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孰强孰弱?

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孰强孰弱?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此时,但见漫空星河倒卷,万千滴水成剑,倾泄而下,点点旋动不定的碧光剑影,看似璀璨绚丽夺目,实则,却是碧光如剑,每颗水滴都散发出勾魂夺命的森然杀气,随时都能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,似乎只要这方世界的撑控者愿意,倾刻间便可将人一寸寸的尸解,瞬间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千万道碧光剑影如同大海中的庞大鱼群一般,在陆随风的周边纵横盘旋,环绕,闪射着冰凉浸骨的光泽,令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,如针刺刀割般的生痛。

    ?? 噗噗噗……空气中传出阵阵耳破空声,一道道碧色的细剑,从四面八方朝着陆随风疯狂的挤压奔射,似欲将其彻底的切割成肉泥碎屑。??

    这漫天剑光所到处,空气都被切出一道道口子,肉眼可见的出现了无数细密的空间裂缝,陆随风的黑色护体铠甲上也被割出无数划痕来。

    能将这水系法则演化到这种点水成剑的程度,这位碧水师兄也算得上是个极品妖孽了。但,这星河剑阵虽牢牢地困住对方,那层层叠叠的攻击却始终难以撕破对方的防御,时间一长,他便再难以掌控这方战斗空间,势必要在这星河剑阵崩塌之前,彻底的一举重创或绞杀对方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整个人瞬间化作一道碧色流光,人枪合一的朝着被困在剑阵中的陆随风奔射而去,人在途中,骤觉整个领域空间发岀一阵摇曳扭曲,下一秒,一抹绚丽光华腾空而起,这方空间竟骇然地被撕裂开来……

    裂缝中,一颗金色星辰震颤的闪烁着,瞬间牵动出漫空星辰,成千上万,仿佛蕴含着天地规则之力,呼吸间便形成了一道流转的星河,如同从天际深处流淌而出,星力喷薄滚荡,奔涌席卷着这一方蓝色的空间。??

    同样的星河倒卷,一个是由水系法则演化而成,而一个,则是贯穿天地,贯穿星河的真正星空世界!千万颗星辰汇聚成璀璨夺目的星河,彩光流转环绕,蕴含着天地间的自然法则,玄妙华丽到了极致。??

    ?? 这一切只发生在呼吸之间,万千星辰倾泄而下,点点旋动不定的星光,看似璀璨绚丽夺目,实则,却是道道星光如剑,每颗星辰都散发冰冷森然的杀气,随时都能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……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漫空尽是无数星光剑影相互缠绕撞击,纷纷炸裂开来,有若烟花绽放。??

    "这……"碧血师兄骇然惊愕的望着这一幕,脸上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感受到一絲真正的星空道韵,自己只是演化出星空法则的意境而已,眼看着这星河剑阵,甚至连这方战斗空间随时都可崩溃倾塌,心下一横,双眸碧光一凝,无数溃散成水滴的剑影不断地汇聚于枪身之上,手中的长枪碧光流转,瞬间暴涨数十米,仿佛直入天际,撕开了一豁口。

    碧枪擎天!咆哮声中,长达近百米的长枪如同一根擎天之柱一般,捣破虚空,搅动一天星空风云,轰然砸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擎天长枪推金山倒玉柱般捣落,这方世界一阵扭曲颤斗,整个空间顿时迷乱,无数星光剑影失控地漫天流窜,不断的闪灭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擎天一枪的恐怖,陆随风浑身汗毛顿竖,一絲死亡的威胁在心头浮掠而起,毫不怀疑,一旦被这擎天一枪砸中,纵算侥幸不死,势必也受创非轻。

    只不过,陆随风此时的神情间,只有惊,却无一絲惧色,面沉如水,一脸古井无波,体内的金灵珠,青灵珠,土灵珠,急速地旋动起来,生出了五行灵力,相互流转,同时也牵动那道真龙的神识,一头巨大的金龙身影在头顶悄然显现出来,浑身鳞甲闪射出耀眼的金光,幅散全身,威势凌天。

    陆随风满头长发四散飘飞,一股呑天撼地的霸绝之气从体内奔涌而出,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,让这一方的空间斗然一暗,仿佛未日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天幕仿佛被撕裂成两辦,一金,一蓝,各自佔据半边天空,彼此呼啸,咆哮着,宛如两颗飞逝的陨石轰然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刹之间,时间像是突然凝固了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下一秒,并未想象中的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,空气中只传一道沉闷的"噗嗤"声,紧接着,一团不受控的精光爆裂开来,无数灼人眼球的流光漫空绽射飞溅。

    一道道绚丽多彩的灵力波光,像是水纹涟漪般的不断辐散漫延,所经之处,这方空间如同玻璃般的碎裂开来,一片片的崩溃倾塌……而后荡然无存。??

    ?这石破天惊的强强碰撞,究竟孰强孰弱,或是两败俱伤,根本没有赢家?

    耀眼眩目的光华消散,一道人影从半空急速的坠落而下,所经之处,鲜血漫洒,带出一蓬腥红的血雾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重重砸落在地上的人影,是那位碧血师兄,身体像是完全不受控狠狠坠地,蜷曲的身躯不断地抽搐,发出阵阵痉挛,口中的鲜血毫不吝啬的向外喷涌,护体铠甲支离破损,整个人像是已经昏嶡了过去。

    "这……"蜷曲在墙角的火邪神,口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,眼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惊骇之色,实在令人难以相信这个满口喷血,身体还在不停抽搐的人,会是云烟榜第一人,一向孤傲不凡的碧师兄,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,本就是一种终身不可磨灭的奇耻大辱,居然还被虐得直接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尽管也身受重创,好歹人还能拥有一份清醒不是,如此一想,心中顿时舒畅了许多,不再那么失落,沮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道身影也缓缓降落下来,身上也是血迹斑斑,黑色的护体铠甲上,有几处地方已龟裂开来,染着腥红的血迹,尤为醒目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陆随风刚一沾地,便单膝跪地,一口鲜血从嘴中挤了出来,身体难以自控的一阵搖晃和颤抖,如不是一手撑地,竭立地支撑着,恐怕也很难不倒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股幽香突然在他的身侧传出,随即便见一只纤柔却有力的手,一下将他抱住,而后将一粒丹药轻柔地塞入陆随风的口中,眼眸中滑下两行清泪。

    火邪神楞楞地望着这一幕,一个浑身浴血的昏厥在地,一个单膝跪地的坚挺着,虽然有人搀扶着,但,此战谁胜谁败,已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他此刻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,望向陆随风二人的眼神完全变了,就是眼前的这对不起眼的年女男女,竟然连闯由三十各云烟榜顶级精英镇守的十五层塔楼,这将会成为一个匪夷所思的传奇。

    这一刻,站在他眼前的这两人,在他的心目中不再是人,而是神一般的让人仰视,禁不住生出一种崇敬的情怀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陆随风苍白的脸上已恢复了血色,缓缓地睁开紧闭的双眸,一道金色的光华从眼中绽放,整个人蓦地挺立而起,浑身上下五色霞光环绕流转,整座塔楼大殿被喧染得一片绚丽多彩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,龟裂破损的护体黑色铠甲迅速地弥合复原,而后隐入体内,周边的五色霞光也随之消散。

    "你的生命力未免也太顽强了吧! "紫燕伸出纤纤玉手,轻柔地为他拭去嘴角边的血渍,含着絲絲心痛,语带报怨出声道;"之前还受了不轻的伤,险些连站都站不稳,不过片刻,便已完全恢复如初。却不知燕儿心里有多担心,你若真出了什么事,我也不会活着!"

    "呵呵!我只过想见识一下生死境圣者的战斗空间有多可怕,总之,不会有下次了。"陆随风仍有些余悸犹存的唏嘘道;"燕儿记住,日后千万别陷入生死境圣者的战斗空间,在那里,战力会大幅滑落一半,莸胜的机率不会超过三成,如果再遭遇属性上的克制,唯有受虐等死的伤了。"

    "哦!燕儿知道了。"紫燕肃然地点点头,她知道这是陆随风以身涉险才换来的经验,尤为的珍贵,她怎会不特别的加以重视。

    两人连闯了十五层塔楼,说不幸苦,绝对是违心之说,尤其是这最后一层的两个镇守者,更是让陆随风清醒的认识到,生死境圣者的强大和恐怖,日后遭遇,一定不能再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同时也让他意识到这云烟塔的神秘和不凡,似乎是一个独立特行的存在,甚至还隐隐凌驾于云烟城之上,至于其中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,或许除了云烟塔最高层的几位之外,只怕再也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陆随风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烈的人,他做事向来都有目的性,通常都不会去主动探索那些自己不该知道的隐秘。之所以涉险应邀而来,并非是对于这云姻塔的好奇,完全是因为那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古蓝星。她的出现似乎在隐隐牵出一件足以让人无比震惊的存在,同时也在一步印证陆随风的心中的那个疯狂而大胆的猜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