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飘香酒楼

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飘香酒楼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"伯父,凤儿的确是幸苦了一夜,当然,凭她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完成。〈  不过,有了这座雄关,可以将那些心怀不轨的宵小之辈阻于门外。"6随风只说了个不争的事实,至于如何建造已没必要寻根探底。

    符家主自然也是明理之人,知深浅,对方即不愿说,自有其道理,四下巡视了一遍,城楼的结构十分坚实,并非豆腐渣工程。

    "只是这木质建筑,经不起风雨的侵蚀,日久天长,势必会逐一腐朽。"符家主皱了皱眉,一针见血地道出了这木质城楼蔽端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普通的常识,6随风岂会不知道,之前已在这座木质城楼上布下了一个简单的法阵,也可称之为"结界",听符家主这么一说,6随风淡淡一笑,双手在空中打出一连串繁杂的手印,一道道金色的符文从这不断变幻的手印中闪射而出,充满了古朴而玄奥的气息,蕴含着絲絲大道的法则。

    木质城楼被一层淡淡的金光笼罩着,墙体的表层密布着无数如絲般纤细的金色细线,缠绕流转在木质墙体之上,至使整座城楼出一阵簌簌的震颤。

    "去!"6随风双手合什,浑身上下散出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,口中一声轻喝,合什的双手随之一堆一送,眼前空间骤然一阵扭曲,唯只见一道道金色的符文飞映入木质的墙体之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气中传出一阵巨大的轰鸣声,肉眼可见整座城楼突然地爆裂开来,符家主见状,惊呼未出口,骤见炸裂开来的墙体又瞬间神奇聚合复原如初,一道道金色的符文在墙体闪烁泯灭……

    "这……"符家主望着眼前的一幕,揉了揉眼,疑似幻觉。

    原本二十米高的墙体,像是突然之间暴涨了七八米,且通体的颜色变得黝黑闪亮,像是用铁水浇铸而成,隐隐闪射出金属的光泽,完全寻不到一点之前的木质气息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宛如一头巨型的妖兽霸道地盘踞在那里,给人带来一种窒息的压迫感,以及浓重的肃杀气息,严然一派固若金汤,雄关难愈的气势。

    "这是如何做到的?太神奇了!如非亲眼目睹,实难令人置信。"符家主惊颤地出声,眼神中满是难以抑制的震撼之色,6随风在他心中的位置再度拔高,对青凤之前所讲的荒唐故事开始有些相信了。

    "让伯父见笑了!晚辈只是加持了一个小小的金系结界而已,算不得什么神奇。"6随风淡然地言道:"如无意外,五年之内可保这雄关固若金汤,安然无恙!"

    "咦!有人正向这里急奔来!"青凤突然出声惊"咦!"道。

    "有吗?我怎察觉不到?"符家主闻言,展开心神感之了一下,以他刚才晋级的乾坤境修为,三百米之内的一草一木,皆在感之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"来者只有一人,此时还在千米之外,根据他身上透出的气息,应该是一个玄丹境初阶的武者。"紫燕十分随意感之道:"或许因为长途奔行的原故,呼呼显得有些急促,步履出现了虚浮不稳的状态……"

    嘶!千米之外尤在眼前,再说下去只怕连来人的相貌年龄,甚至装束,都可以逐一清晰的道出,符家主突然觉得在自己的女儿面前,竟然显得如此的渺小不堪,这本是一个强者为大的世界,一切年龄辈份的界线在绝对实力的面前,如同泡沫般的蕩然无存。看来这解除婚约一事,已是势在必行,纵算有心出面加以干涉阻拦,也是力所不及,一切唯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符家主的心思转动间,一道灰色的人影已从云烟轻雾中气喘嘘嘘地奔至身前;"家……家主,出事了!"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着灰色武者劲装的中年男子,符家主一眼便认出此人是城北坊市区的护卫副统领;怀恩!

    "怀恩!出了什么事?你怎知道我在落日山谷?"符家主尽可能平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"是夫人……让我来的!飘香酒楼……出事了……"副统领怀恩气喘吁吁,吱吱唔唔地说道,像是也不十分清楚俱体情况,只是说飘香酒楼被人砸了。

    飘香酒楼的"十里飘香"酒,堪称酒中一绝,名满万里,故名思意,酒香飘十里,不知牵动着多少好酒者的酒虫,慕名而来者更是数不甚数,飘香酒楼也因此名声在外,日进斗金也毫不夸张,同时也成了城北符府的一项重要产业。

    符家主一听飘香酒楼出事,脸色顿变,再也把特不住那副平静了,惊怒之色顿然溢于颜表,不过,他还是克制住内心的震怒,有些莫名的将目光投向6随风,像是在征询6随风的意思,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,只怕连他自己也理不清,道不明所以?

    "晚辈初来乍到,对云岚城状况知之甚少,不过,无论了什么事,都得尽快赶过去看看究竟。"6随风的语气十分淡然,却令人浮躁的心绪顿时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"走!"符家主点点头,身形一闪,领先电射而去,6随风和紫燕,青凤三人,随即化作三道流光,眨眼间便消失在云烟轻雾中。

    "这……"副统领骇然的大张着嘴;"天啦!这是什么修为境界?"

    城北坊市区内的"飘香酒楼",一如即往的人来客往,坐无虚席,从这些食客的衣着言语间,可以感觉到大多都非本地人,几乎都来自天南地北,专程前来品尝这"十里飘香"酒。

    一方有一点的规矩,"飘香酒楼"的规矩是来者是客,只有拥有足够的金币,尽情暢饮无底限,管够!却是千杯下肚只会尿涨,绝不会醉得人事不清,这也是"十里飘香"酒的另一绝。但,一滴酒都不允许带出酒楼,这也是雷撼不动的规矩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一层大厅中的水晶柜台几乎都被砸碎了,无数水晶碎片叮叮咚咚的坠响,十来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,手持利器,不断地将一个个水晶柜台砸开,口中连连嘶吼狂叫;"砸了,都给我全砸了!什么狗屁规矩,在大爷面前一律不存在,大爷的话就是规矩!"

    吼叫爆砸声停止,酒楼瞬间一片沉寂,几息之后,所有一层大厅中的客人,像是从突然的震骇中猛然转醒。刹那间,随着几声尖叫惊呼,杯盘碗盏四溅,人流如潮,你推我挤拼命地朝着门外涌去,唯恐稍迟片刻,秧及鱼池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却已人去楼空。宽阔的大厅内杯盘狼藉,一派静寂。

    大厅中央,一个身着淡金色长衫的青年男子,指挥着十来个大汉从砸开的水晶柜台中,将一个个密封的酒桶搬出来,片刻功夫,已堆积了上百桶之多。

    大厅的另一端,横七竖八的躺倒二三十个服饰统一的男男女女,其中不少人都浑身染血,几乎都有伤在身,这些人应该都是酒楼内的员工侍从,一个个眼眸喷火的怒视这群穷凶极恶的暴徒。

    他们的面前立着一个身着火红长袍的老者,眼眸中凶意横溢,浑身上下隐隐有恐怖的气息逸散出来,令人心生寒意,不敢生出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"都给我住手!"

    酒楼门外一下涌进了十来个身着灰色劲装的武者,个个脸上都布满了怒火杀气,手中兵刃尽皆出鞘三分,一片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上去像是城北坊市的护卫,开口怒喝之人,身形魁梧,有着一头棕色短的男子,手握一把巨型大剑,正是城北坊市的护卫统领;吴涛!

    "你们是什么人?竟敢在我城北坊市闹事,简直不知死活!"统领吴涛怒声喝斥道。

    "就凭你们这堆垃圾,还敢前来管本大爷的事,是不是脑残了,想找人修理修理?"淡金色长衫的青年男子面带不屑地撇撇嘴,根本没将这群护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"狂妄!"统领吴涛口中一声爆吼;"杀!"

    "还敢出手,当真是在找死!"看着这些冲上来的护卫,中年男子的眸中流露出残忍的光芒;"一个不留!"

    冷酷的话音刚落,身后的一众彪形大汉已纷纷扑了上去,一阵混战瞬间爆,各种兵刃交戈的碰撞声响彻大厅,呼喝喊杀声此起彼伏,漫空尽是鲜血爆闪飞溅的景象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一交手,竟然是一边倒的战斗埸面,有点像单方面虐杀的样子,这才一个照面,那些冲上去的护卫,几乎没有一个不带伤,身上都是鲜血横流。尽管这些护卫个个咬着牙硬挺,愤怒的浴血扺抗,统领吴涛知道双方实力悬殊太大,根本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护卫一个个不断倒下,心在泣血,喉咙喷出一声咆哮,玄婴境初阶实力一下释放出来,双手巨剑对着那群彪形大汉,闪电般的怒斩而去。

    "哼!"就在这时,那位一直标枪般站着的红袍老者突然动了,手中的一把长斧骤然抬起,对着统领吴涛的身影,便是遥遥一枪飞扎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