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以杀制杀

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以杀制杀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黑衣老者的脸上露出明显的惊诧之色,随即森然地咧嘴一笑,这一切似在在料想之中,没指望一招试探性的幻月残像,便能这般轻易重创对手。

    手腕一转一抖,漫空残月影像骤然地回收合拢,瞬间凝聚成一轮血色满月;斩!

    空气传出一连串劲气狂流碰撞的爆裂声,血色满月与青色剑气,呼吸间,电光火石的交锋了数十次,而这数十的搏杀撞击,仅仅属于一招而巳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的袖口中突然脱出一把尺许长的幽黑短剑,有如极光流星般的闪射而出,刹那的一瞬,便穿透了云无涯的剑气光影,无声无息出现在颈项间。

    血色满月只不过是明面的杀招,幽黑短剑才是暗藏的致命杀机,纵算彼此修为实力相当,也势必会再这诡异无比的一击中陨落。

    好卑劣的阴损杀招,实为天下武者所不耻。只不过,武者的那一招一式又是光明正大,没人会提前告诉你,下一剑会刺向何处,杀人的招式又何来优劣之。躺下的侠义豪士很快就会被人遗忘,立着的人当被视为万众仰视的英雄。

    是非对错的尺度都在每个人的心中,站的角度方位,层面不同,认知的差异就显现出来,不必太过执着认真。一切的过程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仍还能立着,还可以继续摶杀战斗,要的就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云无涯早巳发现对方的招式每次未用实,便会突然的收缩,巳隐隐觉查到其中必藏着暗手,诡异幽光一闪之时,他的整个身形巳提前半拍急速地飘移开去,还顺势一指劲气射向对方的面门,同样的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凌厉的指风扑面,直惊得黑衣老者身形急速侧转,好似一抺经过折射的流光,瞬间脱离原地,偏离了云无涯指风攻击的轨迹。

    云无涯如影随形紧贴其后,手上指风连环弹出,每道指风劲气皆可穿岩透石,血肉之躯轻易便能洞穿。

    "可恶!"黑衣老者出道以来,何曾被人逼到过如此狼狈的境地,左闪右掠间,左右手暗中叠加,一掌按在身前的虚空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脚下的地面轰然炸裂开来,掀起草木石屑飞溅四溢,掦起的每粒微尘草屑都充斥着森然煞气,都能伤裂肌肤,令人倾刻受创。

    到了破虚境这个层面,彼此间轻易不会发生这种激烈的搏杀拼斗,所以这种埸面也轻易难得一见。一众观者,大多屏住呼吸,凝目聚神的观战,尽量不放过一微未细节。

    微尘草屑蔽日遮天,扑面来至,完全掩住了云无涯周边的视线,一袭长衫竟被这些不起眼的微尘草屑破碎洞穿,所幸有真元力护体,否则真会被其所伤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这突发奇想的一掌,还真一下扭转了被动挨打的局面,背上的黑袍巳被对方凌厉的指风劲气撕裂几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憋着冲天煞气,双掌再次幻出一片如血般的掌影,弥天煞气一泄千里。

    血雨纷飞!

    黑衣老者一声嘶吼,血色掌影倾刻四分五裂的破碎开来,瞬间化为无数如絲似线般的纷洒血雨,没人会怀疑这些纷至缠绕飞射,絲絲缕缕的血雨一旦沾身,倾刻会将一个人变为纱漏。

    云无涯自然不会去以身犯险,冷静的在原地留下一尊残像,任由对方的血雨破碎洞穿,真身化作一道光影,骤然呈现在黑衣老者的身背后,双手十指连弹,噗噗噗……指风剑气纵横四方,五米之内,无处不在指风剑气打击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骇然惊闪,每掠向一处,都会瞬间再闪开,避免被对方指尖释放的剑气所洞穿。一时间,左摇右晃,上窜下跳,状极狼狈,一身黑袍百孔千疮,絲絲缕缕的血滴洒落而下。

    战至此时,高台之上搏杀的两人,皆是双双袍衫破碎不堪,云无涯冷冽的双眸中透出一抹异样的凝重。

    唯见那黑衣老者却是一身百孔千疮的的黑袍鼓荡飞揚,浑身上下肉眼可见,不断有絲絲暗红色的雾状煞气透体而出,环绕蒸腾,整个面部因过的度凝神聚气而微微抽搐……

    血月当空!

    黑衣老者一声咆哮,一轮腥红满月,当空微颤,随即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,似若死神的镰刀般飞速劈落。

    满月血光一闪,快,快到了极致,快到连思维视觉都跟不上,令人连闪避之心都未及生起,云无涯甚至没来得及挪动一下,整个身形已这恐怖的血色镰刀从中劈成两瓣。

    如不是云无涯身怀"百变残影"身法,心神念动间,真身巳瞬间脱离残像,可谓毫厘之差,惊险一线,堪堪避过血色满月的绝命一杀。

    这只是危机开始,黑衣老者竟然留有后招,像是早算计过对方所有可能出现的异变,满月斩落的同时,手中的幽黑短剑快若奔电般的斜刺而出。

    云无涯的真身方才显出,眼前便幻出一道血色锋芒,,同等修为之间,几乎没有人能躲过这诡异迅猛的一击。因为这血色剑光太快,快到只能看到一束红光闪烁,连整个剑身都消隐了。

    高手相搏瞬息万变,一个的疏忽都可能命丧当场。一个错误的判断,其结果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云无涯的目光仍然很冷,含着一絲惊讶,但,他眼中此时看到的单纯的速度,而是这一剑的运行轨迹,以及攻击的线路与方位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出剑时机和速度足以让他自傲,人与剑之间已经很难以辨别清楚。可以让人看到的只是一抹一闪而逝的模糊光影。

    喷吐的血色剑光几乎已触及到对方的肌肤,这才才看见云无涯一直空着的手中,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剑:很窄,最多只有两指宽,很薄,有如蝉翼。没人看见他的剑是如何出鞘的,像是本来就一直握着这把剑一样。

    瞬间拔剑出剑,攻击,一气呵成,行云流水般的后发先至。一刺目的寒星突然穿透血色剑光,惊险至极错开对方的刃锋,飞速地在黑衣老者眉心前放大,黑衣老者的脸上露出无比震撼的表情,全身顿感一阵毛骨悚然。直觉告诉他此时如不收剑回撤格挡,不等手中的短剑伤及对方,已被对方的长剑透脑洞穿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骇然之下,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作出更多的判断,当机立断,骤然撤剑疾退,堪堪躲过一剑穿脑的厄运。

    血色满月,腥红剑芒,一招两式,叶底藏花,环环相扣,通常情况下几乎是绝杀必杀的无解之局。如非云无涯的拔剑术巳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,只怕巳溅血躺下了。当时的情形的确是险之又险,直到此刻背心处渗出的汗还未收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脱身之后,脸色微微泛白,额头略见汗渍,眼中充满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手中不知何时也紧紧握着了一把长刀,双手握刀缓缓地举过头,浑身上下煞气笼罩,长刀泛起腥红的血色刀芒,望之令人心悸胆颤。

    云无涯的神光冷若星光,寒凉冷浸,没有一想要主动发起攻击的意思,他的独孤剑道通常都是后发制人,无招无式,却又包容天下剑势,一剑出,鬼神惊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气势威压像是巳攀升至峰,出刀,这一刀似乎与上一剑有所不同,看似很慢,实则比上一剑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人刀合一浑然一体,视觉上只看到一道闪着血色红光的轨迹。

    一抹血色的刀芒,瞬息间,已闪电般的斩主云天涯的胸腹之间,这次比上一次的距离更近一分。

    锵!云无涯的剑又再次出鞘,又听一声轻响,上百双眼睛仍没人看清他的剑是如何出鞘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后发先至,以攻对攻,以杀制杀,你穿透我胸腹的刹那,我也会割断你的咽喉。比的就是这份胆魄豪气,比的就快到极致的速度,天下武学,唯快不败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有没有这份胆魄豪气,没人知道。但,在速度上的确要慢上对方一线。所以,他绝计不会孤注一掷的赌上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此番似早有准备,并未选择撤刀后退,手中刀锋一颤一抖,骤然爆射出上百道腥红如血刀光,每道刀光都蕴含着森然的煞气杀机,并非虚招,道道锐利的血色锋芒皆能裂山断流,致人死地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视线中,仿佛看见似有上百只持刀的手在同时舞动,那是因为出剑的速度太快了,快到根本分不出前后顺序,有如在同一时间斩落劈出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的刀很快,然而,无无涯的剑似乎更快,至少比对方的刀要快上一倍,呼吸间可同时斩落三十二只飞鸟的剑法速度,试问天下有几人?

    锵锵锵…… 空气中传出数百道尖锐刺耳的撞击声,不时还夹着一连串气流碰撞的轰鸣炸裂声,漫空火花银星弥漫,唯留下一抹剑影寒星直向黑衣老者的咽喉间奔射而去。

    退,唯有退,黑衣老者再次迅急的飞退!剑影寒星有如索命的鬼魂,始终保持一尺的距离,紧追不舍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