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古蓝星的第一战

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古蓝星的第一战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天阴宗主人在途中,忽然骤觉整个领域空间一阵摇曳扭曲,接着便见一抹青色光华腾空而起,下一刻,这方空间竟骇然地被撕裂了开来……

    裂缝中,一点青辉震颤的闪烁着,瞬间牵动出漫空点点青光,成千上万,仿佛蕴含着天地规则之力,呼吸间便形成了一个青色的风刃世界,如同从天际深处绽射而出,奔涌地撕裂着这一方蓝色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一切只生在呼吸之间,万千滴水化剑倾泄而下,点点青光如刃旋舞……

    噗噗噗!漫空尽是无数剑影风刃,相互缠绕撞击,纷纷炸裂开来,有若烟花绽放。

    "这……"天阴宗主骇然惊愕的望着这一幕,脸上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自己只是演化出水系法则的意境而已,而在对方的风系法则中,却感受到一絲真正的道韵,这才真正意识到彼此间的差距有多大。天阴宗竟然招惹了一群逆天的存在,此时已是悔之莫及,剩下的唯有拼死搏命一战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方战斗空间随时都可崩溃倾塌,心下一横,双眸碧光一凝,无数溃散成水滴的剑影不断地汇聚于枪身之上,手中的长枪碧光流转,瞬间暴涨数十米,仿佛直入天际,撕开了一豁口。

    碧水擎天!咆哮声中,手中长枪如同一根擎天之柱,捣破虚空,搅动一天星空风云,轰然砸下。

    轰隆隆!长枪推金山倒玉柱般捣落,这方世界一阵扭曲颤斗,整个空间顿时迷乱,无数碧水流光剑影失控地漫天流窜,不断的闪灭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擎天一枪的恐怖,青凤神情间,只有惊,却无一絲惧色,面沉如水,一脸古井无波,一头巨大的金凤身影在头顶悄然显现出来,浑身羽翅闪射出耀眼的金光,幅散全身,威势凌天。

    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,让这一方的空间斗然一暗,像是未日降临一般。天幕仿佛被撕裂成两辦,一金,一蓝,各自佔据半边天空,彼此呼啸,咆哮着,宛如两颗飞逝的陨石轰然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刹间,时间像是突然凝固了。下一秒,并未想象中的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,空气中只传一道沉闷的"噗嗤"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团不受控的精光爆裂开来,一道道绚丽多彩的灵力波光,像是水纹涟漪般的不断辐散漫延,所经之处,这方空间如同玻璃般的碎裂开来,一片片的崩溃倾塌……而后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石破天惊的强强碰撞,究竟孰强孰弱,或是两败俱伤,根本没有赢家?耀眼眩目的光华消散,一道人影从半空急的坠落而下,所经之处,带出一蓬腥红的血雾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重重砸落在地上的人影,是那位天阴宗主,身体像是完全不受控狠狠坠地,蜷曲的身躯不断地抽搐,出阵阵痉挛,口中的鲜血毫不吝啬的向外喷涌,护体铠甲支离破损,整个人像是已经昏嶡了过去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青凤的身体刚一沾地,便单膝跪地,一口凤血从嘴中挤了出来,难以自控的一阵搖晃和颤抖,如不是一手撑地,竭立地支撑着,恐怕也很难不倒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大手伸过来将她扶住,而后将一粒丹药塞入口中。

    "啧啧!神兽的凤血呀!常人若是获得一滴,修为绝对倍增,暴敛天物啊!"

    青凤脸上很快地恢复了血色,闻声睁开紧闭的凤眸,看见了一张红脸,咧着嘴,这话肯定是从这张满口黄牙的臭嘴中吐出来。

    换着是别人,这只凤绝对已经彪了,而现在反倒是露出一脸清纯可人的笑容;"龙飞大哥,这事千万别告诉姐夫,他曾说过,千万试图进入别人的战斗空间去搏杀,纵算胜了也是惨胜,此话果然不虚。所以,一定要给凤儿保密。咦……"青凤一下瞥见那晕死过去了的天阴宗主,头颅居然被人斩了下来,滚落一旁。

    "有什么问题吗?"龙飞冷哼一声;"敢让我家凤儿吐血,自然要死无全尸了,如果不解气,再来个开堂剖腹,大卸八块。"

    "算了!人死帐清。"青凤立起身来扫视了一下全埸,满地都是横七竖八的尸身,龙凤虎亲卫都结束了战斗,所有人都昂着头,望向空中剩下的最后一组战斗,不用猜都知道,肯定是那位毫无搏杀经历的古蓝星了,这个坎她早晚得过,所以,没人会上去助阵。

    五个手持各种兵刃的破虚境强者,将古蓝星圈在其中,人影纵横闪掠间,刀光剑气交错飞射劈斩,个个只攻不守,完全一副以命搏命,悍不畏死的杀伐阵势。

    身在其中的古蓝星,还真被对方这种玩命的搏杀血拼弄得左闪右避,前挡后格,甚至连出招攻击的机会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"还生死境圣者?实在看不下去了,残影!"青凤跺了跺脚,在下面出声提示道;"姐夫不是教过你吗?"

    正在郁闷中的古蓝星闻言,直呼自己其蠢如牛,她曾死缠活磨才学到6随风的"百变残影"身法,怎在关健时就给忘了呢?

    古蓝星暗自抱怨间,身形顿时一阵闪烁晃动,一尊残像立现,真身瞬间便脱出对方疯狂的围杀;"去死吧!"手中的长剑含怒劈空横斩而出,一道刺目的紫电剑芒夹着滚滚雷动之声,划过天际,五个强者劈开残像的刹那,同时被紫电剑芒横腰划过……

    迷茫的暮色中,但见漫空血雨纷洒,无数零碎的内脏飞溅,五个破虚境强者瞬间被斩为十段,相继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峡口内充满了浓烈刺鼻的血腥味,幽冷的星光下血水横流,积尸遍地,成群的白头雅闻风而至,漫空盘旋,嘶鸣,使峡口中的气氛显得愈加的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龙凤虎亲卫正在四下清点着尸体,确定无一人遗漏,这才开始迅的清理现埸,很快便挖了一个大坑,将一具具的尸身,以及残肢断臂扔入坑内,集体掩埋,而后十分有经验的将现场恢复了原貌,没人会知道这里曾经生过什么?

    古蓝星却是浑身浴血,这是她生命中第一次杀人,而且一杀就是五个,而且都是拦腰斩成两段,死者的血溅了一身,根本不知该如何闪避。

    此刻的古蓝星正泪流满面,梨花带雨的勾着腰不停的呕吐着,只差连黄胆水都吐了出来,脸色惨白,浑身虚汗淋漓,虚弱无力的坐在地上,大口地喘着娇气。

    杀人了!竟然亲手杀死了五个活生生的人,凭生第一次。她不想,不忍,可是她最终还是做了!没有如果,只有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杀人很难,尤其是第一次。杀人并不难,只问该不该杀,值不值得杀?这是一种血淋淋的心路历程……日后纵算杀得轰轰烈烈,只须心中坦荡无愧,心魔难侵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北府邸,飞燕庭后山的孤峰顶之上,不时传一阵阵凄厉渗人的惨呼惊嚎声,闻之令人毛骨悚然。为了即将来临的五脉大比,符府谁备出战的直系弟子,都在这孤峰之上接受地獄般的魔鬼式训练。

    6随风对这次特训的指标十分苛刻,残忍到令人乍舌,每日鸡鸣时分,每个人都必须背负着上百斤之重的沙包,在日出之前,必须在这千米高的阶梯上来奔走五十个来回。当日光破云而出时,人人已像一堆烂泥般爬在地上,出气多,入气少。

    "咳咳!太弱了,想成就强者就须不断地突破自身的极限。停下来干嘛!接着练……"而后便有一道冷酷的声音在残忍地摧促着;"离要求还有距大的差距,咬牙挺住,没有过不了的坎。"

    接下来,便跳入寒凉浸骨的水池中,人手一剑,重有五十斤,不间断地舞动着,在水中一次次地劈,斩,刺,削·……直至精疲力竭,整个身体缓缓沉入池底,闭气调息。

    再接着,便进入全封闭的屋内,里面有数十只扑腾乱飞的鸟儿,纵,跃,腾,跳……什么时候抓完满屋扑腾的飞鸟,方能离开此间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非人的训练项目,令人欲哭无泪,抗议无门,唯有早入突破到破虚境,方能脱离苦海,这就是6随风定下的铁律,没人可以例外。

    而城北的坊市区,自"伪劣丹药"风波之后,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景象。那位五品丹师老者被6随风吓死之后,对外宣称双方已解聘,至于他之后的行踪也就不得而之了。

    当下的这家丹药殿暂时由端木殿负责主持打理,为了不引人注目,出售的仍是一些三至五品的丹药,生意却是十分的清淡,或许声誉上多少受了一些影响,属于正常现象,并没有从深处去想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数日之后,坊市的其它几项重要产业也同样出现了这种状况,尤其是兵器阁,几乎门可落雀,无人问津,这就绝对的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城北府的主要经济来都来源于坊市,如今除了飘香洒楼的生意状况还算坚挺,其它的重要产业几乎都到了入不衍出的境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