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借花献佛

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借花献佛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紫燕一步步地走到园桌的一张空位上,静静的坐下,看在二老的眼中,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冷静得令人心中忤的女子,竟会是自己以前的那个乖乖女;紫燕!

    另外一个蒙面男子则是申老,走至门边,用身体封入大门,像是唯恐有人突然闯入进来,一切皆是小心无大错。({{

    大厅内的空气像是一下凝固,静得落针可闻,令人几欲窒息。

    桌上突然出现一个十分精致的玉盒,玉盒随即自行的在桌面上缓缓向前滑动,直到二老的面前才悠悠停住。紫燕微微抬手做了一手势,无须开声动问,二老自然明白这手势的含义。

    这丫头在弄什么玄机,做得这般诡异神秘?家主符苍海平复了一下五味翻涌的心绪,伸手小心的捧起看上去无比精致的玉盒。

    家主符苍海心下暗暗的揣度着,这玉盒中装着的大多应该会是丹药之类的物品,五品,六品……不会是七品吧?浑身微不可觉的轻颤了一下,而后怀着一絲好奇和期待,他虽非一名丹师,却对丹药俱有一种特殊的鉴别力,而且还有不俗的境界。

    缓缓地掀开一条缝,凑近鼻头之上轻轻嗅了嗅;"嗯!怎会连一絲药香都嗅不到?就算是一枚低级丹药,也不该出现这种现状。"

    丹药一道,通常都十分讲究色香味的存在。这色香味并非是刻意为之,而是丹药品质好坏的一种体现,各种药材的香味融为一体,形成一种独特的丹香,越是顶级高品的丹药,药香都更加浓郁浸心入骨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家主符苍海暗叹了一声,脸上的失望,失落感无法掩饰的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紫燕见状,纱巾面罩的嘴角微微的向上掦起,语音有些飘浮地淡淡出声道:"大凡王级之上的丹药,都巳将所有的丹香一絲不泄地完全收敛到了丹丸之中,丹药典籍中记载得很清楚。"

    "有这种说法?"家主符苍海半信半疑地揭开玉盒;两枚如雪洁浄的丹丸,有若明珠般地呈现在眼前,闪射着晶莹惕透的光华;"这是……"

    家主符苍海目中精光一闪,眼中的瞳孔随即收缩成一线,投射在如雪般晶莹的丹丸上,忽远忽近,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反复地探视着,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惊讶;"光滑若珠玉,色泽园润,晶莹如雪,且银纹如絲匀称而有序……这是六品,还是七品?"

    他对丹药虽有不凡的鉴赏能力,说实话,这辈子见过的丹药也就止步于六品中阶丹药而己,七品对他而言只是一种奢望,更别说八品了,王级之类的在梦中祈祷都不见不到。

    紫燕摇搖头,完全一副否定的意思。

    "难不成真会是八品?"家主符苍海轰然动容的立起身来,眼中的目光火热得像是要燃烧起来;"这怎么可能?"

    紫燕摆了摆手,突然掷地有声的吐出一声;"错!都说了,丹药典籍中记载,唯有王级丹药的才能内敛到不泄一絲一毫丹香。"

    嘶!家主符苍海禁不倒吸了一口冷气,内心的震动简直无以复加,几乎已完全忘记了眼前之是那个小鸟依人的乖巧小女儿。

    震动归震动,尽管心中仍充满难以相信的质疑,但,捧着玉盒的手却?制不住地颤抖,根本控制不住;"难道会是……"

    "不错!王级"九品中阶"凝雪丹"堪称九品中阶中的极品。如假包换!"紫燕淡淡地出声道,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却似若惊雷击顶。

    家主符苍海手中的玉盒险些震惊脱手,其余的人更是眼球外突,大张着嘴,震撼得连惊呼声都喷不住口来。

    天啦!这只是传说中奇闻,珍如凤毛鳞角,在这小小的云岚城中,六品丹师已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尊崇无比,连七品丹药都无缘一睹,突然之间……这落差一下大到令人难以承受的地步,心脏稍弱的人,难保不会当埸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家主符苍海像是回复了一絲清明,意识到眼前之人是谁,怎可能这般戏谑忽悠自己的亲生爹娘?望着玉盒中的两粒如雪晶莹的丹药,脸上的肌肉仍禁不住地抽搐着,嘴唇微微颤的出声道:"这是……"

    "我也是借花献佛!这是有人托我将此物赠与二老。"紫燕又一次语出惊人,像是存心要惊断人的几根神经。

    "是谁?"符家主一脸惊愕迷茫,想都不用想,这种站在巅峰上的存在,连仰视的机会都轮不到自已这种小人物,更谈不上什么相识,结识了。

    "不知道?只说是二老未来的小女婿,届时自会亲自上门来拜见岳父母。"紫燕讳莫如深的言道,纱巾面罩下的脸上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晕,嘴角浮起一絲甜甜的笑意。

    "飞霞城的那位城主大公子?她们像是曾见过面,难道小妹转性了,应允了这门婚事?"二哥符飞月猜测地惊呼出声道。

    "好!如此一来,家族的一切危机都将迎刃而解了。"三哥符飞星一脸兴奋的言道。

    "以我对小妹的了解,这种事几乎不太可能生。"大姐符紫云轻皱了皱眉;"更何况,这如此珍稀的王级丹也岂是飞霞城可以轻易拥有的?退一万步说,我等微不足道的小家族,又怎有资格承受如此厚待?"

    "云儿说得没错!当初为了老祖的伤,一枚八品丹药就恩威并施的迫使我们鉴下这一纸卖身契一般的婚约,实令人心寒致极。怎奈势不由人,唯有打落牙硬呑下去。"聂氏有些悲切的出声道,眸中隐有泪光滚动,直看到紫燕心中一痛,仅剩的一点报怨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符家主也跟着哀叹了一声,二老对这小女儿视若掌上明珠,呵护关爱无微不至,如不是为了老祖,为了符氏一脉,又岂会鉴下这一纸卖身契。

    "各位是似乎扯得远了些,据我所知,赠丹之人应该来自遥远的东大6,并非什么飞霞城主的那大公子,这王级丹药只怕连八品丹宗都难亲眼一见,赠丹之说更是荒唐致极!"紫燕不屑的冷哼出声。

    "什么?东大6积弱不堪,连七品丹师都十分罕见,怎可能有至尊的丹王存在,实在令人难以置信。"二哥符飞月双手连连摆动,完全一副绝不相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"我也深有同感!而且,听上去还貌似未来的妹夫,那年纪绝不会过三十岁了。当今天下可曾听过如此年轻的丹王,这故事编得也未免太不靠谱了。"三哥符飞星进一步分析道,听上去的确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谁让他们是坐井观天之辈,信息闭塞,孤陋寡闻,紫燕也难得解释,但好歹也得给一个稍稍合理的说法;"我只是受人之托而已,俱体情况知道得并不多,或许他在机缘巧合之下,现什么上古秘穴,其间恰好藏有诸如此类的稀世珍宝,谁知道?"

    "这个推想十分有可能,否则,没有更合理的解释!"大姐符紫云赞同地道;"不知小妹如今身在何处?更对这位未来妹夫充满了无比的好奇。"

    "哦!二老现在的实力修为已双又接近玄虚境高阶,尽管服下这"凝雪丹",如无意外的话,应该可以顺利的突破壁障,至少可以进入乾坤境的层次。"紫燕的话出口如雷,直炸得在埸之人不断地倒吸冷气,惊叹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云岚城当下的终极战力也就是破虚境中阶的层面,如果城北符府一下出现两个终极战力,足以轰动全城,震慑一些心怀不轨的宵小之辈。

    欣喜之余,二老的神色又迅地阴沉下来,相互对视了一眼,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和共识。

    "二老不要有其它的想法和算计,五脉大比迫在眉睫,这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,有了足够的实力,才有充足的话语权。"紫燕自然猜得爹娘此时的心思;"这"雪凝丹"对老祖的伤病没有多大的益处,需要临床对症医治,方有望彻底治愈。"

    "唉!连王级丹药都无法治愈的伤,那八品丹药岂不是……"符家主叹了一声,话中的意思谁都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"是啊!那不是白白葬送了我家燕儿的一生幸福,只是这飞霞城又岂是我们惹得起来的?"聂氏哀怨地望向纱巾罩下的紫燕。

    "那到未必!无论那飞霞城如何霸道蛮横,偌是出师无名,也不敢肆无忌惮的无端侵犯一座城池,否则,又岂容小小的云岚城存在,只怕早已成了他们的咐庸之城了。中央大6的势态十分微妙,牵一而动全局,没人敢轻易破坏这种平衡。"紫燕仔细地为众人分析道:"更重要的是,这份婚约上存在着一个双方都忽视了的低级漏洞。"

    "哦?有这种事,我已看了上百次,并未现什么不妥之处?"符家主又取出那一纸婚约,反复仔细地看了数遍,眼光突兀地一亮,豁然醒悟地言道:"原来是样,果然是一个低劣的漏洞,或许是对方刻意留下的一个陷阱,但,无论事实的真相如何,我都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。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