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弱者须有被踩的觉悟

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弱者须有被踩的觉悟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此时,申伯像是接到什么指令,令旗往下一挥,五千金甲枪收,兽隐。

    "兄弟们幸苦了!你们今日的成就,已超出了我的预期。今日的龙狮卫已然脱胎换骨,已非昔比,龙狮卫这个名字,将会令天下人侧目,令整个大陆颤抖。"陆随风豪气冲天的朗声道。

    吼,吼,吼!

    五千金甲热血滚荡,气势奔涌,汇聚成一股惊天杀气,天地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"汇报操演完毕,全体解散回营!"申伯令旗一收,沉喝出声。

    没有欢呼雀跃,爭先恐后四下奔走的埸面,五千金甲一片肃然寂静,瞬间化作无数队列,严谨有序地退出了演武埸。

    ……东大陆的五支前来参赛的战队,在同一时间,分别收到了一张请柬,准确的说,应该是一纸通谍;某日某时,地点,城北"聚星楼",过时不候,后果自负。后面的落款竟然是北大陆五支战队的名称。

    另外,请柬中还咐带着一张财物清单,这清单上所列出的各种珍稀物品,粗略地核算了一下,其价值竟在五百亿金币以上。

    这是啥意思?根本不用猜,傻子都知道这是狮子大张口,典型的恃强凌弱,肆无忌惮的强行勒索。事实上,何怨之有,弱者就须拥被踩的觉悟,谁让你东大陆上千年来都是垫底的货,用这种方式勒索你,只是破点财,算是给足了面子,千万别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"这北大陆的战队,简直欺人太盛,他要战,那便战,今晚就杀他个血流成河。"欧阳无忌愤不可竭地怒喝出声。

    "死胖子,别在这里演戏了,你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什么埸合?你不会是想将龙狮卫一下推到风口浪尖上,成为众矢之敌吧?"云无涯撇撇嘴,鄙夷地冷声道。

    "你这块冰,不说话会死呀?我不过是在泄愤而已,否则会憋出病来的。"欧阳无忌捶了捶胸;"好歹我也是你未来的姐夫,怎么也得有点尊重不是!"

    "切!别忘了,我貌似也是你未来的姐夫呢!"云无涯拍了拍胖子的肩;"舅子,拜托你以后动一下脑子,这种没水份话,还是少说为妙,我姐的脸都被你丢光光了。"

    "姐夫,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遭遇,即然有人迫不及待的想送礼,咱如不识抬举,未免也显得太小家子了。大不了凤儿幸苦一趟,陪你走一遭。"青凤自告奋勇的出声道,严然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。

    天星湖畔,聚星楼,是这北城中最豪华奢侈的的所在。楼高七层,隐于一片郁郁葱葱的林木间。月上树梢,灯火初亮,映照林木,片片绿叶晶莹碧翠。美轮美奂,迷离,朦胧。

    顶层的一个布局精致,典雅的包间内,相当宽敞,足可容下二三十人同时用餐而一点不嫌拥挤。

    窗外,三两颗寒星天边,七八点渔火山前。湖面上,轻风掠过,千顷湖水清波荡漾,揉碎了多少诗情画意.......

    然而,典雅包间内的气氛却是异常的压抑,里面共有九人,俱皆各坐一方,每人面前都虽都放着几碟精致的小菜,一杯碧色的天星酒,却无一人举杯动筷。

    陆随风是最后一个到来,选了个临水倚窗的位置落坐,抹了一把汗;"呵呵!没误时吧?不好意思,让各位久候了。"

    "你他妈的是谁?滚出去!"声如雷动,整座包间为之簌簌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"这位大哥不会是在叫我吧?"陆随风一点不客气地端起桌上的那杯碧色的天星酒,仰头便是一饮而尽,没人告诉他,这酒是用来品的,而不是用来海饮狂喝的,这一口便吞下了两千金币,简直就是在暴敛天物。

    在座的九人看上去都是三十七八岁的模样,应该都是各支战队的大统领身份,唯有陆随风离二十岁都还差三个月时间,实在是太年轻了,彼此又互不相识,所以才会被误认为是走错了房间。

    "你小子聋了不成?再不快滚,本统领就将你从这窗外扔出去。"一个脸上横着一道刀疤的彪形大汉,怒声冷喝道。

    陆随风朝窗外瞥了一眼,禁不住打了一个颤;"啧啧!不会吧!这里到湖面至少有七八十米的落差,这一掉下去,那里还会有命在?这个……"陆随风掏出一张请柬小心地放在桌上;"这位大哥都发话了,我若再不滚出去,就太不识相了!"说完,还就真的起身径自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"等等!"另一位身着黑色甲盔的统领一抬手,便将桌上的那张请柬吸了过去,这一手隔空摄物的手段,其中有四位统领的身躯不由得微微一颤,脸上露出震惊之色,不用质疑,应该就是东大陆的那四位统领了。

    "你竟会是龙狮卫的统领,如此年轻,当真看走眼了。"黑色甲盔统领带一絲戏谑的眼神打谅着陆随风,微不可觉的微皱了皱眉;这小子的身上怎会连一絲玄力波动的痕迹都没有,简直就像是一个不谙武道的普通常人,这可能吗?尽管东大陆积弱不堪,但,也还至让一个不谙武道的常人来做一支战队的统领吧?这未免也太荒唐可笑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眼前这个不起眼小子,实力修为已凌驾于自己之上,但,可能吗?跳涯都不会相信这种事会发生。只不过,越是如此,越令人感到困惑不解。

    正当这位黑申统领在胡思乱想之时,东大陆的四位统领已选择了耻辱的妥协,为了避免在大赛开启之前,便先遭到无谓的打击,因而丧失了参赛的完整战斗力,纷纷按照对方清单上的要求,有多无少地付了大量的金币和贵重的资源,直看得陆随风频频皱眉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,在埸所有人的目光视线都投射在陆随风身上,这小子居然浑然不觉,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碧色的天星酒,虽然价格不菲,不过,即然有人付款,免费的洒岂有不喝之理。

    "小子,尽管开怀暢饮,只是离开时别忘了将这间包房的帐全给结了。"刀疤统领阴冷地出声道,举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,北大陆的另四位统领也哈哈一笑,纷纷端杯畅饮。

    "几位大哥海量,来,我敬几位大哥一杯!"陆随风指东大陆的四位统领出声道;"杯洒释千愁,有人作东,如此美酒,不喝白不喝!"

    每瓶天星酒价值一万金币,不过片刻功夫,每人面前的瓶巳见底,也就是说,在埸之人已喝下了十万金币,天晓得,最后该会是由谁来付账。

    "你们没觉得这位陆统领的举止有些怪异么?"四位已完全妥协了的软蛋统领,此时已同命相连地围坐在一起,悄声地议论着。

    "等会结帐付金币的可是他呀!怎还鼓励众人暢怀痛饮,难不成想将对方灌醉,然后借机开溜?这可能吗?"

    "我想他还不至于这般脑残,就算躲过今日,反而会更激发对方怒火,如此一来,只怕龙狮卫不被彻底打残,也无力再参赛了。"

    "看来我等选择是十分明智的,至少这里的帐不用我们来付。"

    "咦!他怎么就这样走了?"四位软蛋统领看着陆随风略带醉意地径自朝着门外走去,俱是露出了一脸惊色。

    "站住!你小子这要是去那里?"刀疤统领出声喝阻道。

    "酒也喝足了,怎么,还有事?我可是去结帐啊!"陆随风转过身,一脸迷惑他言道。

    "咳咳!没看岀你小子还挺能装傻,只要你不怕被扔出窗外,继续装!"刀疤统领杀气凛然地冷哼道。

    "别,别吓人,我胆小!"陆随风颤颤地小退了几步,尽可能的离窗远一些,唯恐真的被人一下扔出去,而后才慢悠悠地拿出那张清单来。

    "几位不会是说的这张废纸吧?"陆随风鄙夷不屑地撇了撇嘴,接着一下一下地将那张清单撕成碎屑,随即脸色一冷;"凭什么?就凭你北大陆曾在百年前的大赛中夺取过第三名,很牛吗?只不过,那都巳是陈年的旧帐,过往的虚名,百年的沧桑岁月足以改变许多事与物。更何况王国财富来之不易,岂可轻易拱手相送。"

    "哼!你等蝼蚁般的存在,竟敢口出狂言,当真正是给脸不要脸。简直就是自寻死路!"刀疤统领全身杀气凛然地怒喝道。

    "你等若执意想讨要,不妨带齐精兵强将,以及和清单上相等财富前来我龙狮卫住地,一切都须用强大的实力来说话。往昔的虚名在我面前,一文不值!简单就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白痴"陆随风像是一点不在乎对方的威势怒气,仍是不屑地冷声道。

    "完了!"东大陆的四位软蛋统领见状,禁不住为这不识时务的傢伙暗暗默哀。

    果然,但闻那刀疤统领一声暴喝;"小子找死!"话落,整个人便突然狂怒地冲向陆随风,全身杀机凛然,那阵势意欲将陆随风当埸击杀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