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必杀的意志

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必杀的意志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退,唯有退,黑衣老者再次迅急的飞退!剑影寒星有如索命的鬼魂,始终保持一尺的距离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几次欲想凌空拔起,摆脱这追魂索命的可怕攻击,怎奈这剑影寒星似乎像是有思想一般,一闪避喘息之机会都没给他留下。

    可谓是上无路,眼下只有一个选择,唯一选择能就地贴身卧倒,这对一个级强者来,绝对是一种难以容忍的耻辱。但,命都没了,那些尊严,荣誉,面子还有何用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非但阴狠诡诈,杀伐凶厉霸道,这一刻,连贴地打滚也表现得毅然果决,连眉都不皱一下,总好过被人割断咽喉,洞穿胸腔,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所有人目睹这一幕,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却没一人惊嘘出声,甚至眼中都没有流露一讥讽,鄙视和嘲笑意味。

    异地而处,自己会如何选择应对?每个在心中的认知和答案不尽相同,逃入虚空与就地打滚没有本质上的差别,只要能躲过劫难就是高招。至于何种姿态出现,根本就不重要,躺下的豪士英雄,转过身便会被人遗忘。有骨气,不失尊严,却永远安静的躺在冰冷的土堆里,只怕连一个祭奠者都不会岀现。

    剑影寒星堪堪贴身划过,可谓险之又险。黑衣老者也在此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跃起,脚踏实地,口中同时暴出一声喝,大步跨出,一脚踏下,手中长刀虚空一劈,空间一阵扭曲,霸道的气劲发出滚滚雷动之声,狂风咆哮,天地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“我之刀道为霸刀,霸者睥睨天下,气吞山河。”黑衣老者话间,一股霸道至极的气息顿然升腾起来。双眼开合间,精芒煞气爆闪,俯视天下。

    这股睥睨天下的狂霸气势,令一众观者纷纷惊叹动容,接下来的战斗势必会更加惊心动魄!

    黑衣老者霸道的一刀斩出,速度意外的十分滞缓,却蕴含着一股厚重如山的威势和森厉的煞气,强大厚重的刀气令人感到窒息,有若巨岩压之势。

    云无涯的剑再次出鞘,虚虚地隔空挥出一剑,轻灵而漂浮。没有强劲的剑气破空呼啸声,却无声无息地穿透对方厚重霸道的刀气,精确无比地击在黑衣老者劈落的刀尖之上。

    叮!火星飞射,黑衣老者顿感手臂一阵酸麻,只觉一股绵柔的劲力顺着剑身不断地涌入手臂。心中一惊,霸道刀势稍滞微顿间,云无涯的剑巳趁势虚飘飘的刺来,没有任何线路轨迹,剑尖却不停地颤动着,忽左忽右,根本无法预判他的剑下一刻会刺向何处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骇然之下,凭着直觉回刀上挑,锵!刀剑相撞,厚重如山的刀气崩开了云无涯的薄剑。黑衣老者心中一喜,正欲展开反击,斗见一抹寒光又出现在他眼前,同样的漂浮不定,全身的要害部位似乎都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云无涯的剑看似随意挥洒,毫无章法,十分随意地东刺一剑,西一剑,忽而上挑,忽而下削,令人防不胜防。每一剑都那么漂浮诡异,颤悠悠的剑锋时常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。对他而言似乎根本不存在任何死角。这是剑道的一种至高境界,无招无式,却包容了天下所有的剑式。意在剑先,意动剑至。

    每出一剑都令黑衣老感到毛骨悚然,冷汗直冒,惊得左右狂跳,身上的黑袍不断地被撕开一道道口子,有血滴滴的洒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从霸气纵横的主动攻击,到气喘吁吁,左支右绌,再到一刀又一刀笨拙的格挡招架,整个过程的转换只在几个呼吸之间,其不堪入目之状,当真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这那里还是级强者间的强强搏杀,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单方面虐杀埸面,只要对方愿意,黑衣老者分分钟都可能倾刻变成一具尸体。杀人不过头地,这绝对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极度羞辱……有人目瞪口呆,有人怒不可竭,更有人惊嘘哀叹,甚至索性闭上眼,不忍再看下去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此刻的内心更是羞怒交加,他至始至终都一直认为,对方如此年轻,即便修为再不凡,也绝不可能超越自己,只是在武技和身法的运用上或许精湛一些。所谓一力降十会,万不得已之时,可用自身强大的修为实力镇压对方。

    但,双方历经一番惊险万分的搏杀,他不得不承认在武道修为和身法的变化上都略逊对方一筹,没想到竟连自以为傲的强悍实力,也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已没有时间往下想,对方又一剑平平递出,大繁至简,看似十分随意而简单的一剑,竟让人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感觉,仿佛无论如何躲闪,都逃不出这一剑的厄运。

    "你们还不出手?合力斩了这子!"黑衣老者真心的扛不住了,忍着被对方在自己身上再次拉开一道血槽的同时,口中咆哮地嘶吼出声,手腕一抖,长刀毅然放弃了格挡之势,斜削对方握剑的手腕。你刺中我的刹那,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切下你的手腕施出了悍不畏死的战法,完全使出两败俱伤的拼命招式,迫使云无涯不得不中途瞬变剑招,也因此从绝境挣脱出来,赢得喘息之机,意欲等待己方之人到来。

    眨眼间,双方电光火石般的变幻数十种剑招刀式,诡异的是,双方的刀与剑在数十次的变幻交锋中,竟未发出一声撞击之声,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演绎着惊心动魄的搏杀。

    空气中斗然传出一声闷哼,黑衣老者手中的长刀突然脱手斜飞而出,握刀的手腕之上骇然现出三道剑痕,滴滴鲜血从虚空洒落,若再稍再深上几分,整只握刀的手倾刻便会被齐腕生生切断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黑衣老者握住滴血的手腕,脸上透出一片绝望之色,自己本就是来杀人的,甚至已倾尽了绝学杀技,仍奈何不了对方,此刻已是兵刃脱手,空门大开,眼睁睁的望着三尺青锋,铮铮杀气已呼啸而至;"老夫的确是尽力了!"

    "子,尔敢!"正当黑衣老者闭目待死之际,幽冷的星光下,三道人影从天阴宗的阵营中冲天而起,三人口中都是惊怒出声。

    一刀,一枪,一剑,几乎同时在高台的上空悍然击出,刀光如雪,枪锋火焰绽射,剑气杀机奔涌,三个破虚境强者的联手一击,恐怖的杀气锋芒直指向云无涯,迫使他不得放弃斩杀已是空门大开的黑衣老者,或许在一剑洞穿黑衣老者胸膛的同时,自己也会同样变成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睁开绝望的双眼,看到这一幕,惨白的脸上顿时透出一抹刼后余生的惊喜之色,他知道自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得救了,因为没有人会愚蠢的去选择这种玉石俱粉结果。

    "疯了,这子真的疯了!"高台下的天阴宗主禁不住惊声怒吼,因为他看见那把剑仍在一往无前的继续挺进,不!不是一个,而是同时出现了四个同样手持长剑的云无涯;"这……怎么可能?"

    黑衣老者庆幸的笑意刚才浮现在脸上,便嘎然的定格了,他清楚的看见一把又薄又窄的剑,颤悠悠地一下刺入了自己的胸腔,只留下了一个剑柄,不用猜都知道,已被人彻底的刺了个透心凉;"太狠了!"这是他意识消失前发出的最后叹息。

    云无涯必杀的意志没有人可以阻挡,天阴宗敢出手的人,没有一个可以活着,这是少爷发出的必杀指令。一剑刺出的刹那,同时幻出三道残像,分别迎向奔杀而来的一刀一枪一剑……

    持枪者,竟有一位年过四旬的半老徐娘,肩略宽,气场很足,一双眼睛却不乏妖娆柔情,却又蓄含着冷漠铁血,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阴森的霸气。

    云无涯幻出的残像几乎和真身无异,身形微动间巳像风一般迅捷地冲天掠起,人在途中,身形巳凌空拔起,一剑划空而出,瞬间蕩开那位半老徐娘流星逐月般的一枪。

    半老徐娘的身形一个凌空后翻,随即一式"飞燕反巢"倒飞而回,手中的冷月索魂枪在虚空中一抖一颤,枪芒银光纵横,仿佛夜色下的水中,荡漾着冷月倒影,银光四泄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妖艳的眼中顿有火焰涌动,口中一声娇喝,一片银色枪影瞬间旋动翻飞,半老徐娘的身前仿佛出现了一道狂暴的激流漩涡,四周的空气像是一下被牵扯进去。随着银色的枪速越舞越快,数米外的云无涯残像骤然被一股强大的旋流生生牵扯过去,竟然有些身难由己朝着银色的枪尖上撞去。但见空气中现出一道一闪而逝的银色枪痕,似若冷月之光瞬间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半老徐娘的眼眸中溢出一抹残忍自得的笑意,手中枪锋随即一阵急速的旋动,似欲将对方的身躯搅碎。铁血冷酷,从不知怜悯为何物,唯有让对方彻底的倒下,自己才能继续立着活下去,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本就如此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