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残忍的试刀验药

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残忍的试刀验药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位白狮队长提出的验证手段,虽然显得有些残忍而血腥,却不失为当下的最佳之法,顿时得到了在埸所有人的赞同和支持,刀出,见血见骨,没有人可以弄虚作假。

    滋事体大,关乎着聚丹阁甚至城主府的信誉和声望,这位中年管亊一时之间还真作不了住,不得不请出主持这间聚丹阁的六品丹师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位身着华贵长袍,留着三羊胡须的老者,胸前佩戴着一枚六品丹师勋章,一脸冷傲的迈着方步,从后堂慢悠悠地行了出来。

    "大师,这就是城北坊市售出的丹药!"中年管亊将白狮队长手中的丹药,敬重有加的交到了那位傲慢的六品丹师手里,小心地站过一旁。

    "没错,的确是一枚三品丹药!"六品丹师傲慢归傲慢,做起事来倒是十分的严谨和认真,反复地鉴定了几次,这才慎重地确定道:"很普通的三品丹药而已,没无什么异常的特别之处。真不知那来的信心,竟然敢挑战老夫炼制的五品高阶丹药?简直匪夷所思!"

    六品丹师打谅了一下几位冒险者,面带蔑视的阴笑了一笑;"念你等无知,根本不知品级之间的差别有多大?现在收回还来得及,一旦验证结果出来,只怕你飞狮冒险团会有被除名的危险,这个毫无胜算的赌局,输得起么?"

    "这个……"这位白狮队长还真被对方这股强大的气埸给一下镇住了,脸色一阵变换不定,犹豫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位冒险者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冒险者坚定的点了点,而后背过身去,高高的卷起衣袖,手臂上骇然露出一道新结茄的刀疤,足有七寸左右长,腥红醒目,足以说明这道结茄的伤口,绝不会过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呼!白狮队长见状,深吐出一口气,神色为之一振;"我等都是刀口舐血之辈,时时都在与死神打交道,今日大酒大肉,却不知是否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。所以,丹药品质的好坏,直接关乎着生死存亡的大事,容不得半点疏忽大意,这个赌,不管输赢都值。如果输了,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白狮立刻自吻当埸,日后所有的货都在你聚丹阁进,绝不失言。相反,唯有择优而取了。"

    这些冒险者都是豪迈,果决,一言九鼎的汉子,一旦认定了的事,都会义无反顾的进行到底,那怕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,或许与他们从事的职业有关。在旁人看来都是些一根筋的货,至少在这位六品丹师的眼中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"简直就是一群暝顽不化的蠢货!"六品丹师鄙夷不屑的低咕了一声,三品敢来挑战五品,这对他来说绝对一种从未有过的耻辱,实在令人难以容忍。今日如不杀只鸡给猴看,岂非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挑战权威。

    "秦三,就由你来试药!"那位中年管事像是得到了六品丹师的暗示,冲着一名护卫阴冷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所有的护卫此时都在拼命朝着人堆中退缩,唯恐自己成为挨刀试药的对象。是祸躲不过,那名叫秦三的护卫,闻声止步;"这许多人,为啥偏偏相中的是我?"

    抱怨归抱怨,拒绝的后果只怕会比挨刀试药更惨,光棍的一挺腰背,面带壮士一去无归的悲壮神色,脚下却是有些打颤的从人堆中摇晃着走出来。

    "我来!"一个冒险者力排众议,跨步而出,神色一片淡然,没一点惶恐不安的情绪流露,那一个冒险者身上没有十条八条的伤疤,这种事已是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六品丹师单独从蓄物戒取出一枚丹药,并没按规矩从出售的丹药中提取出来,这些冒险者的心思没有这么复杂,更不会想到丹药的品质和纯度有着不小的差别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就算知道又能怎样?这些冒险者对丹药根本没有多少识别力,这方面付出的冤枉钱多了去,而每一枚金币都是他们用命和鲜血换来的。

    "要不要验证一下?"六品丹师严谨地出声道,神情间却带着明显的戏虐之色。

    "不用!就算是七品丹药,我等也认了。"白狮队长哈哈一笑,突然拔岀悬在腰间的长刀,刀光如雪,下一刻,已瞬间划向那位挺身而出冒险者。

    噗!精光一闪,一蓬血雨纷射四溢,那位冒险者的手臂上骇然出现一道七寸长的刀口,血肉翻卷,深可见骨。这一刀拿揑得非常到位,稍深分毫便会伤及筋骨。

    那位冒险者微皱了皱眉,像是在强忍着巨大的痛苦,脸色变得一片苍白,额头前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位中年管亊也一下拔出护卫秦三腰间刀,顺势一刀斩向他的手臀……

    啊!护卫秦三的口中突然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,同样的血肉翻卷,深可见骨,鲜血狂飙。埸面足够的残忍血腥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两位挨刀者几乎在同一时间,吞服下各自准备好的那枚丹药。两人手臂上的血仍在往外不停地渗出,护卫秦三仍在惨呼痛嚎,面目因极度的痛苦不断的扭曲着,显得格外的狰狞可布。

    那位冒险者却是紧咬着牙关,目光异常坚定的望着自己手臀上血肉翻卷的刀口,不过片刻时间,伤口上的溢血渐止,血肉翻卷刀口,肉眼可见的逐渐愈合了起来,前后不过只用半个时辰,整个刀口已然完全结茄,那位冒险者苍白的脸上也有了血色。

    此时,在埸的所有人都被这神奇的疗伤止血功效,而为之震撼惊叹不已。接下来,仍在呼痛不已的护卫秦三便成了关注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廝己疼得踡曲下身子,满脸大汗淋漓,手臂上渗出的血倒是少了许多,基本上算是止住了,但翻卷的血肉却没见有愈合的现象,森森白骨外露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"这怎么可能?"那位六品丹师大张着嘴,目瞪口呆,质疑眼前的一幕是否真实?

    三品挑战五品的结果,根本不需要任何评判和鉴定,大厅中顿时一片骚乱,所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,轰然而动,纷纷朝着大厅的门外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之前还人声鼎沸的坊市区,眨眼之间变得一片空荡,格外的冷落凄清。

    城主府邸中,那金城主正望着手中的一份资料,双眉紧皱成一团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城北府的绝地反击,己持续了半月之久,可谓是一路高歌猛进,打出的每一张牌,都出乎意料地令人眼前一亮,在市场的竞争上,并非想象中恶性循环的价格战,而是以优良的品质,最实在的性价比逐步地赢得市场,更重要的是城北府在经营上表现出来的诚信态度和原则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商家会做血本无归的生意,一分价钱一分货,绝对是一句精典名言,尽管世人很难抵挡住低廉的价格的诱惑,但,往往获得到的都是一些偷功减料的次品货,尤其是丹药,兵器装备之类的物品,涉及至生命的安全问题,更是害人非浅。

    之前被城主府打压得陷入绝境的大小势力,都纷纷倒戈相向的转过身来投向了城北府,意欲一统天下的城主府反倒变成了孤家寡人,整个局面已经完全失控。

    然而,市埸并未失控,没有出现乱抬物价,或是轰抢商品的恐慌现象,反显得异常的繁荣和安稳。

    在此之间,除了中央城区的坊市之外,几乎所有坊市出售的丹药,刀器装备,以及晶矿石,都是从城北府进的货,而在价格上都一个统一的标准,上下的浮动范围都不会过百分之五。

    城北府没有趁势谋取暴利,只手垄断市埸的野心,而是包容,大度的让利于各个势力,商家,促进了整个云岚城的市场繁荣,更引来了无数的外地商家,大批的佣兵团队和冒险团更是闻风蜂湧而来。城北府赢得的却是民心民意,众望所归。

    城主府邸,灯火通明的大厅中,气氛紧张而压抑,大厅中央的桌子之上,摆放着各种品级的丹药,以及各类兵器和装备……

    大厅四周的坐椅上几乎都坐满了人,从这些人的穿着服饰,以及不凡的气度来看,应该都是城主府的高层颇俱份量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那位金城主则是端坐在大厅中央为的太师椅上,脸上虽然还是挂着淡淡的笑意,但紧皱着的双眉,却难以掩饰他内心的沉重,令人感觉到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"不过短短的半月时间,大好的局面却像天塌地陷般的一落万丈,我城主府的声望人气几乎已骤降到了冰点,却不知你们在坐的大人物们,都做了些什么?"

    "父亲,城北府出售的这些物品,这些日我们都仔细的分析研究过了,不仅成本低廉,品质功效却是十分的独特,炼制之法更是有违常规常理,一时之间还没寻到破解之法。"大公子符万里出声道:"今日的坊市交易额只有平时的两层左右,再如此下去,我们的中央坊市区只怕要面临歇业闭市的危机了。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