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没一点创意

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没一点创意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望着脚下这颗瞪着死鱼眼的头颅,黑色长袍无风鼓荡,一股血煞黑气如絲如雾地从体内蒸腾透出,空气中顿时充斥着浓烈的暴戾凶杀之气。

    "老夫要将你全身的血肉一寸一寸的撕割下来。"黑袍左护法的双眼眯成一条缝,阴森的目光凝聚一线,似若门缝透射的一道如刃阴风,直欲将对方切割撕裂。他此刻的神态巳没有了之前悲愤,震怒,浑身上下凝聚成一柄冰冷锋利的杀器。

    "没一创意,这大块头之前不也过这种血淋淋的话,结果就变成了这样,看来你这死老头也不会有所例外。"欧阳无忌撇撇嘴,一脸戏谑不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十米之外,黑袍左护法的双手斜举着一把黑色的狮头大刀,幽芒流转呑吐不定,充满了血煞狂暴的凶残戾气。脚下略微移动半步,双手紧了紧握着的黑色大刀;"黑狮啸天!"随着一声如雷咆哮,一道墨黑色的剑光夹带着恶虎的凄厉咆哮,劈空斩出。

    一道肥硕笨掘的身影居然旋飞而起,灵巧得宛如一只穿云飞燕,人在空中,手中多了一把剑,下一刻,一道金色的剑芒划空斜斩而出,一下斩碎对方狮影刀芒的同时,手腕灵巧地一转,化斩为削,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直接切向黑袍左护法的颈项间。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一声冷哼,虽惊而不乱,此时欲回刀格挡时巳然不及,左手突然探出,中指和拇指相扣,瞬间弹出一道黑色的劲气,指劲如刃,凭空拦截住飞射而来金芒剑气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指力劲气虽然强劲,但还是低估了这金芒剑气的威势,一触之下,黑色的指力劲气微顿一下,随即碎裂开来。金芒一往无前的激射,仍直朝着对方的颈项间飞速切割而去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狮头大刀乘这一缓之势,恰好回防到位,堪堪挡住了这断颈的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交锋,就险险被对方一剑破喉,如不惊出一身冷汗,绝对是假话。

    "这都能挡住?"人在空中的胖子同样微觉惊讶,足见对方的战斗意识超乎寻常的敏锐。尽管如此,仍未给对方任何喘息之机,身形突然下落的同时,一道数丈长的金芒剑光宛如惊天长虹般顺势劈空斩落。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并未选择封挡,以他凶残霸道惯了的风格,根本没有单纯的"防守"一词。黑袍鼓荡,黑发豁然倒竖,黑色的玄劲逆冲而上,贯注黑色的狮头大刀中,毅然决然地迎向劈天而来剑气金芒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金一黑,似若两颗飞逝的流星轰然碰撞,一蓬气劲狂流在一声惊天震响中,有若水纹涟漪般地漫延扩展开来,四下的碎石尘土被这狂流劲气冲击得飞掦四溅。

    高台上对战搏杀的两人,身形同时消失,黑袍左护法的身影再次呈现时,巳悬浮在空中,双手紧握黑色的狮头大刀,双手高举过肩,浑身玄力以爆炸似的方式贯入刀体之中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轮黑色的残月乍现,一道可怕的黑色剑波骤然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扇形状,四下辐射出去,其势如奔雷电驰,速度快得已超出了视觉的能见度,令人根本无法防范。

    黑狮逆天斩!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一声狮吼,漫空黑色的刀浪伴着千百只黑狮虚影狂嚎暴吼,从四面八方朝着同样立于虚空中的欧阳无忌肆虐地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黑狮逆天斩,全凭辐射剑波以及狂暴狮影展开叠叠层层的无尽杀戮,没有固定的线路轨迹可寻,无孔不入,无处不充斥着森然杀机,唯有祭岀护体玄力气罩加以防御,除此外根本无法与之抗衡,更别奋起反击。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为了酝酿这一击,险些被对方削下了颈上头颅。他自信"黑狮逆天斩"一旦祭出,几乎无人可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面对这恐怖的一击,欧阳无忌仍是一脸沉静如水,古井无波,手中长剑骤然幻出一团金色光华;千手达摩!

    刹那间,一只只晶莹剔透的手掌如仿佛从星空深处探出,千掌纵横翻飞,席卷奔袭而至的千百只黑狮虚影……

    黑色的狂狮充满了的凶残的杀戮之气,狂暴卷入弥天掌影中,相互交织缠绕,呼吸间,千百狮影便被晶莹的掌影逐一纷纷揑碎,化作缕缕烟尘,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殊不知,黑袍左护法阴毒的双目中刚浮出一抹笑意,便见眼前骤然凭空生出千百只晶莹剔透的掌影,倾刻间便将自己斩出的狮影刀浪尽数揑碎……

    “吼!我之霸刀劈天裂地,斩尽一切!”黑袍左护法一字一句地咆哮出声,出刀的速度随着话音的节奏缓缓斩出,一抹纯净的黑色光华,仿佛缓缓撕开苍穹,突然石破天惊般绽射而出,快,猛,狠,杀气凛然。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刀会被对方封杀,刀剑相撞的刹那,手腕突然一振,瞬间暴刺出数十刀,刀芒如虹,刀刀不离对方要害死穴,刀刀绝杀,必杀,无尽的锋芒洞穿一切,绞杀,撕裂一切,霸气纵横。

    刀道与剑道存有极大的差别,刀道讲究的气势浩大恢弘,大开大合,吞天撼地的张扬,令人望之热血沸腾。而剑道讲究的是玄奥的意境,精妙技巧的升华,往往力求最的代价,擅长以最不思意的角度,一击必杀,会给人留下悚然惊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刀带着慑人的凌厉刀意,空气在这瞬间仿佛若水,古井无波的水,天地间唯剩一人一刀,再无其它。人刀合一,融入古井无波的意境之中,浑然一体。无数锐利黑色的刀芒纵横绞杀,刺透,切割,撕碎,胖子欧阳无忌的身形肉眼可见,顷刻间便分崩离析的斩裂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,就如此轻而易举地绝杀一位至强尊者,可能吗?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心中质疑地惊楞了一下,但,自己的手感却是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,那种洞穿的阻力,沉重的切割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,绝非虚幻的错觉。

    只不过,胖子那笨拙的身形很快浮现出来,竟然毫发未损。到了乾坤尊者这个境界层面,残影已是亦虚亦实,虚实相兼,意之所到,化出的每具残影残像,都同样会发出凌厉的击杀,似同真身无异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袍左护法眼中的惊骇之色未透出,但觉一抹金光划过身前,胸口处暮地传出一阵剧烈的疼痛,一蓬绽射的鲜血染红眼眸,热热的,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时间仿佛嘎然静止下来,黑袍左护法此时的脑海中,不知为什么只剩下一个念头,仿佛看见了同伴被分尸的景象,心神禁不住生出一狂颤。与此同时。胸骨间骇然传出一阵骨碎的恐怖声响,眼角余光禁不住朝下微一瞥,这才发现那道金光巳切开了自己衣袍,皮肉……

    难不成的自己的胸腔巳被对方一剑给破裂开来?黑袍左护法的嘴角勾了勾,惊颤地想着,顿觉一股血腥扑面而来,裂开的森森白骨间,一团血红的桃形之物骇然地突涌出胸腔,在幽冷的星光下砰然地震颤,拨动着……

    哐啷!黑色的狮头大刀从手中滑落下来,黑袍左护法整个身形随之轰然朝后仰天倒下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,高台上浓烈的血腥味散逸开去,在埸所有人都呆呆地望着高台之上的胖子和云无影,双眸中都充满着不敢置信的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"护法大人!"良久,天阴宗的一众强者才像是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一道道惊怒的杀气升腾勃发,所有人猛地朝着高台冲去。

    "站住!都给本宗站住!"天阴宗主一声如雷震吼,冲出去的人都突然闻声止步,纷纷退回原处。

    ……落日山谷,夜色星光下,仍被淡淡的轻烟薄雾笼罩着,三十米之内难以视物。谷口外的山丘丛林间,人影幢幢,同时潜隐着四股势力,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"太静了,静得令人心悸,怎会连一兽吼低鸣之声都听不见?"一处林木的阴影中,有人颤颤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是啊!这落日山谷一向是妖兽纵横,尤其是夜里,兽吼之声更是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,怎可能一下变得如此死寂?太反常了!"

    "都给我闭嘴,谁再出声,家法严惩!"一个苍老的声音低沉的喝斥道:"左侧的百米外,隐藏着城南一脉的人,其它几脉应该也都来了,目的都是为了抢占这落日山谷,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出手,是谁都不想做螳螂。各方此时比的就是耐心,所以,大家尽可能的隐蔽好,听命行事!"

    谷口外隐伏着四股势力,分别是东,南,西,以及城主府一脉的人,且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,以他们所知的信息,这谷口内一直都只有百十号人在守护,形同虚设,只是象征性的做做样而已,任何一方出手都可轻而易举的夺取这谷口,一旦有重兵占领这险要之处,再想攻取就绝非异事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