飘香"酒了。"

    "丫头在说什么?这种档次的酒莱,在城里的洒楼绝对不会过两千金币,本统……大爷看你等山野人家,小本经营不易,好心关照,别他妈的不知足了。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