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斗转星移

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斗转星移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浓眉方脸大汉的战斗意识十分丰富老到,虽惊却是方寸未乱,骤然侧身飞起一脚,携着山岳崩塌之力轰然踢向紫燕的腹部,这一脚之力蓄有千斤,整个空间仿佛都被牵动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太近,这一脚来得太过突然,可谓出其不意,意欲躲闪时巳然不及,残像斩岀的剑未触及到对方身体,胸腹间巳被千斤一脚踢实,整个躯体轰然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此战可谓一波三跌荡,直令人看得潮起潮落,惊心动魄。每每处于险境的浓眉方脸大汉总能在最后一刻翻转逆局,抢回先机并逆袭对方。

    当天阴宗的众人都以为此战已无悬念,对方最终还是在劫难逃。然而,这位浓眉方脸大汉的眼中却透出无尽震骇之色,虽然目睹对方的身形巳被自己一脚踢得爆裂开来,但却清楚的知道,自己的这一脚并未踢在实处,仿佛一脚踏空般的难受致极。更可怕的是对方的身影巳完全脱离了他的视线和感知范围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殊不知,当他收回踢出的腿时,忽然现自己的腿竟是短了一节。接着便看见一蓬血光迸,随即便从他的口中喷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整个人也应声跌飞出去,却留下了身体的一部份没带走;半条腿!

    对于一个少了一节腿的强者而言,可谓巳是生不如死。如果换个时间埸合,或许会就此收手,放对方一马。但此时此刻,但见空中闪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,从浓眉方脸大汉的身上一闪而过,有若惊鸿一瞥。

    整个演武埸内一下沉寂得落针可闻,但见跌坐地上的浓眉方脸大汉诡异地大张着嘴,双目园睁外突,充满了无尽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条红线从脑门正中一直延伸至腹下,随即缓缓地剥离开来,一蓬红光迸,整个身体骤然从中对半分裂成两瓣,左右轰然倒塌,一堆黄白之物滑落满地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那位半老徐娘唯见六点寒光巳在的眼前绽放开来,每一点寒星都蓄含的森冷杀气,半老徐娘不敢稍有托大,侧身微退二步,手中的冷月索魂枪顿时幻起一片银色的枪影,布下了一层又一层的银光枪幕,封住了六点寒星所有的攻击角度。

    殊不知,六点寒星被这螺旋枪势一阻,骤然一滞,随即纷纷炸裂开来。半老徐娘见状,心头不由暗自一喜,趁对方攻势稍缓微弱之际,手中的冷月索魂枪一阵旋动翻飞,身前再次出现了一道狂暴的激流漩涡,似欲将漫空碎裂的星芒一下席卷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随着冷月银枪的越舞越快,这些星芒碎片仿佛受到这股螺旋劲气的牵引,渐渐的聚合为一,犹似一只飞蝶展动着轻灵的蝉翼,在冷月银光下翩翩旋舞。

    冷月穿云枪!

    半老徐娘一声娇喝,一抹冷月银光划空绽射而出,"波"的一声颤响,旋飞的星芒飞蝶倾刻分崩离析溃散……

    刹那间,又见满目皆是破碎的星光闪动,点点轻灵颤动的星光都是杀人的利器。这些优雅美丽的利器仿佛拥有生命般的灵动有序,前后左右的闪动着,每点嗡嗡颤响的星光,每次划过半老徐娘的身体都会带走一抹鲜红的血光,传出一阵凄厉的的惨呼惊嚎。

    之前的六点寒星且如此难以化解,如今置身于这星光的杀界之中,岂非要被可怖的分尸。她不惧死,若被人一片片割下全身皮肉,流尽最后一滴血……对女人而言,是这世间上最可怖的事。

    半老徐娘一念至此,没敢继续往下想,身心一阵骇然惊颤;"我……"

    想认输?一切似乎都太晚了!因为她此时的眼睛中绽放出一点绚丽无比的星光,那么优雅,那么唯美,似若翩翩旋舞飞蝶展动着轻灵的蝉翼,无尽温柔多情地紧贴在她的胸口之上……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这是她在这世间听到的最后一道声音,那是胸骨断裂破碎开来的声音,一蓬血光随之从胸腔挤压迸射出来,一团血红之物骇然突涌而出,在幽冷的夜色下,砰然震颤地拨动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同一时间,那位胡须男人单膝跪地,双手握刀弓身撑住地面,口中还有血在不断地往外溢出,腑脏像似受到极重的震荡。

    "别杀我!"感受到来自对方剑锋的铮铮杀气,胡须男人抬起灰败的面孔,满口鲜血的嘶叫出声…… 只不过,他的最后一个字刚落地,一道青光剑气已划空斩落而下。

    噗嗤!一股鲜血泉喷而出,一颗满脸胡须的头颅同时冲天飞起。

    以上生的一切,几乎都在同一个时间内上演,天阴宗的四个破虚境强者,以四种不同的死亡姿态血洒高台。一个被一剑穿胸而亡,一个被从中对半分裂成两瓣,一堆黄白之物滑落满地,第三个则是胸骨断裂破碎开来,一颗血红的心脏从胸腔中被挤压出来,第四个更是身分离,一颗硕大的头颅冲天而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血水横流,残尸断,腑脏之物狼藉不堪,可谓是惨不忍睹。而制造这血腥的一幕的,竟然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青人,而这些变成了残尸的人,年龄加在一起,至少在四百岁之上。虽说年龄不是衡量强弱的标准,但这个比例的数字,确也令人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一个年未满二十的年青人,竟在四个破虚境强者的联手攻击下,不过只在片刻的时间,便被逐一搏杀,若非亲眼睹,绝对的匪夷所思。但,事实上的确生了。

    夜色星光下的血雾消散,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视线中,一道人影,如同万古长在的山岳一般,孤独的傲立在高台上,浑身上下散絲絲冷浸骨髓的惊人杀气,宛如一尊杀神。

    仅凭一个人的杀气威势,便硬生的镇住了上百位天阴宗的强者,一时之间,俱皆呆滞的大张着嘴,脸上都是充满了惊愕之色,随即,一道道悲愤从每个人的眼眸中升腾,一股股惊天的杀气冲天而起,尽管如此,却再没一个敢轻易再跃上高台。

    "天阴宗很强大吗?"云无涯手中的长剑还鞘,拍了拍身上的长衫,抖去了些许飘落在上面的尘土,冷目如电的扫视着台下的一众天阴宗强者,就像看着一堆死人;"就凭这些不入流的货色,动赢便欲灭人族,血洗这个,斩尽那家?真不知如何还能存在到现在,劝你等即刻离去,小心守护自己一亩土三分地,还来得及,否则,被血洗的只怕就是你天阴宗了。"

    "小子狂妄!"天阴宗主白须抖动,一股恐怖的杀气透体而出,毫无征兆的突然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噗!星空下,一只蓝光流转的巨大手印凭空凝聚在高台上空,宛如从天而降的陨石,轰然朝着云无涯的头顶猛地砸落而下。

    虚空仿佛一下塌陷,裂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,无数空间乱流闪灭,如同破碎的玻璃寸寸爆裂开来,化作漫天的流星雨,倾泄而下。

    每一滴流星雨絲都闪射着淡淡的蓝色光华,释放出冰冷的杀机,点点皆能穿石透壁,一旦沾身,必见血光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冷浸刺骨的危机,云无涯脸上的神情不再淡然,没有人可以忽视一个乾坤境尊者的攻击,那怕是十分随意的出手,云无涯也不例外,同样必须在第一时间采取应对的手段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!

    云无涯并指为剑,当空划出,一抹绚丽的光华升腾电射,一下切入巨大的蓝色掌印中,裂开的缝隙中,唯见一颗璀璨的星辰闪烁震颤,瞬间牵动出无数星辰,成千上万,宛如一道星河流转,像是从天际深处奔流而出,喷薄的星力滚荡,倾刻便将那只巨大的蓝色掌印撕裂崩碎。

    云无涯的这并指一剑,蕴含着絲絲天道的自然法则,玄妙华丽到了极致,千万颗星辰汇聚成璀璨夺目的星河,美得几乎令人窒息,无法想像这一剑的滂渤浩大,贯穿天地,自然也能贯穿星河。

    随着云无涯剑势的牵动,星河为之旋动星河倒卷,万千星辰倾泄而下……这一切只生在呼吸之间。

    "这是……星空领域,星河倒卷!"天阴宗主不由得眼皮狂跳,震撼得眼球都险些惊落出来,若非亲眼所见,任谁都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竟然也会是一个乾坤境尊者,难怪自己的那四位破虚境强者如此的不堪一击,死得未免太冤了。

    点点旋动不定的星光,看似璀璨绚丽夺目,实则,却是星光如剑,每颗星辰都散勾魂夺命的森然杀气,随时都能爆出雷霆万钧的力道,片刻之间便将漫空的恐怖流星雨化作一片雾气轻烟。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一白一黑两道人影从天阴宗的阵营中腾空而起,直向着雾气轻烟笼罩的高台飞扑而去。

    "别……别上去!"天阴宗主见状,情急的惊呼出声,这一白一黑两道人影,是天阴宗的左右护法,都拥有半步乾坤尊者的实力修为,但,面对真正的乾坤尊者,绝对是有去无回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