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有形无神,花拳秀腿而已!

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有形无神,花拳秀腿而已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"你确定要对未来的妹夫赶尽杀绝?"6随风颤颤地说道,像是真的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"呸!凭你这副穷酸猥琐样,也配!"二哥符飞月嘎之以鼻的冷哼道:"一息时间已过,还不滚出来受死!"

    "唉!"6随风轻叹了一声;"大姐,都是一家人,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?"

    "若要得到家族的认可,这一关总是要过的,大姐我也帮不了你!"大姐摇头叹息道。

    "这样啊!我还真不敢对未来的大舅子出手,不如换个方式吧!"6随风抬手轻击了一掌,池塘边突然呼拉一下,出现了一片人影,大约三十人,有男有女,年龄都在十七八岁上下,看上去都是刚成年的小屁孩。

    "他们之中年龄最大的都未满十八岁,只要你能胜过其中的任何一人,我便跳入这池塘中,与这些死鱼一般下埸。如何?"

    **裸的鄙视,羞辱!二哥符飞月脸上的神色一阵连连变换,他平时虽眼高于顶,目空一切,却非愚笨之人。相信对方绝不会无的放矢,定然有所依仗。心中虽恼羞成怒,一时之间还不敢轻易生呑这枚果子。

    "虚张声势!一群小屁孩而巳,我去敲断他们的腿脚。"三哥符飞月却没这么多心机,仍是脸带不屑地道:"有什么样的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奴才,一群垃圾而已!

    "当心对方有诈!"二哥符飞月皱着眉头叮嘱道。总觉有那不对劲,一时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"哼!在绝对实力面前,一切奸谋皆无用武之地。"三哥符飞月自信满满的哈哈道。"就你了!"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龙虎凤亲卫,看上去都相差无几,随手朝人群中一指,竟然点中的是龙一。6随风见状摇摇头,这未来的三舅子运气真够背,只能在心里为他先默哀了。

    "出手吧!"三哥符飞月一副大咧咧的模样,完全没将龙一当回事,有些不耐的催促道:"免得传出去说本公子以大欺小,坏了名声。"

    "这个……少爷,是不是有些太欺负人了?"龙一苦着脸望向6随风,有些啼笑皆非的道。

    "谁让你运气这么差,忍着点吧!千万别弄得太丢人了!"6随风强忍着笑,一脸肃然地出声道:"记住了,千万别以貌取人,轻敌更是武者之大忌,狮子摶兔须尽全力,小视对手的下通常都很惨。"

    这话听上去像是对谁都适用,有点让人对号如坐的意思,三哥符飞月闻言微皱了皱眉,仍不以为然冷笑道:"小子什么实力修为?本公子从不欺凌小辈,降低修为照样打得你遍地找呀!"

    "别!本就已经够欺负人的了,再降还怎么打呀?"龙一有些情急地连连摆手道。

    "嗯?你小子在说什么?"三哥符飞月有些似懂非懂的沉下脸问道。

    "算了,说了也未必明白,还是大叔你先请吧!免得有人说我以小欺老。"龙一嘴头从不吃亏,语带戏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这些人看上去个个都神光内敛,气定神闲,修为应该不俗。"亭内的大姐夫一眼便看出了这些人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"他们都是我情同手足如兄弟姐妹,"6随风严肃地道,神情中隐隐闪射一种自信而傲岸的光彩。。

    双方相距五米,都是空着两手,三哥符飞星一上来就展开玄丹境高阶的强大威压,希望这小子能知难而退。岂料对方却是视若未觉,任由滚滚洪流般的气势肆意碾压。一派他强任他强,轻风拂山岗的气韵。

    "这少年在气势上竟然还一点不落下峰。就不知道真实的战力如何?"大姐颇感惊讶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看下去就知道了!"6随风淡淡地道,似对自己的人充满绝对的信任。

    "大叔千万别留手,尽力放手施为,小子接得住!"龙一神色淡然地说。

    "你小子能在我五成的威压下如此从容,有资格让我重视!"三哥符飞星微皱了皱眉,收起了小视之心,将对方视为了平等的对手。

    话落,立掌为刀,瞬间化出数十道掌影,层层叠叠,有如潮汐般的奔涌而出,夹着锐厉的劲气将龙一卷入漫天的掌影中。

    "这少年有难了!"大姐见状,颇为失望的摇摇头说:"一上来便先机尽失,被对方困在掌势之中,进退无门,唯有挨虐的份"

    話音未落,龙一的身形巳被对方强劲的掌影撕碎,纷纷炸裂开来。三哥符飞星心中方自一喜,暗笑这小子自不量,忽然现眼前一下出现了七八个龙一的身影,刚才破碎的只是其中一个虚影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身法武技?竟在自己漫天的掌影,有若踏波戏浪般的从容自在。每跨出一步都恰好落在掌与掌之间的夹缝中,精确无误。

    三哥符飞星在郁闷中充斥着惊诧之色,此刻招式己然用老,收掌立退,身形同时突然跃起,双腿在空中连续闪电踢出,快若疾风。刹那间,三十二腿连环暴踢而出,腿影重重,一气喝成。将龙一的所有闪避角度全部封死,逼迫对方硬挡硬踫。

    龙一见状,撇了撇嘴,冷冷地一笑,同时闲庭信止的朝前踏出一步,这简捷随意地一步,倾刻间便摆脱了重重腿影的狂暴攻击。

    双方重新拉开距离,三哥符飞星额头微见汗,双目凝重地盯着龙一,全神戒备,唯恐对方趁势攻击。

    "温室中泡出来的武技,有形无神,没点杀伤力,花拳秀腿而已!"龙一幽幽地言道。

    "小子狂妄!"三哥符飞星一声怒吼,完全忘了身份颜面,双目精光暴射,手腕一抖,腰间长刀骤然出鞘,一刀横斩而出,浓烈的的玄力附于刀锋之上,出嗡嗡颤响。刀锋运转间向上一挑,杀机乍现。

    龙一像是被吓傻了一般,竟然呆呆的静立不动,任由锐利的刀锋生生从身体上横切而过。

    一刀得手,三哥符飞星喜色刚生,突见对方仍完好无损的呈现在眼前;—残像!自己适才斩破撕碎的竟然是一个虚影。

    骇然之下,抽刀疾退,退的度竟比出刀的度还要迅捷。"这小子太诡异了!"三哥符飞星沉下心神,轻视之心顿收,运足玄力,强大的气劲狂涌。一力强十会,无论多么精妙的身法武技,在绝对的力量面都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足可裂山断流的一刀倾力劈下,锋利无铸的刀芒直斩至龙头顶三寸,意被一股绵柔的气劲生生托住,却是无论如何用力也再难有所寸进。

    叮!龙一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剑,忽然对着悬在头顶三寸的刀锋点了一下,锐利的刀芒瞬间溃散开来。从容,随意,如此简单的一点,一股潜劲顺着刀身传自三哥符飞星握刀的手臂,整只手臂顿觉一阵酸麻,长刀险些脱手。

    龙一的剑又动了,一剑递出,像云一般飘浮。剑不快,剑尖在轻微颤动,虚浮不定,没有固定的轨迹,每一剑恰好出现在对方闪避的路线上,像是早在那里侯着,等待对方自己送上门来似的。

    一剑,二剑,三剑……

    漫天剑影闪动,每道剑影都蓄藏着森冷的杀机。此刻,三哥符飞星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"逃",身陷在诡异剑势中,似乎连逃都是一种最大的奢望。

    深重的恐惧在体内漫延,照此下去唯有死之一途。三哥符飞星心下一横,毅然咬破舌尖,喷出一口鲜血。心神为之一振,强行聚起剩余的玄力,人刀合一的猛然暴起,手中刀光翻滚,有若寒梅绽放;绝命一刀!

    龙一见状,不慌不忙地侧身轻挪一步,剑锋由下撩起,斜指上方,眼望着那凶悍狂暴的绝命一刀,堪堪从身边险险划过,而对方随刀急坠而下的身躯恰好撞上斜指的剑锋。一蓬鲜血飞掦,剑锋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噔噔噔!三哥符飞星踉跄暴退十米,如非龙一临时将剑锋稍稍偏移,只伤了一点皮肉,此时埸上只怕已多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龙一静静地立着,神色仍是冷冷地,"若能接下我的一招,我认输!"

    三哥符飞星皱了皱眉;"一招败我?未免太狂妄了!"

    "是么!"龙一话落,朝前又是一步跨出,一股高山崩塌般的气势轰然迸,有若巨浪排空奔腾而出。

    轰!三哥符飞星如遭重击,整个身躯被一股强大的气劲卷而起,直抛上七八米的高空,随又被一团绵柔的力量轻托了一把,这才有惊无险的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"还活着,仍有一战之力,接着来!"龙一云淡风轻的一声阴笑道。

    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,令人魂飞魄颤。三哥符飞星呑下一粒丹药,止住了创口的溢血。忽闻龙一之言,全身剧震,刚回胸腔的心"砰"的一下又差点崩了出来。还来?猪呀?惶恐的摇摇头,慌乱地退了回去,直到此时,方才知道双方的差距有多大!

    "几位大叔大婶,还有谁愿意出来试试?一起上,小子也不介意"龙一望向之前还一脸鄙视不屑的几人,语带戏谑朗声道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