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最另类的商业价格战

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最另类的商业价格战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"府主英明!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打造出这样一支威势惊人的铁血雄师,真不知是如何做到的?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!"

    "是啊!一色的金盔金甲,极品的兵刃装备,需要化费多大的财力,物力,才能做到?"

    "不错!就算是整个云岚城只怕也没人俱备这种能力,然而……"

    "还有这许多恐怖的妖兽,竟然大批量的与人类鉴定契约,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,这一切都充满着迷幻色彩,希望府主能够为我们透露一些内幕消息,否则实在难以释怀。"

    一众高层议论纷呈,每个人的心中都掀起了惊涛狂浪,极度澎涨的好奇心让他们非弄个明白不可,大有集体逼宫之势。

    事实上,符家主心中的震动绝不压于旁人,有许多事同样的毫不知情,例如这大批量的极品装备和兵刃是从何处来?又如何能让这些恐怖的妖兽,心甘情愿的与人类鉴约,要知道鉴定人兽契约的成功率十分渺茫,危险系数高得惊人,所以,这种事几乎没人敢轻易去尝试。更别说十万之众集体鉴约,却无一人因失败而丧身。

    这一桩桩匪夷所思的迷团,6随风即然闭口不言,他也不会十分无趣的去追问,总之,一切都好得出了想象,一个接着一个的惊喜,直令人感觉心脏都有些无法承受了。对于家族高层的追问,除了太极云手,便是忽悠,再忽悠……

    城北府的坊市已沉寂了三个月,在这段日子里,城主府的声势日渐壮大,恩威并施地将整个云岚城的大小势力,逐一收归门下,可谓是众望归心,只待啃下城北府这最后一块骨头,一统大业之宏图之志,便可画上一个园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约定的一月期限弹指即到,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明媚天气,一切似乎都和往常一样,但,任谁都没想到,沉寂了三月之久的城北坊市,却在这样一个日子里突然宣布重新开市,尽管街道上仍是空空荡荡,无人问津,所有的商铺店面仍在同一时间,纷纷打开大门营业……

    这种极端反常的现象,无疑会吸引无数人的眼球,人们都会受到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,前来走走看看,凑热闹也好,看笑话也罢,无论怀着何种目的和心态,总之,冷清的坊市区巳逐渐的开始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天,对于意欲一统天下的城主府来说,早已做了精心万全的准备,为了彻底击垮顽固不化的城北府,所有的丹药,兵刃装备,以及晶石矿物,都在半价的基础上又向下浮动了一折,也就是以上的物品皆以四折出售。

    人们不知道这割肉滴血的"促销",究竟会维持多久,或许下一刻,或许明天,就会终止,所以,几乎全城的所有坊市,埸面都尤其火爆,特别是丹药和兵刃装备处,更是人山人海的疯狂抢购。

    "啥?城北坊市竟然又开市了,而且所有的物品还在原价的基础上,反倒上涨了两成?"

    "不会吧?不降反升,是不是听错了,否则,城北府的人不是疯了,就是脑子出了问题?"

    "谁说不是!只不过,有听说过做赔本买卖的生意么?听说这些亏本大甩卖的物品,都全是偷功减料的货,质量都十分低劣,总之,天上不会无原无故的掉下馅饼来。"

    "说得没错!这是我用四十万金币购来的一把五品剑器,原价是一百万出头。殊不知,在城北府器刃堂,竟被一把看上去毫不起眼三品剑器,当埸斩成了两段,当时有许多人亲眼睹,我这是回来讨个公道说法。"

    "有这种事?整整两个品级的差距,三品堪比五品,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?"

    "三品兵刃的原有价格是三十万,就算上浮两成也不到四十万,而且品质更优,这个账猪都会算。走,看看去!"

    "听说,凡是购物者都会免费赠送一件银絲软甲,至少也价值好几万……"

    这一番议论,像风一般的飞快逸散开来,原本人头涌动的人潮,呼啦啦的一下散了开去,纷纷朝着城北的坊市区蜂涌而去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埸面,不断地在全城的各个坊市上演,什么叫做万人空巷?眼前的一幕立即让城主府的高层大惊失色,本来还在尽情讥讽嘲笑他人属猪的一群人,笑声嘎然,一个个目瞪口呆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一方吐血大甩卖,一方反其道而行之,不降反升,可谓是举世罕见的,最另类的商业价格战。

    一方抓住人性贪图小利的弱点,以低傔的价格垄断市埸,一方打出的却是品质牌,一口价,没有絲毫讲价还价的余地,赠送价值不菲的物品,那是一种巧妙的情感投资,不求眼前的小利,着眼于未来的回报。一个是小计,一个是大谋,孰优孰劣,拭目以待?

    偌大的城北坊市,一时之间已是人流如潮,大街小卷挨肩擦背,举步维艰。尤其是丹药殿和器刃堂,更是拥塞得水泄不通,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城主府聚丹阁的大厅,突然冲进来几个劲装大汉,每人的胸前都佩戴着一枚天蓝色的冒险团徽章,上面刻有一只飞狮图案,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大名鼎鼎的飞狮冒险团成员。几人脸上都带着焦急,大步流星的奔向柜台前。

    在那里,一位冒险团的头目正在大手笔的准备购买打折的丹药,柜内的伙计正在不断地将一箱箱密封的丹药搬上柜台,正当那位头目验完了货,准备付款时,却被赶来的几个冒险者一下抯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"队长等等,先别急着购买!"一位冒险者咐在这位队长的耳边低语了几声,队长的脸色顿时大变,看都没看柜台上的那些摆放着的丹药一眼,转身便欲离去。

    "白狮队长,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下面的伙计怠慢了各位?"一位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,一脸堆笑的拦住几位冒险者。

    "那倒没有!只是临时出了点状况,得赶紧去处理一下。"那位白狮队长唐塞的回应道,有些不耐地伸手拨开中年管事,殊不知对方就像一块巨岩般的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"呵呵!货都已经出柜了,急也不在一时,都是老主顾了,不妨交易完再走也不迟。"中年管事仍堆着笑,语气间却透出几分强势的气息。

    白狮队长闻言双眉一挑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;"这是什么意思?是老主顾不假,但想要强买强卖,只怕是找错了对象,我白狮冒险团也不是吃素的。"

    "滚开!"另外几位冒险者齐齐一下亮岀兵刃,大有一言合倾刻刀剑相向之意,这些人都是常年刀口舐血之辈,直来直去,就算在别人的地盘上,也不会生出絲毫的惧色。

    唰唰唰!大厅中的七八名护卫见状,也纷纷刀剑出鞘,呼啦一下围了上来,彼此横眉对峙着,气氛顿时显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"这是干什么?都退下!"中年管事冲着一众护卫,冷厉的斥喝道,而后又和颜悦色的笑了笑;"我聚丹阁从来奉行的都是交易自由的原则,白狮队长这是误会了!只不过,你等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,中途终止交易?是不是也该给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,岂不是被当作了戏耍的对象。"

    "呵呵!那有你说的这般严重?"白狮队长让几位冒险者收起兵刃,而后撇了撇嘴;"理由很简单,货比货,价比价,择优交易,天公地道,何来戏耍一说?"

    "哦?在天岚城中,还有比我聚丹阁售出的丹药,品质更优,性价比更高?"中年管事面带不屑地冷笑道:"我这里有七品丹师坐镇,谁与争锋?那些道听途说的胡言乱语,当真害人非浅,你等老江湖了,这种空穴来风的事也信?"

    一位冒险者取出一枚丹药,冷笑连连的出声道:"这是刚从城北坊市购来的一枚三品丹药,在原价的基础上浮了两成,也就是十二万金币,但,它的功效品质,却远在从这里售出的五品丹药之上,这又如何解释?"

    这五品丹药的原价是两百万,打四折,现价也是八十万,足足有七倍的差价,如果功效品质真不如城北坊市的三品丹药,那这聚丹阁的声誉就彻底的完蛋了。围观的人群顿时议论开来,不过,在事情没有得到证实之前,终归还是不信者居多。

    "你可知道这话的份量有多重?"中年管事再也笑不出来了,神色一冷,肃然庄重地出声道:"如不能证明你所说的话属实,就算你飞狮冒险团再横,只怕这个后果也承担不起。"

    "这个不用你提醒,我飞狮冒险团的名声不是吓出来的。"白狮队长不甘势弱地冷哼道:"你可先让人当埸验证一下这枚丹药是否属于三品?而后各自选一人出来,分别在两人的手臂上划上一刀,必须深可见骨,然后,你的人服下五品丹药,我的人则服下这枚三品丹药,到时看那一方的伤口先止血,愈合,结茄?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