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剑道高手的剋星

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剑道高手的剋星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之前的交锋让黑袍老者意识到,所谓的人体死角,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而言,似乎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突然,尊雕像般的陆随风蓦地朝前轻柔的踏出一步,下一刻,如同一滴滑水般,骤然出现在了黑袍老者面前。

    这也是陆随风第一次主动向对方发起攻击,连剑带鞘划向黑袍老者不停晃动着的胸腹部位。

    太快了,十米之外的间隔,举步间便已跨越了这个空间距离,所幸黑袍老者的反应超强灵敏,惊觉的同时,身形也随之飞速飘移开来,手中短剑还失时机的展开反击,一剑削向陆随风的手臂。

    陆随风带鞘的长剑只是在对方前胸腹间虚晃一下,手腕一翻,剑鞘反敲击在黑袍老者削来的短剑上。乘对方一击微顿之际,一抹寒光这才毫无任何征兆的呛然出鞘,剑光流转旋动,一圈又一圈的牵引着手中的短剑,令黑袍老者握剑的禁不住的往上揚。

    一圈圈剑光璀璨眩目的冲向空中,让人看得目眩神迷,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直觉手中短剑受到一股力量牵动,不断地往上升腾,原本前冲的身体不得不尽力的向后回缩,感觉自已的手臂仿佛要被撕裂一般。

    陆随风的长剑突然往上一掦,带动巨大的旋转力将对方的短剑高高掀起,整个身形也情难自主往上冲去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胸前空门顿时大开,陆随风左手握鞘重重地在对方的胸腹敲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呯!一声闷响,黑袍老者避无可避的硬抗了这沉重的一击,体内一阵震痛,同时也趁势朝后飞速闪退,他的另一只空着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短剑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的整个身形也随之乍退即上,又一次无限贴近陆随风。一长一短,一双短剑令人猝不及防地闪出三连击,挑,削,旋,一招三式,势欲必杀绝杀。

    惊,险!只不过,陆随风也是一剑可同时点杀三十二只飞鸟主,当然也包括近身的飞鸟。同样能在最小的空间角度,展开挑,削,旋的剑技,空气中倏然传出三声轻微的刀剑撞击声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必杀的一式三连击瞬间被崩散,身子飞速一转倏旋,吐息间便移到了陆随风身后,一抹寒芒直奔背心,残忍的一笑,竟然连剑带手深深地插入了对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残影!”短剑入体的刹那,黑袍老者瞬间敏捷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骇然惊觉之际,眼前已同时呈现出五个陆随风的残影虚像,肉眼看上去很难分辨其真伪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逐一分辨,凝目一扫五个残影,左手短剑电闪横扫,另一把短剑则锁定其中的一个残影,毫不犹豫的暴袭而去。

    短剑即将刺中目标刹那,忽觉持剑的手腕传来一阵剧痛,这才发现不知何时,自己的手腕竟被对方划开一道口子,鲜血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再用力几分,手腕必被生生切下。黑袍老者心中骇然刚生,又见一点寒星袭来,迅速收回短剑,在手中一个旋转,恰好与袭来的寒星碰撞。

    借着一撞之力,黑袍老者身形下蹲,闪身朝着侧面窜出。脚下突然跨出一个弧度,一剑刺向陆随风的大腿部位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火石电光般的变化,惊险诡异之极,换做常人只怕难逃一剑之劫。但陆随风却不是常人,他的剑再次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击出,一声铿锵响起,刺向腿部短剑被一股潜劲豁然荡开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趁这一荡之势,身形急转,顺势斜斜的削出一剑,直奔对方的胸腹而去,速度快捷无比。

    陆随风似乎早巳料知对方的后手,手中长剑倏然倒竖,像似早在那里等着对方的这一削,黑袍老者整个递出的手腕恰好迎上倒竖的剑刃。

    “啊!”黑袍老者一声惨呼,持剑的手腕又裂开一道口子,鲜血汩汩渗出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的惨呼声刚才响起,眼前又见一抹闪亮的星光闪烁,惊惶间已躲避不及,手中的另一把短剑急速上扬,这才险险崩开对方必杀的一剑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身形电射而退,回到了原地,望着一双受创溢血手腕,险险被齐根斩断,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陆随风并未趁势追击,仍是一剑斜指地面的姿态,淡淡地出声道:"还要继续吗"

    “你的剑太快!是老夫见过的最快的剑。” 黑袍老者实话实说,“不过,老夫不会认输,仍有一搏之力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刻, 黑袍老者才发现自己之前的判识有些错得离谱,单凭对方身上此时所散发出的那股有若实质般的气息,似乎就可无声无息地致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意,势,域,是高端修者的三个境界。玄丹境以"意"克敌制敌,玄婴境以"势"杀人于无形,破虚境能凭空滋生一方天地空间,称之为"域",一旦坠入其中,生死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不过,这 黑袍老者也非等闲之辈,对"势"的运用也不输于人。体内玄力瞬间喷薄而出,有若潮夕般奔湧滚荡,水纹涟波连绵不绝地朝着陆随风的立身之处滚滚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水纹涟波皆是由玄力幻化而成,一旦被其触及,非死即伤,其威胁犹胜刀剑利刃数倍。这种层面的的战斗巳超出了常人的认知,已到了以虚化实的境界,完全上升到了"势"与"势"的抗衡和搏奕。

    对于"势"的妙用,陆随风早巳了然于胸,举手投足间无处不在。立掌为刃,虚飘飘地划空劈出,无声无息地斩向弥漫而至的水纹涟波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仿佛来至天际间的一抹惊电,紫光骤闪间,巳将水银泄地般波纹涟漪,从中生生地切割开来,分流的波纹一阵燥动,失控地漫空跳跃飞窜,纷纷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的口中发出一声闷哼,蹬蹬蹬!踉跄地向后暴退了数步,象似受到了玄力回旋的反震,巳然伤及了内脏,禁不住张口喷出一蓬浓血,面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势与势的搏奕,一个照面,一次无声的碰撞,看似浪静风平,没有开山裂石的震撼,实则惊心动魄,杀机汹湧,可谓险象横生,生死一线。

    双方虽然未分出胜负,但陆随风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,却是大大地超出了云飞揚之前的预判,那种想当然的摧枯拉朽的一边倒的埸面并未呈现,对于接下来的战况更是难以预判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抹去嘴角的血渍,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惊诧;"没想到你年纪轻轻,真实修为竟能在老夫之上。"这话似乎问得有些多余,对方挥手之间巳令自己引以为傲的潮夕之"势"瞬间崩溃,虽说自己有轻敌之嫌,被玄力反噬伤及内腑,但也足以令证明对方的实力绝不再自己之下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迅速服一粒丹药压住内腑的伤势,轻视之心荡然无存,玄力遍行百脉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收起了手中一双短剑,竟然拿出一把长剑,长剑缓缓出鞘,斜斜地指向十米外的陆随风,微微颤动的剑锋透发出絲絲碧色的气流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简单的起手势便蓄含着无数种可能的变化,空气中同时泛起一股浓烈的杀气。没人会质疑对方是一位剑道高手,这斜斜的一指,已将陆随风全身上下笼罩在凌厉的剑势中,却不知道他的下一剑,倾刻间会攻击何处?

    剑意,剑势,尽凝聚于这斜斜的一剑之中,寻常武者势必将会被夺其心智,未战巳怯。只可惜,他今日的对手并非是寻常武者,而是天下剑道高手的剋星。

    陆随风独创的飘渺剑法同样无招无式,任你千剑万剑,我只随心所欲,飘渺一剑破之。无招无式,却包容了天下剑势。

    陆随风嘴角却浮起一絲似有似无的笑意。微眯着眼,凝视着对方剑锋上透出的碧光气流;"碧水流光剑法?云烟城的绝学之一!"

    "你竟然知道?不过,能逼出老夫的绝学,算你有几分能耐。"黑袍老者的眼中闪射出无比的自信,似乎巳看到对方在自已的绝学下,饮剑血喷。

    "你认为天下真有无双的剑法么?总犯错的人怎可能会活得才久?"陆随风撇撇嘴;"真不知你这大把岁月是如何活过来的?"

    黑袍老者冷哼一声,双眼中充满的碧蓝的色彩,这一刻仿佛化为无尽的大海,其中似有惊涛狂澜。

    碧水流光!

    黑袍老者双手握剑举过头顶,磅礡浩瀚的剑气势仿佛牵引着巨浪惊涛,缓缓地劈空斩下,一道数十丈长的碧色狂澜呼啸拍空,似欲席卷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拍空的巨澜惊涛奔腾扑面而来,悬在陆随风头顶上空,不断地向下降落,碾压。令人感到了一种大自然的威力,身在其中显得何其渺小,仿佛倾刻间便可将他吞噬碾压成肉泥碎屑。

    "在"碧水流光"的碾压下,没人可全身而退,你纵有高深莫测的武技也难以施展。此战你巳输定了,再无翻盘的机会。"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