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毁我府门,谁来买单?

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毁我府门,谁来买单?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幽冷的星光下,不算宽广的青岩石路面上,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当道而立,看上去像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丫头,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弱弱的孤单只影,却令一众杀气凛然的顶尖高手强者,生生止住杀戮之步,接下来听到的话,更令人目瞪口呆,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"这门价值百万金币,毁我府门,谁来买单?"淡淡的语音再度响起,同样不带一絲烟火气,听到这句话人皆是脚下一趔趄,差点没一头栽下去。

    "本凤儿耐性有限,三息之后,如没人付账,价格翻翻!"

    绝对的集体蒙,咋回事?这绝无仅有的一幕,一时之间,令人大脑彻底档机,没一个人能反应过来,这还是嚣张霸道,不可一世的天阴宗么?

    "呵呵,哈哈!……"

    良久,一位白眉,白,肌肤如婴的老者,一身如雪的长衫飘飘,看上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意韵,一股恐怖的威压自然从身上逸散出来,眼眸中似有星云在流转;"杀了她!"

    冷浸入骨的话音落地,一道流光般的人影在幽冷的星光下电奔激射而出……

    轰!流光奔射的途中,骤然微顿,随之爆出一声沉闷的轰然炸响,人影倒反而回,来得猛,退得更快,一抹鲜血洒星空。

    人影坠地,禁不住连连踉跄暴退,所幸被身后之人扶住,口中仍在喷血,像是内脏已被人重创。然而,除了小丫头当道而立,四下寂寂无人,众目之下,却没人见这小丫头有过出手。太诡异了!

    "价格翻倍!敢出手偷袭本凤儿,再加码!"当道而立的人是青凤,此时的语气却是冷厉无比;"没人敢赖本凤儿的帐,你天阴宗也不会例外!不过,此事延后再说。你们不是专程前来血洗符府的吗?",

    "那又怎样?凭你一个小丫头,挡得住吗?"

    "几十万人,只怕你等杀到手软都杀不完,所以,本凤儿也奉命前来给各位引路的,府中精英都在演武埸候着各位,单挑群战,尽管放手施为。"

    "很好!精英尽灭,也等同灭族无异。小丫头前面带路!"白老者阴冷地出声道,所谓的血洗一说,也不外是尽可能的灭杀对方的高层精英而已,那种动赢戮杀几十万无辜的事,他天阴宗真这个胆,也做不出来。没想到对方竟愚蠢的将高层精英集中在一处,岂非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"你就是那位天阴宗主吧?"青凤边走边回头瞥了一眼那位白老者;"你老若要出手的话,千万不要忘了本凤儿,至少可以让你将全身的绝活尽情施展出来,不会输得太快!"

    狂!狂得无边无际,狂得身后的一众高手强者直翻白眼,咬牙切齿之声响彻一片……

    符府的演武埸算不得大,也就一个足球埸大小,正中央设有一座五米左右的高台,当6随风和符家主等人到来时,高台下的两端各聚着一批人,正相互静静的对峙着,空气中弥漫着一触即的火药味,杀气蒸腾。

    一方约有百十人,从服饰的明显标识上,可以辨出是来自天阴宗的人,一个个气息庞大,分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强者,看一眼都会令人感到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约有六七十人,但,除了凤儿外,符家主却是连一个都不认识,且一个个看上去都十分年轻,人人神色淡然,平静无波,更没有一点强大的气息流露,却令人生出一种不敢小视的感觉。否则,天阴宗的人又岂会等到现在,却始终迟迟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"这是……"符家主有些惊颤的出声道:"他们都是公子的人?对抗天阴宗,行么?"

    "他们可都是我的兄弟姐妹,伯父认为我会让他们去轻易送死吗?"6随风淡笑地回应道:"对方是存了心的要大开杀戒,所以,一切忍辱负重,息事宁人的话,都像空气一样毫无份量。"

    "的确如此!"符家主自然听得懂6随风话中的意思,深知这埸血战只怕已势所难免;"只不过,这种强势的对话,非我所长,却关系着双方气势的消涨,看来还须公子亲自出埸,方能压制住对方嚣张霸道的气焰。"

    天阴宗一方的耐性似乎也接近了底线,一个个气息鼓荡升腾,大有集体暴走之势。但,宗主没有话,没人敢善自出手。

    白老者却是一反常态的非常沉得住气,换着往常,以他霸道冷酷的生性,早已杀得风云色变,血流如河,之所以会忍到此时仍未大开杀戒,因为以他乾坤境尊者的修为,居然看不透对方任何一人的实力境界,这种诡异的现象,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,甚至感觉到一絲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面对这许多顶级强者的气势威压,仍能如此淡然自若,连一点起码的紧张情绪也看不到,这绝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。虽然很不愿意相信座小小的云岚城内,会潜隐着什么了不得人物,但,这种危险的感觉竟有些挥之不弃。

    相反,天阴宗的这些所谓的强者,在6随风的眼中全是透明的,如不是为了隐藏实力,只须片刻之间,没有一个还能站着喘气。

    "天阴宗主是吧?不知何事竟然能劳动大驾,不惜率众千里来犯我小小的符府,是不是有些小题大作了?"6随风突前一步,目光远远地落在那位白老者的身上,语气平静而淡然,从容中又显得不卑不亢,营造出一种平等对话的气氛。

    "你小子是谁,有什么资格代表符府出头?"天阴宗主颔下的白须微微抖动,显示出内心的一絲恼怒,在他看来,此刻应该是一府之主惶惶出面,向他天阴宗俯求绕谢罪,而后说一堆赔偿之类的话,殊不知,竟让一个毛才刚长齐的小子出面,还像是根本没将他天阴宗当回事,这绝对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蔑视和耻辱,之前的那一点谨慎和危机感,已然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"当家的再做缩头乌龟,第一个死的就是你!"冷哼声中,这位天阴宗主猛地踏前一步,一股可怖的强大威压勃然而起,冷冽浸骨的杀机弥漫充斥着整个演武埸的每个角落,沉甸甸的有如实质,压迫着所有的人,更有如刀锋利刃般锋利,尤其是大姐,二哥,三哥一众人,就像是被一把利刃突然架在脖子上,身体俱是一阵僵硬,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,仿佛已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就连拥有乾坤境初阶的符家主也是一下子僵住了,他从未感受过如此凛冽而强大无比的威压杀气,这一瞬间,感觉自己有如严冬飞雪中的一只蝼蚁,没有絲毫挣扎反抗的勇气,浑身血液凝固,动弹不得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无可抑制地从心底深处不断地涌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乾坤境中阶尊者的无上帝威,显示着可以在倾刻间灭杀在埸所有人的恐怖力量。天阴宗主一双如刀锋般冷厉的目光扫视全埸,除了符家主这一方的数人在这可怖的威压下,一个个面现惊恐,禁不往的簌簌抖,而其余的众人却仍是似若未觉,尤其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更是他着重关照的对象,暗中还透出一股足以致命的杀机,意欲将这敢蔑视他天阴宗的无知小子扼杀当埸,以达到威慑一切的效果。

    恐怖的气势威压在整个演武埸内纵横滚蕩,汹涌的杀气更是一**的冲击着6随风,然而,这看上去十分瘦弱的身躯,此时仿佛宛如一座高山坚岩般的挺拔伟岸,任由惊涛骇浪肆意的拍打,仍然故我。

    6随风的双眸中,淡然清明的神光却是在一点点转冷,空气中的威势杀意也随之在渐渐地淡化消散,符家主等人顿觉这恐怖的压迫像潮汐般的退去,一埸空前的危机竟在无声无息中被轻易化解,就连那位天阴宗主也察觉不到是何人所为,内心在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"我是谁并不重要!重要的是我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可以代表整个符府的意志。"6随风掷地有声的言道:"我本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意愿来解决问题,没想到你等却意欲在暗中将我至于死地。如此看来,你天阴宗本就不是存心来讲理讨说法的,而是自视强大,专程特来杀人掦威的,我可有说错?"

    "哼!那又如何?没有强大的实力倚仗,你以为这世界还有理可讲吗?幼稚!"天阴宗主面带不屑地冷哼道:"即敢辱我宗门,伤我弟子,自然知道该承受什么后果!"

    "笑话!你天阴宗弟子闯我坊市,砸我酒楼,肆意妄为的逞凶杀人,难道我等唯有忍辱待毙不成?如果连惜命自保也成了辱你宗门之罪,那就令人实在是无语了。"6随风耸了耸肩,轻叹一声,也就意味着已经和对方无话可谈了。

    "本宗有说过是来讲理的吗?"天阴宗主露出一副猫戏鼠的神情,冷笑连连地出声道:"交出凶手,赔偿十亿金币,否则,在埸之人,死!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