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想认输,门都没有!

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想认输,门都没有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只不过,青凤的惊虹一枪中也藏着阴招,血色枪锋击出的同时,喷射的螺旋火焰中突然出现一道青色的风刃,诡异地划向红袍老者的脖子。

    生死一线之际,红袍老者在极度的惊悚中,下意识地偏了偏头,一抹青光擦过脖子飞掠而去,险险地在颈项间划出一条血痕来,如不是6随风暗中示意她只伤不杀,只怕已被切开了气管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这一闪之间,身上的长袍巳被螺旋火焰炸开了数十道口子,满是烈焰灼焦的痕迹。有血不断地从各个创口处汨汨溢出,空中还有几缕灰白的絲飘飞……

    红袍老者单膝跪地,双手握剑躬身撑住地面,口中还有血在不断地往外溢出,腑脏像似受到极重的震荡,脖子上有鲜血不停地往外汩汩的渗出,显然是被之前的那道青色风刃所伤。因为风刃的划过的度太快,令人根本感觉不到受了伤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因失血过多,面色显得有些苍白,抬手在脖子上抺了一把,冷漠的脸上充满了异常的愤怒和不甘,却也掩饰不住的露出一絲恐惧的神色;"老夫……"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想认输,门都没有!……青凤冷笑地掦起嘴角,劈手便是一耳光扇出去,这叫做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青凤的这一掌抽出,红袍老者惊恐地瞪大着双目,眼前的空间都像是被抽得塌陷,眼睁睁的看着一只青色手掌,狠狠地扇在自己的另一边好脸之上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的整个人被这一掌直接抽飞了起来,口中顿时出凄厉的惨叫,重重地摔落在七八米外,坚硬的地面也被砸出了一个深坑,像条死鱼样的卷躺在那里,口鼻湧血,面目全非,整个脸肿得像个猪头。

    "哼!这点实力,也敢出来四处嚣张揚威,简直愚不可及!"青凤一抖手中的火焰飞凤枪,气势凛然地斜指着红袍老者,枪端的螺旋火焰呑吐不定;""怎么样?看上去像是还有一战之力,还要继续战吗?"

    红袍老者从没想过自己一世的威名竟会裁在一个小丫头手里,情何以堪!"还来?这不是摆明了等着继续被虐么!"红袍老者卷曲在地的身子禁不住重重的抽搐了一下,连眼都不敢睁,继续装昏迷,心里羞愤得连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静,死一般的沉静!

    嘶!全埸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响,所有人的目光视线都呆滞望着那个手持火焰飞凤枪的小丫头,那里还是清丽可人的乖乖女,绝对的魔女,极度恐怖的小魔女!

    至于那位疯狂叫嚣的流云城五公子,更是露出了一脸惊愕之色,完全的傻了眼;这怎么可能?一个破虚境强者,居然会被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丫头虐成这副模样,这扇得像猪头一般的傢伙,还是赫赫生威的火老么?

    "啊!可恶的小丫头,本少爷要你死无全……呃……"

    之前的一幕似乎生得太快了,这位流云城的五公子像是还没弄清状况,突然抽风似的咆哮嘶吼出声,半张脸像馒头似的高高肿起,涨得无比的通红,几乎要渗出血来,而他的面部表情更是一片扭曲,双眸如同受伤的愤怒孤狼一般,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青凤。

    这位流云城的五公子,还真不是一个二世祖的废材,一身不俗的修为已俱有玄婴境初阶的实力,年轻辈中也算相当不错了,从他此刻爆出的强大气息,还是真不可小视,手中的长刀火焰闪烁,吞吐不定,突然狂的朝着青凤的背影,一刀斩劈去。

    背对着这火焰升腾的狂野一刀,青凤冷冷的掀了掀嘴角,枪交左手,右手握拳,看也不看的反手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竟然用血肉之躯的拳头,走抵挡这威势凛然的烈焰狂刀,如此的举动,让在埸的所有人感到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在无数骇然震惊的目光中,青凤的轰出的拳头,青色的光芒流逝,在一片惊嘘声中,与斩劈而来的烈焰狂刀轰然撞击在一起,这种震撼的碰撞,让时间像是突然定格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震耳的轰鸣响起,烈焰狂刀非旦没有斩碎青芒包裹的拳头,刀上的火焰反倒一下熄灭了下来,金精打造的五品刀身,竟然如同脆弱的玻璃一般,出现了无数龟裂的纹路,随即突兀地破碎了开来。

    噗嗤!青色的拳头似乎去势未减,一往无前的重重轰击在这五公子的身上,一袭价格不菲的华贵长衫,一下破碎不堪,整个人一声悲呼,飞跌出去,口中鲜血喷洒的委顿在地,眼神都显得有些涣散,像是伤得不轻,却是没有任何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"别,别过来,你想干什么?"五公子跌倒在地的身子不断的向后缩,之前的嚣张之态蕩然无存,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,一下子有些慌了起来,却还是声色内荏的出声警告;"我爹可是流云城主,我若有三长二短,你符府就等着被灭族。"

    "你这是在威胁本凤儿了?"青凤的双眸中透出森冷的杀机,这五公子直觉这目光有若刀锋般的划过全身,肌肉隐隐生痛;"只怕你是看不到这埸景了!"话落,纤纤莲足飞踢而出,五公子顿时一声悲呼,身体一连滚了几翻,脸上沾满了地上散落的水晶碎片,一脸鲜血淋漓,一张原本还算英俊的容貌,一下变得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一旁的符家主见状,心中大呼痛快,却又担心因此而将事态扩,他一向都本着小心異異的原则做人做事,就算对族中的其它几脉都是能忍则忍,更何况是来自流云城的人,纵算损失再大,也会选择息事宁人的解决方法。

    "说,是谁授意你前来闹事砸埸?以你的身份背景,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操纵的。"青凤盈盈地笑道,看在这位五公子的眼里,却是绝对的阴森恐怖;"本凤儿的耐性有限,不会再问第二次。"

    "别,我说!"五公子被眼前的这个小魔女彻底的击垮了,连一点反抗之心都生不起来,毫不犹豫的立即供出了背后的授意之人。

    "符万里是什么人?"6随风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"果然够狠!"符家主的脸上怒气弥漫;"这符万里是城主的长子,据说他一直拜在天阴宗的门下修武,不久前才回到云岚城中,这五公子应该和他是师兄弟的关系。没想到城主府忌于祖规祖训,不敢明目张胆的强取豪夺,却在暗里借流云城之势来施压,接下来,真不知该如何应对?"

    "是这样呀!"6随风闻言微皱了皱眉,若有所思地言道:"这的确是一步不错的狠招,当城北符府陷入绝境困局时,城主府便会乘势出面化解,前提是必须无条件让出落日山谷。"

    "公子分析得十分有理!"符家主一脸忧色地叹了一气;"当下,各方势力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落日山谷,而且还在暗中不断地挤压我城北的各项产业,接下来一定还会有更大的动作。单是眼前这个大麻烦,都让人一个头两个大。"

    "此事就让凤儿来处理,只要不出人命,流云城还不至大举来犯,不过,派人前来讨个说法还是有可能的。"6随风说话间,曲指连连弹出,那些之前被他制住的大汉,纷纷恢复了知觉,人人捂着在渗血的手腕,神色间都带着极度的惊恐之色,那里还敢再嚣张的冲出去杀人,纯粹是去找死。

    "你们之前不是砸很欢吗?继续!"青凤目光如刀锋般的扫过这群大汉,人人直觉面皮如割,冷浸入骨,心中禁不住的生寒忤。

    "结束了?那就结账吧!"青凤将胸前的两条小辨向后一甩,又露出一副可人的笑颜;"五公子,你说呢?"

    "别……小姑奶奶,你说了算,一切损失照价赔偿!"五公子望着这个笑容,全身抑制不住的一阵颤抖,这绝对是小魔女又要彪的前兆。

    "很好!看你如此通情达理,本凤儿也就不难为你了,给过整数,帐了走人。"青凤一脸堆笑的的伸出一根指头。"

    "一万……"五公子摇了摇头,自己都觉得不可能是这个数,暗咬了咬牙;"一百万,本少爷认了!"

    "切!你这是在打看门的呀!"青凤的笑容简直比魔鬼还可怕;"一个亿!少一个金币就是一个大耳光,五公子可是想清楚了!"

    魔女呀!只不过是些桌椅,水晶柜台,杯盘碗碟,赔偿过十万金币,已算是卓卓有余了。一个亿,这摆明了是活抢人嘛!绝对是狮子大张口的勒索,而且,勒索的还是流云城主的五公子,小丫头真的是疯了!

    一众围观者目睹眼前的一幕,已完全脱离了正常的认知,人人直觉自己的脑子不好使了,纷纷惊嘘出声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?之前,这帮人不正是在这样做吗?怎不见有人仗义出言,说句公道话?可怜愚昧的世人,称之为蝼蚁实不为过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