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左右护法

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左右护法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而这两位左右护法并不知道对方的真正实力,但见宗主已出手将这小子困住,凭两人的实力趁势起攻击,几乎没有失手的可能,一旦斩杀此人,即可以为死去的同门报仇,还能一举震慑对方,重振己方大幅下滑的心气。

    想法倒是不错,只不过,两人的身形还没到达高台,云无涯已化解了那一只巨大的蓝色手印,正静静地望着两人落下高台,却意外地没有出手,否则,这两位左右护法只怕连高台也上不了。

    "两位是不是想趁势袭杀于我?"云无涯淡漠的出声道,身上那股冷若飞雪的寒气正在逐渐退去;"可惜两位的度不够快,稍迟了一步,不然,或许我此刻已经躺下了。"

    "哼!现在也不算迟,早晚都是一个死字,没多大分别。"开口说话的是一身黑袍的左护法,气息尤为阴柔,身形略显瘦削,一双狭长的眼睛闪着幽冷的寒芒,如同潜隐在草木丛林间伺机出击的毒蛇。

    "嘿嘿!没人可以杀了我天阴门的人,还能继续活下去!"另一个身穿白袍的右护法,身形异常魁梧,看上去壮实如山,身高在两米之上,浑身上下充斥着凛然霸气,望之令人不禁生畏,说话间扭动了一下脖子,咔啦啦的骨骼挤压声响成一片,嗜血地舐了舐干燥的嘴唇。

    "是么?两位就没想过接下来躺下的会是自己?"云无涯指了指一地的残尸断;"他们像是还在等着两位一起上路,相信两位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久等。"

    "小子狂妄!老夫要让你陪葬!"大个子右护法双目园睁,一脸狰狞怒吼出声,一身白袍无风鼓蕩,杀气升腾。

    "老夫不将你小子分尸,难解心头之怒!"瘦削的左护法阴森森地从牙缝挤出一道判决似的声调,浑身上下透出无尽的杀气,全身因极度的震怒而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云无涯微眯着眼,将二人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一番;"两位面带凶煞之气,大有血光之灾,甚至有被人分尸之夷,否则,又怎会眼巴巴的自动送上门来寻死,当真是天意不可违。"

    吼!大个子右护法一脸狰狞的咆哮出声,负在身后的手骤然探出,一只磨盘大的玄力手掌呼啸压迫过来,强悍的劲风扑面,令人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云无涯曲指弹出一道指风,一抹精光瞬间切入玄力幻化的手掌,一击而穿,去势未尽,直朝大个子右护法的眉心间奔袭而去。

    咦!大个子右护法大感意外地"咦"轻一声,没想不到对方非旦击碎了自己的玄力化成手掌,一抹精光劲气还向自己的眉心逼来,空着的另一只手飞的掦起,一掌拍向奔射而至的指风劲气,爆出一声轻微的炸响。

    "老夫要将你撕成三十六块,吸干你最全身的最后一泣血。"瘦削的左护法眉倒竖,一脸的嘶吼道,踏前一步便欲出手。

    "等等!"云无涯的身形突然向后滑出了数米,耸了耸肩,而后,悠悠叹道:"不好意思!我想体验一下被撕的滋味,只可惜我的使命已完结,两位的对手不是我。所以,只能说一声报歉了!"话毕,整个人已化作一道流光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这两位左右护想要展开袭杀的那一刻起,云无涯已对这二人存了必杀之心。这类作恶多端的凶残之辈,可谓是人人得而诛,绝对的除务尽,绝不姑息。只不过,他已在暗中得到了6随风的传音指令,知道少爷的安排必有深意。

    咋回事?突然失去了对方的踪影,两位左右护法面面相观,一脸迷茫之色;另有对手?这小子一人便宰了四个破虚境强者,已经够令人震撼的了,难不成还有……可能吗?

    "这有什么不可能?收拾两只老蚂蚁而己,换作平时,本姑娘根本不屑出手!"一道淡淡的,充满了不屑的语音,突然在两位左右护法耳边响起,随即便见一个年仅双十之龄的姑娘,和一个看上去很年青胖子,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出现高台上,就像是从空气中走出来的一般,双方不过相距十米,居然毫无所觉,这也太诡异!

    尤其是这胖子,如此笨掘的身躯,不会是从这高台的地底钻出来的吧?

    "姐,你可看见他们是怎样上去的吗?"三哥符飞星揉着眼,一脸见鬼似的惊嘘道。

    "别说是你们了,只怕天阴宗的阵营中,也没几人能看清!"符家主感慨地出声道:"当然,也包括我了!"

    "父亲,天阴宗刚才上去的四人是什么修为,怎会如此不堪一击?"大姐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"看不透!至少应该在破虚境中阶之上。"符家主猜测地道,听在几人耳中却是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天啦!四个破虚境强者联手攻击一个年不满二十的年轻人,竟然只在片刻之间便被集体灭杀,这种事说出去会有人信吗?

    "嘘!轻点声!"符家主指了指高台;"那一白一黑两个老者,是天阴宗的左右护法,据说修为不凡,都俱有半步尊者的实力,却不知这姑娘和那胖子如何应对?"

    "媳妇,这两只小虫子实力都差不多,你选那个?"胖子欧阳无忌大咧咧地指着两位左右护法,一脸戏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这条阴毒的小蛇就交给你了,女人通常都怕那玩意,宰狗屠羊倒也在行。"这姑娘自然就是云无影,两人像是在分脏似的调笑,一点没将这两位所谓的半步尊者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"很好!小姑娘够狂,那老夫就先撕下你的一手一脚,看你是否还狂得起来?"大个子右护法怒极而笑,阴森地啧啧道,脚下斗然猛踢一块石子,噗!石子飞起爆裂的同时,整个人已电射般的凌空扑向云无影,人在途中,一双磨盘大的玄力手掌一展一缩,十指箕张,如爪如钩,指尖劲气吞吐,漫空一片闪烁的如钓爪影纵横翻飞。

    云无影仍是这么十分随意地立着,浑身上下没任何呑天撼地的气势,就像云一样的悠闲飘逸,像水一般的沉静无波。

    大个子右护法的这一击,可谓是怒极而,呼吸间,便将云无影笼罩在如钩的爪影之中,彻底封死了所有的闪避腾挪方位。

    每道如勾爪影都由凌厉的玄气所幻化而成,触之非死即伤。呼吸间,这爪影巳肆虐将对方的身形在瞬间撕得分崩离析,一击必杀,死无全尸,看上去绝无絲毫存活的可能。在他的字典中,怜悯仁慈之类的字眼早巳被无情抹弃。剩下的是从他眼中散出的冷酷光芒,脸上透出的残忍笑意。

    一切本来应该结束了,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姑娘而巳,一击足以将其撕碎。殊不知。正欲检验自己的作品,却骇然现对方竟完好无损地重新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残像!自己刚才撕碎的竟然只是一尊幻影残像,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或许真的走眼了,这姑娘绝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大个子右护法眼中的瞳孔骤然收缩成一线,瞬间激射出惊人的幽芒,有若利箭洞穿长空,刺入对方的双目,仿佛欲透脑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十分特殊攻击法门,以玄力聚于目光之中,透入对方的精神世界,造成那怕只是细微的冲击,高手相搏,爭的就是毫厘之差。

    如此之举,无疑巳将对方看成了真正的劲敌。若是一般同等的对手,这种无声无息的精神冲击,十分不易被觉,查觉时可能早巳败北,甚至连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云无影似被对方的这种特殊的攻击法门所制,神色间变得有些迷离晃忽,望着这个大个子右护法的身形,仿佛都变得有些半透明,几乎要消失了一般,像似融入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……与此同时,另一个与胖子欧阳无忌对峙着的瘦削左护法也动了,幽冷的星光下,那黑色的身形朝前踏出了一步,很轻,很缓,宛如一条毒蛇从林木草丛间探出头一般,整个人不停的晃动摇摆着,看上去都显得异常的飘浮,每一次晃动乎都含着一种很有规则的韵律,充满了某种节奏感,仿佛与人的心脏脉搏产生出一种什么奇妙的同步感。

    胖子微不可觉地勾动了一下嘴角,从对方踏出第一步,每一次晃动,他的心脏都会随之砰然触跳,每次摇摆都牵动着全身血脉,就像是被人不断地踩踏在自己的心坎上,让人胸憋气闷,十分难受,这才意识到战斗巳在无声无息中展开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功夫?胖子在第一时间便捕捉到这种危险信号,倘若反应迟缓一些,等回过神来,只怕战斗还没开始,就巳经结束了,可谓是杀人在不动声色中。

    高台的地面上,肉眼可见的龟裂出无数道细微的裂缝,这是对方有节律的杀气遭遇阻碍后所造成的破坏埸,足见这诡异的功夫有多可怕和恐怖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