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城北一脉

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城北一脉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更悲惨的还是龙狮卫的五千将士,几乎被摧残得不成人形。([ 〔 另外还有一个从未见过的佰生姑娘,被折磨的程度更是翻了一倍,不过,这姑娘还真是挺硬气的,纵算是被摧残得奄奄一息,至始至终硬是没听见过她哼一声,而且恢复的度比鬼都快,简直看她就不是人!

    "她叫古蓝星,日后也是你们中的一员。"6随风解说道:"好了!你们尽快随申老下山去吧!清洗完毕之后,立即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,无论什么时候,该有的防卫还是必须的。"

    "另外,无影和无忌两人留下来,安排龙狮卫的人在这山峰上构建住地,日后没接到指令,任何人不得善自下山。"

    紫燕的悄然回归,除了被叮嘱的门卫外,应该还没有任何人知道,听晴儿提及这三年来,彩虹城已数次派人前来摧促符府尽快履行婚约,还霸道的威胁道,他们的耐性巳到了底线,如敢借故悔约,就要做好接受飞霞城怒火的准备。

    飞霞城距此有**百里的距离,人口大约三千万左右,属于一个中型城池,重要的是它也是云烟联盟中一份子,故而一向霸道强势至及,一旦得知紫燕回归的消息,势必很快便会找上门来逼婚。

    小小的一座云岚城,孤立无援,无论是终极武力和综合战力,与之相比简直有如弱势群体,根本是不堪一击,更何况它的身后还立着一个庞然大物;云烟联盟!

    所以,云岚城从上至下没人敢去稍稍触碰飞霞城的雷霆之怒,只不过就是一桩婚约,一个女人而已,再金贵,与一座城池数百万人的安危相比,实在是微不足道。而且,对方还以一枚珍贵的八丹药为代价,前来换取这门婚约,并非单纯一味的蛮横欺压。

    两城一旦联姻,绝对的利大于蔽,至少会令其它大势力有所顾忌,不敢再随意揉揑。基于以上各种利害关系,各方势必都会对城北符府施加压力,顺利的促成这桩婚约。

    怎奈紫燕外出寻药属实,一去三年音息全无,也只能一次又次的对归云城来人婉言陪笑,深表至歉。紫燕之所以要悄然返回,即时的封锁消息,唯有谋划好应对之策,才能从容应付来自内外的急风骤雨。

    夜幕低垂,月如勾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从"飞燕庭"内悄无声息的掠出,在淡淡的月色下有如两缕飘飞而过游云,看似悠悠,却是快无比。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已出现在一座恢弘大气的建设物上空,这里正是"城北符府"的核心所在地,家主符苍海的府邸。

    府邸内唯有些许零星灯火闪烁,显得异常的静寂。府邸深处的一间豪华宽敞的大厅内,却是一片灯火通明,水晶吊灯下,有一张园桌,此刻正有八人围坐在一起,每个人的神色看上去都尤为阴沉,似乎还带着一种隐隐的愤怒情绪,气氛显得格外的压抑,沉重……

    "家族现在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了,当初这"落日山谷"就是一块鸡肋,这才硬塞给我"城北符府",如今突然出现了"彩虹晶脉",却纷纷拥上门来,想要强行索取一股开踩权,城主更是霸道的要我们交出控制权,简直是欺人大甚!"开口说话之人,是一个身着淡金长袍,胡须微见斑白的男人,看上去五十出头的样子,语气中充满了压抑的愤怒。这人便是"城北符府"的家主,符苍海!

    "唉!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谁让我们这一脉一代不如一代,弱到任何人都可以站出来揉捏一把,打了左脸,还得陪着笑的将右脸伸过去,真是憋屈到难以隐忍的地步。"家主符苍海的身侧,坐着一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妇人,从她那依旧精致的五官看去,似有七八分紫燕的神韵影像,没人会怀疑她与紫燕时母女关系。

    "如果不是老祖当年在"落日山谷"被一头王级妖兽所伤,现在只怕已是破虚境的强者了,也不至如现在一般毫无话语权。"坐在别一侧的是紫燕的大姐;符紫云!身旁的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是她的丈夫,也就是紫燕的姐夫。在坐之人还有紫燕的二哥,三哥夫妇。

    "这小妹也真是,寻个药也是一去三年不归,否则早已和飞霞城联姻,其它几脉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强取豪夺,好歹也得掂量一番。"二哥符飞月满脸带着抱怨之色,冷漠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"依我看来,小妹这是借寻药为名,实则是在蓄意逃避婚约,此一去只怕鸿雁渺去,再也不会回归,真不知该如何向飞霞城交待?这种毫无家族观念的作为,实让人不耻,唾弃!"三哥符飞星冷笑连连的言道。"

    "听说飞霞城主的大公子,人品相貌皆属出类拔翠之辈,武道修为更是不凡,三年前已拥有玄婴境中阶的实力,在中央大6的年轻辈中也算得上骄骄者了。这样的妖孽人才竟会将小妹视若天人,痴迷到非此女不娶的程度,不知羡煞多少未婚女子。殊不知,小妹……"大姐符紫鸿轻叹一声;"但愿她此去再也不要回来,时间长了,或许能断了那位大公子的念想,此事也会不了了之。否则……"

    "哼!家族如今已是危若卵丸,如履薄冰,她如真回来了,不管愿不愿意,身为符家的子孙,就须有为家族奉献牺牲的觉悟,一切都由不得她了。"家主符苍海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,站在他的处境,根本没有选择权,唯有忍痛割爱的悲愤。

    "现在的燃眉之急,是如何应对"落日山谷"的事,各脉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这条"彩虹晶"脉,大有强行介入之态。"紫燕的母亲聂氏,忧心的言道。

    "娘!我已在"落日山谷"加派了大量人手,如果各脉想要硬闯硬来,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,好歹也要咬它个满嘴血。"二哥符飞月一脸狠厉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大厅紧闭着的门,被轻轻的叩响。

    "是谁?我不是说过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挠么?还不快滚!"家主符沧海情绪烦躁地怒喝出声,来人似乎并没有"滚",因为门此时已被轻轻地推了开来,而后,便见两道人影缓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从衣着上看出是一男一女,只不过都是纱巾罩面,无法分辨出来人的年龄相貌,只能在仓促间去感之一下来人的实力修为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的立着,身上没有一絲一毫的玄力泄漏,给人一种虚怀若谷的感觉,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,悄然地出现在大厅中,又岂会是平常的等闲之辈,却不知来者何意?

    "敢夜闯符府,的确够胆!"家主符苍海仍稳稳地端坐着,除聂氏之外,所有人有都一下立起身来,人人蓄势以待,异常警剔地望着来人。

    噗!但见那纱巾罩面的女子,虚一揚,一块碧绿色的玉牌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托住一般,悠悠地送到家主符苍海的面前,静静地悬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虚空控物!就算是真正的破虚境者,也未必能拿揑掌控得如此精妙,家主符苍海的双眸中透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惊骇之色,所幸对方似乎没有恶意,否则……他没敢继续往下想。

    "这是……"家主符苍海瞪大着双眼,全身微颤了一下,因为这碧绿色的玉牌,他太熟悉了,凡是符氏一脉的嫡系弟子,人匀一块这样的碧绿色玉牌。

    碧绿色的玉牌正面镌刻着一个"符"字,那背面呢?

    家主符苍海伸出的手,有一絲颤抖的抓住玉牌,眼神中透出一种莫明的兴奋,像是感受了了什么?当他看到玉牌背刻着一个"燕"字时,张了张嘴,随又将呼之欲岀的惊唤,强行的硬呑了回去。

    侧坐一旁的聂氏几乎也在同一时间,清晰地看见了玉牌背面的这个字,骇然地用手捂住嘴,唯恐惊呼出声,一双充满了无比惊愕的眼睛,像是中了魔似的定在这个蒙面女子身上……

    这块象征着家族嫡系身份的玉牌上,有着无法模仿的特殊印记,平时只是一块白玉,只有当本人贯入自身的信息,才会转化成碧绿的色彩,没有人可以冒名顶替。完全可以肯定眼前的女人就是离家三年未归四女儿;紫燕!

    是惊,是喜,还是忧?两老此刻的内心可谓五味翻腾,脸上的神情不断地变换,直让其他人看得一头雾水,一片茫然困惑。

    这纱巾罩面的女子,的确是紫燕,虽向父母亮明了身份,却始终未揭下纱巾面罩,为了避免自己归来的消息泄漏出去,尽可能的小心谨慎为妙,总之,瞒得越久越好,有更多的时间谋划未来。

    紫燕面罩下的一双眼眸似若星辰般闪动,那么安静,深遂,面对久别重逢一众亲人,竟然波澜不起,没有一絲一毫的涟漪浮动,将内心所有的情绪封锁的点水不漏,没有至高的心境修为根本无法做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