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欲擒故纵

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欲擒故纵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符万里的话让人听得一头雾水,都误认为争取时间目的是为了寻找那两种药材,那需要多久,两年,三年?这听上去也太不靠谱了,众皆露出失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,他接下来所的话,却让人集体眼前一亮,绝对给人一种峰回路转的感觉,从这些惊愕的神光中便能看得出来,的确太出人意料了。

    "一个月!只要我城主府能在这风雨飘摇的一个月中,依然屹立不倒,就会迎来新的转机,扭转乾坤,甚至一统天下也不是没可能!"

    哗!符万里可谓是语出惊人,掷地铿锵有声,在埸所有人具是心神一震,随即一片哗然,议论纷起,一时间,各种讥讽,问责,甚而嘲骂……不绝于耳,总之,皆觉其言狂妄致极,简直就是在痴人梦,荒唐!

    "你们这是做什么?这不可是在讨论一个计划方案而已,至于么?"金发城主脸上虽还挂着笑,语气却显得有些冷厉;"在坐的有谁还能提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事?如果没有,就让万里将话完,再下论断也不迟。"

    "咳咳!"符万里干咳了两声,继续往下言道:"在目前的势态下,这事听上去的确有些匪夷所思,但,有时看上去的危局中,同样藏着妙不可言的大好良机。"

    "能不能不绕弯子,直接掂重要的!"有人不耐地出声提示道。

    "是呀!为什么要等一个月,届时会出现什么所谓的良机?"

    符万里一下从坐椅上站起身来,脸带兴奋地出声道:"五脉大比!一月之后便会迎来五十年一次的五脉大比,这就是逆转全局的关键,只要运作得当,便可趁势推出一项新的协定来,唯一的难度,就是如何让这项协定得到各方的认同,这是全盘计划的重中之重。"

    "别藏着掖着,快,到底是什么新的协定?"

    这数百年来,由于祖训的制约,整个符氏家族都处于四分五裂,各自独霸一隅的格局,而五十年一次的大比,不过是根据实力的强弱之势,重新划分资源利益。

    而符万里所提出的这项新的协定,便打破祖训的束缚,在这次五脉大比中,最后获胜者,将成为云岚城未来的真正掌控者,往昔一城四府的格局将永远不复存在,整个符氏家族,云岚城,从此只能听到一个发号司令的声音,一盘散沙的时代已到该了结束时候。

    符万里的提出的这个方案,竟然与其父金发城主的之前的谋划,惊人的相似和类同,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。

    月前,这位金发城主已这个信息,让那位夜闯府邸的神秘人传递了出去。只不过,眼下的势态骤变,以城北府这高歌猛进的势头,只怕熬不到那个时候,这云岚城的天就彻底变了。而符万里提出的全盘方案,却是更加的稳妥有效。

    五脉大比的前提是;新生代之间的武道争锋,参赛者还必须是直系亲属子弟,不分性别,但年龄不得超出三十岁。大比的规则;每一脉选派五名直系亲属子弟出战,采取循环赛制,唯有一埸不败者,才能成为最终的获胜一方。

    城主府之所以要将这最后的赌注押在这五脉大比之上,自然有着绝对胜卷在手的把握,否则,又怎敢轻易打出这张牌。

    在这长期闭关自守的云岚城中,年轻辈里,三十岁以内玄婴境高手,绝对是屈指可数,称之为凤毛鳞角也实不为过。

    据可靠的统计数字,直系亲属子弟中的玄婴境高手,城东府有两名,西,南两府中各有一名,唯城北府至今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城主府内,符万里本身就拥有玄婴境高阶巅峰的实力修为,被称为半步破虚境强者,一直以云岚城年轻辈第一人自居。其余的直系亲属子弟中,还有另三名玄婴境高手,也就是城主府一下就拥有了四名玄婴境高手,按照每埸五战,三胜二负的规则,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这种稳赢不输的方案,自然不会有人再提出任何异议,很快便得到了城主府高层的一致通过。接下来就要看第一步的行动是否顺利,只有熬过这一月的时间,才能启动第二步方案。

    城北府邸,飞燕庭内的池塘亭中,陆随风和紫燕相对而坐,石桌上的茶已凉了很久,仍没见两人端杯喝过一口,都在低头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一叠资料。

    "城主府这次像是豁出去了,竟然动用了这么大的资金量,在短短的数日内,将全城的丹药和刃器装备,在暗中几乎收购一空,他们这是准备做什么?"紫燕眉宇轻皱地喃喃出声道。

    "对方已面临坐以待毙的死局,这招釜底抽薪之计,倒也用得可圈可,一旦造成市场断货的现象,我们之前幸苦打造出来的局面,便会倾刻崩溃。而他们还可以顺势获取暴利,弥补之前的惨重损失,不失为一举两得的好招。"陆随风实话实,从不吝惜对敌方的誉美之词,如果城主府遭遇的对手不是陆随风,这一招不定还真能逆转翻盘。"

    在此之前,陆随风已将各种可能出现的变数都考虑了进去,早已预先作好了应对的准备,海量的库存足以面对各种疯狂的抢购。像这种三至五品的常用丹药,端木殿主一人就能轻松应付整个市场的销量,至于这些低端兵刃,倒是化了陆随风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"你即已知道对方的诡谋,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出面阻止?"紫燕一直没有离开过这座庭院,对外面发生的事自然知之甚少,也是刚从手上的这些资料中知晓这个情况,以她对陆随风的了解,此举必有意,不过很难猜出他会出什么牌?

    "呵呵!欲擒故纵,让他们自作聪明的开心一回,也不是一件坏事。"陆随风讳莫如深的笑道:"凤一她们回来了!"

    陆随风的话音刚落,两道人影一前一后的出现在池塘的亭中,是龙一和凤一两人。

    "少爷,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,城主府的四大统领一起出城后,立刻分为了两组人,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而去,我追踪的一组进入了飞虹城……"龙一简??地回报道。

    "少爷,我追踪那组人去了流云城!"凤一也迅速地回报。

    "这是距离云岚城最近的两座中型城市,他们所携带的物品数量太过庞大,分在两地销售,的确是个好注意。"陆随风又一次称赞对手,所谓物以稀为贵,数量越少越能更能卖出好价来;"这次任务就交由你们龙凤虎亲卫去做,记住!不可伤了对方的性命,俱体该如何行动,就不用我为你们谋划了吧?"

    "少爷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!"龙一肃然地应道。

    "我们该何时展开行动?"凤一有些拿不准的问道。

    "切!这也要问,自然要喂肥了才动手了!"龙一撇了撇嘴;"少爷,我可得对?"

    "我明白!"凤一豁然道,她不是不知道,只是想确定一下。

    陆随笑而不语,两人已得到了答案,匆匆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八月天,天蓝云白,火辣辣的日光蒸发着空气中的水份,令人感觉燥热无比,如无紧要之事,没人愿意暴露在灼人肌肤的阳光下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一串有气无力的马蹄声在烈日下的荒野中响起,五人五骑拖踏地行进蜿蜒起伏山道上,看上去像是已赶了很长的路,完全一副人疲马乏的模样。

    "这日头也太毒了,得找处阴凉之处避避,否则还没赶到前面的客栈,都会被晒成人干。"马背上的一位留着大胡须的中年汉子,不断地抹着脸上的汗水,话落翻身下马,朝着路边的一处树阴下急窜而去。

    其余的四人见状也齐齐下马,各自寻了一处阴凉之地,十分警惕地扫视了一下四周,这才纷纷脱下几乎被汗水浸透了的长衫,敞胸露怀地大口地抱着水袋狂饮。

    "葛统领,这流云城已往返的来回了三次,到现在还不知执行的是什么机密任务,是不是能稍许透露一些?"一位身高马大的汉子心地开声问道,不远处的两位身形同样彪悍的男子也跟着咐合出声,他们接到的指令是跟着两位大统领随行,其余的一概不知,难免会好奇心泛滥。

    "大胆!这也是你们该问的吗?"另一位身形略显瘦,却十分精干的中年人,冷厉地喝斥道:"即然是机密,知道了就不怕被灭口?那本统领就告诉……"

    "别,姜统领千万打住别,好奇心害死猫,就当我们从未问过,拜托!"三位大汉连连摆手,唏嘘地出声恳求道。

    "呵呵!不想听也可以,只是三位这最后一次的旅差费……"那位胡须葛统领咳咳地干笑着,话中的意思连猪都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三位大汉忍不住想煽自己一个大耳括子,嘴贱呀!这来回一趟容易么,连皮都被晒脱了好几层,据这最后一趟的旅差费足足翻了两倍,就突然这么没了,坑爹呀!都这四大统领的心,一个比一个更黑,这次当真算是领教了。算了,命比财重,权当作买教训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