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你没输,我也没赢!

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你没输,我也没赢!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易飞虹双目瞳孔收缩,神色凝重如水,实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借势而为,竟也懂得天下属性相生相克之理。看来自已真的是有些得意妄形,小视天下人了。

    易飞虹顿时收敛起轻敌之心,手中长剑一抖一颤,一片如雪流云仿佛从虚无中生出,划空迎向奔斩而至的火焰狂刀。

    流云如雪,绽射出晶莹的光华,飞速地切入如火如血的刀芒之中。虚空顿然呈现一幕烈焰焚云,雪云裹火的壮观景象。

    锵锵锵……

    火云滚荡间不断传出刀剑撞击的铿锵声,火花银星漫空飞溅绽射。流云逐渐呑噬炽烈的火焰,变得一片通红透亮,似若如血流云。

    炽焰刀芒的火势褪尽,一团血色流云仍在飞速旋动着,继续朝前飞速的闪射而去。所经之处,仿佛将四周的空气点燃,令人炽热难耐。

    一退再退! 黑甲统领一脸苦相,郁闷致极,本以为自己一招精彩绝伦的借势反击之举,定可出其不意地重创对手,没想竟被对方以彼之道,加倍俸还。

    火云杀气汹涌澎湃,稍一沾身碰触,非死即伤。人在虚空无论如何闪避躲让,铮铮杀气皆如影随形,紧追不舍,令人毛发倒竖,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黑甲统心一横,索性不再闪退,长刀倏然横空斜斩而出,血红的刀光飞劈怒斩火云,一声轰然爆响,给人一种火山崩裂迸发的壮观之举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空中随之呈现出两种色彩,一种如雪晶莹,一种如血火红。彼此争锋,纠缠碰撞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回刀复斩,顺着之前斩出的轨迹一连狂击百刀,炽焰冲天,直将火山崩发的气势推向巅峰。如雪流云终在持续不断地斩击下,一下分崩离析的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易飞虹的流云剑势被对方击溃,毫不动容,神色间仍是一片沉静如水,只是在气息上忽然变得有些迷离,虚浮,整个身形似在虚空中随风摇摆晃动着,时隐时现,令人眼花目眩难辨虚实,疑是幻觉。

    眨眨眼的瞬间,人去了那里?下一刻,易飞虹的身形骤然从视线中彻底消失,黑甲统领惊觉时,远在五十米外的易飞虹巳突兀出现在了眼前,没人看见他是如何跨越这五十米的空间距离?

    易飞虹人在途中巳然一剑划空击出,虚空中闪过一道炽亮的光弧。

    这一剑来得太快,太突然,没有任何前兆,人在五十米开外,怎会突然杀奔到了眼前?

    黑甲统领此时巳无暇多想,伧促间下意识挥刀迎向飞射而至的剑光,岂料剑光中途一顿,剑身斗然一颤,候地化出五道刺目的剑影,每道剑影皆杀气铮铮,锋芒无尽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挥出的一刀,一时间不知该格挡其中的那一道锐利剑影?要如要像对方一般一刀化五,自问眼下根本做不到,更何况还是在伧促间出刀。

    这一剑来势太过迅猛,且诡异飘浮,剑剑直指周身致命部位。挡是挡不住了,黑甲统领惊惶之下,做了一不可思议的举措,不格不挡,不闪不避,因为这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,仍无法避过一剑之厄。

    五道剑光即将透体的刹那,黑甲统领的身躯出乎意料地突然向下方急坠而下,四道剑光惊险致极从头顶呼啸而过,开另一束剑光却倐然变向,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,飞速划过他急坠而下手臂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血洒长空,黑甲统领左臂的铠甲被一闪而逝的剑光切割开来,一片血肉翻卷,深可见骨,有血不断向处溢出。以手臂被创的代价,躲过必杀的一劫,巳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这一坠之势,堪比流星飞逝,一下将彼此的距离拉开了百米之外,这才惊魂方定,迅速服下一粒疗伤丹药,止住流血的创口。

    双方此时巳隔百米之外,遥遥对峙,黑甲统领手臂受创,更不敢再稍有絲毫疏忽,双目牢牢地锁定对方的身影,凝神戒备,稍有异动便会迅速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易飞虹瞥了一眼对方受创的手臂,冷冷地笑了笑;"你的临场应变能力不错!不过,下一次我会直接剖开你的胸膛。"

    "哼!你也不过比我稍强上几分,若想取我性命势必也会付出惨烈的代价。"黑甲统领狠厉地出声道,神色一肃,尽快地将心中的不良情绪排空,精气神再次凝聚合一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知道接下来的一战,或许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搏。唯有胜过对方,自己才有继续存活下去希望,败则势必溅血当埸。

    彼此隔空相对,双方不再留手,浑身的气势汹涌鼓蕩,凌冽的杀气在空中碰撞,掀起一股劲气风暴。

    下一瞬,两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启动,犹如两颗飞逝的流星风驰电闪般的奔射对方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一金,一黑,两种泾渭分明的色彩,如同两团飞快运行的物体在极速的靠近,强大的奔行气场挤压着中间的空气,不断爆出炸裂的轰鸣声,令周围的空间禁不住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斩日狂刀!

    飞速奔行间的黑甲统领,人在途中,手中的长刀泛起赤红色的光华,散发出炽热灼人的气息,血刀烈焰四射,劈空斩日。

    易飞虹顿觉时空在这一刻静止了,人极速的飞掠中,唯见一道十米长的火焰刀芒划空劈斩而至。知道对方巳将毕身玄力尽数贯注于刀身之中,此搏命一击势必石破惊天,硬撼之下只恐造成两败俱伤之举。虽说不俱,却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搏命刀势一出,仿佛将一座迸发的火山烈焰推向巅峰境界,冲天火影夹裹着如血刀芒,焚尽一切,斩灭一切。

    风云剑势!

    易飞虹几乎在同一时间扬剑出鞘,一道精光撕破苍穹,势如惊电般地迎向烈焰刀芒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呼吸间,剑光刀芒巳撞击百次,尖锐撞击声中,刀剑旋舞的频率越来越快,剑影如电,刀芒如血,根本看不清双方的人影所在,直看得肉眼酸涩难辨,漫空火花银星,灿若烟火飞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震天轰响,空中骤然生起一团蘑菇云,风卷如血红云滚荡蒸腾,两道身影逐渐呈现在视线中。易飞虹的金甲之上有几处被烈焰灼焦的痕迹,再看那位黑甲统领却是浑身浴血,身上的黑甲裂开了数十道口子,有血不断地从各个创口处汨汨溢出,黑色头盔被斩裂开来,空中还有无数发絲飘飞……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云烟散尽,黑甲统领轻咳了数声,嘴角溢出一团血渍,身形在虚空中一阵摇晃,竭力地稳住微微发颤的身躯,艰难地将手中的长刀还鞘,昂首苍凉地一叹;"你很强!我根无法击败你。我的狂傲无知让自己付出了惨烈的代价,我败了,你动手吧?希望能痛快些,能给我保留一点武者的最后尊严!"

    "在风云剑势之下仍还能站着开口说话,虽败犹荣!你走吧!"易飞虹也还剑归鞘,脸上无悲无喜,看上去仍是一片沉静淡然,心中却波澜涌动,对方修为差自己一线,竟然可以相持抗衡到如此程度,实是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人的未知潜能到底有多大?记得陆随风曾经说过;境界上的差别不等综合实力上的差别。今日之战,对方在战斗意识,临埸的经验以及应变上都远胜于自己,如非自己修习的武技博大精深,纵算修为高过对方一筹,不定也会拼个两败俱伤的惨胜结局?

    "你……这是让我走?"黑甲统领震惊地睁大眼,疑是自己听觉有误,或产生了什么幻觉。

    "你没有听错!龙狮卫言出必行,从不食言!"易飞虹十分确定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为什么?"黑甲统领惊疑迷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"因为你没输,我也没赢!"易飞虹苦涩地笑了笑,倘若修为相当,输的一方或许真的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闻言,十分茫然地摇摇头,如坠云雾地道:"你再说什么?我怎完全听不明白?"

    "一番搏杀,我只是略胜一线而已。如是实力相等,败阵的可能会是我而非你。所以,此战从真正的意义上来看,你是虽败却犹胜!"易飞虹坦荡地说,直面事实,无须找一堆振振有词的理由来为自己粉饰开脱,纯属自欺欺人而巳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仰天悲叹,身形一阵摇晃,险些惊得坠下虚空,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过往简直错得离谱,错得将自己的一千精英将士枉送上了黄泉之路,愧悔莫及,撕心裂肝的痛。

    "你去吧!经此一役,望你能幡然醒悟!"易飞虹挥挥手,示意对方尽快离去,说实话,他也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是否会突然改变主意?

    "我为之前的行为向龙狮卫道歉!"黑甲统领朝着远处观战的一众龙狮卫将士施了一礼,这才转身暗然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"几番羞辱我龙狮卫,就这样轻易放其走了?真是难解心头之愤!"一众龙狮卫将士愤愤然地出声言道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