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究竟是谁?

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究竟是谁?

目录:玄武裂天| 作者:蓝庭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草木幽香从她的身上散逸出来,陆随风微觉心神一清,这一刻,他的面前佇立着一个女子,眼眸中含着浓浓的哀伤,仿佛像是一个历尽苍桑的幽谷女子。≥,

    这种如诉如泣的哀伤,是如此的深切,浓郁,令陆随风的心不由为之一颤,生出一絲碎心的隐痛。

    这是一双怎样凄楚的眼眸,那么无助,那么迷茫,仿佛望向前方,却看不见希望,有的只是无尽悲伤和绝望。她为什么会站在自己的面前,用这种孤寂,哀伤的眼神忘着自己?

    眼睛是心灵的一扇窗,要有如何迷惘的一颗心,才会投射这样一双眼光?看不见希望……

    "这船上怎会散发草木独特的幽香气息,浓郁得连如此强劲的风都吹不散?"青凤深吸了一口气,一脸困惑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"我也闻到!这幽香像是还充满着一种十分哀伤的味道,仿佛在低声的哀鸣。"紫燕黛眉轻皱,似乎已被这种气息感染,语调中也带着一絲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"这个……姑娘……"陆随风也觉一股浓重的忧伤在心头萦绕,他还是第一次遭遇到这种莫名的境况,但,直觉告诉他,眼前的这位充满了哀伤的姑娘,一定与自己有着絲絲不为人知的联系。

    "你是谁?怎会认识我家小姐?"两位蓝袍老突然挺身挡在那位女子的面前,像是唯恐她受到一点伤害,说话的语调听上去十分强势,带着冷厉的斥问,气势霸道慑人。

    "你们又是什么人?无缘无故地找上我们少爷,意欲何为?"云无涯和欧阳无忌也同时挺身而出,毫不势弱地与两个蓝袍老者对峙着。

    双方的身上同时透出凛冽的气息,船上的空气瞬间紧张起来,冰冷的战意弥漫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。

    "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动赢便如此强势,还不退下!"那女子突然冷厉地出声道,语调中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意味。

    "蓝星小姐,你的安危是我们职责,容不得一点疏忽大意,这些人身份来路不明……"

    女子微皱了皱眉,脸上的神情如同结了霜一般的冰冷,两位老者见状,暗暗轻叹一声,不再言语地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"我有话要问这位公子,你们别跟过来,不会有事!"女子冷漠地吩咐道,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发絲,径自向陆随风缓步进去。

    相距一米,女子的身躯不由轻颤了一下,眼眸中又蒙上了一层泪光;"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让我感到如此熟悉?怎么到现在才出现?告诉我,我究竟是谁?"

    淡淡幽怨的语音,吐气如兰的冲击着陆随风的神经,女子的双目中充满希冀和哀求的眼神;"告诉我,我究竟是谁?"

    "我究竟是谁?"陆随风喃喃地跟着低语,脑中一片迷离困惑;"这位姑娘,你我素昧平身,从未相见过,怎会知道姑娘是谁?姑娘一定是认错人了!"

    女子摇摇头,眸中带着坚定的神色;"绝不会有错!你身上的那股草木气息,与我同源,这种感觉,我等待了十三年,快告诉我,我到底是谁,来自何处?"

    "姑娘在说什么?我完全听不明白!"陆随风皱着眉道。

    "不可能!你体内怎会拥有那颗青色园球?"女子踏前一步,目光灼灼地盯着陆随风,一张吹弹得破的面孔,几乎贴住陆随风的脸。

    "什么?"陆随风心神一震,朝后小退了一步,脸上的惊色升腾;她怎会知道?

    "我体内也有这样一颗青色园球,你一定也能感觉得!"女子语出惊人,在陆随风的心中掀起惊涛狂浪。

    "你在说什么……这怎么可能?"陆随风竭力地保持着脸色的平静,同样目光灼灼去盯着这女子。这青色园球的秘密埋藏得极深,在这世上绝没有任何人知道,包括紫燕在内都没告诉。无论彼此相爱到如何程度,都会拥有一份隐秘的空间,正如紫燕在金系密室中所经历的事,同样没有告诉过陆随风一样。

    当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,突然从一个毫不相干的姑娘口中说出,怎不令人感到震撼惊颤?

    "姑娘难道曾经也去过那"死亡灵池秘境",到过那神秘诡异的"灵通殿"?"陆随风此刻的脑子一片混乱,脱口猜测地地出声问道,随即又当埸否定;"不对呀!姑娘十三年前最多不过只有四五岁,怎可能出现在那凶险致极的地方。可是……"

    陆随风的脑子彻底的乱了,云里雾里的寻不到絲毫可以将之联系起来的头绪,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空洞,迷茫。

    "公子所说地方,是不是大西北的那处禁地"云雾山脉"?"女子的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,仿佛在追思一件发生了很久很久的事,眼角突然有两行清泪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女子淡淡的,充满遥远追思的语音,落在陆随风的耳畔,宛如惊风如林,唤起一片惊颤;"你知道云雾山脉的存在?"

    女子收回投向天际的目光,静静地凝视着陆随风,像是要将他看穿似的,而后幽幽地轻叹了一声;"如果我们所说的是同一个地方,我这才从那里刚才回来,只可惜不久前已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。原以为从此再难以寻到自己的根,殊不知,竟在这里遭遇了一个身上拥有与我相同气息的人。公子可否告之,这颗青色的园球,怎会出现在你的体内?"

    陆随风闻言,微不可觉的轻皱了一下眉,眼底闪过一絲警惕之色,面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,这个不为人知的隐秘又岂能轻易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"我知道,这种事未免有些强人所难。"女子露出一絲苦涩的笑意;"公子可以先听听我的故事,再作决定也不迟。"

    陆随风点点头,虚手一挥,布下了一个简单的隔音壁障,他知道接下来的一番话,绝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出去。

    "十三年的时间过得真快,有若惊鸿一瞥。"女子幽叹出声;"我现在的名字叫做古蓝星,名誉上是"云烟塔"主的女儿。"

    "云烟塔?我初来乍到,连城都还没进,那是一处怎样的地方?听上去充满着一种十分神秘的意味。"陆随风颇感好奇地言道。

    "这个暂时不重要,你日后自会知道。"女子讳莫如深地回应道:"我只记得自己在十五前,在西北大地的一处名叫云雾山脉的神秘地苏醒过来,不知道自己之前是否有名字,忘记了过去的一切,更不知道自己是谁,父母何在,来自于何处?只记得那是一个神秘的宫殿,名叫做"灵通殿"……"

    "什么?"灵通殿",我知道这个地方……"陆随风禁不住惊呼出声,随即立刻收口。

    "是的!"那位叫古蓝星的姑娘淡淡地望了他一眼,并没有想象中的追问下去;""灵通殿"的外围有一座玄奥无比的阵法,叫做"五行聚灵阵",外来之人若无人指点,终其一生也难走出来,唯有被困死在其中。"

    随着古蓝星的娓娓叙述,陆随风的脸上渐渐充满了无比的惊愕,神色间变得尤为复杂,目中不断露出深沉的思索状态。

    在她的讲述中,十五年前苏醒时便出现在那座"灵通殿"中,过去的一切完全的没有任何记忆。当时的她只有三岁,而后便被一个满头金发的老头教导了两年,五岁那年,便被那位金发老头带离了"灵通殿",走出了云雾山脉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女孩,却已拥有了不为人知的超凡实力,只是她自己懵懂不知而已。一路行来,整个世界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而佰生,最终来到这座云烟城,而后被那金发老头带进了一座直耸入云的高塔中,就是她口中所说的那处"云烟台"。

    并告知于她,此处便是以后的家,这里的塔主便是她父亲,但她心里清楚这不是真的。不过,在以后的日子里,这位塔主父亲对她却是视如己出,处处呵护有加,犹似亲生一般,并且在武道修为上不潜余力地对其尽心指点**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她的心中仍有一个声音在不时呼唤她,寻根!寻找那完全被遗忘了的一切。十三年来,她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云烟城,甚至也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。但,她曾与这位塔主父亲有过约定,当她年满十八岁时,一定要出趟远门,权当作云游历练,总之是什么理由都可以,她必须去寻根。

    殊不知,千幸万苦的回到儿时的旧地,已然是一片废墟,所有的一切痕迹都不复存在。就在她最哀伤绝望的时候,竟在这艘回程的船上,感受到了一股熟悉而充满了亲切感的气息,而这股气息竟来陆随风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心因过度的激动而颤抖,语音中带一种欣喜的泣声,为了解除对方的警惕防范之心,她率先叙述了自己的故事,眼中含着期冀的神光,楚楚怜人,让人不让生出拒绝之心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