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城主府来人

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城主府来人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此刻的总管大人已被易飞虹杀得满虚空上蹿下跳,一身长衫已被自己的鲜血浸染,全身上下至少有数十道裂开的口子。对方的枪势太毒,太刁,太巧,每一枪都银电奔射的直指要害部位,每次侥幸躲过,都会在身上留下一道裂口。

    此刻别说反击,就是想躲得远一点,逃避对方的攻击都是一种奢望。自己平生一向霸道强势惯了,从来都是自己爱做猫抓老鼠的游戏。如今却是天道循环,因果不爽。转瞬间成了一只被戏耍的虫子,满虚空的上蹿下跳,狼狈不堪,丑态百出,还时时险象横生,命在旦夕之间。

    所幸此时有七八道人影从滂沱的雨雾中突然杀了出来,奋身挡住了易飞虹不死不休的追杀,这才摆脱了那勾魂夺命般的银电枪芒。

    虽不知一向积弱不堪的城北一脉,怎会一下冒出这许多高手强者来?已没有时间想下去,深知今夜已经是大势巳去,当下果断地决定撤离,聚起最后的玄元力急飞驰,势如一颗天外流星般狂逝而去,呼吸间已在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易飞虹正欲追赶而去,却被赶来的数人视死如归地挡住,最后只留一人拼命缠住易飞虹,尽管身上都被银枪瞬息间刺出了十多个血洞,鲜血在空中不断的飞洒,仍不退半步,眼中无畏无惧,脸上似乎清晰写着求死二字。

    当易飞虹一枪洞穿对方的心脏时,巳失去追击的最佳时机,茫茫雨夜虚空中已寻不到了这位总管大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留在地面上的两千虎卫也在血雨夜雾中飞快的撤离……城主府做梦都没想到这次志在必得落日山谷之行,会付出如此惨重的损失。所以撤离的度无比神,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北符府的演武埸, 一阵微风吹过,高台上浓烈的血腥味散逸开去,天阴宗的一众强者才像是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一道道惊怒的杀气升腾勃,所有人猛地朝着高台冲去。

    "站住!都给本宗站住!"天阴宗主一声如雷震吼,冲出去的闻声止步,纷纷退回原处。

    此刻的天阴宗主长须抖动不已,然而,脸上再没有之前的那种纵横一切,杀机激蕩的气势威压,双眸中却是带着一股悲愤无比的怒色,他知道那些横尸血溅高台的人,没有一个不是宗内的精英强者,甚至还有两位半步尊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按理说,足够横扫这小小的符府,殊不知,片刻之间,便被几个名不经传年轻人,轻易的灭杀,看上去有点像是单方面的被虐杀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足以让人震撼惊颤,天阴宗主脸上的肌肉抖动,身上的长袍无风鼓荡,可见其内心的愤怒已到了极致,尽管如此,一种莫名的不祥和十分危险的感觉,强烈告诉他,一旦展开全面的血拼,很有可能将会导致集体陨落的结果,这种惨烈的损失绝不是天阴宗可以承受得住的。

    正当这位天阴宗主进退维谷,骑虎难下之时……嗖嗖嗖!演武埸的上空突然传出道道人影飞掠的破空之声。

    "各位暂消雷霆之怒! 天大的事都可好好商量!"

    五道人影随声从天而降,点尘不惊的落在演武埸内,每个人的身上都流露出澎湃的气息,一股股强大的威压幅散全埸。

    6随风一眼便看出这些来者的实力修为,这五人中,有四人和天阴宗主一样,拥有乾坤境初阶中级的实力,另一人是个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,有着披肩的金色长,身上散出的气息更为强大,比其他人的修为略高一筹,之前出声劝阻的就是这位金中年人。

    "那不是符龙云,符城主吗?还有四大统领也都来了!"

    "不会是来帮我们的吧?"

    "有可能!毕竟是同宗一脉,血浓于水,关键时刻自然要出手助了。"

    "哼!笑面虎,伪善致极,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绝对非他莫属!"符家主冷哼出声。

    五道人影直接落在天阴宗主的面前,金中年人面带着温和的笑容,十分友善地对着天阴宗主抱手施了一礼;"在下符龙云,云岚城主,不知宗主大驾光临,实在失礼!"

    这演武埸内上演的血腥一幕,暗中尽数落在这位金城主的眼中,这一切都是他精心谋划的借刀杀人之计,却千算万算都没料到这积弱不堪的城北一脉,会突然冒出一批来路不明的人,竟在片刻之间……尽管令人难以置信,但,事实上的确生了。

    他此时之所以出面,是见天阴宗一方已失去了放手一战的勇气,此时如能鼓动双方血拼一埸,自然乐见。退一步,更可以城主的身份出面化解,令两方都欠城主府一个天大的人情,当然,这个人情也不是白给的了。

    "哦!你就是云岚城主!"天阴宗主冰冷的脸上透出一絲笑意,他依稀记得宗门内的一个弟子的父亲就是这云岚城主,此时出面自然不会存有什么恶意,警觉之心也放松了些,更何况对方毕竟是一位城主,表示出一点友好,总是有益无害。

    随即又将目光落6随风身上,微皱了皱眉,冷声道:"这小子是什么人?如此年龄便能代替整个家族号司令,而且还能这般从容,淡定?"

    事实上,这位金城主早在暗中留意到了6随风,在他的印象和收集的信息中,城北一脉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号人物存在过,并且还同出现一批来历不明神秘高手,城主府的眼线遍布全城,竟然会亳不知情,的确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"这位小兄弟看上面生得很,应该不是符府的人,我是云岚城主,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?"金城主缓步走向6随风,脸上一直漾溢着笑容,看上去没一点大人物的架子,给人一种亲切而和善的感觉。

    "城主是吧!果然慧眼如炬,你说得一点不错,我的确是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,不过只是一介小人物而已,至于姓甚名谁一点不重要,我随口说一个,你认识,相信吗?"6随风同样回以淡淡的微笑,同样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看看谁的演技更精湛?

    "说得也是!"金城主闻言微楞了一下,解嘲地笑了笑;"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,不过,能化表一个家族号司令的外来者,又岂会是一个寻常之辈?至少也得明白一下你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吧!"

    "呵呵!我城北一脉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城主府来插手干涉了?"符家主突然冷笑的出声斥问道:"到是你城主大人,深夜领着四大统领闯我府邸,是不是该给一个解释?这可是触犯了祖上留下来的族规。"

    "有吗?"金城主脸上的笑意更添了几分,语调仍显得十分平和,没人会认为这样一张脸会包藏着什么奸险邪恶的心思。

    "没见你府上已充满了浓烈的血腥,如非我闻迅赶来,只怕大规模的血拼已经爆。身为一城之主,使命责任所在,自当出面阻止这类事态的生,何来违背祖训之总?"金城主振振有词的出声道,全然一派正义澟然的姿态,一时之间还真让人无从辨驳。

    这同宗的五脉之间,关系已经脆弱到只剩下一层纱,以及一道始终不敢愈越的祖训,就算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城主府精心谋划的借刀杀人之局,在无凭无证的情况下,也唯佯装着不知不觉,且看他城主府接下来将如何应对眼前这种一触即的埸面。

    "双方之前一定生了什么误会之处,所以才会出现这一幕不愉快的事,依我之见,彼此不如各退一步,就此息事宁人。不知天阴宗主意下如何?"金城主始终挂着微笑,心平气静的出声道,并没有想进一步的挑起双方的战火,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。因为天阴宗今夜已占不了什么便宜,只要错过今夜,定会重新举全宗之力,血洗今日之耻辱。

    "即然你城主府都出面了,这个面子还是该给的,只不知这一步该如何退法?"天阴宗此刻的心思,正在那位金城主的算计之中。只不过,没有一个漂亮的台阶下,天阴宗的颜面何存?

    "俗话说,舍财避祸,城北一府不如象征性的赔偿五百个亿,这桩恩怨就算揭过了。"金城主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姿态,冲着符家主劝说道,任谁都看得出来,这城主府分明是在有意偏坦天阴宗一方。

    符家主的脸色变了变,神情透出一絲愤怒;"城主大人不会早已忘了自己姓什么吧?天阴宗弟子在我坊市寻衅闹事,砸我飘香酒楼,伤我族人,今夜又大举来犯,意欲血洗我城北一脉,你居然是非不分的还要我赔偿对方五百个亿,你这城主是不是做得太丢人了?"

    "你……"这位金城主完全没想到一向忍气呑声城北一脉,竟然会一下变得如此强势,满以为对方会毫不犹豫地欣然接受自己的这个建议,殊不知,不但不领情,居然还敢出言讥讽嘲骂,当真令人有些始料未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