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凤儿的见面礼

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凤儿的见面礼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想自己的子女们,个个天资不俗,在对方这个年龄段也不过堪堪进入玄尊境,直到现在也只达到玄丹境中阶的修为而已,就算对方再妖孽,也不可能越自己吧?

    聂氏能看到想到的,符家主又岂能不知,但直觉告诉他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,身为一家之主,眼光见识自然高人一筹,不会轻易以貌取人。〈

    二老的心思,6随风自然明白,只是淡淡一笑;"晚辈恭喜伯父,伯母,顺利晋级成功!"

    "呵呵!这一高兴,竟忘了多谢公子的赠丹之恩,实在是有失礼数,还望公子见量才是!"符家主还真是由衷的躬身拜谢,开玩笑,两枚九品中阶的王级丹药,放出去足可换一座池,二老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,如此轻而易举,稀里糊涂的便给呑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聂氏也跟着盈盈拜谢,殊不知,二老像是被一股无形的气息生生托住,这一礼无论如何都拜不下去。

    "果然如此!"符家主虽有心里准备,仍不免骇然不巳。

    "当真看走眼了,公子深藏不露啊!"聂氏唏嘘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这个……误会了!是燕儿怕晚辈受不起这一拜,这才出手阻止了这谢拜之礼。"6随风有些惶然地出声解说道,那神态看上去,没人会认为是假话。

    嘶!二老闻言禁不住深吸了口气,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量怎会不知道,不过分别三年而已,怎可能放出一絲气息,便能如此轻易的阻止两位乾坤境尊者?

    "燕儿!这位公子说的可是真的么?"符家主一脸肃然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"对不起!燕儿不是有意的,他真是受不起这一拜!"紫燕说的是实话,天下间那听说过老丈人,丈母娘下拜未来女婿的事,传出去简直遗笑众生。

    "如此说来,的确是真的了!"符家主开始有些相信了;"说来听听,你现在到了什么修为境界?我和你娘想听真话!"

    "这……也就比爹娘稍强一点点而已。"紫燕怯怯地嘀咕道。

    "一点点是多少?说俱体些,别指忘能忽悠过去。"聂氏脸色一沉,严厉的说道,紫燕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实话,将目光投向6随风,似在征询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"燕儿!都是自家人,你就实话实说,伯父伯母不会说出去的。"6随风园埸的出声言道。

    "爹,娘,你们也知道,燕儿一向很笨,直到现在才堪堪踏进生死境初阶的门坎,真的很丢人!"紫燕的语音很低,就像是在喃喃细语一般。

    "什么?再说大声点,生死……什么?"符家主浑身猛然一震,双目园睁,大张着嘴。

    紫燕的话,二老并不是没听清楚,而是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,尤其是聂氏,脑中像是炸响一个霹雳,整个人禁不住的晃了晃,直觉双腿有些软,有些摇摇欲倒的模样,一旁的紫燕见状,急忙伸手扶住;"娘!你这是怎么了?"

    "娘没事!"聂氏突然一下推开紫燕,有些惊惶地退开两步,双眸中带着一絲迷蒙;"你真是燕儿?"

    "我……"紫燕没想到自已说出了实情,爹娘最多只会吃惊一把,谁知道反应会如此大,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比实话实说的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"伯父,伯母,血浓于水,眼前的一切真实无虚。"6随风也没料到紫燕在爹娘面前这么实在,稍稍变通一下都不会,说个乾坤境都会让人心脏难以承受,这"生死境"在中央大6,明面上也没听说一个,只是一种传说中的存在,所幸二老的心脏足够的坚韧,否则,现在只怕巳被惊吓得躺下了。

    "燕儿有过一段神奇的际遇,机缘巧合下,竟与一只上古青凤莶定了生死契约,才会拥有今日的修为成就。说出去难以令人置信,事实的确如此。"6随风的话虚虚实实,听上去似乎很合情理,倒也让二老过度震撼的心神,逐渐地平复了许多。

    "燕儿,这位公子所说,果然当真?"符家主仍是有些半信半疑,这种事真的太过神奇,没点真凭实据,无法使人彻底信服。

    "凤儿,你还在等什么?还不出来见过爹,娘!"6随风的话音刚出口,池塘的水面溢起一层清波,一抹青色的流光掠过池面,飘浮在小亭的半空,诡异地闪了闪,一具娇小的身影便突兀地呈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"爹,娘!"一个十五六岁小丫头,两根小辨蕩在胸前,清丽可爱的模样一看就令人心生疼爱;"我就是凤儿!姐的爹娘,自然就是凤儿的爹娘了!"

    二老何曾见过如此梦幻般神奇的一幕,再有心理准备,也被惊得大脑一片麻,如此可爱的小姑娘,竟然会是一只……

    "这……姑娘,你真是……"聂氏唇舌有些打颤的吱唔道,一时之间,不知该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上古灵兽。

    "是呀!凤儿是凤之高贵一族,与姐已结成了生命共同体,生死相依。"青凤高傲的微昂了昂头;"若是不信,凤儿就显出真身……"

    "打住!你想把这飞燕庭给掀了?"6随风即时地出声喝阻道:"还不将你的见面见拿出来,孝敬爹娘!"

    "哦!"青凤乖巧地应了一声,纤纤小手一掦,面前便浮起一柄剑器;"爹,这是凤儿特地为你准备的,不知是否合你老心意?"青凤双手捧剑递到符家主面前。

    血色红玉剑鞘,剑长三尺有余,剑身通体红光环绕流转,空气中顿时散出一股炽烈如火的气息,令人肌肤似有被灼伤的感觉。

    "好剑!"符家主惊叹出声,情难自主的接过长剑,屈指在剑身上轻弹了一下,出一声清脆的颤响,剑音有若惊涛拍岸,汹涌滚荡,时而又似涓涓细流淌过石缝青草地,润物无声,却又杀气内敛;"可以断定此剑品级至少在七品之上……"

    "爹这话也太伤凤儿的心了!"青凤嘟着小嘴,报怨地道:"凤儿怎有脸用那种七品垃圾剑器来孝敬爹娘?"

    "难道会是八品宗级剑器?"符家主握剑的手轻颤了颤,在云岚城,六品器刃都是有价无市,七品更如凤毛鳞角,唯有城主一脉拥有一杆七品奔雷枪,被视之为镇族之宝。八品是什么概念,简直太逆天了!

    "八品?那绝对是在打凤儿的脸,这怎么拿得出手?"青凤露出一脸无辜的幽怨模样。

    "什么?"符家主彻底的震撼了,直觉心子一阵狂颤,似要从喉间崩了出来,一对眼球都险些突了出来;"这怎么可能?"

    "伯父!凤儿说的是真的,这柄剑器名为"血玉剑",属于九品王级中阶的剑器。"6随风再不出面解说,这只凤会直接将二老弄崩溃的;"以伯父目前的实力修为,还不足以驾御这柄王级剑器,不到生死攸关的节眼上,万不可轻易动用。"

    呼!符家主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对6随风的话深以为然;"多谢公子提示!"

    "娘啊!这是给你的!"青凤又将一柄剑递到聂氏手中,剑身狭长,剑鞘尤为古朴,隐约雕刻有一副星痕图案,色泽湛青,深沉冷冽,通体充满着一种远古苍桑飘渺的气息。

    "此剑名为"飘渺星痕剑",没有品级,几乎不受任何实力修为的限制,日后可以成为镇族之器。"6随风唯恐聂氏再受惊吓,十分婉转地解说道。

    "没有品级?镇族之器?"聂氏摇摇头,像是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一脸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"是啊!公子能否进一步说清楚些?放心,我们已被惊到麻木了。"符家主似乎意识到这话中蓄含着的某种惊人契机。

    "这是一柄半灵器,已不在任何的品级之内。"6随风之言仍让二老如坠云雾,扑朔迷离,根本不知"灵器"为何物,是怎样的境界和存在?

    "也就是说,这剑器巳非冰冷之物,巳拥有自身的灵性,可以和拥有者产生一定的共鸣和沟通,有危机来临时会提前出预警和提示……"6随风点到即止,再说下去只会让人更加迷茫,不进入那个境界层次,根本难以领悟和认知。

    而后便将滴血认主的方法,耐心的讲解了一遍,聂氏惊疑半参地从指尖逼出一滴鲜血,噗!滴血渗入剑柄,出一声轻微的轰鸣,整个剑体骤然一颤……

    一剑出鞘,一点紫光灿若星辰,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,天地间在这一瞬,仿佛唯剩下一人一剑,再无其它。人剑合一,融入一片飘渺星光的意境之中,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一旁的符家主顿觉眼前的空间一片迷乱,模糊的视线中唯见一抹紫色的流光,划破沉黑的天际,直朝自己奔射而来,那么飘渺虚浮,闪烁不定,令人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绝望感,真实得令他骇然惊悚的飞身闪退,如不是6随风暗中放出气息将他稳稳托住,整个人已直朝着池塘跌落了下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