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幸亏你那爪子没伸出来

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幸亏你那爪子没伸出来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噗嗤!一斧斩出,整个大厅中的温度像是一下提升了数十度,空气中充满了炽热灼人的火热气息,一条血红色的可怕火龙瞬间在斧端上凝聚成形,龙爪其张,口中龙吟咆哮,翻滚着,奔雷般的对准统领吴涛扑袭而去。[? <

    炽烈的高温气息,让统领吴涛感受到了身后的异样,心中一凛,朝前奔杀的身形不加思索地飞急转,手中的巨剑泛起一片蓝光,看也不看的朝着身后一剑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只是这火龙奔袭的度实在太过迅猛,统领吴涛方才有所反应,并做出反击动作,一道龙形火焰已一下扑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统领吴涛的巨剑方才挥出一半,龙形火焰已凶猛地冲击到身体,整个人如同被火星陨石砸中一般,带着一蓬绚烂的血花轰然倒飞了出去,受创的身体重重地跌落地面,拖出一道长长的盈红血痕。

    一招,居然连红袍老者的一招都接不下来,统领吴涛心中震惊可想而知,苍白的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,口中不断有血向外渗出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红袍老者一斧斩出,便不再出手,神色冷漠无情,眼眸中透出淡淡的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只在几个呼吸之间,一众坊市护卫几乎沒有一个还是立着的,个个浑身浴血,横七竖八的躺倒在血泊中,痛苦挣扎的嘶声呼叫在大厅中回荡。

    这血腥凄惨的一幕,大厅外围观的路人都忍不住摇头叹息,目光愤然,面对这群凶徒恶煞,却无一人敢出言吱声。

    这此坊市护卫没一个是省油的灯,吃素的货,最不济的都有玄丹境初阶的实力,而那位统领吴涛更是拥玄婴境的修为,居然连那红袍老者的一招都接不住,便已受创喷血倒地不起。足见这些人是来者不善,这事算是闹大,不知城北符府接下来会如何应对?

    围观的人低声的议论着,纷纷继续留下来静观事态的展。

    "少爷,还要继续么?"一群彪形大汗接着将大厅中所有的水晶柜台完全砸开,将里面的酒桶都搬了出来,足有四五百桶之多。

    "当然!即然都做了,为什么要停下,上二层!"淡金长衫青年瞥了一眼血泊中痛苦不堪的护卫,眼眸中露出一抹冷酷阴森的笑意。

    "你们敢!城北符府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群人渣!"统领吴涛艰难地用剑撑起身体,摇晃着,口中却是怒喝出声,严然一副悍不畏死的悲壮模样。

    "哼!区区城北符府,本少爷还没放在眼里,就算那家主符沧海来了,照样打到他喷血倒地。"淡金长衫青年完全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,絲毫没将城北符府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"大胆狂徒!我与你们拼了!"统领吴涛口中喷血,手中巨剑已高高举起,浑身玄力迸而出,准备搏命了。

    淡金长衫青年的眸中闪过一絲嗜血的残忍光芒;"你这是在找死,本少爷就大度的成全你!"一旁的红袍老者,手中长斧再度抬起,空气中顿时散出一股恐怖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没人会怀疑这一斧击出,统领吴涛还会有命活着,而统领吴涛看上去也像是没打算活着,飘香酒楼被毁,有何颜面继续苟活,神情间无惊无恐,唯有一股视死如归,玉石俱焚的坚定意志,刹那间,人剑合一,通体上下蓝光闪烁流转,宛如一道升腾的碧涛狂澜。

    "住手!"生死一击即将迸,一道愤怒地咆哮从大厅门外突然响起,围观的人群闻声自动地散开,让出了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"是城北符府的家主来了!"有认识的人出声道。

    "怎么只有三个人,还有一个小姑娘?"

    "就这几人,怎摆得平这群可恶的凶徒?"

    在人群的议论声中,三道人影从门外走进了大厅中,角落中的一众酒楼员工,口中都是悲呼出声,符家主望着大厅中血腥凄惨的一幕,脸色迅地变得一片潮红,分明是血气冲顶的现象,眼眸中像是有火焰在燃烧,冷肃的目光最后停在那位淡金长衫青年的身上。

    符家主身边的两人,一个是6随风,一个是青凤,由于紫燕现在的身份尤为敏感,须尽可能的隐瞒自己回归的消息,更不易在公众埸合现身,所以就没跟随前来。就大厅中这群凶徒,只青凤一人便可轻易摆平。

    "家主!"统领吴涛仍是双手高举巨剑,眼神近似疯狂;"吴涛无能,唯有拼死一搏!"

    "退下!你已尽职了!"符家主强压住心底的怒火,不容质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一搏之举,纯属送死,愚不可及!"6随风见那统领吴涛已报了必死之心,竟连家主的话都不听,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浓烈,已欲起玉石俱焚的搏命一击。

    "啧啧!这些人怎么都伤了这样?再不及时止血疗伤,再过片刻,保证一地全是死尸。"青凤撇撇嘴,冷笑的出声道,接着便见一道青光连连闪动,在每一个受伤护卫的身上点击了一下,创伤的血顿时停止了流淌,大厅内再也听不到痛苦的**声。

    这是十分诡异的一幕,所有人只觉眼前青光连闪,下一刻,这些受伤倒地的护卫,却是一个个的立起身来,脸上都是充满了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那一瞬间生了什么?青凤仍静静地立在符家主身旁,在埸之人根本没人稍稍移动过,当真见鬼了!

    这些护卫看上去都还十分虚弱,但每个人仍是手握兵刃,腰背挻直,人人一副准备拼命的模样。统领吴涛见状,身上鼓荡的气息顿时一泄,他不能让这许多兄弟跟着去送死,苦笑地对着家主施了一礼,领着一众护位退过一边。

    "你就是那个喜欢忍气吞声的废物家主,符沧海了?"淡金长衫年青人,脸上没一点惊惶不安的神情,反倒语带戏谑地出声道:"本少爷今日就是专程来废掉你这滴酒不外出的破规矩,怎么样,是不是还得继续"忍"下去?"

    "听口音,你们应该是来自流云城吧?"符家主微皱了皱眉;"飘香酒楼这滴酒不外出的规矩,已延续了数百年,没有人可以打破!"

    "哦?本少爷还真不信这个邪,捅了你这马蜂窝,你又待如何?"淡金长衫年青人一脸嚣张狂妄的冷笑道:"难不成还想将我留下?只怕你城北符府还没这份能耐吧!"

    "白痴!你以为自己是云飘渺呀?连只小爬虫都算不上,蝼蚁而已!"青凤鄙夷不屑地出声道:"瞪什么瞪,当心本凤儿将你的一对鼠眼抠出来。"

    淡金长衫年青人的脸顿时一阵青,一阵红,一双眸子绝对杀气蒸腾;"哼!如不看你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,本少爷一掌拍死你!"

    "切!幸亏你那爪子没伸出来,否则,只怕现在已成了独臂少爷。"青凤一脸不卖账地挑衅道:"不信,大可出手试试!"

    "少爷下不了手,让我来撕了这小丫头!"一个彪形大汉踏上前,就欲动手。

    "等等!赶死也不急在一时半刻,等下有的是机会。"6随风突然出声喝阻道:"流云城离此有千里之遥,你们只怕不会只为这点事,便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别人的地盘上闹事伤人,这似乎有些太不合常理。如没人在后面授意,就你这些人再有几分斤两,也不敢这般有恃无恐的砸人埸子。我可说得对?"

    "你小子是谁?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滚一边去!"淡金长衫年青人像是被人揭了底,有些恼羞成怒地咆哮道。

    "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拿别人多少好处,值得用这许多人的命来偿还?"6随风仍是淡淡地出声,落在这些人的耳中,却是堪比惊雷击顶,每个人的心脏都是禁不住地一缩。

    "小子找……"淡金长衫年青人的狠话未出口,便见对面的小丫头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啪!一声异常清脆的巴掌声,突然在大厅中响起,面对淡金长衫年青人的狂妄叫嚣,6随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流出来,这一巴掌分明也不是出自他的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,淡金长衫年青人的头脑像是一下停止了运转,整个人感觉被横空飞来的陨石狠狠地砸中了一般,这一瞬间,整张脸像是已经被砸烂了开来,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,从抽到他脸上的那只手掌中,一下涌到脸上,甚至还没来得及惨叫出声,整个身体已如同破布一般的重重抛飞了出去,足足飞了七八米远,这才跌落在布满了水晶碎片的地面上,身体抑制不住的滚翻了几下,口中同喷出一蓬鲜血,还有三四个大牙。

    谁?这是谁出的手?

    大厅中所有的人,包括门外围观的人群,竟没有一人看见之前是谁出的手。这一巴掌抽得也真的太狠了,直接将那淡金长衫年青人抽得口喷鲜血,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刹那间的寂静,整个大厅听不见一絲声响,气氛诡异到令人窒息的程度。

    啊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