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孤凤还巢

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孤凤还巢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但,青凤不是常人,准确的,连人都不是。是凤,是天生俱有风属性的凤。所以,一切人不可能做到的事,对这只凤来,就如同喝水一般的轻松容易。在空中对她而言,没有做不到的,只有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青凤倒飞的身形却是不可思议的瞬间折反过来,手中的火焰飞凤枪淩空一颤,枪尖上同样分射出两束流光,一青,一红,同样代表两种不同的属性;风,火。

    四道色彩各异的流光,散发着绚丽璀璨的光华划空绽射,从不同的方向分别迎向彼此锁定的目标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绿色的木属性流光和盈红如血火属性流光轰然迎而撞击,空气中倾刻爆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炸响声,瞬间呈现一副火焚林木的震撼景像,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巳被燃,温度一下上升了数十度,大厅中充满了炽烈灼人的高温气息。

    呼吸间,绿色的木属性流光便巳化着一缕青烟,四下飘散开去,无影无形。与此同时,青,蓝两流光交织缠绕在一起,强强争锋,再次展开一幕风卷碧涛的壮观画面。

    "这么可能?"红袍老者但见狂风呼啸怒卷,碧涛分崩四溅,如雨飞洒倾泄,水雾弥漫蒸发,化着烟云消隐无踪。震惊得眼球差一没突出眼眶,他自信满满的秘法绝杀技;水光裂天,出道以来从未有人能全身而退,凡见识这招秘法绝杀技的人,都巳静静地埋在了土里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丫头竟在呼吸间便摧枯拉朽地击溃自己的水光裂天必杀技,战至此刻,他接下来的念头只有一个;那就是全力防御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念动间,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变,看上去仿佛巳凝练化身为一座峰岳,令人生出一种无懈可击,无可撼动的气势。每踏出一步都厚重如山,稳若坚岩,与众不同的是这座峰岳,不仅是气势磅礴浩然,似还蕴含着一种凛冽锐利的破天锋芒。

    青凤微眯了一下眼,凝聚的视线中竟发现这座伟岸的峰峦中,林木耸立,如同枪林剑刃遍布,其间还有蓝色的流光纵横环绕。

    微眨了眨眼,这蓝色的流光仿佛一下变成汹涌澎湃的滚滚洪流,所过之处,仿佛可以席卷,撕裂,呑噬一切,无可阻挡。这防御之阵,可谓攻守兼备,固若金湯,无懈可及。

    看这红袍老者摆出的这架式,脚下不丁不八,看上去不动如山,坚若磐石。整个人的气势如山岳巨岩般坚挺厚重,仿佛与脚下的地面融合为一体,有一种不可分割的磅礴厚重感,势若山岳般坚实挺拔,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厚重坚实感。

    事实上,并非如此,在青凤的眼中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些;一座耸立的峰岳,其间隐有三色彩光环绕绽射,带着一种独特的锐利锋芒,可谓是虚实相兼,亦攻亦守,静如处子,动若脱兔,让人嗅一絲十分危险的信号。

    这由三种属性组合而成的防守反击之阵,此阵势中包容了三种势态,有黄土之如山厚重的坚实,有木之如枪林剑海的锐利,有水之洪流隐而不发,一旦奔涌碾压而来,势必将会是霸道厚重与锋芒并存。三种属性势态融为一体。仿佛凝聚成了一座固若金湯,却又锋芒无尽的剑岳刀山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摆出的阵势中的确含有三种势态,有厚重如山的坚挺,有似水绵长的柔韧,更有惊天一击的无尽锋芒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再抬眼望向对方时,突然发现这丫头的气势也在此时为之一变,整个身影变得有些飘浮虚幻,晃忽中似乎隐约浮现岀一只展翅盘旋青凤的虚影,眨眨眼,这种感觉有若惊鸿一瞥,疑似幻觉。

    但这种疑似的幻觉,令红袍老者感到惊悚,心底莫明的生出一种强烈的危机感,神色一肃,透出一脸凝重之色,眼中的瞳孔收缩聚成一线,厚重如山的气势在逐步攀升,眼神变得越来越凌厉,凝练如剑,透出絲絲炽人心神的蓝芒。

    彼此遥遥相对,双方的目光有若实质般的绽射而出,空气中,一束蓝芒视线迎面撞上一束由风所凝聚而成的青芒,轰然爆出一团璀璨的光华,绚丽得令人颤栗窒息。

    彼此视线上的交锋,几乎难分上下,却拉开了一幕无坚不摧的攻击与不动如山的防御碰撞。

    青风手中的火焰飞凤枪在剧烈的颤抖着,一缕缕的血色流光环绕,枪端上的螺旋火焰呑吐不定,越来越炽烈。突然踏出一步,瞬间跨过十米空间,一抹血色流光如同火蛇奔射,乍现即逝。

    铿锵!青凤的这一枪可谓快若流星闪电,却被对方厚重与锋芒并存的霸道气势生生抗住,仿佛一剑斩在金铁之上,难以撼动分毫。

    接下来,却发了令人意外的一幕,枪端上喷出的螺旋火焰突爆炸开来,漫空火球四溅纷射,仿佛一下燃了峰峦间的万千林木,倾刻间,烈焰火光汹涌沸腾,将天地映得一片盈红如血。

    这丫头果然早巳想好破解之法,只不过,对方能想到的,人老成精的红袍老者又岂会想不到,自然早巳准备了应对之法。念动间,那些隐而不发的蓝色流光,肉眼可见的从峰岳间喷泄而出,仿佛天河决堤般倒卷而下。

    冲天的烈焰火光只在呼吸间,便在蓝色的狂流下毫无悬念的火灭烟消。

    更令人惊悚的是,红袍老者并非单纯的防御,四散的水流瞬间汇聚成一条蓝色的巨龙,直向青凤霸道无比的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一枪击出,平平淡淡中却突然掀起雷霆轰鸣,仿佛来自天际的惊电,瞬间将奔袭而来蓝色巨龙撕裂得支离破碎的爆裂开来,漫空水珠闪烁跳跃。

    青凤不得不承认这红袍老者的防御的确堪称一流,而且反击的速度更是敏锐凌厉,也就是她每一次攻击都可能会遭遇最强的反击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的感受同样是无比的震撼,被这丫头看似随意一枪,惊出了一身冷汗来,若不是自己早己留有应对的后手,这一枪火焰焚山,便险些要了他这条老命,想想都惊悸不已。再也不敢稍有大意,身上的气势不由再度攀升,浑身的气息更加浓烈凝练,不动如山的伟岸气势逐渐凝聚而成,整个人更有如万古山岳屹立。

    青凤又动了,再次朝前踏出一步,同样的一枪刺出,只不过这一枪没有之前的霸道狂野,火焰喷发。 一枪递出,十分的虚浮不定,像风一样轻,像云一般的悠闲,看上去飘飘无力,却足以令人心脏加速的跳动,潜意识中察觉到一种危险的信号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虽然对自己的防御有绝强的信心,但看着那把虚浮不定,颤悠悠的枪锋,直觉心里发寒,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如果红袍老者此刻的峰峦势态,有如一个充满了气机的球体,倘若使用蛮力猛扎狂斩,势必会遭遇强大气机的反弹。

    然而,青凤此时的剑仿佛一枚十分锋利的针……缓缓地,颤悠悠地扎入了厚重如山的防御罩。一场无声无息的攻防战瞬间展开,惊心动魄的阻击和攻击,比漫天刀光剑影的搏杀更惊险万分。

    青凤的身上没有展开什么强大的气势,握枪的手十分稳定,缓缓地朝前推进。一脸清丽可人,云淡风轻的模样,哪里像是在进行一场生死之间的惊险搏杀。

    殊不知,整座峰岳突然发出一阵剧颤震荡,致令青凤的枪锋不断的晃动移位,难以在同一个部位中持续下去,甚至还会被这股震荡的力量反弹回来,一束束蓝色流光从峰峦间随之绽射而岀,锋芒杀气无尽。令人不得不放弃攻击,即时的抽枪回防。

    可是,无论多么强悍的防御,最终都会久守必失。没见红袍老者此时的脸上巳开始堆满了汗珠,一条条的青筋突起,气息倘未回復,便见青凤狭窄的剑锋又再次住震荡的峰岳。

    震怒之下的红袍老者,将全身的玄元力凝聚在闪着蓝芒的大剑上,剑身似如蓝盾般的住对方不断向内扎入狭窄锋芒。

    时间在此彼进退的抗衡中流逝,红袍老者渐觉一股股炽热如火的潜劲,顺着蓝色大剑的剑身不断地涌入自己的手臂,令人生出一种被焚烧的炽灼感,感觉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骇然之下,心神一凝,双臂的肌肉顿然膨胀开来,强大的震荡之力突然狂暴地涌向青凤的枪锋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无声反击,令青凤的身形一下脱离地面,人在半空中随之划出一道弧线;孤凤还巢!青凤的飞出的身形在虚空中斗然一个折转, 一抹血色流光同时绽射而出,有若天外飞星般直向的红袍老者的面门奔袭而去。

    青凤的这一枪就仿佛坠落大地的流星陨石,那种磅礴霸道的气势,直欲破碎虚空震裂山河大地。

    枪锋火焰迸发,剑锋蓝光绽射,碰撞的刹那,发出轰然爆响。 一**的涟漪扩展开来,不仅将青风这流星陨石般一击的威势力量不断削弱,同时还不可思意的形成了一种锐利的反击之势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