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龙潭虎穴般的庭院

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龙潭虎穴般的庭院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紫燕仔细地为众人分析道:"更重要的是,这份婚约上存在着一个双方都忽视了的低级漏洞。"

    "哦?有这种事,我已看了上百次,并未现什么不妥之处?"符家主又取出那一纸婚约,反复仔细地看了数遍,眼光突兀地一亮,豁然醒悟地言道:"原来是样,果然是一个低劣的漏洞,或许是对方刻意留下的一个陷阱,但,无论事实的真相如何,我都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。"

    "你老不必自责!亡羊补牢,这陷阱又何尝又不是我们逆转的一个机会。"紫燕提示道。

    "不错!的确如此!这婚约上并没有言明,是否须治愈老祖的伤病,这纸婚约才正式生效。"符家主此刻的头脑显得异常的清明;"也就是说,如果对方的八品丹药不能治愈老祖,我们也同样有权否定这份婚约的无效了。"

    "可是,倘若对方真的治愈了老祖,虽是好事,但我家燕儿还是会落入狼穴中。"聂氏一脸忧色的道。

    "如果真是这样,那也是天意难违,你家燕儿也算牺牲得有些价值。"紫燕语气异常平静道:"只不过,几乎没有这种可能,治愈的机会几近于零。"

    二老闻言耸然动容,因为他们知道对面坐着是谁,这可是关系着她未来的婚姻,岂会毫不负责的信口胡谄,尽管如此,心中还是有些忐忑担忧,不知她在外的三年中生了什么?经历了什么?总之,简直判若两人,如不是这块玉牌真实不虚的证明了身份,真实的不敢轻易相信。

    "如此确定,何以见得?"符家主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"不可说!虽算不得什么大秘密,但知道的人却是越少越好,一旦泄露出去,对方不定还会弄出什么新的阴招来。"紫燕的言谈举止间无不显出一派智者风范,颇有点6随风的影子,这就是所谓的进朱者赤。

    "哦,之前在门外听说府上出了些麻烦?"紫燕转过话题言道,自然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"唉!亊情的始未你也应该全听见了,当初"落日山谷"只是一块鸡肋,这才硬塞给我这一脉,谁知却突然出现了"彩虹晶脉",如今却纷纷拥上门来强行索取一股开踩权,城主更是霸道的要我们交出控制权,否则,就要招回那位长期为老祖稳住伤势的六品丹师,说实话,这些年来还真亏有他悉心的看护,否则,老祖的伤情定会日驱下滑。"符家主一说及此事,就一头,两个大。

    "那你老是如何应对的?"

    "哼!我不过只是婉言的说一句,事关重大须得认真考虑一下,没想到他们当埸便翻了脸,立刻就将那位六品丹师招了回去,说是什么时候交出控制权,人就什么时候回来。"符家主一脸悲愤之色;"这与强取豪夺有什么分别,那里还有一絲血脉之情存在!"

    "你老息怒!如果信得过我,二老明日不妨亲自过来一趟,定会出现一个大惊喜。"紫燕话刚出口,立刻就遭来无数道充满愤怒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太狂妄了!

    紫燕视若未见的立起身来,径自朝外行去,最掉下一句话;"如果觉得去参拜一位丹王和丹宗,是一件有辱身份尊严的事,大可不必降尊前来。希望各位能守住今夜的秘密!"话落,便与那位蒙面男子消失在了大厅中。

    淡淡的语音在耳边环绕,极度的震撼让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定格,一片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"丹……我是不是听错了?"二哥符飞月摆了摆头,一脸迷惘之色。

    "我的听觉一向很好,应该不会错!"三哥符飞星十分自信的确定道:"只不过,可能吗?听上去有种天方夜谭的感觉。"

    "这神秘女子像是对府中的情况知之甚详,说出的话都有板有眼,而且连爹娘的实力修为都知道得这般清楚,如果那"凝雪丹"是真的话,那还真让人不得不信。"二哥符飞月思索地道:"不过,她并未言明自己的落脚之处,总不能让我们满城池的暗访吧?"

    "我总觉得这女子的言谈举止间透着一絲异常熟悉的感觉,似有一种隐约的亲切感,仿佛似曾相识,会是谁呢?"大姐符紫云搜索着记忆,而后有些自嘲的挤出一絲苦笑,神经过敏了!

    "都别胡思乱猜!记住,今夜看到听到的不准有一絲一毫的泄露出去。另外,立刻吩咐下去,从此刻起,整个府邸之内,准进不准出!违者,家规重惩!"符家主肃然冷厉的出声道,不容置疑。他必须马上去验证一件事,才能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寂了数年的"飞燕庭",一下热腾了起来,**的孤峰之上的林木间,更是隐居着五千之众。从外看来"飞燕庭"依旧一如往常,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庭院深处,月华如水,映照池塘,波光鳞鳞,魚儿戏游花影,摇碎一池月辉。池塘中央的小亭中,一张园形的石桌,一壶刚沏的新茶,冒出的热气散出淡淡的茶香。

    清凉的月光斜照小亭,映出两道相对而坐的身影。

    "都第三天,怎还不见我爹娘前来,难道连自己的女儿都信不过么?"坐在6随风对面的紫燕带一絲忧虑和淡淡的愁绪,喃喃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那倒不会!以二老目前的实力修为,至少需要三日才能炼化"雪凝丹",只有等他们真正晋级之后,没有什么比这更说明问题的了。"6随风伸手端起一杯茶,轻轻地吹散热气,细品了一口;"入口生香,清醒滋润,苦中甘味绵长……燕儿的心乱了,否则,以你的修为怎会察觉不到有人正向庭院行来。"

    "有吗?"紫燕静下心神,略一感之;"庭院百米外,有两人缓步朝这里行来,步履轻盈,落地几无声息……难道……"

    "不错!应该是二老行事谨慎,入夜才悄然而来。"6随风伸手在紫燕的肩头轻拍了一下,示意她一定要控制好自己旧别重逢的惰绪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这是庭院大门开启的声音,而后便传来晴儿压抑的惊呼,尽管她已得到小姐的吩咐,仍免不了有些惶恐;"家主……"

    嘘!符家主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便与聂氏闪身而入,并顺手将门迅地合上;"带我们去见你家小姐!"

    "是!家主请!"晴儿施了一礼,便小心的领着二老向庭院深处行去。

    "我隐隐感觉像是走进了一处龙潭虎穴一般,怎会这样?"聂氏晋级之后,心神方面的感之敏锐了许多,一种似有似无的淡淡威压,让她生出一絲危险的意思。

    "我也有这种感觉!这座庭院绝不简单。"符家主在这方面的感觉比聂氏要强烈得多,甚至觉得夜色中有无数双目光视线在看着自已,却又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存在的迹象;"晴儿,这里来了许多人吗?"

    "是!小姐吩咐,不用对家主隐瞒!"晴儿回应道。

    "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?"聂氏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"哦!有男有女,看上去几乎都很年轻,与小姐的年龄大致相妨。"晴儿随口答道:"到了!就在池塘中央的小亭中。"晴儿停下脚步;"小姐吩咐过,除了家主和夫人,任何人不准靠近池塘小亭。"

    "知道了!你去吧!"聂氏挥挥手让晴儿离去,随即身形一闪,掠过池塘……母女连心,聂氏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思女之情。

    "娘!"聂氏的身体刚进入亭中,根本未及反应,一道身影已投入了她的怀中,天啦!这是什么度,简直比风还要快,若是来者不善,自己岂非……所幸一个"娘"字,让她骇然不已的心一下涌起了一股酸涩的情潮,那股熟悉的亲情气息,令她不会再有絲毫的质疑,慈母泪喷泉而出;"燕儿,真是我的燕儿!"

    "爹!"紫燕的身体又一下扑进了父亲的怀中,聂氏只觉身前一空,根本不知女儿是怎样脱出她的怀抱,竟然连一点知觉都感觉不到,当真有些被吓到了;这是什么修为?

    "回来就好!"符家主轻抚着紫燕的絲,眸中隐有泪光滚动;"这位是?"

    男人对感情的表达通常比较内敛含蓄,不会如长江大河般的倾泄,目光很快便移到了6随风的身上;很年轻,朴实无华,给人一种清雅飘逸的感觉,目光宁静而深遂,仿佛里面藏着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"晚辈6随风,见过伯父,伯母?"6随风执晚辈礼,微微躬身施下,这一礼,只怕连中央6的霸主云飘渺也不敢轻易承受,二老若知他的真实身份,就算是未来的岳父母,也未必敢如此坦然的受之。

    "燕儿!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位?"聂氏已开始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,上上下下的看了几遍,以她刚晋级乾坤境的眼光,竟看不透这年轻人的修为境界,着实又让她吃惊了一把,只有两种解释,一是完全不谙武道的普通人,二是深不可测的顶级高手,可能吗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