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淋淋的前车之鉴

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淋淋的前车之鉴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此时已是夜幕退尽,曙光隐现,烟云浩渺的湖面上水雾蒸发,弥漫起一层淡淡的云烟,如梦如幻。∈↗頂點小說,..

    "蓝星姑娘,你刚才融合了灵珠的能量,体内的状态十分的不稳定,所以,你当下需要的巩固修为,并接受一些必要的特殊训练,要知道你所选择的这条路上,势必会充满了凶险和血腥……"

    "没问题!我承诺过,一切都会听从你的安排。"古蓝星不待陆随风说完下面的话,十分配合的应允道:"不过,我也有个要求。"

    "哦,说来听听?"

    "第一,以后不许称呼我为蓝星姑娘,听上去像是隔着一座山般遥远,叫我"星儿",很亲近,很有融入感。"古蓝星脸上的神情十分严肃认真,像是很在乎彼此间的称谓。

    称谓,不仅是一个识别的符号那么简单,其中包含着许十分微妙的信息,可以拉近彼此间的距离,掀开那层冷冰的,看似礼节的虚伪面纱,让双方捧出自己的一份信任。

    "可以!我能接受你"星儿"的存在,已在心里将视为我的亲人一样。"陆随风坦诚地道。

    "谢谢!我心里由衷的感动。"古蓝星的眼眸中闪过一絲微不可觉的泪光,她真的很孤独,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便注定了孤独的命运,没有一絲亲生父母的信息,就像是从虚无中诞生出来,根本不知道自己源于何处,恰似无根的浮萍。

    "第二,我曾听你身边的人不是叫你少爷,就是称为"老大",我不喜欢。"古蓝星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单纯,实话实说,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和感觉,歪着头想了想;"我以后就叫你"风哥!"怎么样,是不是又亲近,又贴切?"

    "完了?ok!"陆随风弹出一个响指,一旁的紫燕也被古蓝星的这种纯真无邪所感染,禁不住轻柔的拥抱了她一下,充满了一种真诚的认可和亲情的呵护。

    "ok!是什么意思?"古蓝星没听明白,一脸困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同意!完全同意思!"紫燕解说道。

    "这是那片大陆的语言,星儿以后是不是也得好好学一下?"古蓝星很认真的言道:"风哥,星儿什么时开始投入那个特殊的训练,需多少时间?"

    "时不待我,现在就开始,以星儿当下的修为,一天,应该足够了。"陆随风想了想,露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"能行么?大哥是不是太过高估了星儿?"古蓝星并不知道陆随风所说的一天是什么概念,当她明白的时候,整个人突然便从这只飞驰中的小船上消失了,一下便被吸进了陆随风隐龙戒中。

    在那个特异的空间中,一个时辰相当于外界的一天,而且里面还有三十六位金龙甲卫在那里等着她,十二个时辰的魔鬼训练足以令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陆随风和紫燕的行踪整整消失了一日一夜,二人刚一露面,云飞扬便在第一时间获得了消息,当得知这两人竟然是去了那神秘的禁地;龟岛,并且还安然无恙的归来,的确让他着实的震惊了一把,在他的记忆中,所有踏上这座龟岛的人,从未见有人出来过,尽皆人间蒸发。关于这座龟岛的传说层出不穷,几乎都是象征着恐怖和死亡的故事,被称之为"死亡禁区"。

    "你说什么?他二人居然上了龟岛,而且还毫发无损的安然回来了,这怎么可能?"云飘渺震惊的程度,绝不压于云飞扬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他所知道的远比任何人都多,因为最神祕诡异的云烟塔就隐于这座龟岛之上,它的恐怖存在,上千年来一直镇压着不可一世的云烟城,阻止着云烟城一统中央大陆的宏图霸业的脚步。

    云烟城可以无与伦比的强大,可以成为众目仰视的霸主,但也就仅此而已,如要有越愈雷池举动,势必会遭遇一股神秘力量的警告,至之不理的后果,只有两个字;毁灭!

    云烟城就曾经因此而毁灭过,所以,这个血淋淋的前车之鉴,一代代的传承至今,没有人再敢妄谈一统天下之事,甚至连念头都不敢浮现来。

    "千真万确!他二人的行踪一直在我们的监控之中,直到有一个神秘人将他们接上了岛去,一日一夜之后才重新现身。"云飞扬十分肯定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"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位陆统领的身份就更神秘,更不简单了。"云飘渺神色异常凝重的喃喃道,像是陷入某种沉思中。

    "这龟岛真有如此神秘恐怖?在我云烟城的中心地带,岂容这样的死亡禁区存在,孩儿这就带领大军直接将其彻底捣平。"云飞扬一脸怨怒之气,实在难以理解历代先祖为何容许这种耻辱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种玩火**的念头也曾在云飘渺的心中浮现过,但,也只是一闪而逝,却足够让人惊出一声冷汗来。这云烟塔就像一座无形的大山,无数年来始终悬在云烟城的头顶,历代祖先没有一个不想将其彻底清除摧毁,却又一代一代沉默隐忍了下来,将那血淋淋的毁灭史当作金科玉律般的传承下去。

    云飞扬的话,令云飘渺的脸上浮起一抹难以掩饰的苦涩之味,随之神色一冷;"你准备带多少人前去,一万,还是十万?"

    "嗯?"云飞扬闻言,蒙了一下,在他的想象中,带个三五千人足够将这座所谓的龟岛翻个底朝天,彻底毁灭这个死亡禁区的传说。

    "哼!只怕你就算带上百万大军,也无一人能侥幸生还。"云飘渺的话有若惊雷落地,直令云飞掦骇然地张大嘴,满脸尽是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他听过的最骇人听闻的话,但这话是从云飘渺的口中传出,没一点戏谑或玩笑的意思,其真实性显然已无须质疑。

    云飞掦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中的震惊,心中涌满了太多的困惑和疑问;"父亲,这龟岛真有这般恐怖?上面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存在,我怎从未听人提及过?"

    "这是云烟城数千年来一直封存的最高隐秘,只有当你坐到我这位置上,才有知道的资格。"云飘渺稍稍地换了换坐姿,似乎在掩饰着某种情绪;"所以,这种上岛的念头最好不要再次出现,否则,后果比你想象的还要可怕得多。"

    "那这位陆统领是否还要继续监控?孩儿敢断定他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至尊"丹圣",而且还是一位深不可测的武道高手。"云飞掦十分肯定的判断道:"如果父亲能亲自降尊相邀,或许……"

    云飘渺摇摇头,若有所思地言道:"且不说你判断是否正确,就凭他的能够毫发损的安然离开龟岛,就已不是我们可以轻易触碰的了。记住,立即撤销对他的所有监控,敬而远之,千万不要试图去招惹对方,否则,当今天下没人能救得你。"

    云飞掦从未见自已的父亲有过如此谨慎,神色间甚至带着一絲紧张和微不可觉的惊颤,以云飞掦的聪明才智自然不会将这种严重的叮嘱当作耳旁风,一旦真发生了什么冲突,他都会尽可能的保持隐忍。

    ……晋级八强的各支战队经过三日的修整调节,几乎都恢复了元气,将各自的状态调整到了颠峰。接下来的每一埸或许都是此行的最后一战,毫无任何回旋的余地,巳无须继续隐藏保留任何实力,势必都会底牌绝招尽出。唯有倾力一战,才有望强势的挺进前五强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,朝辉漫空,云霞涌动。几束绚丽的霞光仿佛从天际垂下,洒落在宽广宏大的演武场上,映照着早巳座无虚席的看台,令涌动的人潮更是显得多姿多彩。

    残酷的淘汰赛更是充满着血腥的杀戮气息,能够杀入八强的战队,非龙即虎,彼此间的战力,差距十分有限,一旦登埸都将会上演一埸惊心动魄的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"这支龙狮卫应该也杀入了八强吧?"云飘渺坐在专属的看台上,对着身旁的云飞掦淡淡地出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"是的!战力十分强悍,似乎还有所保留。"云飞掦同样很关注龙狮卫的每埸战斗,却始终无法弄清这支战队的真实战力,心中甚感郁闷;"好像这八强战的第二埸,就是由龙狮卫对阵天虹战队。"

    "来自天虹城的战队!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上届的排名第四位,这可不象那些二三流的战队,绝对是一块难啃的骨。看来可以逼出龙狮卫的冰山一角!"云飘渺露出一絲玩味笑意,没人知道他心里在着摸些什么?

    "不好推测!没人知道这支战队下一刻会怎么出牌?每次登埸都会以雷人的方式考验观众的承受力。不知今次又会给众人带来怎样的惊艳和震撼?"云飞掦十分期待地言道:"这次的对手可非寻常之辈,只不知是否还会以百人出战?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