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扑朔迷离的真相

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扑朔迷离的真相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位七品丹师的老者,之前曾参加过丹师大赛,那就一定会对6随风有所印象,如果此时再稍加注意和回忆一下,不定还真能想起些什么?或许之后的一些事就不会生了。

    "这是我城主府新聘的至尊客卿,七品丹师,韦昌大师!"金城主的脸上露出一絲难以掩饰的得色,这也难怪,小小的云岚城根本没资格留住一位七品丹师,他城主府可是化了大血本,才千幸万苦的将其请了回来。当然,这些巨大的付出都会很快得到回报,无须多久,便能完全垄断云岚城的丹药市场。

    "七品丹师,倒也算得上是个大人物,山中无虎,自可威压一方。"6随风不冷不热的淡笑出声,神态语气间感觉不到一点应有的尊重和敬仰,直令许多人频频皱眉不已。

    "你小子是什么东西?竟敢对老夫如此说话!"这位韦昌大师面露愠色,冷声斥喝道。

    "我有说错吗?在丹师城中,不知你是否还敢用这般口气说话?"6随风不屑地冷哼道:"天地间,藏龙卧虎之辈,无处不在,做人低调些才是王道,否则,不知什么时候会一脚踢在铁板上,轻则伤筋动骨,重则身败名裂。"

    6随风的这番话,直令在埸的许多人翻白眼,竟敢对一位至尊无比的七品丹师口出不敬之语,这小子不是无知,便是脑子被驴踢了,更有人在为他暗暗揑把汗。

    "你……"这位韦昌大师闻言须抖动,怒目园睜,却是大张着嘴,接着听见一声恼怒的冷哼,便没有了下文。

    金城主的眼底闪过一抹杀机,挂在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阴深;"这位小兄弟口直心快,说出的话虽不太中听,却也有几分道理。不过,在这云岚城中,就算是龙是虎,也得乖乖盘着爬着,否则,同样会死无葬身之地。好了!办正事要紧,还请韦昌大师先验过丹药再说。"边说边将丹药盒子递到那位韦昌大师手中。

    那位韦昌大师像是余怒未消的重重哼了声,这才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开盒子,开始皱着眉头,对着一枚血红色的丹丸,细细地鉴品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埸所有的声音都静了下来,唯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,有节奏的抽动着,都在耐心的等待着最后的鉴定结果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严谨的鉴品程序,那位韦昌大师的口中突然出一声轻"咦?",脸上带着一絲惊疑之色,随即从身上取出一根试药针,刺入血红的丹丸上,而后拔出来放在自己的舌尖之上,细细地品味了良久……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,像是从鉴定中回转过神来。

    "这的确是一枚五品的"归血丹",俱有疗伤归血的功效。只不过,其中似乎多了一位特殊的药性成份,才至使整枚丹药的药性生了根本的质变……"

    "怎么样,咱的话没说错吧!这就是一家专出售伪劣丹药的黑店,不知还有多少人深受其害,如此行径,简单与蓄意谋财害命没什么分别,如不严惩,查处背后的真凶,民愤难平!"那大汉悲怒满怀的高声疾呼道:"真像大白,你城北府还有什么话可说?"

    "啧啧!这位大叔,是不是还该逼出几滴泪珠来,戏才演得更真实。"6随风戏谑地笑道。

    "哦,情绪还没全部上来……嗯!你小子在说什么?"大汉像是被踩了脚似的惊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6随风鄙夷地撇撇嘴;"我是说这位韦昌大师的鉴定还没完,你这么快下结论,是不是稍嫌早了些?"

    鉴定还没完?所有人都疑惑地望向那位韦昌大师,似在迫切地等着他的回应。

    "没错!"那位韦昌大师的脸上挂着一絲不悦,他之前的话的确未说完,便被那大汉一下抢了过去,如此不敬的举动,以他的身份不恼怒才怪。

    "虽说在这丹丸中现了一种特殊的药性,改变了药性,但,对人体究竟是危害,还是有益,一时之间还真不能妄下断言,还须对这些药性作进一步的鉴定。"那位韦昌大师实话实说,还真是一位颇有职业道德的丹师。

    "韦昌大师的确是一位称职的丹师!"6随风带着几分赞赏的言道:"鉴定得十分到位准确,这枚"归血丹"也的确是多了一味药材,这是我们特意添加进去的,同时也增加了丹药的成本不是?不过,功效却在原来的基础上好了许多,这一切都是为了开拓市场。若是因此而说这是伪劣丹药,这绝对是一种十分无耻的污蔑。对于这种卑劣的行径,我城北府不会坐视不管,定会彻查到底。"

    双方各执一词,听上去都振振有词,颇为在理,偏偏那位韦昌大师的鉴定,非旦没有给人解惑,反而让人更加迷茫疑惑,不知该相信那一方了。

    "哼!少在这里巧舌如璜的欺瞒民众。"那位大汉脸带怒色,一股气息威压悄无声息的涌向数米外的6随风,或许是看到6随风这副文弱不堪的模样,虽不敢在这种埸合痛下杀手,却可让这小子当众下跪,再无脸继续伸辨下去。

    嗯!大汗口中出一声闷哼,禁不住朝后小退一步,眼中闪过一片惊色,自己释放出去的气息,竟然倒卷而回的反袭向自身,只疑是暗中有人在保护这小子。

    大汉暗算不成,继续放大嗓门出声道:"那位为咱鉴定丹药的丹师说,除了必须的二十八位材料外,还多了一位叫做"血雾草"的药材,其中拥有一种巨毒元素,一般是用来炼制"毒兽丹"的,妖兽服食后会造成体内气机紊乱,对人类也同样俱有致命的伤害。"

    "呵呵!就连堂堂七品丹师都难以辨识出来的药性,你却如数家珍般朗朗上口,想必为你鉴定丹药的不是一位丹宗,就是丹王了。诸位认为他的话可信吗?"6随风冷笑连连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这大汉说出来的话疑点太多,显得漏洞百出,实在令人无法相信,感受到众人不相信任的目光和议论,大汉不由有些情急的怒吼道;"你所说的那些丹宗,丹王,咱不清楚,只知道这些人是服用了这丹药才丧命的,这确是铁铮铮的事实,不用你城北府抵赖。"

    6随风不置可否的冷笑了一下;"是么?这些尸体看上去,死亡的时间最多只有一日,我说得可对?"

    "不错!昨日才在落日山谷中被妖兽所伤。"大汉脱口回应道。

    "城主大人,各位府主,你们认为他所说话有几成可信度。"6随风戏谑地望向几位大人物,语带玩味的问道。

    几位大人物自然明白6随风话中的意思,那谷口耸立的雄关,近万人都还不去,这大汉分明是在睁眼说瞎话,但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,彼此只有心照不喧,沉默的摇头便算是回答了。

    "这是啥意思,这还能有假?"大汉看到这些大人物纷纷摇头,虽未言明,猪都明白是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6随风冷芒如电的逼视大汉,令其心中一阵寒,不敢正眼对视,不时地望向那位叫卓英的中年男子,像是在告诉对方,自己有些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"姑且不说你们是否进入过落日山谷,先从这些死者身上的死因说起!"6随风指着三俱尸体,冷笑地出声道:"这第一具尸体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,没有死前痛苦挣扎的现象,致命的死因是脑后被尖锐之物突然重击而亡,而身上的十五处刀伤都是后补上去的,所以,喷出来的血十分有限。"

    "简直是在胡说八道,分明是……"大汉惊惶地大声抗议。

    "你先不要急于反驳,等我把话说完,有的是时间让你质疑。"6随风指着大汉,声色俱厉的冷喝道;"这二俱尸体的脸上充满着无比惊愕的神情,像是看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,死因是被一剑突然地穿胸而过,连闪避还手的念头都来及升起,便瞬间毙命,应该是十分亲近熟悉的人所为。身上的二十处剑伤也是之后补上去的……"

    "这第三俱尸体则是在极度的惊怒中,被四人围杀,经过激烈的爭斗,不敌而亡,因为他身上的伤口是四种不同的兵刃造成,唯一相同的是,他们身上没有一絲一毫被妖兽所伤的痕迹,也就是说,所谓落日山谷被妖兽所伤之说,纯属子虚无乌有。诸位大人请上前验过,便知我所言是否属实?"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6随风这一番精妙的剖析和推论折服,世人大多都是墙头草,很少有自已的主见,喜欢随大流而行,之前对城北府的情绪,一下转向了那些无耻的污陷者。

    三位府主和那位金城主,也逐一上前对三俱尸体进行查验,得出的结论与6随风剖析推论出入不大。

    "几乎可以确定,这些人都没去过落日山谷,身上的伤也非妖兽所为,俱是人为所至。"金城主实话实说的宣布道,这种睁眼说瞎的事,如要强行的指鹿为马,岂非有同流合污之嫌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