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风雨欲来,暗流涌动

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风雨欲来,暗流涌动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飘香酒楼生的一幕,让沉静了近百年的云岚城顿时风起云动,暗流激荡。

    城南一脉的府邸中,一个刚刚接到消息的六旬老者,一下站了起来;"这城主府一脉,竟然连借刀杀人这种低劣的手段都使用了出来,真够无耻的了。看来是想独吞落日山谷的财富了?"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"这城北一脉,什么时候转性了,竟连流云城的人都敢动,隐忍了近百年,难不成将脑子给憋残了,简直是在摸老虎屁股,找死!不过,貌似也不错,如此一来,我等不妨也做一次落井下石的小人,借势逼其让出一份落日山谷的开采权来。"城东一脉的府邸中,有人幸灾乐祸的做作趁火打劫的财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"你是说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,竟然将一位来自流云城的破虚境强者,打得完全没有招架之力,而且还直接将其重创至昏迷过去?呵呵!若真是如此,那就太有意思了,这云岚城日后可就有热闹可看了。传令下去,立即终止对城北一脉的打压行动。直觉告诉我,事情绝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,这淌浑水不能被搅进去,暂做壁上观,见机而动。"城西一脉的府邸中,有人老谋深算的想做黄雀,鱼翁。

    ……一座险峻无比的峰峦之巅,云烟缭绕间耸立着一座巍峨雄伟的宫殿,"天阴宗"三个金钩银划的大字,在轻烟雾罩中透出紫金色的光华。

    宫殿内的高坐上,一位白眉,白,肌肤如婴的老者,一身如雪的长衫飘飘,看上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意韵,一股恐怖的威压自然地从身上逸散出来,眼眸中似有星云在流转。

    "哼!看来我天阴宗低调沉默得太久了,一个破虚境强者都敢伤我弟子,辱我宗门,无论他是什么来头,背景,虽远必诛,必杀!此番本宗要亲自下山,会一会这狂妄之辈,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?"

    "左右护法,即刻招集人手,随本宗下山大开杀戒,否则,这万里之内,还真当我天阴宗不存在了。"

    然而,就在云岚城暗流涌动,风雨欲来之时,整个城北符府却是一反常态的安宁,平静,唯一不同的是,除了家族的高层人物之外,所有人都只是准进,不准出,至于为什么?没人知道,只能在暗里的胡乱的猜测议论,绝对联想不到这是因为紫燕的悄然回归,而特意封锁的消息。

    ……孤峰下的"飞燕庭",仍是一如即往的大门紧闭,从外面看去一片冷落,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古蓝星已提前结束了魔鬼式的特训,被6随风从龙隐戒中唤了出来,外表上看来仍是十分的清纯,像天使般的圣洁,眼眸中深处却多了几分冷厉之色。只不过,她还真拥有一种特殊的亲和力,很快便融入了这个大家庭,得到了众人的真心认可,彼此兄弟姐妹的打得火热一片。

    但,青凤的刁钻和霸气却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,古蓝星绝对是第二个小魔女,硬是不买这只凤的帐,这才没几天,两个小魔女已在孤峰顶上硬干了七八仗,没知道到底孰强孰弱,想来应该是棋逢对手,势均力敌,否则,又怎会一次次的争战不休。

    当然,都是一个大家庭中的姐妹,也就是正常的切磋而已,战况虽然激烈,彼此却十分有分寸的点到即止,所以谁也奈何不了谁,到最后反而都成了对方的陪练,彼此还真是受益非浅。

    魔女就是魔女,两人每次打完后,竟然都是勾肩搭背,笑语莺声的走下山来,果然是令人难以理解的变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十六位金龙甲卫也被6随风从隐龙戒中唤了出来,成了这两个小魔女的兙星,尤甚是古蓝星,一见到这些金龙甲卫,顿时就变成了一个人畜无害的乖乖女,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的直冒冷气,这些金龙甲卫在她心目中,简直比真正的魔鬼更可怕,隐龙戒内的日子绝对是她终身难忘的噩梦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飞燕庭的大门传出一阵拍门声,吱呀!门很快地应声开了一条缝,睛儿从门缝探身向外望去,眼眸中流露一片惊色,像是看见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。

    "小睛儿,见了我们还不赶快开门!"

    "这是……"晴儿望着来人一共六人,竟然是大小姐符紫鸿和姑爷,还有紫燕的二哥二嫂,三哥三嫂,六人突然连袂来访这座几乎被人遗忘了的飞燕庭,的确令人大感惊诧。

    "晴儿,让他们进来!"一道淡淡的语音从庭院深处传出,晴儿听出这是小姐的声音,便不再犹豫地敞开大门,领着几位惹不起的主向庭院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"这声音听上去怎会这么耳熟?"大小姐符紫鸿皱着眉,疑惑地出声道;"小晴儿,不会是你家小姐回来了吧?"

    "没……来的都是小姐的一些朋友……"晴儿心中一惊,有些慌乱的掩饰道。

    "大姐是不是想多了?燕儿如果回来了,怎可能这般神神秘秘的,不愿出来见我们。"二哥符飞月四处张望着;"这里像是住了不少人,小晴儿,我说得可对?"

    "也没多少,大慨也就七八十人!"晴儿随口应道;"都与我家小姐的年龄相当。"

    "这么多!可知道你家小姐什么时候回来?"三哥符飞星出声问道:"听说她在外面自作主张的给我们找了个未来的妹夫回来,可有这事?"

    晴儿点点头,没一点隐瞒的意思;"你们……不会是来找我家姑爷麻烦的吧?"

    "哼!一口一个姑爷,叫得还真当一回事了。"二哥符飞星不屑地冷哼道:"我符府的门又岂是阿猫阿狗可以轻易入得的,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是个什么货色,竟然可以获得我家燕儿的青睐?"

    "这种人多半都是嘴上抹蜜,吃软饭的傢伙,最好的办法就将他打爬下, 知道自己就是一堆垃圾,而后,直接扔出府去。"三哥符飞星有些杀气蒸腾的出声道,像是已看见那傢伙被自己踩在脚下的模样。

    "如此做法是不是太过了?燕儿一向聪慧过人,眼高于人,她所认准的人,又岂会像你们所说的这般不堪?"大小姐符紫鸿不以为然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"大小姐说得没错!谁再对我家姑爷这样无礼的羞辱,无论是谁,晴儿都会让他立刻离开飞燕庭。"晴儿涨红着脸,双眸中填满愤然之色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晴儿的话刚说完,脸上就多了一个巴掌印,逐渐的红肿了起来,眼眸中泪花滚动,却紧咬着唇,嘴角有血溢出。

    "你是什么东西?一个卑贱的侍女而已,竟敢对你的主子如此说话,简直不知死活!"三哥符飞星指着睛儿的鼻头,恼怒的咆哮道:"哼!我还会让你看到你那位所谓的垃圾姑爷,被打得满地找牙,跪地求绕的可怜模样。

    "是么?欺辱一个下人,出手够狠,够威风!"一道冷厉的语音响起,随即便见人影一闪,一个面罩纱巾的女子出现在睛儿身边,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在睛儿浮肿的脸上轻抚了一下,红肿的掌印迅地消隐;"你们未来的妹夫就在池塘的小亭内,如果有本事,大可将他大卸八块,扔进池塘喂鱼。"说完,便牵着晴儿径自离去。

    池塘的小亭内,一人独坐,面前的石桌上,一壶新茶,散着淡淡的茶香,整座池塘庭院内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"大姐,姐夫,请入亭一座。"6随风一袭青衫,平静的脸上对着大小姐夫妻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,却对另外的几人视若未见。

    "你就是……"

    "正是!"6随风为两人斟上了一杯茶,毫不掩饰回应道:"看上去是不是很像一堆垃圾?"

    "说实话,与我想象中的样子差别太大,虽略嫌瘦弱了一些,却也清雅脱俗……我相信燕儿的眼光,你绝不会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。"大姐直言不讳的言道。

    "虚怀若谷,非龙即凤!"大姐夫品了一口茶,豪爽的朗笑道:"不管别人如何看,你这个未来姨妺夫,我认了!哈哈!"

    这是什么状况!瞎眼了,当我们不存在呀?

    羞辱!绝对是里子面子全撕光的羞辱,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    "什么东西?一看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,真想扇上几耳光!"二嫂一脸厌恶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"什么玩意?一副穷酸相,还想娶我家燕儿,简直是痴人说梦!"三嫂也鄙夷不屑的冷哼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二哥符飞月已怒到了极致,挥手一掌击向池塘,一道水柱轰然冲天而起,数十条尺许长的鱼翻着白眼,漂浮在水画,看上去全死透了。足见这一掌之威,绝对的杀伤力无穷。

    "啧啧!秧及鱼池,何其无辜,未免太残忍了!"6随风悲天悯鱼的幽叹道。

    "哼!少在这里装腔作势,给你一息时间,立即滚出去,否则,这些死鱼就是你的下埸。"三哥符飞星浑身杀气蒸腾的指着6随风,咆哮出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