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伪劣丹药引发的祸端

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伪劣丹药引发的祸端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"这种救命保命的丹药也敢以次充好的弄假,简直没一点人性!"有人愤怒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"什么丹药殿,我看就是一家丧尽天良的黑店,不知还有多少人会深受其害。"

    "这城北坊市就没一个好东西,全是一群黑心的奸商!"

    "不错!像这样坊市就应受到严厉的制裁,否则,天理何在,人心何在?"

    "诸位说得没错!应该为所有的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……"那位叫卓英的中年男子,振臂激愤的朗声道:"我已将此事传报了城主府,相信不久就会有人来调查此事。"

    那位怀恩统领看到埸面有些失控,已暗中派人去通传家主,一旦被查证,出售伪劣丹药的事属实,并且还弄出了人命,这城北坊市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,没人愿意再在丧失了声誉的坊市购物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流越来越多,激愤的情绪迅地传播开来,怒骂,声讨之声响彻一片,甚至有人高呼着要砸了这家丧尽天良的丹药店,埸面若再得不到控制,整个坊市都可能会跟着遭秧。

    "啊!城主府的人来了!"有人突然出声高呼道。

    "城南府也有人过来了,还有城东,城西,城北府的人……"

    这一埸出售伪劣丹药,闹出人命的风波,竟然惊动了一城四府的高层,连城主大人,以及四府的府主都亲临现场,齐聚于这家丹药殿前。这种埸面在云岚城中破天荒的第一次出现,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的意外和惊讶,纷纷的自觉让出路来。

    五位云岚城的顶尖势力脑聚在一处,彼此礼节性的打着招呼,状似热情的相互问侯,人人面带微笑,展示出各自不凡的外交风范。

    "城主大人,各位府主,这家丹药殿,出售伪劣丹药,伤天害命,让多少本该活着的人,在生命危急之时,因服用了这些伪劣丹药,失去了保命的机会,以至含愤而亡,可谓是死不瞑目。还望大人能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讨回公道,严惩真凶,查幕后的始作俑者,为民伸冤除害。"那位叫卓英的中年男子,一脸悲愤难舒,痛心疾的模样,口沫星子四溅飞掦,义正词严的高呼出声,惹得一众听者纷纷大喊;严惩真凶,查处幕后操纵黑手!"

    "这丹药殿不是城北府的产业么!怎可能出售伪劣丹药,这个罪名可不能乱扣。是不弄错了,或是其中出现了什么误会?"城南府主一脸质疑,惊嘘连连的出声道,心里却知道这是一个局,至于谁做的局并不重要,这埸面也正是他所希望和乐见的,倒要看看这城北一脉,接下来会如应对这险恶的局面?

    "据我所知,这里一向是由一位五品丹师主持,平时出售的都是四,五品的丹药,价格虽嫌贵了些,丹药的品也还差强人意,尽管生意清淡,却也不至弄虚作假的害人性命,会不会是有人刻意陷害,要知道蓄意污蔑一位五品丹师的罪名可不轻呀!"城东府主语气阴冷的言道,可谓是一语数箭,令人玩味。

    即在提示这家丹药殿因生意清淡的原故,为了谋取暴利,什么事可都生。同时又在煽风点火的告诉事主,有人在做局。更在告诉某些人,蓄意污蔑一位五品丹师,是在玩火……

    那位叫卓英的中年男子闻言,全身禁不住地哆嗦了一下,脸上的肌肉也难以抑制地抽搐了几下,面色有些白,这是一种心虚惶恐的症状,不知在埸中人是否有所察觉?

    "这事即牵涉到人命关天,又关系到一位五品丹师的声誉,更关呼城北坊市的荣辱,绝不可草率的定性。单方面的证词证言,包括躺在这里的尸体,都说明不了什么?现在需要的是令人置信的证据,还有当事人当埸出面来对质。"城西府主摆出一副公正不阿的姿态,一下将事态推向了白热化,像是直接点燃了火药桶。

    "事情即已生了,为了平息众怒,是不是请你府上的这位五品丹师出来说明一下?"直到此刻,那位金城主这才冲着城北的符主,一脸淡笑地出声道:"呵呵!这位小兄弟也来了,就知道这种埸合自然少不了你的存在。"

    这位金城主口中的小兄弟,指的就是随同符家主一起前来的6随风了,这出拙劣的闹剧在6随风的眼中显得十分的可笑和幼稚,不过,正好可借这个局,给各方势力一些颜色看看,起到一些震慑的作用。

    "我这小人物。还真入了你这位城主大人的法眼,不知是喜还是悲?"6随风自嘲的耸了耸肩;"我可以看看这几俱尸体吗?"

    "当然!"金城主的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,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充满着极大的兴趣,这副其貌不掦,人畜无害的模样,浑身上下找不到一絲闪光点,却能勾起人的好奇之心,或许正是这种极度的平凡中,蓄含着绝对的不平凡。否则,又怎能让那位顽固不化的城北府主,对其言听计从,信任有加,似乎还十分乐意的将府主的话语权全部交出去,完全一副,你办事,我放心的姿态。

    "这小子是什么人?有资格代表城北府主吗?"

    "没见过!看上去应该不像是咱云岚城的人。"

    "连城主大人都无异议,应该有点来头,没见那位城北府主,也是一脸黙许的样子。"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纷纷议论出声,另外三位府主也微皱着眉,对这位代表城北府主出面的年轻人,同样充满着疑惑和好奇,并未表示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6随风在三具血迹斑斑的尸体上,仔细的检测了一番,嘴角溢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直让那位叫卓英的中年男子,心头一阵阵寒,额头隐见细密的汗珠往外透。

    "你并非当事人,只是一代人申冤者,我说得可对?"6随风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"不错!其中的一位死者,是我卓家的人,我有权力出面为他讨回一个公道。"那位叫卓英的中年男子昂了昂头,外强中干的冷哼道:"有什么问题吗?"

    "当然!问题多了去,只怕你一个都回答不出来。所以,我劝你还是尽快拿出一些更有力的证据来。"6随风指着地上的尸体:"他们即是冒险小队的人,那还活着的人,此刻就应该站出来当面指证,是在那里买的丹药,是什么样的丹药?现在可还有存货……"

    "证据?"那位叫卓英的中年男子,将目光投向人群中的一个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那大汉一抖衣袍,踏前一步走了出来,一脸悲愤的出声道:"咱就是这支冒险队的队长,这三位兄弟被妖兽所伤之后,正是服用了从这里买来的丹药,不一会便惨死在咱面前,咱说的句句千真万确,没一点水份。"大汉说话间拿出来一盒子,高高举起;"咱这里还剩下一枚,咱找丹师鉴定过,说这非旦是伪劣丹药,其中还有含一种毒素,服用之后,不仅对伤势毫无功效,还会加重病情,甚至还可能导致伤者快毙命。"

    大汉将盒子交到几位在埸的大人物手中,轮流的查看了一遍,盒子上带有城北丹药殿的标记,以及丹药的品级和编号,一切都显得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"这丹药的确是从城北丹药殿购买的,至于是否有问题,还须请一位高品丹师鉴定,方能得出最后的结论。"金城主仍保持着淡淡的微笑;"我城主府最近有幸聘得一位七品丹师,应该有资格做出权威性的鉴定。"

    哗!围观民众的口中都出一声惊嘘,在整个云岚城中,六品丹师也是至高的存在,唯有城主府内有一位,其它各府也只有五品丹师坐镇,七品丹师的震撼出现,怎不令人惊颤,尤其是那几位府主,脸色更是阴沉得可以挤出水来。似乎可以确定,云岚城未来的丹药市场,将会被城主府一手遮天的完全垄断。

    唯有符家主却是一反常态的显得异常平静,脸上透出一絲不以为然的冷笑,他府中此时便住着一位丹宗和丹王,且都称这位公子为少爷,七品丹师算个屁!

    只不过,他身后立着一位蓄有山羊胡须的老者,却正是那位主持这家丹药殿的五品丹师,此时正紧攥着拳头,浑身上下有禁不住地出微微地颤抖,脸色不断变换着,似有虚汗汩汩渗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枚丹药的确是从这家丹药殿售出的,而且也是这位五品丹师亲手炼制出来,只不过,他是被某些人胁迫收买了,特意在丹药中添加了一些对方送来的药材,只是说用来陷害城北府,却没想到会闹出人命来,此时已后悔不及。

    此时的金城主微侧了侧身,做出一个请的姿态,一位身着黑色金边长袍,须斑白的老者,神色倨傲的踱着方步,施施然的行了出来,微微高昂着头,眉宇间带着一絲难以掩饰的冷傲,扫视着几位府主,目光落光落在6随风身上,不觉楞了楞,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像是曾在什么地方见过,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,这念头也不过一闪而逝,并没放在心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