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炽炎帝皇拳

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炽炎帝皇拳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人影纱巾面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起,透出一抹淡淡的冷笑,望着一天腿影,右脚斜斜地跨出一步,以指为剑,由下而上撩劈而出,一道劲气如剑,飞斩对方的脚裸。

    嗯!金城主惊哼一声,迅收腿,改踢为横扫,划出一道匹练般强劲气流,这一扫之力足可裂石破壁。

    人影竖指为剑迎着横扫而至的腿影斜劈而去;噗嗤!一声轻响,指风划过金城主小腿部位,一道红光迸,有血溅出。

    一声痛呼,金城主身形一个凌空后翻,倒飞而去,落地一阵踉跄,负痛稳住身形。低头看了看受创的腿部,裂开一道三寸的口子,有血汩汩渗出,似若被剑器所伤。对方果然不是等闲之辈,竟然可以凝气为刃,伤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残月碎心剑!金城主一剑斩出,四周瞬间一片银光纵横,仿佛夜色的水中,荡漾着残月倒影,银光四泄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银色的剑光旋动翻飞,玄力奔湧,在金城主的身前突兀出现了一道狂暴的激流漩涡,四周的空气一下被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银色的剑越舞越快,十米外的人影像是被一股强大的旋流生生的硬扯过去,整个身体竟然有些不由自主朝着银色的剑锋上撞去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天下之大,各种精奥玄妙的武枝层出不穷,这金城主的"残月碎心剑"诡异得令人骤不及防,人影惊觉时,整个人巳身不由己地撞向对方的剑锋之上。

    但见空气中出现一道一闪而逝的银色划痕,似若残月之光瞬间穿过人影胸口的衣衫,无情的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金城主的眼眸中溢出一抹残忍的笑意,手中之剑一阵旋动,似欲将对方的身躯彻底搅碎。剑出无情,从不知怜悯为何物,唯有对方彻底的倒下,自己才能继续立着活下去。

    殊不知,金城主的剑锋急旋之下,却无任何阻碍感觉,似若搅动的是一团虚无的空气,眼见对方身形分崩离析的碎裂开来,却没看见鲜血横飞的埸面。

    不好!金城主心中暗自一声惊呼,抽剑便欲回撤,眼角余光却瞥见一点紫星从侧面飞射自己的太阳穴,此时闪避巳是不及,伧促间不加思索地一剑斜扫而出,意欲荡开飞袭而至一抹紫星。

    人影在撞向对方剑尖的刹那,巳用移形换位的身法飘移开去,留下一尊虚影,真身巳掠至金城主的侧面,长剑同时出鞘,巳一剑奔袭而出,象似料定对方必会回剑格挡,剑势中途骤然下沉,化刺为削……

    金城主还未及做出反应,便觉握剑的腕脉顿时传来一阵剧痛然,再也把持不住手中之剑,情急中弃剑飞退,沿途洒下一溜血渍。

    退,再退!顾不得血流飞溅,眼前一点紫星始终不即不离,如影随形紧追不舍,稍作停顿,势必瞬间透脑而出。

    事实上,人影似乎并不想要取对方性命,只是意在迫使对方认输。没想这位金城主的心智如此坚韧,巳然败局巳定,命在旦夕之间,仍在顽强的抗争。

    人影手中长剑一颤,剑锋斗然绽射出数道金芒;唰唰唰!空气中传出一阵衣衫割裂的声响,第五夜顿觉胸前有凉风透体而过,一片寒凉,瞥眼一看,胸前的金袍巳然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"可恶!"金城主口中恼怒出声,双眸中几欲喷出火来,弃剑的空手一下张了开来,不知何时竟然带着一双拳套,一团灼热的火焰,轰的一下升腾起来,这室内的温度顿时提高了数十度,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压,从那火焰手套之上迸而出。

    "能死在这"炽炎"手套之下,是你的最大荣幸!"金城主说话间,满头金飞扬,双眸中散出炽烈的杀意,恐怖的乾坤境威压显露无遗,蕴含着惊人玄力的火拳,毫无保留地对着人影轰然击出。

    炽炎帝皇拳!

    一拳出,室内的空气像是一下被点燃,瞬间变成了一片烈焰火海,虚空仿佛都灼烧得扭曲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人影脚下一个滑步,飞快地退出了火海的笼罩范围,静静地立着,面对这霸道强悍的烈焰火拳,即没有闪避,也没有防范阻挡的举动,只是用一双古井无波的眼晴望着金城主,充满了淡淡的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这种鄙夷不屑的神情,令金城主心中的怒意杀机更是升腾不已,一道道的火系法则在浑身上下流转滚荡,如同一尊火中之神一般的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轰!一颗宛如从天而降的火焰陨石,挟裹着焚灭一切的力量,倾刻间便已抵达人影的身前,下一秒,势必会将整个身体轰成肉屑碎沫。

    火拳近身已不足三尺,尤其是这一拳是击向对方的头部,然而,这人影居然还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,倒像是被吓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似若一尊雕像般的人影,眉头微动了一下,随即缓缓的伸出一只手掌,看似缓缓,实则快若奔电,这种感觉会让人难受得直欲窒息。

    一只晶莹剔透的手掌,仿佛从天际深处突兀地探出来一般,穿透空间的一切阻碍,直接出现在火拳之上,一下将其稳稳地握揑住……

    火拳被这一揑之下,瞬间炸裂开来,眼前的虚空,道道烈焰火光游蛇般的四方爆射,火花飞溅四溢,呼吸间便化为了虚无。

    "怎么可能?"被一掌牢牢握住火拳的金城主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愕;"滚!"口中咆哮出声,一股股火系玄力疯狂的涌入拳中,意欲崩开对方的握揑之掌。

    噗噗噗!一连串惊人的炸响,不断地在两人拳掌的相交处迸,火光闪灭间,似若烟花绽放,耀眼眩目。

    然而,无论金城主如何疯狂的力,始终摆脱不了这掌势的控制,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"可恶!"金城主的眸中布满了血絲,面部的肌肉一阵抽搐,状极狰狞,额头处的火焰印记骤然闪动起来,一股紫红色的炽焰瞬间透体而出,整个人仿佛燃烧了起来,他的双眼中像是有着一方烈火世界。

    "梵火焚天!"金城主的喉咙间滚动着一声怒吼,一股毁灭天地的气息奔涌而出,似欲焚尽世间万物。

    人影像是根本无视于这毁天灭地的烈火气焰,嘴角微微上掦;"莹火之光,只是无谓的挣扎而已,在我的面前,大叔你真的太弱小了。"人影的眼眸中流露出深深的蔑视,让这位金城主闻之直欲喷血。

    随着人影的话音落下,握住对方火拳的手掌突兀地一旋一扭,金城主整个拳头顿时变了形,只听"咔嚓"一声脆响,那是手骨碎裂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"小子歹毒!啊!"金城主的口中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人影的身上猛地升腾起一股惊天威压,如同一尊远古的战神,手掌一翻,"独孤一掌"轻轻地印在对方的胸口上……

    "不!"金城主面对这飘忽的一掌,却是无论如何闪躲都避不开,尽管他的另一只手护在胸前,仍然感觉像是被一颗陨石重重的撞击了一下,整个人顿时腾空飞抛了出去,带着一蓬喷出的血雾,轰然跌出十米之外。

    就是虚飘飘,轻柔的一掌,竟然令他钢筋铁骨般的胸脯,硬生生的一下被击得塌陷了下去,跌地之后,一口口殷红的血禁不住的往外奔湧。如不是对方拿揑到位,只怕此刻吐出来的就不会是血,而是被震碎了的内脏。

    "不可能?"金城主骇然地瞪着双目惊呼道;"我怎会败?"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面前不知何已时立着一个人,手中握着一把又窄又薄的剑,正是这把又窄又薄的正紧紧的抵住自己的眉心,稍一用力,便会倾刻洞穿自己的脑门。

    接着便感觉自已的眉心处传来一阵隐隐的刺痛,更有一抹冰浸浸的液体顺着额滑下脸颊,并散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他很想抬手去摸一摸,意识到这一定是从自己的眉心处淌出来的血。可他此刻却不敢稍有妄动,他不敢赌,结果实在输不起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自己绝学尽出,竟连对方一击都承受不住,难怪敢孤身独闯虎穴,直到此刻方才知道,自已和对方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,而是天涯之别。

    "现在可资格对话了?"人影收剑还鞘,淡漠地冷冷出声道。

    金城主喘了一口大气,这才敢伸手去摸自己的脸上淌下的液体;血!是从眉心间渗出来的血,虽说巳有心理准备,仍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背心透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倘若这剑再稍稍挺进分毫,自己此刻绝对巳是一具尸体了。足见对方对力道的撑控精准到登峰造极的境界,如想要自己的命,只是弹指间轻易而举的事。

    尽管平时强势惯了,但,现在却是胸骨受损,腑脏隐隐作痛,浑身上下血气絮乱,像一堆烂泥般萎顿于地,那里还有一絲上位者霸气流露。

    拭去嘴角的血渍,服下一枚丹药,而后勉力撑起半边身子,仍还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,带着些许嘶哑的声音道:"你到底是什么人?云岚城从未有过如此强大的存在,难道……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