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二老逞凶威

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二老逞凶威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拳出,锐利无铸的拳劲所经之处,落叶狂卷翻飞,地面上犁出一条长长的深坑,一直延伸至陆随的脚下,这才嘎然而止,望之令人头皮一阵发麻。…≦,

    陆随风的瞳孔微微一缩,身上的剑意锋芒更加炽烈,仿佛看到他的全身浑然凝聚成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剑。

    斩!竖指为剑,一声凛冽的冷喝,心神随微动,看似虚无的剑意,瞬间凝聚成一道有若实质般的惊电剑光,可怕的锋芒纵横无匹的斩劈在如山霸道的拳劲之上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空气在可怕的撞击力下,轰然炸裂开来,肉眼可见的形成了闪亮的涟漪波纹,四下扩展开来,生生将周边的落叶地掀起一层。拳劲剑气撞击所产生的气流风暴大得惊人,人在其中绝对会被撕裂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这次碰撞只不过是一种试探性的出手交锋,并不是双方最强的攻击手段,真正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"竟能不能声色地化解这一拳,的确有狂妄的资格。只不过,这只是试探性的一拳,接下来的一拳,老夫会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?"狂燥老者拂了拂身上的落叶尘土,暴唳地??了??嘴唇。

    "陆统领真的藏得很深啊!战到此时,还未看见他发动一次真正的攻击。"一旁观战的凌凤舞惊叹不已地出声道;"一人独战两个破虚高阶的强者,还能这般气定神闲,看上去似乎还游刃有余。"

    "呵呵!他若出击,也就意味这埸战斗的结束了。"纳兰飞月这才想起,曾在隐龙秘境的河滩上见他出过手,居然到现在才想起来,怪只怪他这副清流儒雅的模样,实在让人很难以和武者的强悍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陆随风一边以"紫气东来"的剑势镇压住那位黑袍老者,一边从容地面对狂燥老者的强横的攻击,仍显出一派云淡风清的模样,直令一旁观战的云飞掦眉头越皱越紧,这才隐隐意识到他的父亲云飘渺,为何执意要见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区区一个统领。

    如果仅为一个未证实的身份,身为霸主的云飘渺还不至会这般礼贤下士的相邀,定是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。

    狂燥老者凝聚的拳势浓烈无比,融合成一股霸道强横的浩荡意境。几乎在瞬间,一股裂山断流的拳??,一下撕开前方的空间……

    裂山断流!一拳轰出,有若万马奔腾般的朝陆随风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一剑西来!竖指为剑,陆随风眼中的瞳孔几乎填满了闪耀的青色剑气,瞬间化作一道惊电,迅猛中带着些许飘渺之意,虚浮不定地迎向奔湧而来的裂山拳势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飘渺的剑气和浩荡的拳势在途中撞击在一起,地面一阵颤抖,空气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剧烈波动,狂暴的气劲朝四方辐射开来。

    面对狂燥老者的这一道浩荡与霸道完美结合成一体的拳势,陆随风的剑气蓄含着飘渺惊电的意境,以四两拨千斤之势,精妙无比的分解了这一道惊天霸拳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反震劲气狂流,竟让陆随风的身形略为地轻晃了一下,手中的剑势也为之一滞,那位一直被镇压着的黑袍老者,也就在这刹那的瞬间,一下摆脱了恐怖剑势的笼罩,"嗖"的一下飞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狂燥老者也被这反震的气流冲击得蹬蹬蹬的一连暴退十来步,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呼!摆脱镇压的黑袍老者横剑当胸,重重地吐了口气,像是刚从恐怖的深渊中回到地面一般,脸上还带惊恐的余悸。

    "呵呵!接下来,你小子可要作好受创被虐的准备了。"

    两位黑袍老者,一左一右,一枪一剑的遥遥锁定陆随风,空气中弥漫着蒸腾的杀气,令人感到胸闷气憋,几欲窒息。

    "是么?击败两只蝼蚁,根本不足为奇,也无脸自傲。"陆随风还回鞘,根本无视于两老者的气势镇压,浑身上下隐隐散发一种君临天下的气韵,身上的剑意凝而不散,反显得更加凛冽冷厉,令周边的空气也为轻微震颤扭曲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狂燥老者当先怒极而动,一抹身影在残阳的斜辉下,划出一条隐约的虚线,身体移动间,犹若幽灵般迅捷,瞬息便欲贴近陆随风身体,似欲给予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这狂燥老者非旦拳势霸道惊天,连身法速度也堪称一流,当真令人所料不及。只可惜,身法速度却是陆随风的强项和优势,此举直有班门弄斧之嫌。

    碧水流光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位黑袍老者的身形也陡然踏步暴起,伴着一声虎吼:一道波浪形的碧色剑光划破前方的天空,骤然呈现出一幅水天一色的景象,唯剩一线碧光蔽目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狂燥老者的一条手臂再次撕裂云层,从天际深处透出,浩瀚狂霸的拳劲击出,势若陨石般轰砸下。

    两老者十分默契地同时发起攻击,一个攻得诡异刁钻,一个霸道狂猛。两大破虚境高阶强者的联手攻击,同等修为之下,几乎连闪避躲藏的机会都没有,选择抗衡,更是嫌死得不够快。

    在埸之人还真没人知道陆随风的实力修为,尤其是纳兰飞月和凌凤舞二人,更是紧张地为其揑着汗,唯有紫燕温润如玉的脸上,始终浮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云飞揚冷傲的嘴角微微上掦,便凝固了;"这怎么可能……"

    陆随风并没有选择闪避躲藏,也没有奋起反击抗衡,但觉有风一吹,他的身影瞬间飘散开去,似若一缕轻烟般的突然消失无影。

    两老者见状,心下不由同时一凛,没想到对方的身法速度竟到匪夷所思的程度,整个人似乎巳同空气融合成一体,连身上的气息都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两老者微惊略顿的刹那,一道绚丽的光华势若惊电奔雷般的从云层深处奔腾劈落;卡嚓!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一束金光切入陨石般狂霸拳劲中,剑势,拳势相撞,意外地,并未发出惊天撼地的轰然震响,只是诡异地发一道不太响亮的"卡嚓"声,未成型的的陨石拳劲骤然破裂开来,随之分崩,瞬间化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而那束金光中残留的一絲剑气飞窜而出,恰好划过狂燥老者的左肩臂,一声闷哼,带起一缕血花飞溅,负痛飞退。

    另一位黑袍老者发出的"碧水流光",牢牢锁定了攻击的目标,一剑斩出,波浪形的剑气锋芒,似乎如愿以偿横切过对方的胸腹,只不过,他神色间非旦没有一点喜色,反透出一片惊诧之情。

    剑锋所过之处,竟然毫无一点着力之感,仿佛洞穿中的是一团虚无的空气,很快意识到那只是对方的一具虚影而巳。

    对方的身形明明巳被自己剑势锁定,竟然还能幻出残像,真身那里去了?惊疑之下,顿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来,心中刚暗道一声;不好!

    果然,一道眩目的金光在"碧水流光"剑势中骤然炸裂开来,瞬间化作千百颗金星闪射,每一颗金星都充斥着铮铮杀气,所到之处,空间一阵扭曲,"碧水流光"剑势随之轰然崩散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心头骇然,背心已然湿透,"可恶!"眼见自己最强的这招杀技""碧水流光"又被对方所破,怒意顿时上掦,迅速收拢溃散的水之玄力,瞬间凝炼如刃,趁对方剑势用老未收之际,一道碧光剑芒,势若奔雷朝着陆随风横斩,斜削而去。

    以快对快,毫无取巧的以力撼力,黑袍老者意欲凭着自己百年的实力修为,强势的镇压对方……

    殊不知,每一次的撞击,黑袍老者都感到一股股强力的反震,一缕缕绵柔的气劲不断地透过剑身传自手掌,手臂,一阵阵麻痛感令他握剑的手颤抖不已,手中长剑几乎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两剑相撞的刹那,黑袍老者手腕一振一颤,瞬间暴刺出数十道碧光剑芒,一气喝成,势若滚荡潮汐,一剑接着一剑,招招不离对方要害死穴,无尽的锋芒,绞杀,撕裂一切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,陆随风的身形在对方凌厉无铸的剑势攻击下,顷刻间便被撕裂得分崩离析的破碎开了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黑袍老者的脸上这才终于透出开心的笑意,因为这一次觉得自己的手感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,那种洞穿的阻力,沉重的绞杀感,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一众观者倒吸冷气的声音中,结果,很快便浮现出来,陆随风身形竟然再次毫发无损呈现。

    陆随风巳进入"生死境"圣者的层面,所幻化的残影亦虚亦实,虚实相兼,意之所到,每具残影真身一般无二,同样能发起锐利的攻击,至人死地。

    强者间的搏奕,斗智,斗勇,拼实力,情势瞬息万变,一个小小的误判都可能溅血横死当埸。更何况,这黑袍老者连连误判,也就足够他死上几回了。

    就在黑袍老者心神微惊之际,一抹惊电剑芒,在空中留下一条金线流光,瞬间切入叠叠重重碧光剑影之中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