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潮夕千重浪

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潮夕千重浪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"完了!"东大陆的四位软蛋统领见状,禁不住为这不识时务的傢伙暗暗默哀。

    果然,但闻那刀疤统领一声暴喝;"小子找死!"话落,整个人便突然狂怒地冲向陆随风,全身杀机凛然,那阵势意欲将陆随风当埸击杀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位刀疤统领的身躯刚才冲了出来,便觉自己的后衣领突然一紧,整个身体斗然一轻,在空中忽地打了个转,接着便"嗖"的一声,径自朝窗外飞掠出去。

    啊!……

    窗外的夜空中传出一声凄厉的呼叫,余音回蕩,闻之令人毛骨耸然。没人看清那一瞬发生了什么事?都觉眼前人影一幌,那刀疤统领便自己朝着窗外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一个玄婴境中阶的统领,眨眼间,便被像抛一片树叶般的扔了出去。甚至连什么人岀的手都没看见,当真是活见鬼了!

    陆随风走到窗边,探身朝着窗外的湖面望了望,悠悠地道:"这位大哥修为着实了得,这都没事,居然还活着。"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朝着窗外的湖面望去,月色星光下水波荡漾,由上至下最少也有七八十米的落差,一旦坠落下去,存活的机会几乎为零。 更何况,在埸的这些统领,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玄婴境的层次,一个个肉眼凡胎,又如何看得清楚?

    "不用疑神疑鬼了!我说人是被我扔出去的,你们自然相信?"陆随风脸上带着一絲戏谑的神色,状极轻松地淡笑道。

    "就凭你,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在本统领的眼中有如蝼蚁垃圾般的存在,只须挥挥手,便可在瞬间令你灰飞烟灭,倾刻从这世上抹去。"北大陆的那位黑甲统领脸色一沉,眼中透出一股逼人的杀气。

    "你说这话我信!不过,你等让我来此的目的,本就是为了勒索财富,在没得手之前,还至不会如此做吧!"陆随风话带嘲讽地言道:"更何况,你听说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能统领一国之精英战队么?还有,你等不会真认为那位刀疤统领真是自己飞出去的吧?"

    嘶!那黑甲统领闻言,眼皮不由抽搐了一下,还真被陆随风的这番话给唬住了,不由得凝神聚目,再次细细地探查一番,对方体内的确一片空空蕩蕩,有若一汪清水一般,并无点滴玄力波动的迹象,可以断言绝对是个不谙武道的莱鸟。险些被这小子的只言片语给镇住了,传掦出去,这脸可就丢大去了。

    "胆儿够肥!区区一个文人酸儒,竟敢在这里虚张声势的忽悠本统领。"黑甲统领鄙夷不屑冷笑道:"你有修为么?"

    "啧啧!以你玄婴境高阶的眼力都看不出来,当真是高看你等了!"陆随风撇了撇嘴;"再给你等一次机会,如果仍看不出来,那就恕本统领不再奉陪了。"

    "一个不谙武道的人怎能脱口叫出木统领的实力修为来?只怕我们这次真的看走了眼。"

    "我不信!这小子只不过是在瞎猜而已!运气好,还真让他给蒙对了!"

    "一定是在故弄玄虚,千万别在小河沟里翻了大船。我确定这小子绝不是一个武者了!"

    另外几位北大陆的统领有些拿揑不定的议论出声,黑甲统领的脸上始终充满了十分自信的神情,一个堂堂玄婴境高阶的强者,如连对方是不是武者都分辨不出来,当真应该去跳涯了。

    "何必如此麻烦!只要你能胜过我一招半式,财物加倍奉还。"黑甲统领腰背一挺,摆出了一副随时开打的姿态模样;"你我同是战队统领,只须在此一战,即刻就能见分晓!可谓是公平公正,天经地义。"

    "这样呀!"陆随风摇摇头,苦笑了一下;"这是不是也太过欺负人了?"

    "事到如今,你认为还有其它选择吗?这本就是个强者为尊的世道,再给你一次机会,打败我,走人!否则,照清单上的物品奉上。"黑甲统领一脸强横霸气,咄咄逼人的出声道。

    "听上去倒像是一个赌局,只不过,却不知你等赌注又是什么?"陆随风掷地有声地斥问道;"这世上那有单方下注的赌局?"

    "哼!下不下注,有区别吗?你不会天真的认为会击败我吧?"黑甲统领鄙视地冷哼道。

    "你又不是天下武道第一人,凭什么就认真自己就赢定了?即然是个赌局,好歹也该象征性的下个注不是。所谓武者也该有武者的风骨,又岂能像街头地痞流氓般的无耻?"陆随风的话听上去非常刺耳,却硬是让对方怒在心中却发不出来,直憋得面色潮红。

    "这……"黑甲统领顿感一时语塞,对方所说句句皆是实言,意识到单纯的口舌之争,的确非其对手。但仍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;"你待如何?"

    "简单!"为了证明你等的有眼如盲,你大可尽展绝学对我发起倾力一击,若我无力承受,死而无怨。但,我如果安然无恙,你等必须将勒索来的所有财物全数退回。如何,可有胆一赌?"陆随风语出惊人地言道,那份豪气还真能摄人心弦。

    震撼!

    黑甲统领还真被对方的豪气之语给震撼了,让他满满的自信一下动摇了起来。对方如不是虚张势,玩心理游戏,那就一定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强者。这两者之间一时还真难界定?

    自己好歹也是个玄婴境高阶的强者,岂能被一句虚言唬得失去了方寸。就算对方真是一个武修者,毕竟太过年轻,修为定然也高不到那里去。更何况自已的倾力一击,足可开山裂石,横江断流,就算是同级修为之人,也不敢妄言硬接,一个毛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狂!简直狂得离谱!

    "你自信能接住本统领的一击之威?这个可不儿戏之言!"黑甲统领再次确定地道。

    "试过不就知道了!"陆随风古井无波的淡笑道,没一点蓄势以待的紧张情绪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"果然有些胆魄!你若在本统领的一击之下还能活着喘气,本统领立刻退回索来之物!如有什么三长两断,后果自负,与人无忧。"黑甲统领想了想,即然对方存心找死,自己若在犹豫不决,倒显得有些心虚示弱了。

    "尽管放手施为,无须有所保留。否则,定会觉得自己输得很冤。"陆随风坦然地朝前踏出一步,距对方不足三米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同时向前跨出一步,浑身气息斗然一变,双目中精光凝聚,一眼扫向对方,目光有如实质般的锐利,恰似一柄出鞘之剑划身而过,换作常人,这一眼的锋芒巳可令其身遭重创。

    陆随风仍是一脸淡然而安详,似若未觉。对方那一眼的威势暗含着凌冽的杀机,足可使寻常之人的心神当埸崩碎,轻则至残,重则倾刻丧身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见状,眉头微皱,眼中闪过一絲惊色。适才的那一眼虽暗藏杀机,也不过意在投石问路,对方如连这一眼都承受不起,接下来的惊天一击也没必要继续了。

    答案似乎巳呼之欲出,对方竟能在浑然未觉间,不动声色的便将凶险杀机轻易的化解于无形。看来并非单纯的虚张声势,足以证明对方不但修为精湛,而且深不可则,戓许巳超越了自已实力境界。顿生出一种一脚踢在铁板上的感觉,只是如今巳势同骑虎,有些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两手紧握成拳,目中精芒越来越凌厉,似欲将对方洞穿,一股属于玄婴境高阶强者的气息逐渐弥漫开来,强悍的气势喷薄而出,汹涌澎湃,周边的空气不断发出轻微的炸裂声,整个空间被这气势挤压得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拳裂山河!强悍的气势仍在持续地攀升,似以达到极致顶峰,黑甲统领斗然发出一声震天狂吼。一股山崩地裂般的狂涛气劲,从骤然击出一拳中奔湧而出,磅礴浩翰的强劲气浪有若滚滚洪流,夹着阵阵虎啸之声,直朝陆随风狂野的奔涌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一拳三重劲,层层叠叠,一重更胜一重,连绵不绝的攻击波,有如骇浪拍空,倾刻之间便将陆随风的身形席卷呑噬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的这一拳可谓倾力而发,毫无保留,而且还是自身引以为傲的绝学;潮夕千重浪!自出道以来,还未有人能在这一拳之下全身而退,通常皆是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黑甲统领刚浮出嘴角笑意,倏地消失了,双眉不由自主地紧皱起来,眼中透出难以掩饰的惊色。

    陆随风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虚浮起来……整个身影时而有若高山巨岩,任由惊涛拍岸,我自屹立,不动如山。时而恰似一片闲云,悠悠飘荡,时聚时散。前一刻才被汹涌的气流肆虐地撕碎,转眼间又聚合如初。云舒云卷,似实还虚。

    一袭青衫飘飘,看似惊险万分,实则有惊无险,安之若素,一派洒然从容,踏波踩浪,面对这潮汐般汹涌的一拳,完全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