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若再如此,我必受罚!

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若再如此,我必受罚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"好剑!这种感觉太奇妙,太强大了!"聂氏兴奋得一脸潮红的还剑入鞘,这才现符家主竟然莫明地悬浮在池塘上空:"你这是在做什么?"

    6随风气息一收,符家主这才像一只牵线木偶般的被拉回小亭中。

    "这话该我问你才是!"符家主脸呈怒容的斥道:"你存心要谋杀亲夫呀?"

    "我……有吗?"聂氏一脸迷惘,自己之前不过只是在试剑而已,何来谋杀亲夫一说。

    "伯父误会了!那只是剑势中生出的一种意境,能让人产生一种真实无虚的幻觉。都怪晚辈之前未及说明。"6随风报歉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"这样啊!"符家主抬手抹去额头间渗出的冷汗,眼中一下湧出一片欣喜若狂的神色,惊颤的出声道:"举世无双的镇族之宝,小心珍藏,绝不可轻易示人。"

    "嗯!怀璧其罪,这个道理我明白!"聂氏点点头,便将血玉剑迅地收入自己的蓄物戒中,而后将青凤轻轻地搂入怀中,露出一股浓浓的怜爱:"凤儿!你以后就是娘的亲女儿了!"

    紫燕神秘的突然回归,给乌云罩顶符府带来了一连串的震撼和意想不到的惊喜,每一桩一件都足以让人癫狂,接下来还会生什么?二老惊喜之余,仍不免怀着一份莫名的忐忑。

    安抚二老在亭中坐下,清茶入口,宁心静气,习习夜风拂面,令人浮燥的心绪逐渐归于平静。聂氏的目光至始至终的投射在6随身上,绝对是丈母娘看女婿的浓浓情趣,那是一种极尽挑剔和欣赏的神光。

    "好茶!入口清新舒爽,甘味绵长悠远,这应该是来自云烟城的极品"落霞云雾"茶。"符家主轻轻吹散杯中的热气,细品了一口,微带惊容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品"云雾"如呑金,指的就是这来自云烟城的极品"落霞云雾"茶,实事上,其珍稀的程度已不是可以用金币来衡量的了,6随风也是沾了古蓝星的光,才从云烟塔主那里获得些许,数量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"伯父果然是茶道中的高手,竟连这极其罕见的"落霞云雾"也能品辨出来。"6随风由衷地惊叹道。

    "公子出手尽显不凡,有如落雷惊人,无不震世骇俗,尤其是这"落霞云雾"却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,公子难道与云烟城也有着颇深的渊缘,否则……"符家主试探性地言道,自己阅人无数,却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如雾里看花,那种虚怀若谷的神秘感,难免令人揣揣不安。

    "那倒没有!只是在机缘巧合下获得些许而已。"6随风不想过多解释,随即转过话锋;"听燕儿提及老祖的事,这方面晚辈或许能帮得上一点忙。"

    "哦?难道燕儿所说当真?"符家主仍有些半信半疑,毕竟在这小小的云岚城中,六品丹师已是最尊崇的存在,七品丹师已是仰视的对象,才会出现一枚八品丹药换取一桩婚约的事。

    啪啪!6随风轻击了两掌,两道人影突兀地出现在月色下,正延着池塘的小径缓步朝小亭中行来。

    "嗯!这是什么茶香?宁息静气,涤荡心神……呵呵!老夫有福了!"一只手端起6随风面前的茶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6随风见状十分无语的摇摇头;"端木殿主,这茶是用来品的,这般海饮,简直是在暴敛天物!"

    一旁的符家主和聂氏都为之皱了皱眉,只不过,当两人看见这无礼老头胸前悬挂着的,闪着金光的物品时,禁不住骇然动容的轰然立起来,那是一枚刻有一尊金色炉鼎,八瓣碧绿药草的勋章。

    "八品丹宗!"二老几乎同时惊唤出声,随即双双躬身礼拜。

    "二位是……"端木殿主冷冷地瞥了二老一眼,一脸清傲之色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"这是紫燕的爹娘!你以后的东家,未来的衣食父母。"6随风冷笑出声;"你大可拒绝,不过,接下来就直接滚回丹师城去。怎么样?可以给你十息的考虑时间!"

    "不用!你小子早已算计好了,除了尊命之外,还有选择吗?"端木殿主郁闷地咧着嘴,苦笑了一下,以他这样的人精,一路走来又岂会揣摩不到6随风的心思,这戏像是在做给二老看的,彼此之前根本无须言明,这就叫做默契。

    "呵呵!方才知道两位是老夫未来的东家,之前失礼了,还望大度海涵才是!"端木殿主一脸肃然地理了理长袍,反倒一本正经地朝着二老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端木殿主此举,直惊得二老侧身闪过一边,额头微微见汗,普天之下,能受八品丹宗一礼的人,绝对的屈指可数,二老惊惶至极,一时之间,不知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"见过少爷!"另一道人影此时也来到小亭之中,敬重有加的对着6随风深深地施下一礼。

    "聂丹王来得正好,这是符府的家主和夫人!"6随风介绍道。

    "聂青山见过家主,夫人!"丹王聂青山回转身来,朝着二老拱手示礼。

    聂青山回身的刹那,胸前的一蓬碧色的光华绽放,月光斜照之下,清晰地呈现出九瓣泛着金芒的药草,空气顿时充满了一股至高的尊崇气息,令人禁不住出一种仰视莫拜的情怀。

    "九品丹王!"

    轰!绝对的霹雳击顶,二老这一刻像是再也扛不住,双双轰然跪地,膝盖重重砸在地面,毫无知觉的俯身拜伏在地。

    "这……"紫燕和青凤见状,也是一脸惊色的慌忙上去搀扶,怎奈丹王之尊,威势凌天,二老惶恐之极,硬是搀扶不起。

    "家主,夫人请起!日后都是一家人,大可不必如此!"聂青山亲自上前将二老扶起;"我们少爷说过,拜天,拜地,拜高堂,最忌这俗不可堪脆拜之礼。若再如此,我必受罚!"

    二老闻言再遭电击,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骇然耸闻的事,丹王之尊, 所到之处无不受人敬仰礼拜,这受罚一说,未免太过令人震撼。尤其是口中所说的少爷,又是何方神圣?竟然可以让一位至尊丹王如此惶惶敬畏!

    紫燕和青凤将二老扶回坐上,"落霞云雾"茶入口,这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滖蕩的心绪,却看着两位丹王,丹宗,一左一右地直立在6随风身侧,状极肃穆严谨,那模样如同随时听从吩咐的侍从一般,这幅画面绝对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"娘!"青凤指了指对面端坐着的6随风;"这就是他们口说所说的"少爷",也是凤儿的姐夫……相貌一般般,看上去文皱皱的,没一点雄武不凡的阳刚气概,连凤儿都瞧不上,真不知姐怎会看上这小子的?"

    "可是,他身边怎会……"聂氏皱了皱眉;"只怕不会像看上去的那样简单吧?"

    "娘果然慧眼如炬!这小子天生就是当明星的料,扮猪吃老虎的技能更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千万留个心眼,不要被这副人畜无害的表相忽悠了。"

    "凤儿,别在娘面前胡乱瞎说!"紫燕出声阻止道,虽知道这只凤是在说笑,舒缓一下二老的紧张情绪,但有些话会让人先入为主,生出错误的判断;"再说下去,只怕那积分就要归零了。"

    "不会吧?姐夫一向大度包容,更明白凤儿这是在为他分忧,怎可能……"青凤瞥了一眼嘴角挂着一絲笑意的6随风,立即收声,完了,这笑实在是太奸险了,让人心冒寒气。

    "凤儿是在说笑,公子不要介意!"聂氏还真拿这只凤当宝了,出面为她开脱兼庇护。

    "伯母言重了!凤儿一向乖巧玩皮,惹人惜爱,心性清纯,之前所说却是句句属实。"6随风自嘲地淡笑道:"伯父!你不介意这位聂丹王和端木丹宗长期留在府上吧?"

    "什么?"符家主再次轰然立起身来,满脸俱骇然之色;"公子是说……"

    6随风点点头,没有一点说笑的意思;"不知伯父意下如何?"

    这简直是太疯狂,太让人震憾了!一时之间疑似梦幻,根本难以接受。小小的符府,连六品丹师都不屑一顾,忽然之间……

    "符府扫榻以待,奉为至高无上的贵宾。"符家主神色一暗:"只恐庙小难容大神,更不知两位至尊大人,是否愿意降尊委屈?"

    "两位意下如何?"6随风品了口茶,淡淡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有选择吗?"端木殿主问道。

    "应该没有!"6随风十分确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"岂非多此一问!"端木殿主撇了撇嘴;"不过,落户在你老丈人家,算是勉可平衡一下这颗饱受摧残的心。"

    "聂丹王呢?不要在意我的想法,自由选择。"6随风平静地笑道。

    "少爷!我有个要求!"聂青山肃然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我知道!"6随风出人意料的说;"我已为你选好了一块风水宝地。"

    "聂丹王是想将你的丹王宫建在这里?"端木殿主幌然地道:"的确是个不错的设想!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