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冲天霸气

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冲天霸气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陆随风一袭青衫飘飘,看似惊险万分,实则有惊无险,安之若素,一派洒然从容,踏波踩浪,面对这潮汐般汹涌的一拳,完全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见状禁不住骇然惊叹,自己的绝学杀技;潮夕千重浪,竟然巳隐隐现出分崩离析之状。

    这最后一重朝夕之劲变更是厚重狂暴,汹涌的气流以惊涛拍空之威势,行终极一击,势欲将对方碾压撕裂成血肉碎沫。

    面对最后一波汹涌而来的气劲狂涛,陆随风不再选择廻避闪让。只是静静地立着,任由狂暴的气浪咆哮而至,呼息间巳距头顶不足三尺。。

    在一众统领的惊呼声中,那狂涛却是突兀地嘎然所止。呼啸的气浪悬浮于虚空之中,发出阵阵嗡鸣颤响,始终再难向下寸近分毫

    黑甲统领紧握的拳头在剧烈地颤抖,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流顺着手臂源源不断地涌向拳头,黑色甲盔下的脸上涨得通红,五官因过度运劲而不停地抽搐扭曲,显得异样的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彼此相持了几息,陆随风见对方巳然倾尽全力,不想再与之周旋下去,念动间,一股飓风凭空骤然而起,带着尖锐的呼啸,咆哮着卷向头顶之上的惊涛狂浪,飓风飞速的旋转着,卷裹着气浪直朝窗外的虚空奔腾而去……

    黑甲统领倾力击出的气劲突然脱体失控,脚下不由一个踉跄,禁不住张口喷出一口鲜血,面色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尤其是北大陆的几位统领见状,尽皆骇然。没想到这位龙狮卫的统领,看似文弱不堪,却是在扮猪吃虎,其实力修为强悍得令人乍舌惊心。这才意识到勒索弱小可欺的东大陆战队,绝对是过错误,实在错得有些离谱。

    "还要继续吗?貌似你还有所保留,未倾尽全力!"陆随风戏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你的确很强!本统领小视你了!"黑甲统领抹去嘴角的血渍,心有不甘地道:"不过,这并代表你的整支战队很强,大赛之上,我会让你们付出惨烈的代价。"

    "是么?俗话说。兵强一个,将熊一窝。连这简单的道理都不懂,当真是鱼木难化,不可教也!"陆随风一脸悲怜地叹道:"你我此时说了都不算,同样在赛场上试过才知道。"

    "哼!但愿你们别早早的就出了局,到时候连对阵的机会都没有。"黑甲统领还真不相信天下的咸鱼还会翻身,满脸皆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"你北大陆的青狼战队以往有多强,我不知道,也沒见过。但这一届,一定走不了多远,便会灰头土脸,溃不成军的打道回府。"陆随风这话听上去有点像似在诅咒对方意思,立即招来了另几位北大陆统领怨毒的目光,如果视线能杀人,他巳死了千百回。

    这几位统领同样有着玄婴境的实力修,怒极之下,大有一涌而上之势,面对一个小子的嘲弄威胁,虽然杀气汹涌,却硬是不敢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几位统领不是不想动手,而是被一股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气息牢牢地锁定,直让人感到胸闷气憋,连呼吸都觉极度的困难。全身上下似被一团浓烈的的杀机笼罩着,似乎稍有妄动,倾刻间便会被扼杀。

    可怕的杀机来得快,退得更快,让人直疑之前的感受只是一种刹那的幻觉,尽管如此,看着陆随风一副云淡风清的神态中,溢岀絲絲不屑之色,几位统领的心中不由生出一种莫名的忌惮,彼此面面相观,虽然都脸现怒容,却已没了之前的那股汹涌杀气。

    "哼!我青狼战队的杀阵有多强,绝不是你等末流战队所能想象的。你只须祈祷别在赛埸之上碰上我们,否则,你那些可怜的将士势必将会变成异乡的孤魂野鬼。"黑甲统领杀机森然的冷笑道:"我们走!"

    "等等!赌账未付清,岂可轻易走人?"陆随风一道冷喝出声。

    几位统领正欲举步离去,听在耳中有如惊雷炸顶,顿觉两耳心生痛,嗡嗡鸣响。不由骇然地回身望向对方;这小子到底是何等修为,轻喝一声都能令人心神剧震,两耳欲聋,似乎连全身气机都被震得一片紊乱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几位北大陆统领这才意识到,今日这一脚算是真正踢到铁板上了,眼前这小子的强大,绝不是一涌而上便能战胜的,此时绝不是逞强血拼的时候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位黑甲统领,顿觉此刻处境大为不妙,压根没料到今日会在小河沟中翻了大船,勒索不成,反被对方强势镇压。虽满心郁闷,恼怒不堪,怎奈眼前形势不由人,唯有暂且忍气吞声,委曲求全,错过今日,日后定有机会一雪今日之耻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愤然地咬紧牙根,挖心割肉般地掏出一枚蓄物戒,一扬手就朝着陆随风的面门劲射而去,这一掷之力足可以洞穿坚石,可谓是阴毒致极。

    陆随风虚手一招,云淡风清的将飞来的蓄物戒轻柔地稳稳接住,略展神念朝戒内探了探,里面的财物与清单上数目大致相差不大,甚而还多出不少,这才挥了挥手,示意对方可以走人了。

    "几位别忘了将此间的帐结了,否则,我也不介意亲自上门索帐。"

    什么叫冲天的霸气?字字铿锵,掷地有声,直听得走出门外的几位北大陆统领,脸上肌肉一阵抽搐,个个目露凶光,俱透出一副孰不可忍的神色,只不过,却没人敢反身冲杀进去,脚下的步子反倒是迈得更快几分。

    这一幕,直看东大陆的四位软蛋统领,一个个目瞪口呆,额头间虚汗直冒。事实上,这几位统领的示弱和耻辱的妥协,也算能伸能曲之举,实在是无可厚非。几位的实力修为不过只是区区的玄丹境初阶而已,面对强大的玄婴境高手唯有受虐找死的份。所以,之前都备好了大量的财物,一旦遭遇强势的威胁勒索,除了双手奉上,根本没有多余的选择。

    如今,这位龙狮卫的统领硬是从对方手中强势夺了回来,面对失而复得的财物,人人皆觉羞愧不已,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"各位统领无须这般沮丧,所谓知耻者勇。"陆随风宽慰地出声道:"东大陆的积弱已存在了上千年,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。此次的大赛,众在参与,各位只须在大赛中尽可能的减低伤亡,多带些将士重新回故土,这就足够了。"

    "陆统领所言极是!我等当有自知之明。只不过,我们如今已彻底激怒了北大陆的战队,一旦遭遇上,对方绝不会稍有留情,势必会血腥的斩尽杀绝。"

    "是啊!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,每个战队早晚都得对上,躲是躲不了的了。只希望陆统领的龙狮卫,到时能为我们血耻报仇,为我东大陆痛快地出口恶气。"

    几位统领双目发红,或许是想到了那些将士将无可避免的被彻底斩杀,人人的眼中都隐有苍凉悲愤的泪光闪动。

    百年一届的大陆争霸赛,每支前来参赛的战队,几乎都抱着一去不回,视死如归的悲壮气慨,因为大赛的规则是不论生死,只问结果。在惨烈,血腥,残酷的赛场上,没人会关心溅血倒下的英雄,欢呼声只会献给仍挺立着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冷酷,无情,血腥的规则,刺激,震撼,令人血脉喷张。你有写遗书,留下遗言吗?你有视死如归,面对死亡的觉悟吗?

    每支被选拔出来的战队,都毫无例外的会接受诸如此类的询问。回答的结果不尽相同,为了武者的尊严,荣誉,为了家族,王国的未来,不惜一战,不惜一死。

    只不过,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不等于实力,只有经过惨烈的搏杀之后,仍还坚挺的立着,才能被天下人认可。

    ……云烟城为了筹备这届大陆争霸赛,不惜耗巨资,用了整整七年时间,在城东"飞云湖"的一座湖心岛上,建起了一座足可容纳十五万人的巨型豪华演武埸。其规模之宏大,史所罕见。

    经过了百年的沧桑岁月,风云变幻,各个大陆,王国皆痛定思痛,呕心沥血的励经图治,巳然今非昔比,须当刮目相看。往昔的荣耀和辉煌巳如流水逝去,谁若小视未来的对手,结局定然十分悲惨。

    距大陆争霸赛开赛的时间越来越近,各个战队纷纷厉兵抹马,磨刀擦剑,战意凛然。新一届的对抗赛将比以往的任何一届更血腥,更残酷,龙争虎斗的场面更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而这一届争霸赛的入埸卷,绝不是腰缠万贯,财大气粗便可轻易买到的,一个新出台的购票规则,令无数人望而止步。

    规则其实很简单,不分身份的高低贵贱,但必须拥有玄丹境以上的实力修为,方有购票的资格。究其原因,未加以说明。令这次对抗赛凭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不论购票的规则有多么苛刻,但,此届争霸赛所有的门票,仍在短短数日内被疯抢一空,纵算百万金也难求一票。一时间,整个云烟城顿时掀起了一股求票的狂潮风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