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云岚城主府

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云岚城主府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又如何?之前,这帮人不正是在这样做吗?怎不见有人仗义出言,说句公道话?可怜愚昧的世人,称之为蝼蚁实不为过。√

    "这个……是不是有点像是在活抢人?"那位五公子禁不住倒吸了口凉气,鼓足勇气怯怯地抗议道。

    "完全正确!你做初一,本凤儿当然就要做初二了,礼上往来而已,太正常不过的事了。你大可以拒绝,不是吗?"

    五公子心中又是一凛,这小魔女太折磨人了,再这般下去,不被大耳光抽死,也会被活生生吓死,好歹也得尽快逃出魔掌,留得青山在,才有报仇雪耻的机会,于是,颤巍巍地掏出一叠金卡;"出门在外,身上只带了这许多,剩余的是不是可以打一张欠条?"

    "一千万!差得也太离谱了!"青凤点了点数,微皱了皱眉,直让那位五公子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;"算了!就算将你们全扇成猪头也没用。不过,你可得想清楚了,如果你敢存心赖账,本凤儿会让你生不如死!"

    五公子如获大赦般的连称"不敢!",飞快的写下欠条,让人抬着那位一直在装昏迷的火老,如同死里逃生般的仓惶离开酒楼,临走时,五公子还充满了怨毒地回头扫视了一眼,显示出他绝对不会就此善罢干休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走,酒楼的员工便立即开始清理打扫大厅,很快便重新开始正常营业。6随风毫不吝啬的将疗伤丹药分给那些受了伤的坊市护卫,一个个心生感激。

    统领吴涛整个人已显得十分虚弱,还是尽力的坚挺着,之前被火老大斧劈伤的地方还在汩汩地渗血,脸色尤为苍白。

    6随风在他身用手指点了几下,流血顿止,而后将一枚丹药让他服下;"这是七品小还丹……"

    统领吴涛闻言心中不由一凛,双腿一软,或许是受伤的原故,更多的是震撼,激动得差点没一下摔倒下去;七品丹药!在这小小的云岚城中,绝对的有价无市,可是……

    6随风在他肩上轻拍了一下;"你的表现让人敬重,能够在强敌之下誓死维护坊市的尊严,这是你应该获得的奖励。"

    说话间,他的伤口在众目暌暌之下,肉眼可见的迅愈合了起来,片刻功夫,伤口处竟然光滑如镜,连一絲疤痕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"我好像晋级了?!"感受到充满活力的身躯,而且还惊喜的现体内以前留下的暗伤也神奇的消失了,统领吴涛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,眼眸中充满了无尽的感动。

    "切,这小还丹堪比八品丹药,你的确是够幸运的了,好好揚你的优秀品质。"青凤有些老气横秋地在他另一边肩上也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"如此珍贵的丹药,动赢便这般轻易赠人,公子不会也是一位丹……什么吧?"符家主说这话,连自己都有些不相信,天底下怎可能会有这般年轻的丹宗,丹王?

    "也是,也不是!"6随风淡笑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符家主闻言楞了楞,自己这随口一说还真是呀!嗯?这是什么意思,是,还是不是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岚城的中央城主府内,城主符天蛟有着一头金色的长,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的模样,至于真实的年龄几何,就不得而知了。此刻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书房内,背靠舒适的太师椅上,一边品尝着名贵的"碧云天井"茶,一边黙黙地仔细观看着书桌上,一份份有关落日山谷的资料,整个人显得无比的自在悠闲。

    他这一脉,已掌控了这云岚城长达数百数年之久,到了他这一辈更是人才辈出,家族的整体实力急剧攀升,并开始将目光投向落日山谷,尽管此处凶险之极,其中强大的妖兽纵横遍布,往昔几乎没人敢轻易深入,但同样蕴藏着无比巨大的财富,最近还现了一条彩虹晶脉,查阅了一些资料,属于一种异常稀有圣晶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这落日山谷,一直以来都是一块鸡肋,这才硬塞给了一代不如一代,日渐衰落的城北符府一脉,如今却是突然出现了一条彩虹晶脉,顿时便成了各府各脉虎视眈眈的肥食,都想伸一只手,插上一脚,他城主府又岂会无动于衷的袖手旁观,更是野心勃勃欲想一手遮天,全权掌控。

    书房中的城主符天蛟沉浸在自己勾勒出的美好前景中,嘴角溢出一絲悠然自得的笑意,似乎一切都在按照自己预设的轨道运行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阵颇为急促的敲门声,猛地传入了他的耳中,打破了他的思绪;"进来!"符天蛟微皱了皱眉,带着一絲不悦的出声。

    书房的闻声一下被打开,一个二十七八岁,身着蓝色长衫的青年,脸上带着一些焦急的大步跨了进来,跟在他身后进来的一个身上血迹斑斑,脸面红肿,且布满了血痕的人,竟然是流云城的那位不可一世的五公子。

    哗!符天蛟一下立起了身了,桌上茶碟也被一下碰翻,阴沉的脸上带着一絲惊色;"这是怎么回事?五公子怎会变成这副模样?你们不是去城北的飘香酒楼……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流云城的人出手?不对,五公子身边不是还有一位破虚境强者压阵吗?"

    "父亲,这次对城北坊市的行动失败了,那位破虚境强者也身遭重创,现在仍在昏迷中。"开口说话的蓝衫青年,正是那位五公子的师兄,城主的长子;符万里。

    "什么?你再说一遍,云岚城中除我之外,还有什么人可以抗衡破虚境强者,而且还将其重创到昏迷,可能吗?"符天蛟摇摇头,仍不愿相信这是真的,唯一可能的是恰巧出现一位外来的破虚境强者,路见不平,出手相助,再也没有更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"是一个小丫头,不,小魔女!"五公子捂着脸,余悸犹存地轻颤了一下;"太可怕了,火老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我这模样就是拜这小魔女所赐。"五公子悲愤出声,眼眸中尽是无比的怨毒之色,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?竟然可以轻松重创一位破虚境强者,符天蚊现自己的脑子有点乱了,但,至少可以确定这事并非耸人听闻,而是千真万确地生了。

    "是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是跟着符家主一起进入飘香酒楼的。"这位大少爷符万里一直在酒楼处关注着里面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"难道他们不知道你是流云城的人?"符天蛟皱着皱眉头道,以他对这城北一脉的了解,一旦得知这位五公子的身份背景,给他一百胆,就算损失再大,也会忍辱的选择息事宁人,怎可能一下变得如此强势?

    人的性格,大多能决定他的思维方式,而思维方式又决定行动方法,导致最后的结果,这已成了一种自然定律,也就是一个人的性格足可决定一生的命运,几乎难以更改。就算他城北符府多了一个绝顶强者,也同样会选择忍辱妥协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"这小魔女根本就不是人,流云城的威压对她没一点杀伤力,好在这小魔女手段虽然残忍狠毒,却并没有起杀心,否则,没一个可以活着离开飘香酒楼。"五公子不甚惊嘘地言道:"而且,这小魔女还强行勒索酒楼的损失赔偿费,一亿金币……唉,此事还真不该如何回去交待?"

    "哼!简直嚣张狂妄至极!"符天蛟的眼眸中精芒爆射,口中冷冽出声,语气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怒意杀机,只不过,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干的这些没一件能摆上桌面,连上门兴师问罪的理由都寻不到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弄死几人,事情反倒好办了,然而,这城北一脉此番行事却把握得很有分寸,一反常态的强势出击,却只是伤而不杀,可谓是占尽了风头优势。

    "五公子放心!这事先不要惊动你父亲,这比赔偿费由我来垫付,不用多久,定要他们连本带利的狂吐出来。"符天蛟顿了顿,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惊怒情绪,继而冷静的言道:"碍于祖上的族规,暂时还不易出面对其用强,唯有静待时机,另谋它法。"

    望着五公子一身血迹,面目全非的模样,大少爷符万里的眼眸中有杀意绽放,恨恨的出声道:"不管这小魔女是什么来头,何方神圣,竟敢将我天阴门的人伤成这样,就算我等呑得下这口恶气,只怕师门也绝不容忍这种事生。"

    "嗯!以天阴门的地位声誉,一旦得知此事,定会掀起雷霆之怒,势必会杀上门去大动干戈,我身为一城之主,自然有责任出面主持公道。而这所谓的"公道",自古以来都是由无比强大的一方说了算。"符天蛟十分乐意看见这样的埸面生,如果连"借刀杀人"之计都不会用,他这一城之主也没脸继续当下去了。

    符天蛟十分无耻的这般想着,以天阴宗的强大,且一向十分护短,那里会在乎什么是非曲折,敢动天阴门的人,就要拥有接受雷霆之怒的觉悟。小小的城北一脉,在这尊庞然大物面前,是龙是凤都得乖乖盘着掖着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