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绝不怜悯姑息!

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绝不怜悯姑息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道闪亮耀眼的光华从刀鞘中绽射开来,无比凌厉的气息瞬间迸发,撕破空间,令人的视觉顿感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胖子的神色一下冷峻了起来,身上透出的气息越来越凛冽,呼啸的长刀劲风仿佛在刻意的回避,竟然绕身而过。

    ……高台的另一端,从双方交锋的场面看去,大个子白袍右护法像是占尽了先机优势。但,令人郁闷的是他爪影纵横交错间,却是得势不得利,一连串凌厉无比攻击袭杀,连对方的衣角都都没沾到一片。反被对方冷不丁的突然反击惊得冷汗直冒,有几次险些被如剑锐利的指风划破喉管。

    双方人影数十次的翻转绞动,势若龙蛇争锋,盘旋翻腾之间,指风,爪影再次轰然撞击,黑袍左护法见自己久攻无果,借这一撞之力,身形再度拔高,骤见一阵闪烁,便突然地失去了踪影。下一刻,竟出现在了云无影的身后;怒爪裂空!如钩利爪电闪抓落。

    云无影像似有先知先觉一般,以脚尖为轴心,顺势回旋,手中剑指划出一道半圆弧线,凌厉的弧光仿佛要将后面的空气切成两半。

    白袍右护法见状骇然收爪,身形在半空一个倒翻而出。适才的一爪倘若不顾一切的抓下,无论是否能击杀对方,自己一定会被那道回旋的指剑拦腰斩成两段。这个风险大得可以丢命。

    借一翻之力重新跃上空中,殊不知,身边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五六道人影,数道森寒的指剑锋芒从不同的方位角度,几乎同时对着身在半空的黑袍左护法,斩,劈,削,刺……

    白袍右护法惊觉时,却不知该格挡何处?微楞的刹那,指剑锋芒巳奔电而至,浑身上下仿佛被撕裂的疼痛,随即口喷鲜血,倒飞坠地,血洒长空。

    "你竟然打伤了老夫!"白袍右护法舐了??嘴角的血渍,满脸肌肉一阵抽搐颤动,布满血絲的双目中透出不可思议神色;"年纪竟有如此实力修为,老夫若再藏拙,当真要被你给分尸了。"话间,手中巳握着一杆通体暗红色的长枪,看上去颇为沉重,至少在三十斤左右,锋利的枪尖闪射着盈红的光泽,似有一团烈焰闪烁跳耀。

    气势一变,浑身上下透出一片炽烈红光,眼神与枪尖一样锐利炽烈,令人直觉全身滚烫如火;"我之火焰吞云枪,霸绝天下,一枪在手,无人可全身而退!"话落,整杆枪身泛起暗红色的流光,气流如血,如絲如雾,逐渐漫延开来,四周的温度也在随之不断上升。

    云无影的瞳孔微微收缩,望着对方枪身上散发出的如火如血的暗红气流;对方虽歹毒凶残狂傲可憎,毕竟拥有半步尊者的实力修为,自然有几分真材实料,令人不容视。

    "巧得很!本姑娘枪道一途我也有几分心得。"云无影双手虚空一揚,一抹银光乍闪,梨花枪出,有若银蛇横空而出。

    "好!那就在枪道上一较高下!老夫要看看是谁先撕了谁?"白袍右护法双手执枪,虚空一抖,一道暗红的枪影瞬间撕破空间,携着穿山裂石之势,直向陆随风的立身之处奔射而去。

    云无影一声冷笑,不闪不避,飞速掦起手中的梨花枪迎空一颤,一抹银光如电,闪射而出,直奔对方枪影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道奔射的枪影,似若火电银光相撞,轰然震响,一红一银两速光华炸裂开来,泛起层层璀璨的波纹涟漪,绚丽璀璨甚是壮观。

    一触之下,双双在空中各自划岀一道弧光,再次碰撞。一时间,千百道红光旋动,似若漫空火蛇腾挪纵跃。千百朵梨花绽放,犹似满天银星闪烁飞逝。

    两道枪影交错纵横不断撞击,火花,银星飞溅,震撼的炸裂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道枪影狂舞翻飞,震颤着再次呯然交击,爆出一蓬璀璨耀目的光华,强大的冲击波令四围的空间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白袍右护法身形微微一震,禁不住倒退数步,嘴角处有一缕血渍溢出。内脏像是被反震之力所创,来不及查探伤情,漫空火蛇崩散的同时,对方的百道银电骤然化作一寒星,恰似一支离弦之箭,直向面门奔射而来。

    一抹精光转瞬即至,惊觉时离面门巳不足一尺,欲要举枪挥挡巳然不及,唯有拖着长枪急速向后飞退,锐利的长枪在干裂的地面拉出一串火星飞溅,划出一道长长的裂缝。

    刷啦!

    一声轻脆的利刃破衫声,一道银光从白袍右护法的胸前飞速地划过,白袍应声撕裂开来,胸前肌肤翻卷,露出森森白骨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白袍右护法惊骇之下,顾不得查看身上的伤情,退势更疾,沿途洒下一串血雨。噩梦似乎才将刚开始,势态斗然的逆转,双方攻防的转换,只发生在呼吸之间。云无影前一刻还险如危卵,下一刻却威势凛然,锋芒无尽。

    白袍右护法刚奔出没几步,一股地裂般的威势突然奔涌而下,眼前骤见千百朵梨花绽放,似若漫空银星闪烁,每一颗冰冷银星都绽射出凛然的杀机,充斥可怕的死亡气息,令黑袍左护法第一次深切地感到狰狞的死神离自己如此之近,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肆虐压迫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选择臣服,还是竭力的抗衡?半步尊者的黑袍左护法又岂会轻易的甘心臣服。浑身在剧烈的颤抖,双目外突,脸上的青筋一条条地凸起,全身骨骼在发出痛苦的**,嘎吱。嘎吱的声响闻之让人揪心撕肺,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此刻的白袍右护法,心中有一声暴戾愤怒的吼声,聚集全身玄元力,精气神瞬间凝练如一,手中的烈焰吞天枪轰然倒转,奔雷般轰击而出;炽焰千里!

    绝地反击,身形突然凌空拔起,一道腥红如血的烈焰红光刺破空气,火焰枪影纵横狂舞,璀璨耀眼,一气绽射出百枪,洒下一片刺目的烈焰红光。

    云无影脚踏虚空,双眼眨动间,瞳孔急剧地收缩,凝视着无尽的烈焰枪芒漫天袭来,沿途的空气仿佛都被燃了似的,炽热如火,道道枪芒杀气盈然。

    梨花漫天!

    云无影手腕一抖,梨花枪尖瞬间绽射出上百道璀璨的银光,梨花有若漫天星辰倾洒而出。

    刹那间,虚空中暴出上百道铿锵轰鸣的爆裂声,银星,火花飞溅四溢,漫天枪影分崩离析的溃散开来,唯剩一抹冰冷的银星从破碎的枪影中飞逝电射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一抹银星始终漂浮不定,如影随形的紧跟不舍。白袍右护法的每次闪躲退避,身上都会飞洒一蓬血雨,全身上下转眼间已留下数十道枪痕,血肉翻卷,道道深可见骨。气血在大量的流失,玄力元气已无法凝聚,心神也感到有些恍惚,一种深深无力感遍袭全身,唯一清晰的念头就是逃!越远越好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逃念一生,心神倾刻崩塌溃散,白袍右护法顿觉握枪的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,骇然发现自己手臂竟然已被对方一枪洞穿,随之便见凌厉的枪锋一旋一绞,一股鲜血从剧痛处喷射而出,整只手臂一下便脱离身体,冲天斜飞而起。

    白袍右护法惊骇未定,另一只手臂同时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,随之也跟着相继脱离了身体。血腥的一幕似还未结束,接着,便是两条腿,再接着两眼一黑……夜色星光下,但见一团血肉模糊的肉球从空中飞坠而下,两臂,两腿也随之纷至四下坠落。

    "本姑娘除恶务尽,绝不怜悯姑息!"云无影一声娇喝,一道紫色的劲气从指尖喷射,隔空飞削而出,直朝着白袍右护法的颈项间一闪划过。

    噗噗!一蓬红光乍闪,冲天的血柱飙升数米之高,一颗硕大的头颅轰然脱离颈项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砰!一颗硕大的头颅从高空砰然坠地,滚滚翻翻,恰巧滚到那位正欲发动惊天一击的黑袍左护法脚下,这才悠悠停住。

    一颗硕大的头颅睁着一双惊恐万分的眼睛,死死地斜盯着这位黑袍左护法,令其一下犹遭雷击般猛地跳了起来,整个面色苍白得与面前的这颗头颅差不多。全身鸡皮疙瘩顿时隆起。尽管这事他平时也没少干,但眼前的这颗头颅却是与自己朝夕与共同伴呀!怎不令人心惊胆寒,一腔逆血直冲脑门。

    "死胖子,一只虫子到现在都没搞定,平时真是高看你了!"云无影收起梨花枪,掸着裙衫上的尘土,大为不满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"呵呵!平时难得有机会出手,好歹也得玩玩不是,这么快就将人给分解了,有啥意思?"胖子没心没肺的咧着嘴呵呵道,直听得天阴宗的一众人集体面色发绿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得太快,一个半步尊者,几个呼吸间就让人给轻松分解了,不令人胆战心寒,双腿打颤才怪。

    黑袍左护法望着脚下这颗瞪着死鱼眼的头颅,黑色长袍无风鼓荡,一股血煞黑气如絲如雾地从体内蒸腾透出,空气中顿时充斥着浓烈的暴戾凶杀之气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