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照扇无误!

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照扇无误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数个呼吸之后,被人抽飞的淡金长衫年青人像是清醒了过来,口中一下迸出凄厉的咆哮,面目扭曲得无比狰狞可怖;"火老,杀了他们!"

    不远处的红袍老者缓缓地回转身来,一双冷漠阴森的目光投射在6随风三人身上。<<

    红袍老者拥有破虚境高阶的实力修为,在这小小的云岚城几乎可以横着走,虽然一下没看透对面三人的武道修为,并没有往深处想,十分的不以为然,似乎一斧便可取走三人的贱命。

    符家主倒是一眼看出了这个红袍老者的实力,而自己虽是一个新晋级的乾坤境尊者,但要对付眼前这个红袍老者,还是很有自信的。

    "爹!这种事怎能让你亲自出手,这些人由凤儿来打就是了。"青凤拦住正欲挺身迎战的符家主,双手叉腰,望着那个脸已肿大了一倍的淡金长衫年青人,冷笑的言道:"猪头少爷,你可是要想清楚了,一旦动起来,你的人没一个能活着离开这道门。"

    "小丫头,少在这里虚张声势。"淡金长衫年青人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捂着被抽肿的脸,双眸红,漏风的口中怒喝出声;"你说得没错,没人可以活着离开!"

    这位淡金长衫年青人,是流云城主的第五位公子,与当下云岚城主的大少爷是同门师兄弟,私下里交情不浅,此番正是受那位大少爷师兄的所托,专程特来城北坊闹事砸埸,照那师兄的意思,闹得天翻地覆更好。堂堂流云城主的五公子,弱弱的云岚城敢奈我何?

    殊不知,竟然被人当众扇了个大耳光,还满口喷血,大牙都抽飞了四五颗,从小到大何曾吃过如此大亏,耻辱呀!

    此时,他指着对方三人,因极度的愤怒而微微抖,脸上的肌肉因疼痛而不停的抽搐,胸腔己被无尽的怒火填满,神情几近疯狂;"火老,宰了他们!云岚城有人若敢阻拦,就是向我流云城宣战!"

    符家主闻言,脸色顿时有些色变,他生性本就谨小慎微,凡事能忍就忍,总想着退一步海阔天广,若真为了此事引来流云城的大兵压城,这个后果大到他根本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"火老,还不动手杀了他们,全都给我上!"淡金长衫年青人对着身后的一众彪形大汉,咆哮出声;"不用留手,一切后果有本少爷担着!"

    对方是流云城的人,尽管已欺上门来,符家主仍想着息事宁人,不想将事态弄得不可收拾。正欲出声喝阻,然而,那红袍老者手中的长斧却一下飞舞了起来,破虚境强者的恐怖气息从体内迸而出,笼罩着整个大厅,两道血红色的光芒从他的眼眸中绽射出来,充满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斧旋舞而出,整个大厅中的温度像是一下提升了数十度,空气中充满了炽热灼人的火热气息,一条血红色的可怕火龙瞬间在枪端凝聚成形,龙爪其张,口中龙吟咆哮,翻滚着,瞬间便将6随风三人一下包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十来个彪形大汉已是兵刃出鞘,杀气汹涌朝着一众坊市护卫扑杀而去,只不过,这些大汉刚冲出去没几步,便突然集体的嘎然而止,人人但见一道青色流光,宛如穿花蝴蝶般在人堆中飞地扑闪着,每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,像是被蚊虫猛叮了一下,随即便觉自己全身一阵僵硬,突然失去了活动能力,握刀持剑的手腕间同时传出一絲被割裂的痛感。

    叮当哐啷!

    紧接着,一连串兵刃坠地脆响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,一群大汉姿态各异的僵立当埸,唯一相同的是每个人的手腕处都有一道细细的划痕,有血汩汩渗出。

    这一幕只生在火石电光之间,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红袍老者那充满着火山般迸的一斧上,都在为被火龙吞噬的三人揑着汗。

    符家主做人君子惯了,何曾遭遇过这种连招呼都不打一个,便突然出手攻击的状况,而且还是一心至人死地的恐怖大招,惶然中根本来不及反应,炽烈的火热杀气已扑而来,连闪躲避让的时间都没有,突然,整个人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牢牢攥住一般,骤然冲天而起,瞬间脱离了火龙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"死老头,好嚣张!"火龙包裹中传出青凤带着一絲恼怒的语音,一只巨型的燃烧火凤骤然呈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,凤爪一张,朝着奔腾咆哮的火龙狠狠一抓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巨大的凤爪像是揑蚯蚓一般,挣扎中的火龙猛地出一声凄楚的悲呼,如同豆腐一般,轰然被一爪揑得粉碎,漫空火花烈焰飞溅,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嗯!红袍老者的眸子中掠过一抹惊,活了上百年的岁月,可谓是见多识广,算得上目光如炬,阅人有术。再以他破虚境的强悍实力修为,居然看不透眼前这个清丽可人的丫头,体内分明是空空荡荡,连一絲玄力波动的痕迹都察觉不到,却能在呼吸间一举化解自己的火龙攻击,这种诡异的状况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更让那位五公子吃惊的那群全身僵硬的大汉,个个姿态各异的定格,分明是在瞬间被人悄无声息的制住,是什么人在如此短的时间,同时制住十来位杀气汹涌的玄丹境高手,这未免也也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6随风和符家主也是惊险的从火龙中抽身出来,那小丫头正与红袍老者对峙着,那是谁出的手?见鬼了!

    "死老头,欺我云岚城无人,动赢便欲取人性命,简直与妖兽无异。"青凤指着对面的红袍老者出声狂骂;"凤儿今日不让你血洒长空,就不是人!"

    "哼!"小小年纪,纵算天资卓越,又能强大到什么程度?换个埸合,老夫还真不屑与之一战。"红袍老者冷漠的脸上表现出不以为然的模样,暗里却没一点小视之心,反而打醒了十二分心神,所谓狮子摶兔须尽全力。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个小丫头是一个生死境圣者,而且还是一只罕见的千年神兽,不知是否还有勇气一战?

    "死老头!你不过只是一个破虚境高阶的垃圾而已,在本凤儿眼里连小爬虫都算不上。"青凤一脸不屑地掀了掀嘴角:"你此刻是不是很想知道本凤儿的真实修为?"

    "你竟能猜出老夫的修为?"红袍老者冷漠的脸上微微动容,眼底隐隐闪过一絲惊色,随即冷冷地挤出一絲阴笑:"你说得没错!老夫的确有些好奇,竟然无法看你的修为实力。"

    "你是属猪的呀?这种事岂会轻易告之于人,让对手在郁闷中死去,也不失为一种乐趣。"青凤一脸戏谑地言道,换个埸合,诸如这种存在,她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闻言,冷漠的脸上微见愠色,双眉微微上掦。实没想到这小丫竟会如此难缠;"小小年纪便深谙攻心之术,着实令人刮目相看。攻心之术若是运用得当,对方的心境势必会出缝隙裂痕,重者可至气息絮乱,情绪失控导至全身破绽百出。但最终还得以真才实料,无坚不摧的战力说话。"

    红袍老者也非等闲之辈,心境意志异常的坚韧,轻易不会受人所左右,而且在话语中同样藏着攻击性的锋芒。

    双方相距十米,虽一直静静地对峙着,事实上,彼此未动手,巳然在口舌之上短兵相接,言如剑,语似刀,如同那看不见的火花飞溅,听不见的利刃铿锵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冷漠的脸上没一点托大的意思,双手紧握大斧,浑身气息随之鼓荡开来,一团血色红光透体而出,周边的空气像是一下被点燃,炽热的高温灼人肌肤。

    青凤的眼眸中却是青辉点点,这是要出手的前兆。果然,稍稍的踏前一步,根本未等对方有所反应,一只纤纤小手已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青凤的这一掌抽出,眼前的虚空像是被抽得塌陷,红袍老者身边透出的炽焰红光像破碎的玻璃般溃散,这一刻,身体感觉被瞬间禁锢,体内的玄力沉寂如铅,再也无法牵动絲毫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面呈惊恐骇然,愤怒的双目, 眼睁睁瞪着一只纤纤手掌狠狠地扇在自己脸上,破虚境强者很牛吗?照扇无误!

    清脆的耳光声在大厅中响彻,在埸的所有人都大张着嘴,双目尽皆外突。

    这一掌来得太快,太诡异了!红袍老者连絲毫的闪避动作都没有,如同一件死物般的任人狂抽,这一掌虽然是扇在他的脸上,但却使红袍老者整个人都一下扭曲了起来,禁不地原地转了几个圈,手中的长斧也脱手飞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破虚境强者在云岚城中几乎可以横着走,杀伐随意,却被一个清丽可人的小丫头,一巴掌抽得七晕八素,如不是亲眼见,实难令人置信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口中出一声咆哮,整个人"蹬蹬蹬"地暴退了七八步,这才稳住了身形,坚硬的地面被踏得龟裂开来,身上的红光荡然无存,半边被扇过的脸一下隆起老高,一片红肿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