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不可锋芒太露

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不可锋芒太露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青凤的身体再次抛飞出去,强大的震荡余波也同时令红袍老者暴退数步,双手禁不住有些颤抖不已,体内一阵气血翻腾,双目布满了血丝,满头毛倒竖。双目凝神戒备地牢牢锁定对方的身影,稍有异动便会迅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堂堂一个破虚境强者,对付一个小丫头都吃了这么大的亏,红袍老者郁闷恼怒到了极点,面色一下变得铁青。一身火红长袍无风鼓荡,双掌在空中一阵交错转换,不断地做出各种繁杂的手势,四周空气的仿佛也一下变得粘稠,沉重起来,每一颗微尘都像是蓄含着千斤之力,沉沉的,漫空的黄褐色微尘骤然汇聚一处,一道黄褐色光印浮现在身前,势若一座峰峦巨岩耸立。

    吼!一道怒极而的吼声从红袍老者喉咙喷出,凛然气势倾刻间递增一倍,令人顿生一种危险的感觉。 脚下一顿地面,厚重如山的气势骤然从体内蒸腾开来,弥漫四周,坚硬的地表像是承受不住这般磅礴气劲的挤压,一下龟裂开来。

    陨石天降!

    一座气势呑天撼地的伟岸巨岩峰峦,仿佛裂天降落,势如奔雷般的朝着青凤的立身之处飞地碾压降落。

    四周空气变得异常的沉重,而空气中的每粒微尘都似如千斤巨岩般的压迫下来,整个身躯仿佛像是要陷入尘土沙堆中一般,

    青凤神色间没想象中的那么惊惶失措,仍旧一片沉静如水,看不见絲毫的不安和危机感,星辰般闪亮的双眸中弥漫着点点青辉,手中的火焰飞凤枪斗然飞掦击出,一道碗口粗大的血色枪芒,宛若惊天长虹冲霄绽射,轰然击向悬在头顶三尺的"陨石天降"之势。

    血色枪芒锋芒无尽,一往无前地扎入巨岩峰峦,出高度的震颤摩擦,霸道无比"陨石天降"之势随之寸寸地炸裂破碎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红袍老者的剑却是隔空劈出一道浩荡狂霸的蓝色剑芒,势若潮汐般汹涌澎湃的朝着对方轰然劈落斩下。所过之处,沿途的地皮被一道蓝色流光飞裂开一条三尺宽的沟槽,一直延伸到青凤的身前。

    人枪瞬间合一,青风的全身仿佛凝聚成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器,浑身上下的青光烈焰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噗嗤……

    一串闷雷炸响,青凤手持"火焰飞凤枪"一步踏出,枪锋一颤,数十道螺旋火焰直向红袍老者奔射而去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没想到这小丫头如此强悍,竟然在呼吸间便化解了"陨石天降",还能在第一时间向自己动凌厉的反击。

    望着对方云淡风轻的模样,红袍老者心底的怒气狂彪,誓要彻底粉碎小丫头这股坚韧的自信,把脚踩在她自以为是的脸上,尽情的蹂躏。

    时间在一攻一守的僵持中飞流逝,红袍老者微觉对方攻击力量稍滞微弱,判断这小丫头大慨巳经后续无力,正是自己展开反击的大好时机,怎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双手叠加,极快地打出一连串的掌印,这些掌印绽放出褐黄色的光晕,无比凝实,宛如一座座巨岩峰峦被封印在其中。下一刻,无数叠叠重重的巨岩峰峦仿佛从天倾泄而落,蕩尽漫空青色风刃,直向青凤镇压而去。

    青凤冷哼一声,并沒有硬接对方的反击之势,娇躯一扭一荡,像风一般的飘移开去,一下脱离了巨岩峰峦的攻击镇压范围。

    反击之势蕩然落空,红袍老者惊楞之下,掌印随之一转,操控着万重巨岩峰峦,旋即朝着青凤闪避的身形急追而去。

    青凤的身形快的飘浮移动着,令本不太擅长身法度红袍老者郁闷无比,同时竭力摧动玄力狂追,一团褐黄色气流在身后沸腾,形成了强大的推动力。

    终于,远远地锁定了小丫头快闪移身影,红袍老者心中一喜,一座座巨岩峰峦像流星陨石般的倾泄狂击而出,沿途的空间仿佛支离破碎地崩散开来。一追一逃的持续了片刻,青凤奔行的身形突然顿住,反身划出一道烈焰红光的枪芒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疯了!竟然还敢在密集的攻击下回身反击,直到烈焰枪芒摧枯拉朽地破开叠叠层层的巨岩峰峦,红袍老者在骇然震惊中,才现一束血色红光巳距自己的眉心不足一尺,炽热的杀气锋芒巳令头皮生出灼人的刺痛感。

    卡嚓!像是有坚硬物体被斩断分裂开的"卡嚓"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声裂响,令红袍老者全身微震,很快意识到生了什么恐怖的现象,随着血色锋芒的不断推进,力道越来越强劲,非旦没有一点衰竭迹象,反而前所未有凌厉强盛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这才意识到这小丫头之前劲气滞弱之状,完全了是子虛乌有,纯属意造的假象,旨在令自己放弃坚若山岳的防御,展开愚蠢的反击,可谓是舍长取短,至使自己的防御威势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"不可能!这小丫头那来如此充沛的玄力劲气?"红袍老者一脸俱是震撼之色,自己连续不断施展的消耗玄力,再加上倾力追击对方,又耗损不浅,此刻巳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"头脑简单的傢伙,本凤儿根本没有使用过玄力,否则,你早已横尸当埸了"青凤说话的語音听上去很轻,很柔,却有如犀利无比的剑气,狠狠地击在对方的内心屏障之上。

    "不对,这小丫头一定是在忽悠自己,只怕她此刻也和自己一般几欲见?了。"红袍老者一厢情愿地揣摩着,只要再坚持片刻,凭着自己数百年扎下的深厚根基,肯定会是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满脸血红,青筋一根根鼓涨突起,竟然被人逼到唯有全力防御的境地,这情形令一众围观者震撼不巳,云岚城什么时侯冒出了一位如此强悍的小丫头来?

    "凤儿还在等什么?明明可以轻松破开这红袍老者的防御,为何还要一味与其这般纠缠不休?"符家主一脸疑惑地嘀咕道。

    "呵呵!是我吩咐凤儿尽量藏拙,不可锋芒太露,所以会战得有些幸苦。否则,会引起各大势力的关注,木秀于林,势必会遭风折。"6随风意味深长地言道:"不过,以凤儿的性格,应该接近尾声了。"

    红袍老者直到此刻似乎仍未意识到自己与对方的差距,仍紧闭着双目,像是在尽快恢复体内的玄力,意欲扳回劣势的局面,一举反创对方。

    殊不知,视线中的小丫头忽然一下收回了枪势,左脚莲足朝后退了一步,整个人仿佛突然融入了一种无比玄奥的境界,手中的"火焰飞凤枪"在剧烈的颤动着,无数血色流光蜂涌汇聚于锋芒无尽的枪尖之上,螺旋火焰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"这小丫头要干什么?不好!"红袍老者见状,心中顿生出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。而且是绝对的危险!容不得再有分毫的迟疑,敏锐的危机感,让他整个人在瞬间便飞闪移开去。

    这一枪 缓缓地刺出,以一种简单致极的运行轨迹,云淡风清,不带一点烟火气。一束血色流光看似悠悠缓慢,实则快若奔电,最后唯见一线红影笔直绽射而出……

    红袍老者双手持剑横在胸前,浑身上下泛起一层湛蓝的光晕,周边的空气一阵扭曲,仿佛水纹涟漪般一**的扩展开来,势汹涌滚蕩。

    一红一蓝,两种泾渭分明的色彩,两团飞快运行的物体,犹如两颗飞逝的流星在极的靠近,强大的奔行气场挤压着中间的空气,不断爆出炸裂的轰鸣声,令周围的空间禁不住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飞奔行间的红袍老者,火红色的长袍飞掦,猎猎有声,人在途中,手中的长剑泛起一片湛蓝的光华,仿佛潮汐的汹涌滚蕩,掀起千重狂浪,拍空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青凤顿觉时空在这一刻静止了,唯见一道数丈长的湛蓝剑光,携着惊天的潮汐浪涛,划空劈斩而出。知道对方巳将毕身玄力尽数贯注于剑身之中,此搏命一击,势必石破惊天,硬撼之下只恐造成两败俱伤之举。虽说不俱,却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搏命剑势一出,仿佛将一道掀起的狂浪推向巅峰境界,冲天拍空的惊涛夹着湛蓝的剑芒,斩灭一切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间,青凤手中火焰长枪横空击出,一道炽烈的红光撕破苍穹,势如惊电般地迎向飞斩而来的湛蓝剑芒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剑光,枪芒,呼吸间巳撞击数百次,尖锐撞击声中,剑影如电,枪芒如血,枪剑旋舞的频率越来越快,根本看不清双方的人影所在。直看得肉眼酸涩难辨,漫空火花银星,灿若烟火飞溅。

    轰!蓝光爆闪,烈焰喷射,惊艳的碰撞,杀伐凛然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逐渐呈现在视线中,青凤的衣裙之上裂开数道口,连贴身的金絲软甲也透了出来,所幸并未伤及肌肤凤体,否则这只凤准会彪失控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的这摶命一击中,蓄含着蓝,黄,绿三种属性的剑气,虽然令人有些防不胜防,但,杀伤力却大打扣,加上青凤有金絲软甲护体,才没造成严重的后果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